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二章 未被告知的真相

 對於過去的事其實我並非真的在乎。

會想了解是因為影響到了現在的我。

只是因為如此而已。 

「咦?」聽到我的轉述,同樣錯愣的偉傑驚訝的叫了聲。

「這樣不對,這四個人保護的明明就是妳。」偉傑不可思議的說。

聽到他這麼說,我注意到我覺得不合理的事了。

其實我才是靜,雀鴻靜。

但不對,我怎麼可能會是雀鴻靜?光是擁有的記憶就是不同人的記憶。

不過如果以我是雀鴻靜的方向思考,確實比較合理。

畢竟同一個靈魂能對話、還能互相見面這樣的事,還是比較不合理。

「妳在幹嘛……?」偉傑語帶錯愕的問。

「我?」我從手中抬起頭,「我在思考。」

「再怎麼思考都沒用,妳應該去問知道的相關人士吧?」從偉傑身後傳來封俊聖的冷淡回應傳入我耳裡,我一秒反駁:「那些人才不肯說呢,我以前就問過啦!」

「是哦,妳是怎麼問的?有強迫對方回答嗎?」

「在強迫之前人就跑了呀!」

「哦……那把人綁起來呢?」

「請你不要教她奇怪的東西。」從我胸前傳來瑟亞的聲音,聲音中帶點痛苦。

「呃……哈、哈……」你不要亂出聲音好不好!我很難跟人解釋!

「妳身上有不科學的東西……」偉傑嚇的往後退了一步。

另外一個男生瞪了我一眼。

「這東西剛剛沒出現來保護妳,代表沒什麼屁用吧?丟一丟也好!」說完,一臉怒氣的就要伸手過來,我很快速的捂住我的胸口,退了一步。

你這個男人明明就一臉『妳的東西嚇到了我的偉傑,我要它不得好死』的表情,煞氣重的要命。

何況就算他沒出來保護我,它也還是一條生命吧,亂殺生是不對的,不要這樣!

封俊聖一臉怒氣的再度向我走了一步,我嚇的隨便說聲再見後,逃也似的離開了。

「啊!央央!」偉傑突然大叫。

「我改天再找你!」也不聽他為什麼要突然叫住我,我頭也不回的應了聲,匆匆忙忙的跑了。

嶂嶂

「央?」

「天佑你來的正好!」我跑了一段路之後,正煩惱著要怎麼找到天佑時,天佑就這麼剛好的出現了。

天佑嗯了聲,表情有點尷尬,也不知道在尷尬什麼。

「我問你一個問題,希望你說實話。」

他聞言,點了點頭,在我還沒問出口的時候,他開口了:「妳的確才是靜沒有錯。」

我一愣,但我並沒有問:『你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畢竟我知道肯定又是瑟亞用我不知道的方式告訴了天佑,我瞇眼看著天佑說:「果然,為什麼暪我?這就是你們打死也不願跟我說的事嗎?」太奇怪了!

真的太奇怪了!

如果真的是如此,為什麼我有的不是雀鴻靜的記憶,而是莫雲的記憶?

又為了什麼而封印我的力量,如果不希望我有力量,不是奪走就好了嗎?就像那個男人做的事一樣,把力量給吃掉就好了。

「除非妳自己想起來,否則我不能說。」他低頭垂眸,淡淡的說。

「到底是誰不淮你們告訴我的,連你都忌諱的人到底是誰!」

「在這個之前妳都不好奇別的事嗎?」天佑一臉錯愣的看著我。

我一臉不解的回視他,不是只要知道是誰阻止他們跟我說真相,然後直接問他就好了嗎?

