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八章 迷霧

 「迷團是一個又一個的來,一個又一個的解,但一個還沒解完,一個又來,我的人生到底怎麼了?」──葉未央

 碰的一聲,那是門板被狠狠的、用力的撞開然後打到牆壁的聲音。

我剛好因為打算起床而坐在床沿,一隻腳才踩上地板……另一隻腳還在床上呢,人也還沒清醒、甚至連衣服都還沒穿好,就有個女孩子莽莽撞撞的跑了進來。

「哥哥,你真的要這麼做嗎!?」不止莽莽撞撞,還風風火火的衝到了我的面前,一點都不像個小姐的大叫。

……這畫面太令人熟悉了,熟到好像三天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

「妳……」就不能像個真正的千金小姐一樣,至少在進妳哥房間之前,通報過後,等人同意才進來吧!

男女有別這種事,不是除了夫妻之外,通用於任何異性身上的嗎?

「請雲主降罪。」一個男人跟著進來,一見到坐在床上的我,立刻下跪行禮。

雖然只有一瞬間看到男人的臉,但也令我驚訝的不小心脫口驚叫:「流回?」但也是一開口就馬上後悔了,就算他跟流回長的一樣好了,也不一定就是流回。

只是沒想到我一這麼叫時,跪在地上的男人抬頭看了我一眼,接著迅速的低下頭:「屬下在。」

當他這麼應答時,我驚愕了!

「雲主?」

「……把妍帶離這裡,現在。」現在立刻馬上把她帶走!

「不淮碰我!」女孩──莫妍怒斥,而後恨恨的瞪著我「哥哥,讓父親知道靜姊姊的存在是我的不對,但你真的要放棄靜姊姊了嗎?你明明這麼的……」

「住口!」『我』大聲喝斥「那位的尊貴哪容得妳這麼放肆?竟以下犯上的直呼其名!」罵完我也嚇了一跳……前幾天不是就任她叫靜姊姊嗎?怎麼今天……?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流回,猜了個大概。

「哥……皇兄!事到如今……事到如今皇兄真的不願放棄那個令妍兒難以接受的做法嗎?」整個換了稱呼的莫妍,恨恨的握緊雙拳,整個人緊繃的像是在忍受自己不要太過衝動上來打我幾拳。

感覺到『我』的嘴動了動,又靜默了好一會兒,但最後僅只是吐出了淡淡的三個字「退下吧!」。

「你!」莫妍再度恨恨的瞪了我。

「皇兄不願多說,那妍要插手了,但願皇兄不要阻止妍的決定和行為。」說完,不等人回應,就迅速的離開了,就像她當初沒禮服的闖進來那般,很快的就衝了出去,一下子就不見人影了。

「雲主……?」跪在地上的流回叫喚了聲。

這時我才發現他好像被我放在那邊很久了。

同時我也注意到他的綠髮綠眼,除了衣服不是綠色的之外……就跟我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模樣沒什麼差別,一樣的國字臉、劍眉、銳利的眼神和薄唇……放在我那個時代,也算是一個帥哥了,可是這種人看起來就短命──以現在的這個世界、這個時代而言──一個胸懷大志的下人,通常早死。

「你也退下吧!」我有很多問題想問莫雲呢!

「是。」也同樣的靜默了幾秒,流回應了聲,才退下,並且很自動的把門給關上了。

「剛那個人全名是賽爾伽流回?」

『……是,但我應該沒在日記上寫過這名字,也沒跟妳提過這人才對。』疑惑。

「這不重要,日繡月繡星繡……這三個人的名是你取的?」

『對……可是流回的名字都不重要了,這三人的名字似乎也不重要?』

原來沒創意的人就是你嗎?而且這三個人的人名不重要沒錯,但人很重要。

不過沒關係,跟他有關的話,我一定會遇到的,如果能因此知道月繡到底是誰,就更好了。

道不定跟流回一樣,都是『前世』的關係者。

「你到底打算做什麼……你父……那種東西跟那位靜小姐?」這事好像也沒在日記上看見──也或許是我還沒來的得看到。

不過他到底為什麼要用那種東西來稱呼他父親……有這麼不屑嗎?

