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四章 傳說中的…… 

「傳說中的費若般斯?」──九方靜

「傳說中的江薰!」──白佳如

「傳說中的葉未央。」──江薰

「這又是什麼奇怪的快問快答了?而且那個傳說中的葉未央是怎麼回事啊?我什麼時候成了傳說中的?是什麼時候?」──菜未央 

碰的一聲,右手臂傳來疼痛。

感覺有點像是從床上跌下來。

「未央小姐!?」有人驚呼一聲,像是我出現在這個地方對她而言是相當的不可思議。

只是聽聲音認不太出來到底是誰。

我忍不住疼痛的嘶了一聲,最近怎麼老是在昏倒?

「哇啊啊──是壞客人!這次來的是上次的壞客人!」在一陣嘰嘰喳喳的吵雜聲過後,有個人尖叫了出來。

「呃……?」這位先生你哪位?我什麼時候變成壞客人了?

我轉頭看向剛剛那個聲音的來源,發現是一個沒見過的女性,而她的腳旁邊有很多隻亂竄的炸毛毛球,圓滾滾的,看起來像放大好幾十倍、出現在龍貓中的灰塵精靈──不過別人是黑的,這毛球是白的,而且不是整個球,臉的部分是沒有毛的……比較起來就一整個噁心。

是費若般斯。

「妳……是……?」我轉頭看向那個少女,誰啊?我們見過嗎?

「妳不認識我也是正常的。」聲音的主人尷尬一笑。

「我是星繡──也許我這麼說妳就會明白了。」那個女性──星繡,那不就是那個我剛剛從那個黑蛇女口中聽到的名字之一了嗎?

但是她打算讓我明白什麼啊?

「也是,妳該是不明白的。」看見我一臉疑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苦笑了一下,眼神中有著歲月的滄桑……滄桑!?我有沒有看著?

她看外表明明就是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姐吧?哦、不對!說不定她跟那個碧……碧麗珠的女龍王(是秋碧絲!而且不是龍王是族長!)一樣外表很年輕,但內裡可能是很老很老老到不知道到底多老的女性。

「妳不該到我這來的。」她收起她的情緒,臉上只剩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淡淡的說著。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她那表情,是打算把所有事情都暪住的感覺。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篤定。

「妳也是知道的人之一吧!」我一說話,星繡腳邊的毛球又亂竄的叫嚷著壞客人壞客人的,真這麼怕逃走就好啦?幹嘛一定要一直繞著星繡的腳邊打轉還一邊尖叫啊!?

尖叫是人能發出的頻率中,最最讓人不舒服的頻率了。

「吵死了!閉嘴!」我齜牙咧嘴的對著那一群尖叫的男女毛球們,就見被我吼了一聲,他們個個都安靜了起來,只是仍然在星繡的腳邊亂竄著。

突然眼前一黑,那種最近我很熟悉的感覺──要昏倒的感覺襲來,我狠狠咬了下唇,也狠狠的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

很好沒昏!

但眼皮也重的抬不起來,在我感覺身體要往一邊倒下時,一個人扶住了我的身體,我想那大概是星繡。

「真是的,沒人告訴妳不要亂使用力量嗎?」無奈的嘆息,「明明就承受不住,不斷的起衝突,卻還硬要動用封印的力量……何必?」

「真希望……。」她希望什麼我最後沒聽見,因為我仍抵不過那個昏暈的感覺,沒了意識。

嶂嶂

「哈哈哈──喝嘛喝嘛!」一個女生大笑大叫。

顯然這次我是被吵醒的,不是自己醒的。

「不要哦!妳這個瘋子!」聽起來像是九方靜的聲音,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瀕臨崩潰的大叫聲。

「小香!快架住她!」那個邊笑邊叫的人再度哈哈大笑的大聲說著,其分貝已經達到噪音的標準。

那個瘋瘋癲癲叫著小香抓人的聲音有點像是佳如的聲音,不過又好像不是。

等等!這裡……不是我的房間嗎?我的房間不能有白開水以外的飲品進來的!而且她們有夠吵的!不行這麼吵吧?這樣子打擾人休……息?