我皺眉,瞪向他。

他卻只是瞥開頭,什麼也不說。

我頓了頓,思考了一下:我什麼都想知道,給我說!我回想了一下那時用言靈的方法,試著再次使用,只是一用,頭又開始暈,感覺又快昏倒時,我看見了臉色大變的天佑,他大聲的喊了一句話,我聽不太清楚。

不過也因為這樣,這一瞬間想起我不能就這麼再度任由自己昏倒,於是再一次的使用力量,變出一把利器,狠狠的刺向自己的手臂,讓自己感覺到疼痛而分心,不至於再一次的昏倒。

「妳!」天佑看到我這個動作,整個眼睛張大的傻住了「妳何苦,妳…」說到一半,他頓了頓,接著默不作聲的走了過來,伸手就要碰我持刀的手「不…淮……!最好,快點說,否則…我…不會……善罷干休!」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許他看起來我不是在瞪他,畢竟為了不讓自己昏倒,我已經快要用盡力氣,又加上我快要感覺不到疼痛,我知道這次大概又要昏個不省人事。

但我怎麼可能願意?已經好幾次了,都是我快要能得知真相時,卻被人阻止。

「就算問了……我也還是不能回答妳啊!妳何苦,像以前那樣呢?妳現在什麼都記不得了不是挺好,我喜歡妳的笑。」天佑說著,我漸漸的聽不到他的聲音,甚至感覺不到疼痛,我知道我『又』昏倒了。

嶂嶂

雖然說是『又』昏倒,不過這次昏倒的感覺有點不太一樣。

就以往的昏倒經驗看來,我昏倒之後,如果意識回籠,通常是在床上等人來見……好像不該這麼說,不過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次我感覺不到外來的任何感覺,但意識卻仍存在。

雖然眼前是一片漆黑,但我就是覺得我仍然看的到東西,就像在做夢一樣,只是看到的是一片黑暗。

我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我疑惑著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的時候,眼前慢慢的浮現一團淡淡的白光。

從僅有拳頭般大小,慢慢的擴散,一直擴散到等人高的範圍大。

然後光的中間也慢慢的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女人。

「妳……是……?」那個背對著我的女人,身上穿著看起來相當厚重的白色長袍,肩上也披著一件看起來也很厚重、相同顏色的披肩,披肩上有幾條像是金色的線,而被綰起來的頭髮上則是對稱的插著形狀奇怪並且有點巨大的髮簪,髮簪的另一端綁著及腰的細長布條,那個布條上隱約可見像是文字的圖騰。

像是聽到我的聲音似的,那個女性慢慢的轉過身來,哀傷的表情在看到我之後,由哀傷轉為驚訝再轉為了然。

我不明白為什麼她的表情會有這樣的變化,不過某種叫做直覺的東西,讓我猜測著,她就是讓所有人都不肯把事實的真相告訴我的那個原因。

「我是雀鴻靜。」一開口就是令人驚疑的話語,原來雀鴻靜長這樣!

跟我一點都不像啊?為什麼當初莫雲要說我很像?明明我跟莫雲像比較正確才是,就算連天佑都已經很明確的認了我是靜的這件事,我依然很難相信我就是雀鴻靜,各方面都是。

……不過話說回來,在看見那個成謎的人突然就這麼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像是一直都要不到糖的小孩,突然有機會拿到怎麼都吃不完的糖一樣,會有懷疑『這樣真的好嗎?』的想法。

「原來分解之後會是這樣的感覺嗎?」她說了一句沒人聽的懂的話──至少我聽不懂!

分解什麼的……妳把我當成什麼,可燃垃圾?

「不過妳會出現在這邊,大概也是封印被衝破了吧?」

「蛤?」封印?我之前好像聽過類似的事情。

「嗯……是呀,封印。」她回應道。

「妳……如果我就是妳,為什麼我們可以面對面談話。」如果用的是同一個靈魂,要對話很難吧?要唬嚨人也要有一個限度!