那個人到底做了什麼事,可以讓他兒子這麼反感,反感到連敬稱……不、連他是個人都不願意承認?

『……除非除掉他,否則我跟靜……永遠都不會有自由可言。』

就在我以為他不會回答我的時候,莫雲在我腦海中開口回答了。

除掉……我有點傻眼,也就是說,他要做一些事,而那些事跟除掉他父親(大不孝啊我說!)有間接的關係,所以他妹妹才一而再的跑來打算要鬧,只是都被趕了回去。

皇家內鬥啊……只是事情好像不僅只是如此;因為若然只是如此,又何必把我拉來這邊?

「流回是你父……那東西的人?」

嶂嶂

說真的,小香給我看的書中,有一段很特別話,那句話是這樣說的:『這世上所發生的事都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這句話我上網查過,但因為似乎引起了廣大的迴響,所以出處實在不可考。

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書的作者,用過這句話。

而俗話又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如果所謂的大風大浪是我必然遇到的事的話,我大概也能理解最近為何總是活的像是漫畫小說的主角般,完全的戲劇般的生活──因為天要降大任於我啊……算了我還是不要逃避現實好了,只是我真的很想看清我脖子上的那把刀,到底有多銳利,不要我一動,連我的頭都不在我的脖子上了。

只是這個所謂的『必然』實在讓人不爽。

「還不快說你是誰!」那個咬牙低聲說話的男人──流回,微微使勁,讓我脖子上的刀,更是貼上了我的脖子。

說真的,能這麼冷靜,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呢。

但我還能是誰?不就是葉未央嗎?

「不就是你主子嗎?」TMD要挑也挑這身體的主人醒的時候來夜襲嘛我說!

這樣我至少還有人可以幫忙安然渡過這麼可怕的情況。

「你才不可能是雲主,雲主不會喚我流回!」

呃、好吧!原來他不會這樣叫你,只會叫你小回回……這樣行了吧,你那個眼神,能不能不要這麼的想殺了我好嗎?

「那我平時又是怎麼喚你的呢?」

「雲主只會叫我小……你這卑鄙的人,想套我話,作夢!說!你到底是誰!?」說著說著,臉還紅了。

呃!?

不會真的叫你小回回吧!?

『我才不會這麼叫他!』腦中突然傳來激動的大吼聲,讓我的頭有點痛。

行了,好吧,那是叫他什麼?小賽賽?小伽伽?小流流?

哪一個?

『都不是!』腦中再度傳來激動的大吼聲。

行行行,好好好!你行行好別在我腦中大叫,頭會痛。

你不會叫他小賽賽、小伽伽、小流流、小回回,那你是怎麼叫他的?他又是怎麼認出來的?

不過好歹你也跟他說一聲,好讓他不要把你的身體給毀了,不然這樣下去,可是一屍兩命啊──雖然不知道殺了你後,我是不是只是回去而不會死,但這種事別隨便試比較好吧?

對了、你不是說精神溝通的內容得用特別的方法你才能聽到的嗎?我現在明明還不太會使用,是用想的,可是為什麼你聽的到的樣子啊?

「放肆,你認不出我是誰了嗎?」這時我的嘴又自己動了起來,莫雲完全不理睬我在想什麼,可見他真有可能可以聽到我在想什麼。

「……你休想裝做雲主的樣子!」一頓,流回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卻仍沒收回他手上的刀。

「難道你要我叫『那樣』叫你嗎?」嘴再度動了起來,不過那樣到底是哪樣啊?超好奇的,對流回來說一定是很可怕的稱呼吧……真的超好奇!

「……你還打算裝下去嗎?」

「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你不覺得貼著一個男人,是一件很噁心的事嗎?」在莫雲打算要回答時,我忍不住插嘴了。

「少、少囉嗦,還不快說你到底是誰!」流回激動的低叫,退了一步,但臉更紅了。

……你是在臉紅什麼鬼!