我刷的一聲用力的坐了起來,因為起來的太突然,血一下衝上腦門,我頭痛的撫額,也發現到我現在不是在我的房間,而是在可以輕鬆看人比賽的休息室內。

「妳們……在幹嘛?」似乎是因為她們沒有注意到我醒來,所以在等我暈眩感過後,我無奈的問時,她們才轉頭看我。

「妳醒啦?」從靜背後架住靜的小香,非常自然的問。

「慶祝啊!」佳如臉上掛著一抹奇怪的詭笑秒答,她的聲音有一點沙啞。我看見她的左手捏著靜的臉,強迫她張嘴,而右手則是拿著一杯墨綠色還冒著泡泡的可疑液體………!!

……那是什麼!?

我立刻站了起來,蹬蹬幾步就跑到佳如旁邊,很快速的奪下她手上那杯可怖(可怕加恐怖)的液體,「這東西是什麼?」問完的同時,我也因為那杯東西的味道打了個噴嚏。

這東西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噁味。

「萊姆酒。」佳如笑笑的說,接著她一邊怪笑,一邊還舔了下嘴唇,一臉饑渴的看著我手上的可疑液體。

哦∼萊姆酒啊∼嗯……嗯個屁啦!萊姆酒雖然也是綠色的,可是卻是淡綠帶著透明、有著水果香的酒。

才不是這種墨綠色還帶有噁味的東西!

我一秒將它丟進垃圾桶內,引來兩個人的驚呼聲、跟一個人放鬆的嘆了一口氣的聲音。

「央央!那東西很難取得!」這是小香。

「央央!那東西很好喝的!是個好東西啊!」這是佳如,不過她居然一邊皺眉一邊帶笑臉罵,表情好詭異。

你能想像上半臉眉頭深鎖的扭曲,下半臉卻咧嘴而笑的扭轉的臉,逗在一起合成一張臉的樣子嗎?

「哦?有比莫達迪之果難取得嗎?」我冷冷的看著那個垃圾桶燒了起來。

好東西、好喝……是嗎?

但那個燒起來的垃圾桶,讓我覺得事實絕對不是如此。

「有!」小香一臉可惜的叫,一個揮手,垃圾桶下方浮出了一個小型法陣,垃圾桶也在一秒內變成了一塊大冰塊。

接著她說了一些我不懂也不想懂的話「莫達迪之果摘了會再長,史萊姆泡成酒史萊姆就會死了!而史萊姆是很難遇到的生物了!再說一隻史萊姆要三年才會成形,莫達迪之果每年都會有!」

「妳們在慶祝什麼。」我默視小香說的話,完全不想繼續聽這個無法理解的話題。

「妳這個……可惡的大混蛋!」靜在這時大吼一聲,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弄了個很大的球,白色的。在她大吼的同時甩出去,目標是佳如。

「慶祝菲兒比賽贏了。」佳如臉上依然掛著詭笑,閃過靜的攻擊,而小香一個揮手變出一個藍色的膜把那個球給包住,那個球就咚的一聲掉到了地上。

「所以運動會結束了嗎?」那我可以脫離這個奇怪的地方嗎?我很是想念我那個很單純的世界。

「想太多,哪有這麼快,又不是那邊的學校辦的運動會,扣除我們的學校,還有七大學院一起舉辦,怎麼可能一天就比完?艾菲她只不過是抽到第一場的比賽而已。」小香說完,悻悻然的坐到我旁邊,喝了一口茶。

「七大學院?一起?」不對!「菲兒又不是畢業生,為什麼也要參加?」太奇怪了。

「嘖嘖!」小香搖了搖食指,「畢業典禮是畢業典禮,比賽是比賽,這是兩回事!」

當她這麼說時,我默了。

不過可能是看我還不懂的樣子,小香開始長篇大論的說起畢業典禮的流程。

畢業典禮第一天是典禮的開幕式,先是大會主持人的技能表演,接下來是八個董事的演講,然後再來是傑出學生的表演跟頒獎,才來是運動大會的預演跟抽籤。

從第二天開始,到第八天,共七天,就是運動會,再來也是連著七天的園遊會,最後一天則是畢業舞會典禮的閉幕,一共十六天,而這十六天中,其他年級的學生也放假──當然,大多的學生會趁這個時候參加運動會,增加一些學習的機會。

然後她就開始說一些關於一些學生在這種時候發生的搞笑事情。

雖然她有說是後來看記錄看到的,不過她說的活靈活現,就好像她是現場的目擊者似的。

當她說的欲罷不能時,圍著我們的光幕外面竟同時出現暴風雪及沙塵暴的畫面,但小香也一付沒打算停下來繼續說時,我看見了佳如的頭髮都已經結上了霜,呈現白色的模樣,不過她好像沒感覺,仍在那邊嘻嘻嘻哈哈哈的說著「朕等著妳呢,親愛的靜靜兒。」時,我簡直死目了。

這時,原本一片黑的電視忽然亮起,秀出了一張賽程圖,也在這時,小香安靜了起來只是盯著電視牆,像是在找什麼。

……那台電視到底是用什麼做的,怎麼竟然沒有壞!?

