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三章 運動會(上)

 「畢業典禮就是運動會園遊會加舞會。」──江薰

「不是吧?妳這個認知是打哪來的啊?」──葉未央

 我張開眼,看到一個影子刷的一聲,我緊張的抬起手,接著啪的一聲,有個人的手打到了我的手上。

「啊,醒了!」小香笑了笑,放開拎著我領子的手,整了整我的衣服。

「醒了就好。」好個屁,我的手痛的要死啊!

而且妳是打算用那種力道把我打醒嗎?我看我被妳這麼打,還沒醒就被妳給打死了吧!?

不過看她一點歉意也沒有,我懶得多說什麼,環顧了一下周圍,發現我被帶回剛剛的小房間,電視牆中播著一群人正在跑操場,似乎是在競賽中。

非常正常的競賽,我一直以為這邊的競賽會像小香借的小說中一樣,什麼比武比劍比魔法之類的、或是跑道上長出一堆讓人無法理解的怪東西來當做所謂的障礙賽之類的。

不過雖然沒有那些東西,卻還是有點不一樣,因為我還聽到一個少年的聲音很賣力的在解說競賽。

不明白這種跟地球一樣的競賽哪有什麼不同,卻被這麼賣力解說著,讓我有種明明看不懂棒球也不喜歡棒球賽,卻必須看棒球賽的那種無聊無奈無力感。

當其中兩個人乖乖的跑過一條象徵著結束一圈的白色線時,周圍的聲音有些微的大了起來,而那少年的聲音也跟著興奮的大叫「終於到最後一圈了,目前領先的到了最後一圈的選手有玉瓊的高野樹和比多斯特的阿利斯.帕瑟特!」

說到這,觀眾的鼓譟聲更加的明顯,甚至依稀可以聽見「xxx我愛你」之類的花痴宣言。

而這時,電視放大了兩人的影像。

一看,一個陽光,一個壯碩,但不失是個帥哥。

難怪這麼瘋狂,第一名跟第二名,切!

「我們可以聽見仰慕者們的歡呼加油聲,競賽已經近了尾聲,不知道此次會有什麼表演!」那個少年的聲音再度傳來,似乎是被女孩子們的歡呼聲感染,那個少年的聲音也興奮的近乎發抖。

我死目的看著這一幕,百無聊賴的想著這有什麼好稀奇的。

有個人遞了杯紫色的飲品過來,「刺激的哦?」

開口的是小香,聲音中也帶點興奮的顫抖,我冷冷的看了小香一眼,視線再度回到電視牆。

這時,有個熟悉的身影快速的越過他們兩人,一個掃堂腿,擊向那個叫高野樹的第一名,而高野樹只是一個躍起,翻了個身,沒回擊那個後來的影子,而是向後躍去阿利斯的背後,一個右直拳就要擊向阿利斯,但阿利斯似乎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會發生,身形往旁邊一移動,他沒有回擊高野樹,卻是衝向那個後來居上的人──陳天佑,阿利斯一個迴旋踢要踢向天佑,而天佑則一付迎刃有餘的擋下那一腳,刷的一聲丟出一個白色的光球,阿利斯狼狽的閃過,也發出一個光球──不過卻是擊向高野樹,阻止高野樹向前跑,而這時高野樹像是知道後面有人攻擊似的,整個人往下蹲,雙手用力擊向地面,原本天佑跟阿利斯站著的位置,地面整個隆起,天佑跟阿利斯見狀快速的躍離那個地方,並一邊互打一邊跑向終點。

那個隆起的地面突出了好幾個粗大的柱子,擋住後面的其他人。

而那些其他人,則很費力的攻擊那些動來動去的柱子。

在柱子的反方向、三個人的後面,逐漸出現大小、深淺不一的洞。

都是由那個亂七八糟的招式造成的結果。

我傻眼的定住。

連張大了嘴都不自知,還是小香托了一下我的下巴,我才後知後覺的閤上我的嘴。

那個少年興奮的現時轉播的大吼大叫,連三個人使用的招數都不斷的唸了出來。

直到三個人依序越過終點線為止。

而那三個人依序越過終點線後,有幾個穿著正式服裝、手臂上掛個白色布條的人,對那三個人摸摸又拍拍的,在又摸又拍的同時,他們站著的腳下可以看見有個散發著微光的法陣。

我收回前言,這競賽,並不普通!

