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九章 運動會(下)

「運動會就是打鬥決鬥歐鬥……跟殺人……(笑)。」──九方靜

「不對吧我說!還有、為什麼可以殺人啊?這不是運動會嗎?」──葉未央

「嗯唔!」碰的一聲,因為跌倒的疼痛讓我忍不住痛哼出聲。

這四個月多以來,我真是命運多舛啊!

要嘛遇上危機,要嘛受傷受疼的,我只是個女孩、女孩啊!

雖然重點不在性別,但在於年齡啊!有哪個人生平凡的青少女受到這樣待遇的啊?(妳似乎忽略了妳光是女主角就不平凡這一點了。)

「央央!?」有個人驚訝的叫了我的名字,聲音聽起來像是靜。

『真是太令人驚訝了,我們可以看到,靜同學成功的招喚了貓妖……和一隻毛色奇特的貓,雖然這一貓一貓妖看起來很弱,但居然阻止了正要使出最後一擊的天佑同學……天佑同學……天啊,天佑同學奇怪的捂著臉跪下了,靜同學招喚出來的貓妖究竟做了什麼?

啊!我的天啊!天佑同學捂著臉的手中居然不斷的流下可能是血的紅色液體!真不虧是靜同學的壓箱技能──根本就沒看到那個貓妖做了什麼攻擊的動作、不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神秘的精神波攻擊!?

真不虧是靜同學招喚出來的貓妖!太厲害了!果然是人稱喚妖師的天才靜同學!讓我們見識到了其厲害之處!』

「呃……?」貓妖?我忍不住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那個毛茸茸的感覺從手心傳來,我頓時石化,已經沒心思去注意那所謂的怪毛貓,也聽不太到那個驚呼連連的廣播聲音。

而正當我回神過來,想看清楚我到底身在何方,現在又是什麼情況時,我清楚的聽到那個廣播員不可思議的大叫聲。

『我的天啊!這是逆轉勝!逆轉勝啊!原本被大家認為輸定的靜同學,在招喚貓妖之後,竟逆轉勝的反而打敗了原本不可能打贏的對手!』

然後一陣陣的歡呼聲和噓聲交雜不已,我看到面向地板,動也不動的天佑身上插著幾支可疑的細長銀色物體。

有幾個穿著紅色跟藍色衣袍、左手統一掛著紅色臂章的人,很快的把已經不動的天佑給搬走。

「放心,天佑沒死!」身旁的靜陰笑的說著,我渾身發冷一抖,完全沒辦法進入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這樣很可怕啊,會讓人不知所措!

「妳失蹤好多天了。」靜在確認得到了勝利之後,才轉移陣地,一離開那擂台,便陳述了句話。

「蛤……?」

「而且竟然用這樣的形象、這種方式回來……真是特別。」靜一臉僵硬的看著我,這時我才想起她似乎是怕有毛的東西。

「連這傢伙都用這樣的外表出現……明明他就說流回的封印解除了才是。」才正想靜怕全身都有毛的生物時,卻看見她直接用手一把抓起又變成綠毛貓的流回,還一臉怒氣的說著。

「可恨的汝,放手!」那隻貓大叫。

「哼!」

「給我放手!可恨的汝等,竟又將我封印回來,汝等……汝等……汝別搖了……吾會暈。」那貓叫著,因為靜又把她倒過來上下搖晃,就像之前我看到的那樣、像搖垃圾桶般的上下搖著那貓。

「靜……妳到底想搖出什麼東西?」無奈。

雖然她現在不是虐貓,但也是虐待啊!

不過是要算虐人還是要算虐龍啊?

「龍球。」她停下來,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搖。

龍球……龍珠我聽過,沒聽過龍球。

「別……別……吾真要吐了……唔……唔嘔……」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流回痛苦的道,接著呻吟了聲,還真的吐了出來,嘩啦嘩啦的,吐出一堆黑黑紅紅還帶紫的水,沒一會兒,一個巴掌大的綠色圓球匡咚的一聲掉到地上,還滾了兩圈。

龍球?

靜見狀,立刻把變成貓的流回丟到一邊,拿著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烤肉夾,將那個球夾到一個同樣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袋子裡,一放進去,那袋子便碰的一聲不見了。

就在那個袋子不見的同時,變成貓的流回,形體開始變化,好一會後,就變成了我一開始看見他時,是小孩子的模樣。

「該死的汝,汝將吾的本源送去何處?」流回大叫。

「汝啊!」靜不屑的掏掏耳,接著做了個挑釁的動作。

我有點愣到,雖然已經開始習慣她們很跳的行為模式,但並不習慣看見個性突然變得不太一樣的人──我從沒見過靜用這麼不屑的行為動作表情跟人說話。

「吾說汝啊,那也非汝之本源,分明就是汝盜人之能,竟大言不慚的說是汝之本源……哼!可笑。」聽到這,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在意本源那兩個字。

「那東西,告知汝也並非不可……」就在流回跳起來,一臉怒氣要開口時,靜又用不屑的口氣說了「那東西,可是回到了它真正主人的身邊。」

「靜。」我開口。

「嗯?什麼?」一聽到我的聲音,靜一回頭就又是一張溫和的笑臉,口氣也很溫和。

態度上的落差,一整個非常大。

「那個龍球……本源是指什麼?回到誰的身邊?」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開口,靜就變了臉色「妳聽得懂通用語!?」

「蛤!?」通用語?我沒學怎麼可能會?

