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七章 夢迴

 「俗話說,人生似是一場夢,而我這夢境……實在令人五味雜陳。」──葉未央。

 從夢中轉醒,我的眼前有的不是剛剛的房間,雖然一樣的古色古香,不過很顯然是另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的空間很大,分成了三個區域,一個就是我現在所在的房間,僅只有一張木床,床邊還有半透明、被束在床柱上的床幔,這張床也非常的大,幾乎是大雙人床的大小了。

再來是面對著門的一排很寬的木椅,木椅的中間有一塊凸起的平方木塊,木塊的兩邊放了黑金雙色縫製而成的靠墊,那個顏色我很明白,是這個國家的貴色。

再過去一點的區域,則擺放著一張估計不小的長方桌,那長方桌的後方,有著一整排的書架,就像是我其實非常熟這個地方似的,我甚至知道哪邊放了什麼書。

這樣的大空間,讓我想到的是古裝劇中常常看見的、皇族會有的房間。

畢竟除了能擁有這麼大的房間,還可以使用那樣的貴色,身份不言而喻。

但,我實在不明白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撫了下額,幾撮頭髮落下,滑過我的手背,我一愣,抓起我一把頭髮,發現頭髮不但異常的柔順且長還帶著奇怪的顏色。

雖然很深近乎黑色,但還是能的看的出是很深色的藍色。

非常難以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就在我疑惑的想找個鏡子來照一下、用來確認我的臉是不是原來的臉時,有個古代小姐打扮的女孩子莽莽撞撞的跑了進來。

「哥哥,你真的那麼做了嗎!?」不止莽莽撞撞,還風風火火的衝到了我的面前,一點都不像個小姐的大叫。

這一瞬間我傻了。

想也知道又出問題了。

「我做的事可不少,妳說的是哪件。」不過我也真是厲害,居然能在一秒中,想到套女孩的話的方式,把問題丟回去給人,而且還冷靜異常。

對我而言是冷靜異常……大概是因為這種事來個一、兩次,就讓我習慣了……雖然我現在覺得習慣這種事根本就不對!

「雲大人,奴婢失職。」就在那個女孩要開口回答時,一個丫環打扮的女孩衝了進來,二話不說的噗通一跪,連頭磕碰在地上的聲音也明顯響亮,我微微一愣,這力道往地上撞下去大概頭也破了。

不管的話人會死的!

「罷,先下去找醫官上藥吧。」

話落,在場的兩個女孩都驚訝的看我,只不過那個踡在地上的女孩很快的發現了什麼,馬上又低頭下去。

而她的額頭確實快速的流著血……天啊!這女孩沒死也腦震盪了吧她!

稱我為哥哥的女孩死死盯著我,嘴巴張張闔闔像是要說些什麼,但最後沒有說出口,只是轉頭對那個跪在地上的女孩冷冷開口「還不快退下,要讓皇兄殺了妳才甘願嗎?」

嗯……剛那丫環跪的時候就覺得奇怪,原來我是殺人不眨眼的暴君嗎?

「哥哥你……昨晚撞到頭了嗎?」就在那個丫環逃也似的退下了之後,那個女孩一臉不安的看著我,像是要看出什麼似的,卻又不敢湊上來關心。

「還是靜姊姊的決定讓你一夜瘋?連個性都大變了。」女孩頓了頓「也是,因為你那個決定也很奇怪,根本不似你。」

「妳這丫頭想知道什麼?」我實在是真的很不了解啊,突然變成了別人,然後還馬上就對上一個很熟的人……很熟這個身體的主人的人。

只是沒想到,我話才出口,女孩馬上一改好奇打探的表情,一臉心虛的看了我一眼。

有鬼啊我說!

而且為什麼會是變這種表情啊?她是打算做什麼?這樣讓我很不安啊!

「哥哥……還愛靜姊姊嗎?」停了許久許久,久到我都快要打呵欠的時候,那個女孩輕輕的開口問了。

嶂嶂

真慘啊……雖然我最後以沉默代替了回答,不過那個女孩卻很用力的呼了我一拳,然後大哭著跑走。

彷彿她才是那個被人狠狠k了一拳、受到委屈的人。

而且我什麼資訊都沒得到。

真是白挨了那一拳。

話說回來……我外表雖然是男的,可是內心卻是女人啊!這樣一拳,哪個正常女孩受的了?還有妳這個妹妹都分不出來妳哥哥現在其實是偽哥哥嗎?

悶啊!

我無奈,走向那間明顯是書房的空間,開始翻找起我能找的任何東西,希望多多少少能拚湊起這個身體的主人的一些事情。

從早到晚不斷的找著資料,連人送飯來我也僅只是叫人將飯菜放著,幾乎連動都沒有動,而當我看見了一本類似日記的東西的時候,有人敲了敲門,敲了門後,也不等我應聲,便自己開了門走了進來。

「大人。」女聲從身後響起,跟隨著這女性的叫喚的,是有人跪至地上的聲音。

「叫外面的人退下吧。」我揮了一下手後,外面傳來了幾個人異口同聲的應了聲『是』後,陣陣悉悉疏疏的衣服摩擦聲走遠後,我明白人在門外監視的人都走了。

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我除了一開始那女性的跪地聲,還能將那些人刻意放輕的聲音聽的一清二楚。

身後的女性站了起來「大人,你真要這麼做?那人明明是你的父親,為何要如此決絕?」

「沒什麼好說的,任何可能會傷害到靜的事物,我都要令其消失。」我開口說著,語氣中的冰冷使我忍不住抖了一下,更讓我害怕的是,我仍完全不知道靜這個人的存在,跟這個身體的主人,到底處於什麼樣的關係。