嶂嶂

「噗──」我噗的一聲噴吐出剛喝下的飲料──原本是打算喝個果汁安定一下我的情緒的,沒想到還沒喝進去,就因為果汁太苦太澀而忍不住吐了出來,「這是什麼!?」壞掉的果汁也不會是這種味道吧?

小香無辜的看了過來,還眨了眨眼「莫達迪果打成的果汁。」然後抬手喝了一口她手中的水。

「嗚哦,妳那個眼神充滿著懷疑呢,不過真的是莫達迪果打成的果汁哦,妳應該也知道有特殊的療效吧,乖乖喝下去對妳比較好。」

「因為妳剛剛太接近黑暗了。」就在我想要問是為什麼的時候,小香已經先開口回答了我想要問的問題。

「因為太接近黑暗的關係,妳有點被污染到,佳如跟瑟亞都受不了沒辦法靠近妳。」

小香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房間內只剩我跟小香。

不過我記得之前佳如不是也一直跟菲兒走在一起嗎?怎麼現在卻受不了我身上的氣息?

我盯著小香看。

「妳不一樣。」小香看著我充滿懷疑的眼神,聳聳肩說著。

「對了,央央,妳最好別再使用力量。」小香突兀的開口。

「啊?」我一頭露水。

「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要使用。」小香一臉嚴肅。

「哦。」我莫名其妙的應了聲。

我雖然在擁有龍瞳那段時間中,知道並學會怎麼使用力量,不過之後明明就沒再使用過力量不是了嗎?

她這麼嚴肅的說著,雖然不太清楚事情到底有多嚴重,但我仍是思考了起來最近的事。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小香叫了我一聲。

「光之力、影之力,兩者雖是互生,但這兩種都只是單純的力量。」

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看著小香,完全不能理解她跳躍似的話題,究竟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她會把話題帶到這裡。

「因為只是單純的力量,所以並沒有所謂的正義或邪惡的分別,所謂的黑暗,並不是被污染的影之力,而是被污染的心,而力量,則只是受心所影響。」

「也就是說,黑暗跟影是不同的東西,妳,不要忘了。」

說完這些話後,小香盯著我看,而我也著魔似的盯著她看,我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要跳躍似的說這些話,但總覺得原因其實不單純,而當我決定依著好奇心開口問的時候,小香突然跺了一下腳「比賽輸了什麼的,最討厭了!」還一邊輕咬姆指,一臉懊惱。

我錯愕的看著小香。

「……央。」就在這時,天佑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我抬頭一看,發現天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我旁邊,只是他看的人好像不是我,而是小香。

然後我跟著看向小香。

靜默。

他們互看足有一分鐘之久後,然後小香無賴的聳肩「我什麼都沒說。」一臉不關我的事。

聞言,天佑的臉色再沉三分,但沒多說什麼,只是低頭,遞了個東西給我「這個,妳戴著吧,妳戴著我比較安心。」

我看著他遞到我手中的東西,那是一條款式跟先前他給我的那條項鍊一模一樣的款式,只是墜子的部分是琉璃色,而且還帶一點透明。

在他的目光下,我乖乖戴上那條項鍊。

「你這個時候分出影子,沒關係嗎?」我看了眼天佑,疑惑的問。

話才出口,天佑瞪大眼看著我,然後他瞇起眼看向小香,我跟著他的眼神看去,小香像個波浪鼓似的激動的搖頭和揮手。

「天佑,跟小香沒關係。」無奈,「是你剛碰到我時,我發現的,跟她沒有關係。」

天佑聞言再度瞪大眼,同時小香倒抽了一口氣。

他激動的以雙手抓住我的肩,激動的低吼,「妳不可以再使用力量了!」

我知道,這個小香剛剛也說過。

我在心理想著,但我什麼話也沒說,就默默的看著天佑。

嶂嶂

我默默的喝下那個又苦又澀的果汁,無奈的看著眼前的電視牆。

就在幾分鐘前,天佑因為被我盯的不自在,咻的一聲消失不見,接著我問了幾個跟黑暗有關的問題後,小香也咻的一聲逃也似的跑了。

而我問的問題是──黑暗是被污染的心,那為什麼我會被污染,所謂的我是特別的,又是什麼特別法──因為這兩個問題,小香盯著我幾秒,嗚的呻吟一聲,跑了。

留下我一個人獨單的面對電視牆。

而電視牆播放的,還真的進入了小說中最常出現的比武比劍比魔法的擂台賽。

我默默的無言的盯著成三格的電視,同時看著這三種競賽,而比魔法的那一個擂台,似乎進入了尾聲。

「咦?只有妳一個人?」從身後傳來開門聲的同時,靜驚訝的聲音也隨即傳來。

「嗯。」這種時候我除了『嗯』還能說什麼?