嶂嶂

我看著被破壞的門,和被打到昏倒在門邊的流回,真真正正的嚇到了。

剛剛那幾秒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先是靜問我怎麼聽的懂通用語,流回代我回答很早之前就聽的懂,只是不是一直都聽得懂,接著就只看到靜一邊尖叫一邊向外衝,把門給衝破了……然後呢?為什麼流回會全身是傷的昏倒在門邊?

我坐在離門邊約有十步遠的躺椅上,無奈的看著昏迷不醒的流回,很想幫忙移動一下,至少別讓他在地上冷到……不過因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敢亂動他。

等了很久很久,久到有點打嗑睡,久到很好奇為什麼會沒有人來這邊,就算是那個黑蛇,也沒有趁我身邊沒人保護的時候出現。

「靜小姐……?」就在我考慮瞇一下休息時,迷迷糊糊張開眼的流回,驚訝的叫了一聲。

「嗯?」我半瞇眼,不是沒聽清楚他說什麼,只是搞不懂他在說什麼,我回頭看了一下,再轉頭回視流回「什麼東西?」靜小姐?是叫靜?可是靜她……接著我一愣「……靜?雀鴻靜?」說出這個名字時,我的心狂跳一下,連帶著眼皮也跳了幾下,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從心中揚起。

「什麼雀鴻靜,吾不識得!」流回說著,卻轉過頭不敢看我。

「給我說中文!」我冷冷的說著,還瞪了他一眼。

「是,靜小姐。」他秒答,接著我看見他明顯的嚇了一跳,真是奇怪了,明明就是他自己說出口的,為什麼好像是他嚇到啊?該嚇到的是我才對吧?

「靜……」小姐?而且為什麼他好像突然變得誠實的感覺了?

就在我開口說了個字後,他臉色數變,又青又紅又白的……真是有趣,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臉色像小說中形容的那樣,臉色一下子變化數種,而且還真有青色這顏色。

「妳不是!」流回突然大叫。

「不是什麼啊?」我無奈,我什麼東西都還沒說吧?只是說出個人名,然後盯著他看而已啊……

而且我有的記憶是莫雲的,不是靜自然也是正常的吧?

他會這麼激動我完全無法理解。

「不是就不是,幹嘛這麼兇?」無辜呢!

「央,妳在說什麼不是?」就在我抱怨的時候,天佑突然出現了。

「你……」不是很可疑的被送去可疑的地方了嗎?而且你那時很可疑的動也不動吧?

「沒問題了,活動期間只算是假死,很快就能復活完全了。」在我還沒問出我的問題,天佑像是知道我想問什麼,所以說了句很謎的話,但卻讓我完全不想再問相關問題,因為我完全不想對這件事有深入的了解。

那個假死復活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你以為你在打電動哦!死掉還可以復活回村之類的!

活動期間又是指什麼?運動大會的活動期間嗎?

「妳不見的這陣子去了哪裡,我找不到妳也感覺不到妳。」天佑一臉擔心的說。

「流回說我不是靜……不是雀鴻靜。」我說,完全沒理會他的問話。

我看了眼迅速躲到離天佑最遠角落、還發抖著看著天佑的流回,真的很不明白為什麼這些感覺好像很強的人,都害怕天佑。像是佳如、靜、艾菲,還有流回……明明就沒有害怕的理由才是啊!

對了,怕天佑的還有那條黑蛇,記得之前有一次天佑秀出了一把叫做牙龍的長弓,那黑蛇一看見那弓之後,也是一臉驚恐的表情看著天佑,雖然被攻擊之後,還是很囉嘍的說出了囉嘍的標準台詞……那黑蛇感覺也是很怕天佑。

「妳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的?流回說的?」天佑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對了……你有一把叫牙龍的武器?」我同時開口問。

咦?

「不是流回說的,這個名字……你很在意?」我懷疑的看著天佑,「知道你是雀鴻靜也不會改變什麼的啊!現在你就是你,跟『以前』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嗎?」話閉,我看見天佑一整個鬆了一口氣。

「莫雲的記憶有點復甦,或許會有一點錯亂,不過還是跟現在一點關係都沒有哦!」我開口強調。

天佑帶一點苦笑的應了聲。

「那月繡是誰?」很在意啊!

