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二章 畢業典禮 

「呃?」──葉未央

「妳忘了?」──江薰

「一般畢業典禮不是在六月嗎?」──葉未央

「妳覺得妳現在的班級跟所學之物,很一般嗎?」──江薰

「對物起偶錯了,請物要順手捏偶的連,謝謝。」──葉未央 

「央央,早!」在我正要開門進教室時,小香叫了我一聲,她身後跟著臉色依然蒼白的佳如。

「早。」吞下一個到口的哈欠,我無聊的應和著。

「就知道妳會傻傻的來到教室。」小香說著,一臉果然妳根本就忘了的表情。

「有什麼特別的事嗎?」要上課的人不來教室是要去哪?

「畢業典禮啊!畢、業、典、禮!」小香激動的說著。

這時腳上有著奇怪的觸感惹的我低頭一看,發現我注意到時,那看起來像貓的東西喵喵叫了起來。

小香立刻將那隻『貓』抓了起來,那『貓』還四腳揮舞、不斷喵喵喵的大叫,還有幾聲是『逼差』(台語發音)的慘叫。

「妳對……這貓做了什麼?」為什麼妳抓牠牠就叫成這樣,而且為什麼……「牠的毛……綠的?」

多麼奇怪的顏色。

「妳認不出來嗎?」佳如驚訝的問。

要我認出什麼?牠其實是一隻小老虎嗎?「不就是綠毛小貓?」這時,我發現了貓的脖子上有個一亮一亮的東西,開口言不由衷的說,「哦,給這貓戴這麼流行的項圈呀?」仔細一看,是個像是項圈一般的東西在發亮。

可疑的要命。

但我說完時,那貓更是激動的喵喵喵的叫著。

很好奇那貓幹嘛這麼激動,不過本能的讓我想要避開這個問題。

「看吧,我就說她不知道,放心吧!」小香回頭看著佳如,然後再轉頭看我,「走吧走吧,畢業典禮都要開始了。」管不得佳如做了什麼表情,小香一把抓住我,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快要跌倒時,碰的一聲,然後反應過來時,已經到了一個極為熱鬧的地方。

應該說,是有著幾張看起來就很高級的沙發躺椅的房間內,而其中一面牆像是鑲入了電視一般,播放著一個又一個的煙花,當那個煙花越發的華麗,觀眾的歡呼聲和興奮程度直直上搖。

只是我很難單純的把那個很像煙花的東西看成是煙花,畢竟煙花那東西是利用火藥炸開造成的化學變化而產生顏色不同的火,火在日光的折射下是很難看的清楚那個煙花該有的美麗。

一個人敲了門,在小香應了聲後開門進來,將五杯果汁放在碰的一聲出現的桌上後,退了出去。

五杯?

我看了一下在場的人,明明就是四個人。

我可疑的看著小香,小香則開心的看著我,表情明顯的說著希望我問為什麼似的。

我頓了頓,再次決定不要問,很沒用的拿起果汁,乖乖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牆。

「節哀吧你!」小香看著靜靜坐著喝果汁的我,淡淡的不知道對誰說了句話。

接著她將其中一杯果汁放到地上,那杯果汁自動變成了一盤果汁,而且盤子上還很奇異的寫著『小綠專用』,那綠毛貓看到盤子後,整個炸毛並又開始喵喵喵的狂叫,充分的表達著牠的不滿。

「這貓……在生氣?」雖然有種不能問的感覺,但我仍是好奇的問了,而且我開始有種這隻其實根本不是貓的感覺。

「嗯,是啊,很明顯的,不是嗎?」小香拿出逗貓棒,搖著逗貓棒,那隻貓見了逗貓棒後,就像一般的貓一樣玩著那逗貓棒。

只是沒多久,發現我的視線後,那綠毛貓又生氣的拍開那逗貓棒,喵喵喵的大叫,接著撲到我身上來。

「唉呀!」我嚇了一跳,才抓住那怪貓時,瑟亞突然出現,從我手中很粗魯的扯走那隻綠毛貓,並將牠狠狠的摔到地上。

「啊!」我嚇了一跳,你這是虐貓!虐貓啊!這樣做貓是會死的!

只是沒想到,那隻綠毛貓竟然踫的跳了起來,繼續炸毛的喵喵喵狂叫。

……一般的貓,這樣摔一下應該早就死掉了吧?