不過也因為他一個失控,脖子上傳來微地刺痛。

「放肆!」隨著一陣怒吼,手上傳來一股熱氣,在我還沒注意到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流回就被彈開,發出碰的一聲。

大概是撞上了牆之類的吧!不過也因為如此,那種要昏倒的感覺再度襲來……搞什麼,難不成是因為使用力量我才會昏倒?

可是現在使用力量的人又不是我,為什麼是我要昏倒啊?太過份啦!

嶂嶂

「妳……到底是誰?」

眼前的人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我也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這個他是莫雲。

「我是葉未央,來自異界。」……說真的,這樣子介紹我自己,,挺彆扭的……不過算了,這點小事在意的話,這一陣子發生的事,讓我在意到死就夠了。何況來自異界這點,是事實。

「分開了?」我抬起手,透過我些微透明的手,看見了莫雲的臉……好詭異!

現在連靈魂出竅都發生在我身上了,非常的好……(這是作者在惡搞妳啊,妳感覺不出來嗎?)

「就這樣?」莫雲一臉錯愕。

「雙子座,AB型,女性,喜歡吃水果,討厭苦瓜,喜歡紫色,討厭白色,喜歡的人是ㄔ……彭偉傑,討厭的人是封俊聖,崇拜的偶像是我父母,討厭發生意外……你還有什麼事是想知道的,我可以補充。」嗯……細數下來,我好像也滿了解自己的,嗯!

「……。」眼前的人一改錯愕的表情,滿臉是聽不懂的困惑。

「總之,不管我是誰,我都不會害你。」我揮手,下了個結論。

「會害人的人也會這麼說。」微笑。

「哼,我若要害你,早在附上你的身的時候,就可以害你了,隨隨便便捅你一刀,就能把你捅死了,也不用怕你來找我復仇,因為我們都死了嘛!」我忍住翻他白眼的衝動,卻管不住自己嘴,說了些尖銳的話。

回應我的是莫雲的黑臉跟沉默。

「換我問你。」見他沉默了一會,沒打算開口,我開口反問他「你是誰,在你身邊的日繡、月繡、星繡,還有流回,又是誰?」

「這四個人,我記得妳只遇過二個,為什麼會知道另外二個人的存在?而且妳為什麼會認為這四個人是我的人?」不答反問。

「……總是有門路可以知道……這四個人不是你的人?」

「妳……很可疑。」他再度盯著我的臉看。

「再怎麼可疑也不會害你……也害不了你。」平述。

聞言,他再度陷入沉默。

『我是誰,其名字與身份姑娘是明白的,其他的要解釋怕是姑娘聽不懂了。』在他沉默很久很久,久到我快要恍神了時,他回應了,而且似乎是用精神溝通來回話。

『日繡、月繡、星繡是靜的人,並不是我的人。』

『流回則是因為戀慕日繡,所以甘心受縛於靜。』

「那為什麼他們兩個要叫你雲主?」

『那是靜的命令,流回比較特別,若非日繡,憑他一族之長的身份,也不會甘心受縛於人類。』

「靜不是人類?」

『靜是人類,我剛沒說她不是人吧?』

哦……「所以……流回是什麼的一族之長?」該不會就是龍吧?而且人家明明是戀慕日繡,為什麼是受縛於雀鴻靜,還與其訂下契約,不合理啊!

『蛟。』

喲!水龍嘛!我聽人說過的。

「那……」

『日繡是沒有力量的人類,所以由靜定下共生契約,再移轉。』像是知道我想問什麼似的,莫雲主動的解說了,不過……這種東西是可以轉來轉去的嗎?

再說了,你確定流回戀慕的是日繡而不是你嗎?昨天他明明盯著你臉紅了……算了這種事我還是不要多想好了,小香的世界我並不想了解也不想被她影響。

「共生?」

「雲主,祭天儀式即將開啟,請移駕聖殿。」才問出口,門外就有人開口了,聽聲音應該是流回。

這時我也才知道,為什麼莫雲要用精神溝通了──怕有心人聽到他的自言自語。

「明白了,本王即刻前往。」語未,卻毫無打算動作的莫雲,用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

「祭天?」聽起來好像不是好事,而且我也沒聽說啊!