「怎麼會?」靜有點驚訝的說著,我回頭一看,她也還真一臉不相信的四處翻看。

……完全不想理會她居然將椅子輕輕的抬起來,往那個缝裡看,然後還小心且小聲的叫著「佳如,菲。」真是夠了!又不是找小貓小狗,去找那邊幹嘛!?

那個還怕嚇壞人似的輕聲輕語又是怎麼一回事?她是真心的打算在椅子底下找人是吧?

看她正打算翻看第三張椅子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佳如聽說是因為受不了我的氣息去了別的地方,菲的話我就不知道了。」

「難怪我連她的氣息都感覺不到。」靜抬頭看了我好一會,才慢慢的說。

我眼神死了。

竟然都感覺不到,就應該知道人不在這邊吧,那樣翻找是想怎麼樣啦!?

「只是沒想到她們居然敢丟妳一個人在這。」靜看了我一眼。

一陣異樣感從心中滑過。

「妳是誰?」在我還沒來得及管住自己的嘴時,卻已經開口了。

有一種人真的不會記取教訓,我就是那種人。

第一次犯傻叫天真,第二次犯傻叫單蠢,第三次犯傻叫犯賤……我的嘴何必這麼不聽話!

現在明明就是最不安全的時候──我只有我一個人,現在卻對著一個不知道是敵是友(都假裝認識的人混進來了,應該不會是友方吧,是友方幹嘛要喬裝?)的人,都明擺著不安全了,還開口挑釁人家的底線!

何苦呢我?

就看見靜微微一笑,眼神高深莫測的看著我。

這一瞬間我逃避的想著如果時間能倒回一分鐘前就好了。

「妳還是一樣這麼敏銳呢!」在說話的同時,『靜』的身體忽然像是壞掉的電視跳了幾下,然後變成了另一個人。

一個很眼熟卻忘了是在哪見過的,約十三、四歲的女生。

「星繡也真過份,竟然合著月繡阻止我靠近妳。」那個女生笑笑的說,「這次好不容易沒人在妳身邊,還真是合了我的意。」然後自顧自的在那邊開心的嘻嘻笑著。

「嘖嘖,別動哦。」我正打算站起來離開這裡,好讓她繼續且自在的笑時,那個女生搖搖頭的阻止,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我居然全身無力的跌坐回躺椅上,「原本是想把妳用騙的方式帶去主人那裡的,不過妳發現了也沒辦法……我也不打算再慢慢來了,時間快到了,主人希望能早點讓妳……嘻嘻嘻……」說到這裡時,那個女生奇怪的笑了,笑聲有點像是那個『I'm come back』的黑蛇。

而當我才正麼想著,女生似乎要急於證實我所想的是事實,像是溶化一般微微縮小,接著開始澎漲變大並變黑。

「現在的妳沒被嚇跑,膽子也滿大的,嘻嘻嘻。」我翻了下白眼,明明在妳完全變成黑蛇前的過程中,我無數次想著如果能逃走就好了,根本就是妳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我動彈不得的。

「不過妳身上帶著礙事的東西呢,丟掉吧!」她這麼說著,我的手不自主的將我放在口袋中的東西拿了出來,那是天佑給我的那條項鍊,拿在手中時,項鍊散發著藍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像在掙扎著什麼。

「我允許你出來。」心中再次滑過一股異樣感,我的嘴不自主的動了動,還說出我覺得莫名其妙的話。

「妳在幹什麼!?」那條黑蛇尖聲大叫。

我咬住下唇,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我也搞不清楚狀況妳是要我回答妳什麼!?

只不過等了一下,現場並沒有什麼異狀,但當那個由少女變成的蛇正安心的怪笑幾聲,要說話時,我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小型法陣。

那個黑蛇一臉錯愕,在我也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前,我眼前一黑,沒了意識。


[ 第十二章 畢業典禮 ] [ 第十四章 傳說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