但瑟亞卻只是頂著蒼白的臉,冷冷的瞪著那喵喵喵狂叫的綠毛貓。

「央央!快看!」就在我想要開口時,小香突然大叫,指著電視牆的方向,「吶!很帥吧?」然後笑笑的看著我。

電視牆上播著的,是舞台的畫面,舞台上站著幾個人,而天佑正好走到舞台的中央,他身上穿著的是一身深色的衣服,看起來有點像是三件式西裝,左胸繡有繁瑣的金色圖騰,腰部的地方則掛著類似穗帶的灰色繩子。

長長至及肩的頭髮則是隨便的綁了起來,看起來有點奶油。

「真是帥到令人心動啊!」小香突然怪裡怪氣的說著。

我無言的看向小香。

「沒想到如此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一表人才氣宇不凡才貌雙全人見人愛的大帥哥,喜歡的人居然是我,真是受寵若驚真是好想突然跟他告白接受他的感情啊∼」繼續怪裡怪氣。

這一秒我眼神死了,「妳……在演哪齣?」

「妳的內心旁白。」秒答。

「……我喜歡的人是偉傑。」我頓了頓,轉頭繼續看向電視牆,言不由衷的說著。

但卻也煩的沒心情再看下去,「我出去走走。」站了起來,忽略小香的視線,「去透透氣。」

「讓牙……亞瑟跟著。」小香開口,卻說了莫名其妙的話。

這一秒我注意到她的停頓和發音上些微的差距,我回頭一看,那小綠貓似乎是見我回頭,一個躍起往我這邊跳,只是還沒跳成,就被小香一手拎住。

被拎住的貓又開始喵喵喵的亂動狂叫……這貓真的怪,一般貓被拎住脖子的話,通常會像被定住,乖的像是睡著一樣,怎麼這隻還能掙扎狂叫?

當然,這一眼也讓我看見佳如一臉蒼白且虛弱的靠著牆,像是快昏倒那樣。

而看到這一幕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再度升起一股無名的煩躁,我不想多去了解,下意識的想逃離這個地方,回過身將門關了起來,卻在門完全闔上之前,聽到小香說了句「你再怎麼大吼大叫,她聽起來也不過就是你喵喵喵的狂叫而已……」然後門啪躂的一聲,被我關上了。

嶂嶂

我漫無目的的狂走,我知道瑟亞跟在我的身後,但我也不想管那麼多,只是一直暴衝似的不斷往前走,然後,我有一種好像穿過一層膜並進入水中的感覺,耳邊傳來一聲像是泡泡破掉的啵的一聲,身體突然重了起來,瑟亞一臉嚴肅的抓住我的手臂,臉色好似更加蒼白了幾分。

「咭咭咭……」在我還沒開口問怎麼了時,那個很熟悉的笑聲突如其來的傳進我耳裡。

這一秒我默了。

I'm come back』再度出現。

不過接著啪嘰一聲,那種像是蟑螂被狠狠打爆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我順著聲音望去,看到一隻穿著布鞋的腳。

這一秒我傻了。

我順著腳往上看,看到了瑟亞一臉殺氣的看著自己的腳。

像是在說他媽的你這個噁心的東西,簡直比我踩到大便還噁心我等等一定要去把這鞋給丟了重新買一雙好安安我這個被打擊到的脆弱的心靈,這樣的話一樣。

這次這東西退場的也太快,三秒……而已吧?

我有點無奈的想著,但同時的,地面下開始發出悉悉疏疏的聲音,我不明所以,低下頭看著地面,沒有東西。

只是瑟亞一抱將我扛上肩並向上一跳,接著停在半空中。

我不明所以,滿心疑惑的看向瑟亞,他卻只是做了噤聲的動作,同時我也發現他的臉色越加的蒼白。

再白下去就要跟白紙一樣了,他到底是哪裡不舒服?他不舒服為什麼小香還是要他跟著我來保護我!

不過,說真的,有時人真的不要犯賤的去好奇比較好,只是當下我並沒有想太多,只是很好奇的低頭一看,「嗚……」忍不住我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地上有很多很多的小點點不斷的掙扎,隨著那樣的掙扎,一隻隻像是蚯蚓的黑色生物慢慢的從地下扭了出來。

渾身一陣發冷,忍不住抖了下,雞皮疙瘩大概也抖出來了。

就看那黑蚯蚓不斷一抖一抖的抖出來,瑟亞的手也不停的一揮一揮的,不知道丟了什麼東西出去,不斷的聽見啪嘰啪嘰啪嘰的聲音。

這是什麼情形?這幕像我想到某部片中的某個小配角說的那句『你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的的我。』名言!

真是有夠噁心的!!

我瞥頭不看時,下面開始傳來「咭咭咭……」的聲音交錯不斷的傳上來。

那種「咭咭咭……」怪笑加出場沒幾秒就被打趴發出來的啪嘰啪嘰啪嘰的聲音的東西不斷冒出來……不斷的交錯著這兩種音效也是一種很可怕的精神攻擊。

我再度痛苦的呻吟了聲。

突然,眼前一片白茫,並閃過幾個畫面,頭痛加劇,心中再度湧起一股煩躁感,我下意識的大吼,「給我退下!」

瑟亞的身體明顯一僵,但沒幾秒又繼續他的動作,不過似乎聽不到那奇怪的笑聲了,正當我想要看清楚時,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襲來,然後,我再度沒了感覺。


[ 第十一章 忽略 ] [ 第十三章 運動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