「妳不用懂其中原理,不要再讓第二層的封印被解了,那樣很不好。」

……我管妳好不好!「封印有第二層?」我問著,在她嗯了聲後正要開口再說什麼時,我打斷她要說的話「為什麼我之前使用力量不會昏倒,現在卻會?為什麼沒人肯告訴我我得出現在這裡,得遇到這種事,得聽妳的話……還有,為什麼……」

「我沒有時間一個一個回答妳的問題。」我問到一半,她也打斷我的問話,柔聲卻不容我再打斷她要說的話,「強行抽取封印內的力量,造成精神衝突所以妳會昏倒,所以也不可以再使用力量,妳記得妳取得魔力之源過吧?就是那個東西造成封印出錯的。」她不等我想仔細,直接繼續說「只要妳到十八歲就行了,那時,到那個時候,就不會再有任何殘害我們的人了。」

「請妳忍耐,不要再去探究過去的任何事,那非我所願。」

「等等,那我到底是誰?」我看見她一邊說一邊淡去的身形,急道。

「……我們是一樣的。」她停了好一會兒,在她的身形淡到幾乎要消失的時候,她輕聲的說了,說完也消失不見。

「等等!」我大叫。

「蛤?要幹嘛?」小香疑惑。

我嚇了一跳,往聲音源看去,小香手上有把叉子,叉子上有一塊白白黃黃的東西,她正要放入口中。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身處的環境已經不是剛剛那個一片黑到看不到任何東西的地方了,淡淡的茶香鑽入我的鼻子,我疑惑的看了一下。

這是一間幾乎全白的房間,除了淡淡的茶香、蛋糕香還有淡淡的藥水味……

「妳……在病房喝下午茶?」不太對吧?雖然說沒有人規定病房裡不能吃東西,但妳會不會太優閒了一點?

「嗯?怎麼了嗎?」小香一臉疑惑的回視我,就好像我的問題很奇怪似的。

「不、沒什麼……」因為她太一臉理所當然,讓我有一點無言,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妳跟那個人接觸過了吧?」小香吃下最後一口奶油蛋糕,一臉滿足的舔了下唇,才開口說:「就是那個造成這一切事情的元兇。」

「誰?」如果說是那個讓我很害怕的男人的話,我倒是知道,但元兇……?

「就是那個男的啊!」小香拿出一張圖,那個圖上……有一個圓圓方方的框框,那個框框上有一整坨黑色不明物一直延伸到框框下方,而框框中有著兩團黑黑的圓圈,那兩個圓圈的中下方有個看起來像是大蒜的東西,那個像大蒜的東西下面又有一個長長的橢圓形,橢圓形中間還有一條粗粗的黑線。

這……是什麼?

我有點錯愣的看向小香。

「嗯?是這個男的吧?」小香看見我的表情,很沒自信的說著。

「呃……?」這是個人?

「是啊……妳是雞……某人的轉世,所以他會來找妳。」她點點頭,接著說:「為了某種東西。」這我知道,只是是什麼東西,我也很好奇。

「我知道我是雀鴻靜。」雖然感覺很不合理。

但如果每次都要聽人硬是把音給停下來,感覺很不舒服。

「是哦。」小香點頭。

「可是我有的記憶卻不是雀鴻靜的,妳應該也知道些『什麼』吧?」

「我不知道。」小香乾脆的說著:「我只知道一些表面的事,我和人做了協議,只能保護妳但不能知道太多事。」

「連妳都是?」

像是知道我在驚訝什麼似的,小香嘖嘖的搖了搖手指,一邊開口「我不算是專屬護衛哦?」

「像是要從這個人手中保護妳之類的。」

我看了那張圖「所以這張不是妳畫的?」

「是我畫的啊,這個人還滿帥的,只是我畫的不太像就是了。」小香偏頭看著那張圖。

不是不太像……是根本完全不一樣的生物吧!

「妳覺得像就好了。」我默默的看了眼小香,避重就輕的回答。

「怎麼妳也這麼說?很不像嗎?」小香皺起眉,一臉不甘心的樣子。

「妳……覺得像嗎?」

「不像嗎?」淚眼汪汪。

「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討論一下關於我的前世其實是雀鴻靜的事?」不太想理會她,我選擇了把離題的話題給打斷,問了我現在比較在意的事。

只是沒想到小香竟然嘖了聲,一臉幹嘛這麼死腦筋的表情說:「妳是雀鴻靜,天佑是莫雲,那個男的是莫雲的爸爸,叫莫致,是對妳有害的人,我只知道這麼多。」說完,兩手一攤。


[ 第二十一章 再現 ] [ 第二十三章 揭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