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一章 再現

弱肉強食,就是這個世界定理。──DARK 

大家早,大家好,天氣清新空氣好,風景美,氣氛佳,大自然最美最好……什麼?你說我瘋了?我才沒有瘋!沒有好嗎!

我才不是因為能回到原來的世界看到正常的人遇到再平凡不過的事而感動,也不是因為看到鄰居用腳走路還一邊哼歌的超平凡情況而開心的不得了!

總之、在小香說園遊會的準備期有三天(這個天數是用來幹嘛的我實在很好奇,只是看到小香用奇怪的笑容看著我希望我問的時候,我又不敢問了。)所以這三天所有的二年級、三年級生都很忙……除了我。

好像是因為特權什麼的……。

真是無法理解呢,我居然有可以不用參與的特權……一般都是新生會被帶著跑,或是直接被當跑腿小弟之類的。

不過瞥開這些不談,能看見合乎我所認定的現實的事,這種以前覺得理所當然的平凡,現在能擁有(而且還擁有三天)真是令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央央!?」看到我走在走廊上,偉傑驚訝的從我前面跑了過來「妳這一陣子都跑去哪了?我要找妳都找不到!」還沒走到我前面呢,遠遠的就丟了幾句抱怨過來。

「啊?這……算是參加班級特別活動?」要說明白太累人了,所以我隨便說了個大概的理由。

這時彭偉傑奇怪的沉默了,封俊聖這時也慢慢的走了過來,看見我時,也是一臉看見外星人般的詭異表情。

「怎、怎麼了嗎?」我低頭看了看自己,服裝正常。

再摸了摸自己的臉……臉上沒有異物。

「我臉上有東西?」比如可能被人畫了什麼東西之類的,可是我哥應該沒空也不屑做這種惡作劇才是!

「……沒有……那個……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彭偉傑依舊用著那個很怪的表情看著我,欲言又止的。

「哦……」我奇怪的看了眼偉傑,一臉懷疑的應了聲,於是跟著兩人一起轉移地點。

嶂嶂

「是這樣嗎?」

在偉傑的逼迫下,我仔細的解釋了我這一陣子會什麼會消失不見的理由,花了快半個小時的解說,偉傑淡淡的應了聲,但仍然一付奇怪的表情。還就此陷入沉默長達三分鐘……手邊還不知道寫寫畫畫著什麼。

應該說,表情更奇怪了,因為從我開始說時,封俊聖就莫名的昏睡。

就在分針又往前跳一小格時,偉傑抬起頭看著我說:「妳不覺得很奇怪嗎?」

「啥?」沒頭沒尾的,什麼東西很奇怪?

如果說是我遇到的那些事情奇怪……那一堆事之中,沒一件事是正常的吧?

「一般有異能者,不會才使用力量就昏倒吧?」

「……因為……被封印?」我記得星繡說過類似的話?

「若是被封印了就根本不能用吧?」偉傑翻了白眼。

「再說,妳的遭遇也很奇怪啊……妳看我剛剛畫出來的圖……關係圖。」偉傑遞了他剛剛在寫寫畫畫的那張紙過來。

上面畫了的,的確是關係圖,只是這關係圖有點複雜……應該說,跟我的記憶對不上,所以我一時無法接受,以致於思緒不通,無法想像。

「而且有其他的事也很奇怪……比如、為什麼妳的年級就不合,卻得特別去那個地方和別人一起參加什麼畢業典禮。」

「另外,明明妳的確就在這個班級就讀……為什麼我問了每一個人、每一個老師,都不知道有這種班級?」

呃……我好像沒跟他說過這個特殊班,還有另外的特別之處……

「畢業典禮……總是有學弟妹們要送畢業生嘛……這還算合禮不是嗎?」我打哈哈的回答,一邊考慮到底要跟他吐實多少,畢竟小香說過因為他的體質關係,要把他的記憶給洗掉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也有很多事能不給他知道就不給他知道對他比較好……但是如果是他自己發現,那該怎麼辦啊?

「葉未央!妳最好老實說!」彭偉傑鼓起臉頰,皺著眉說。

「呃……」我尷尬的低下頭,假裝要很認真的看偉傑畫的關係圖,結果反而愣了一下。

「傑……我剛剛跟你說的那些人……」

「嗯,妳說了那好幾個人因為用說的感覺有點複雜,所以我畫了出來。」指了指他畫的圖,接著說:「不要轉移話題,我不會因為妳轉移話題就再次給妳溜過去!」

「不行,我……我好像忘了什麼,這圖,不太對!」這張圖上讓我在意的部分,是日繡月繡星繡和流回,是屬於莫雲的人,可是,總覺得不合理,應該是屬於靜的人才對。

「哪裡不對?如果妳就是莫雲,保護妳的就是這幾個人,那這些人自然也屬於莫雲。」偉傑看了眼關係圖,一臉奇怪的看著我:「妳不要拿這種理由來轉移話題。」

可是、可是……那個『莫雲』說這四個人屬於雀鴻靜……

難道是轉移主人嗎?