『之前就有準備了,何況自上次被流回襲擊自今,妳可是昏睡了七天有餘,自然不知道。』一邊說著,他一邊披上一件看起來很厚重的黑色外袍,袍的下擺用金線繡著非常繁瑣的圖騰,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他淡淡的解說了這是這個國家的圖騰。

說完,便示意我跟上,開始解釋共生的事。

這時我也才知道,所謂的共生不止是小香所說的僅只是提供能之外,還可以用對方的力量這麼簡單。

對於可以活個好幾千年的種族的生命,所謂的共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對方不死,我就不會死,相對的,我不死,對方也不會死。真要死的話,除非壽長的那個自然死亡,否則要殺了對方,必須兩個人同時死亡,死亡才會成立。

多麼可怕的契約啊!幾乎是長生不死吶!

那個流回居然讓人諦結這種可怕的契約。

而莫雲也說了,這種契約通常只會跟承認的伴侶定下……

真……是想讓人破口罵人呢我說!這不就代表我跟流回是夫妻了……不對,共生可以和一個以上的人定下嗎?

『姑娘妳來自異界,大概也不明白這是個祭祀蛇神的國家。』

『因為祭祀的是蛇神,所以每當祭祀之時,都會準備個活祭品。』

聽到這,我忍不住發冷一抖,搓了搓只是魂體的自己的手臂,覺得自己會渾身發冷是一件怪事。

因為我現在根本沒有肉體啊!

但,關於祭天一詞,果然不是好事!

就在我注意到我跟著莫雲經過好幾個白色拱門之後,景色開始有變,拱門的兩邊,有著各式各色的花花草草,而我也注意到白色拱門上也刻畫著跟莫雲衣擺上相同的圖騰。

看到這個畫面的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騷動。

『姑娘?』

「嗯?」

『……我剛剛說了那麼多,姑娘可知為何我突然願意向姑娘解釋這麼多姑娘想要了解的事嗎?』

呃……我剛剛雖然因為景色而恍神了一下,而沒有聽的很仔細,但我還是有聽見你說的話哦!……該不會我就是那個你口中說的高尚的活祭品吧?

『姑娘妳放心,祭品不會是妳,妳可以不需用這麼害怕的表情看著我。』莫雲看了我一眼,嘴角似要揚起卻又壓下,似乎開心的很。

而當我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色拱門落入眼裡。

那個巨大的黑色拱門,柱子粗的看起來就像要兩人合抱般,上面的刻畫是由灰金二色交織而成的圖騰,再往上看向拱門的頂端,上面盤踞著一條黑色的四腳龍。

『那個就是蛇神,與蛟很像吧?』說著,我似乎聽見他偷偷的、不屑的哼笑了聲。

我卻只能驚愕的看著那個石像。

『姑娘別發呆,別離我太遠。』莫雲頭也不回的說著,這時我才注意到,他離我有些遠了,而且也發現他的身後跟了不少男男女女,那些人穿著和莫雲相同的衣服,只是顏色不太一樣,有些是白色,有些是灰色,圖騰也僅以黑線紋上。

我跑了幾步追上莫雲『姑娘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呢!』莫雲開口,用誇張且奇怪的姿勢一腳跨過黑色拱門的另一邊。

『……那是因為姑娘,和靜長的一模一樣啊!』似乎不想等我猜出答案,僅只是停頓了些許時間,莫雲便自己說出了答案。

我看了他的動作,也和他一樣,用誇張且奇怪的姿勢一腳跨過了黑色拱門的另一邊,但因為他的這一句話而停頓站在原地。

「咦!?」就在我打算出聲詢問之時,有一股力量衝了過來,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為什麼我會有感覺時,那股力量狠狠的撞上了我,接著我便失去了意識。


[ 第十七章 夢迴 ] [ 第十九章 運動會(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