「妳要我先回答哪一個問題?」天佑再度苦笑。

看到這個苦笑,我突然想到我剛剛也很跳的問了他幾個問題,而且完全沒有理會他說了些什麼──難道……我被小香傳染了!?被小香傳染跳格的說話方式。

「呃……都說?」

「妳……確實不是『靜』,妳們不一樣。牙龍……現在在妳的胸口,至於月繡……妳不會想知道是誰。」他答。

心中異樣感升起,他確實都回答了,但……?

「哇啊啊啊!」一聲尖叫突然從背後傳來。

「嗚哦!」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一股衝擊從我身後傳來,接著我整個人因為背後的衝擊往前趴。

而天佑也因為來不及反應,我就這麼狠狠的面朝下,狠狠的以面擊中地板。

非常的痛。

「誰啦!」我沒好氣的半抬起頭怒叫。

「呼……還好還好,底下有東西墊著呢,不然肯定痛死我!」那個聲音的主人非常慶幸的說,然後她似乎發現了天佑,很開心的大叫「原來你在這,我找你好久了,那位……唔……你為什麼那種表情?我做錯什麼了嗎?」

「妳何不如見見妳底下壓的是『什麼』?」非常非常冷、還很沈很沈的低音,加上一臉黑的表情,明眼人都知道天佑在生氣。

「底下……?」那個女生說著,隨著女生的動作,我的身體也輕了起來,就在我站起來的時候,那個女生……看起來是小男生,他非常驚恐的看著我的臉。

「……雞……幹嘛!很痛曖!」分不出到底是她還是他的小孩大吼。

我看著正開口說話,卻被天佑狠狠巴了一下頭,那個小孩還差點要往前倒……真的有點死目了,這些人是怎麼了,變的那麼暴力?不要又是另一個流回什麼的……對了,流回!

我轉頭一看,流回已經昏死在他剛剛待的角落了,還口吐白沫……有沒有搞錯啊!流回連小香都不怕(人家她可是白紋紫楓的強者耶),還說要搞報復的,卻怕天佑怕成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不想出什麼事的話,就乖一點,明、白、嗎?」說到明白嗎三個字時,天佑還順手拍了拍那個小孩的臉,一整個威脅的模樣。

「嗚……」小孩抖了一下,還呻吟了聲。

「他叫明日,是明月的胞弟。」天佑在很明顯的威脅完人後,轉頭笑笑的對我說。

態度上的落差,一整個非常大。

話說,剛剛靜在面對流回和面對我時,態度也是這樣落差超大的。

「我有一個問題。」遇到問題要趕快問,不然之後會又忘了問「就是……靜、菲兒、佳如,為什麼都這麼怕你?」連角落的那個和眼前的這個好像也很怕你!

角落的那個都怕到可以口吐白沫了。

「無可奉告。」

嶂嶂

『我們可以看見,剛剛被打敗的天佑,在短短十秒內,就把這場的對手一瞬間給秒殺了!』透過螢幕,那個叫做羽都的播報員,很是興奮的叫著。而我則無奈的以手支頰,靠在窗戶邊無奈的看著。

而天佑也在歡呼聲和噓聲中下了台──歡呼的都是女生,噓聲的都是男的,我無奈的看了眼依舊昏迷不醒的兩個人──流回以及被天佑一拳歐暈的明日。

天佑在說了無可奉告四個字後,歐暈了明日才逃也似的跑了。

無奈無奈無奈,無奈啊!

牙龍在我胸口,也就是說,項鍊就是牙龍。在看到他的對戰之前,原本有種『他的武器他不隨身戴著,不是也挺危險的嗎?』的念頭也隨之不見。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窗外碰的一聲,我嚇了一跳往外看。

那是一個很像大煙花的魔法,在一片白的天空中炸了開來。

我立即回頭看了螢幕,這時螢幕也才發出羽都的聲音『佑發出的大型魔法也美的令人驚歎,在最後一場切磋的對戰上,此屆的冠軍讓我們看到了他獨自發出的魔法表演!真的是非常的華麗!我們』我看了幾眼螢幕,然後視線再度轉開看向外面,螢幕也同時的靜音。

「七天……」我消失了七天嗎?我去那個地方,應該是十天才對,不見的三天去哪了?

明天開始就是園遊會了,真是好奇這邊的園遊會有什麼不一樣。

這時地上的兩個人都呻吟了聲,似是要起來了。

「醒來了嗎?」

「唔……?」流回呻吟了聲,半瞇著眼像是搞不清楚身在何處。

「等你們醒等很久了……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們!」


[ 第十八章 迷霧 ] [ 第二十章 是武器還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