一想到這,頭竟開始微微刺痛起來。

「哎呀呀……」一陣輕笑聲傳來「找到妳了呢!」

我驚訝的轉身,這男的什麼時候出現的?一般人要出現……不是應該走正常管道,從那個門走過來……我忘了這些人不是正常人。

我一看到他,立刻跳的老遠。

「嗯……妳這個反應真是令人傷心啊!以前妳至少會看我的身份而對我有禮的。」男子說著。

「你……你到底是誰?」我緊張的叫。

「央央?」偉傑看著突然躲到他身後的我,一臉疑惑。

「你……覺得躲到他身後有用嗎?」男人輕笑,我再度渾身一抖,真是奇怪了,莫雲……我的前世明明恨這個人恨的要死,怎麼我看到這個人卻是怕的要死?

難道這就是瑟亞說的不同嗎?

「哦?原來如此,妳一直沒使用力量是因為連著記憶被封印住了嗎?也難怪我那時沒辦法順利吃掉妳呢!」男子盯著我好一會,自顧自的說完後,再度輕笑。

而我再一抖……這種感覺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噁心又令人恐懼。

而……吃掉……這個詞光想就噁心想吐──不管是什麼意思都一樣。

「就、就算沒用也不會隨便跟你走。」我抖著音說。

「哼……他真有這麼重要?重要到你不惜反叛我?」男子抬起下巴,不屑的冷笑。

「我從來也就不是你的人。」我更躲入偉傑背後,悶悶的說。

「央央?妳在跟誰說話?」偉傑半轉過頭看著我,我聞言驚訝的回視他。

「不、不就那邊站著的、奇裝異服的男人嗎?」我指著偉傑的前面。

「那邊沒人啊?而且聖在另一邊呢!」偉傑一臉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指向那個男人的另一邊,那邊有個昏睡的封俊聖。

「他看不到我的,嘻嘻。」

我有點死目……總之,我不安全的程度大幅提昇就是了。

「他看不到你……不代表我就得答應你跟你走或是被你帶走。」我躲在偉傑的背後生氣的說。

「誰要帶走妳?」偉傑皺眉看著我,然後再看向剛剛我指的地方「是跟上次那個黑蛇一樣的東西嗎?」

黑蛇?哦、對!「才不呢!『這個』的等級可直比魔王咧!」根本就是魔王了其實!

「是嗎……?」偉傑退了一步,身體也跟著我一起抖。

呃……?糟了,我忘了上次偉傑是很害怕,怕到全身發抖帶著我逃的。

「哼……」男子用鼻子嗤笑。

笑屁哦你……我真想這樣罵他,不過他都出現這麼久了,該出現的人不是都該出現了嗎?尤其是瑟亞還在我身上呢,怎麼完全沒有感覺到魔法波動?

「妳想等人來救妳也是不可能的唷!」男人頭一偏,嘻嘻的笑了。

「什麼?」他這樣的動作,讓我整個人又不舒服了起來,除了害怕的感覺外,還有噁心的感覺。

「我說,妳想要等人救是不可能的,這裡除了妳跟我,剩下的那兩個人都是普通人。」

「央央,捂耳朵。」偉傑突然小聲的說。

「呃!?」

抓著他的我感覺到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嗚哇啊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我被偉傑突然的大叫嚇的尖叫。

「你幹什麼啦!?」我恨恨一巴掌往偉傑的頭巴過去。

在真的巴下去之前,我的手卻被人抓住了。

「偉傑?」抓著我的手的人是封俊聖。

我嚇到了,真的!

我張大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封俊聖。

然後再看看偉傑。

「那邊有個我看不見的東西,我好怕。」偉傑皺起眉頭,一邊指向那個人的位置一邊淡淡的說著。

「?」我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互動有什麼意義。

可是封俊聖這時卻臉色大變的看向那個人,再瞪了我一眼。

「方向?」他問。

「八。」偉傑答。

「嗟!萬惡根源!」罵完我,他衝向那個男人……明明他就看不見不是嗎?

該是看不見的才對!

可是他卻很準確的衝向那個男人,手一揮,那個男人原本自信滿滿的笑臉也露出錯愣。

因為他的臉被劃了一條傷痕(哪來的可疑的東西可以傷到他啊!太可疑了!)。

「明明看不見我,卻傷的了我?有趣。」男人瞇起眼,笑了。

「噫!」我忍不住的呻吟了聲。

就看他們赤手空拳的打來閃去……打的是封俊聖,閃的是那個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封俊聖好像看不見他的樣子,可是卻又能精準的朝他所在的方向攻擊。

像是閃的不耐煩了,那個男人停下下盯了我一眼,他這樣一眼我再度全身發寒一抖。

「靜,妳就這麼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說完,也不等我反應過來,就咻的消失不見。

……你來是幹嘛的?真有心要帶我走嗎?我錯愕於他輕易的離開,似乎只是來看看狀況似的,並沒有真心的想要帶我走。

當然,我也沒忽略他離開前,是怎麼叫我的。


[ 第二十章 是武器還是人 ] [ 第二十二章 未被告知的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