而不知為何佳如也停了下來,一臉呆滯的看著靜,臉上的詭笑終於退去,靜手上籃球般大的白球不偏不倚的擊中佳如的臉,佳如硬挺挺的向往倒去,發出碰的一聲巨響,我擔心的站了起來打算關心一下佳如的情況,卻沒想到靜以更快的動作向前踹了佳如幾腳,有如踢的不是一個朋友,而是一個仇人。

我頓了頓,也不想管了,丟下了一句『我出去走走』後,無奈的離開據說是學生副會長專用的VIP休息室(小香強調)。

嶂嶂

「央央!」

「央。」

「噫!」

才走出來沒多久,就聽見天佑跟靜叫我的聲音,我先是看向天佑,才回身看向靜,不過卻只看到已經跑遠的靜的背影。

『她們到底為什麼會這麼怕你?』我以眼神問。

『我也不知道。』他以眼神回答。

還順便聳聳肩。

我才不相信他會不知道。

對了,說到這個,跟我回來之後又一直都沒有出現在我面前的流回,好像也很怕他呢?

「你頭髮長長了。」我們一起走了好一段路後,因為沉默的氣氛太過令人覺得尷尬,我勉強的找了個話題。

「嗯,妳不喜歡嗎?」天佑看著我,一臉無辜的像隻可憐的棄犬。

「……不,很帥。」我滿頭黑線,言不由衷。

話落,天佑便像個拿到糖果做為獎賞的小孩子,開心的笑了,還疑似開了花。

我默了,這傢伙沒這麼天然吧?

「那妳喜歡嗎?」一臉期待。

呃……我看著他的臉,猶豫了,我其實不明白我對這個人的感覺,幾天前封俊聖對我說的話彷彿在耳邊響起,但其實看著他的臉我並沒有臉紅心跳的感覺。

不過也才猶豫一下,天佑就一臉失望──雖然並沒有表現的很明白,不過就是跟剛剛的笑容不一樣了。

「喜歡喜歡。」馬上安慰。

話落,天佑又一臉開心,我有種被他背後開的花重擊的感覺。

而且這樣感覺好像在哄小孩,真想伸手揉揉他的頭說好乖。

這不符合他之前的形象吧我說,他之前不是清清冷冷淡淡的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是被誰重擊到腦子使他的思想出問題了?

「我也一直很喜歡妳。」他笑笑的,但跟剛剛的笑容不太一樣「一直。」

「呃!?」我尷尬了!

別人說他喜歡我,跟他自己和我告白的那種感覺可是差個十萬八千里遠。

我多想跟他說我知道我明白我了解,但是我喜歡的人是彭偉傑,但就是開不了口,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妳能接受嗎?」天佑向前跨了一步,一手勾住我的腰。

不不不!不能!我我我我我──────

我知道我的嘴動了動,但是就是出不了聲,瞪大眼看著他的臉在我我眼前放大,我應該要推開他,我應該要阻止他,我應該要跟他說我喜歡的人是彭偉傑……

「我可以親妳嗎?」在他輕輕的碰了我的唇一下後,他才開口問,而他整張臉都紅了。

就算我說不行你也親了吧!

我很想這樣兇他,可是看見他的眼神後,我就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只是傻傻看著他,然後,他的臉更紅了,連耳朵都紅了。

再然後……我再度看到他的臉在我眼前放大── 

───────────────────────────────

作者小常識:

萊姆酒其實是蒸餾酒的一種,所以是透明的,但也有因為產地的不同帶有金黃或暗褐色。

其味道作者不明白,在這說是萊姆酒淡綠色帶有果香是為了配合小說內容,請勿被作者誤導。


[ 第十三章 運動會(上) ] [ 第十五章 龍王之子(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