開口的甚至不是『我』。

明明現在這個身體是『我』在使用的。

「……大人……」背後的女性似乎想要再勸導什麼。

「別說了,我決定好的事不會反悔。」嘴再度不自然的動了起來,開口就是反駁。

「大人,日繡仍想勸諫大人,大人跟靜姑娘何不一起逃離那位?要知道……」

「夠了!」『我』大聲喝止自稱日繡的女性,「妳、你們都不知道那個東西的可怕,因為妳們的力量,遠遠不及他……就連我……」就到這,『我』自行住嘴了,沉默了好一會,『我』才又開口「罷了,退下吧。」

「……我們,是雲主你救回的,為了雲主,我、月、星,都願意隨時為赴命。」說完,不等『我』回答,就離開了。

戲劇看到這,我滿腦問號。

若是剛剛那個女性真的是日繡,為什麼跟我知道的那個日繡差這麼多?

難道只是巧合?

但這個巧合也太誇張,三個人名都一樣。

不、或許只是發音一樣也說不定。

『說吧,妳是誰,為什麼身上有我的氣息?』一個冷淡的聲音從腦中響起,下意識的我知道這個人是誰。

但雖然他的事我大多都了解了,可是為什麼我會到他這個人的身體裡使用他的身體……關係這件事,讓我想到很多搞笑的動漫畫都很喜歡搞換身體這招──雖然電影也有演過就是──啊、難道說,這是百年不老梗?

真是的,為什麼我要在接觸特殊班後,生活過的像漫畫小說一樣啊?

不能平常一點嗎?

先是亂七八糟的魔法之類的,再來又是穿越──不僅是身體穿越,現在連靈魂穿越都讓我遇上了……這是?

真是充滿問號的驚奇故事啊我說!

……想偏了。

總之,這個身體的主人,剛剛所經歷的事,我曾從夢中見過,若是套用小說情節,那麼,我現在正在使用的,就是我的前世的身體。

當這個認知落入我的腦中時,我忍不住渾身發冷的一抖。

『妳還沒說妳是誰。』那個冷冷的聲音更冷了,像是要生氣一般。不過、他想要做什麼也辦不到的吧,如果辦的到,就不會好心的問我是誰了。

畢竟就我從早到晚、看的那些記錄中,證實了我前世是個冷酷無情的人──也是啦,身處皇家之中,對人仁慈便是對自己殘忍──尤其是對同樣有繼承權的兄弟。

唯一柔軟就是三年前撿的到、一個叫雀鴻靜的女孩。

這個女孩並不平凡。

有著與上天溝通的能力,但他似乎不喜歡這一點,也極力避免這女孩和其他所有人接觸。

偏偏讓他那個活潑天真單純的傻妹妹發現,跟著也讓其他的人發現……這個雀鴻靜便成了現任皇帝的巫女。

為這個叫做席恩的國家祈福。

「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算什麼,我只能說,我叫葉未央。」又靜默了一段時間,感覺到身體的主人──莫雲的火氣,我才淡淡的開口。

『妳若不知道妳是誰,會在我身體裡這麼冷靜嗎?還有時間翻看我的書房。』

「難不成我得大哭大叫然後讓所有的人知道現在使用這個身體的人是個什麼也不懂,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女人,讓人趁機毀了你的身體,順道連我一起給殺了嗎?」拜託──你以為我願意哦!

這次換莫雲靜默了。

『那妳也不用看我的日記,現在,妳可以把它闔起來了嗎?』無奈的聲音。

「或許是可以的,你拿的回身體的主控權嗎?」我乖乖的闔上了他的日記,本來嘛,雖然是我的前世,但終究只是前世,而且就是因為是前世,所以我不覺得他就是我。

再說了,若是說用的是同一個靈魂,要怎麼這樣對話?要我把他當成我自己,還是很困難的。

而且……其實看別人的日記是不道德的,我是為了保命才偷看的,現在主人說話了,我不用也不想再看。

『……恐怕是不行的。』在靜默了一會之後,男人用清冷的聲音無奈說著。

……我說你騙誰啊……剛剛明明就開口說話了吧!

「但能些微的控制一小部分。」像是知道我正在腹誹他,手自己抬了起來,五指曲了曲後,他才出聲說。

手自動放下,接著腦裡再度出現莫雲的聲音『但是很困難,而且會讓我很累,還是用精神溝通來的容易。』

「精神溝通?」不解!

『就像是在想事情一樣。』解釋。

嗚哦,意思就是說,用想法來溝通了是吧?

也就是說,我現在在想什麼,他也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囉?

雖然說這樣如果有什麼問題,不用開口問被人覺得奇怪很方便很好,可是內心的誹謗不就也被聽的一清二楚了嗎!

『姑娘?』就在我苦惱的時候,腦海裡出現了莫雲疑惑的叫喚。

什麼?

所以你真的可以聽到我在想什麼嗎!?這難不成就是那個傳說中的讀心術(腦入侵)了嗎?

『姑娘妳有在試嗎?』疑惑聲再起。

「呃……?」我剛剛不是試想了很多嗎?

『……雖說就像是在想事情一樣,但還是有差別的,差別在妳是否同意讓對方知道妳在想什麼……姑娘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嗎?』

「的確不是。」所以說不是腦……讀心術了?

『也難怪……不過姑娘奇特了點,竟有著和我相似到幾乎一樣的氣息?』

他問,我沉默了。

雖然這句話像是一句平述,但我就是知道他是在提問。

很奇特,我明明是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熟他的,竟然明白的知道他這句話竟不是一句平述,而是一句問句。


[ 第十六章 初現 ] [ 第十八章 迷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