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一章 忽略

「我曾後悔回頭尋妳。」

「如果能,我不願妳再次想起。」

「所有的一切,就讓它隨著時間而過。」

「只願妳現在過的快樂。」──陳天佑

「……她今天會變成這樣根本是你造成的!」

意識回籠,在還沒張開眼前,就聽到佳如聲音。

「若不是你來找她,她又何必承受這種痛苦?」

因為她聲音中,帶點顫抖,讓我直覺想到她是在罵天佑。只是因為聲音不但抖著,還細聲細氣的,像是大病初癒,身體還很虛的那種。

明明就怕的要死,幹嘛連番要挑釁這個人啊?躲的遠遠的不是很好嗎?

「護衛一職你根本……」

「閉嘴!」天佑突然冷冷的出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閉上眼睛的關係,這兩個人的情緒表露無遺。

兩個人,都在生氣。

明顯的,我感覺到一個人走近我,同時左邊方向發出了開門跟關門的聲音,有人離開了。

「妳醒了。」肯定句。

「生氣了?……何必?」反正人都發現了再裝也不像了,我張開眼,看著冷著臉的天佑。

然後我坐起來,頭卻仍有點暈。

跟這一陣子剛醒來的時感覺很像。

只是這次一醒來,並沒有那段短時間不認得誰的情況。

「不問嗎?」天佑開口。

嗚哇!你想要我問什麼啊?剛剛我聽到的那些事嗎?你想往槍口上撞來,我可不想槍走火打到自己啊!

「賽爾伽,人呢?」我頓了頓,找了個安全的問題。

「……在江薰那。」不知他是明白我在逃避話題,還是什麼,他也同樣頓了頓,才回答。

很好,還好你懂我不想知道你們在說些什麼吶!

我不動聲色的看了眼天佑。

而他卻像是知道我在看他似的,一掌壓了下來,然後弄亂了我的頭髮。

「放心,都回來了。」收回收,他往門口走了幾步,接著停下來。

我看向他的背影,明知道他有話說,卻沒膽開口問。

「央……妳真的,不能接受我嗎?」他問的很小聲,明明很小聲,我卻聽的相當清楚。

我愣住了,我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是什麼,卻無法回答,不管是『不』或是『是』。

嶂嶂

我坐在『小花園』中,手上摸著流回拿給我的東西,這個很像之前那個被做成硬幣的龍瞳,只是顏色又有一點點不的同,除了大部分的綠色外,還混雜了些許的金色。

這是我堅持他不淮跟著我走,他拗不過我的情況下,退一步要求我帶著的東西。

不過這次拿著的時候,並不像先前那樣會有股力量相呼應的感覺。

比較像護身符那樣。

「央央,妳怎麼會一個人在這?」突然,有個人驚訝的叫了我一聲。

我抬頭一看,居然是許久不見的偉傑,跟他的男朋友封俊聖(音讀做大壞蛋的男人。)

「啊啊……偉傑,是你啊!好久不見!」我開心的笑了,只是沒想到眼淚也跟著叭啦叭啦的往下掉。

「央央!?」偉傑嚇了一跳,立刻蹲到我面前,無聲遞了包面紙給我。

我一邊哭,一邊用力的抱住偉傑「嗚哇!偉傑,看到你真好!」看到平凡人真好!原來我身邊還是有平凡人的!

哭了許久,到我心情終於比較平靜時,才重新坐好,這一坐好,就看到封俊聖一臉黑的死盯著我看。

這可不得了,當他的手直直的伸過來時,我嚇的閉緊眼,卻感覺到有人的手僵硬的拍了拍我的頭,我再度嚇到的張開眼,就看到封俊聖剛才明明一臉不爽,現在卻擔心的看著我──我想這大概不止是我平常不在人前哭,也是因為他沒看過有女生大哭成這樣吧?

我尷尬一笑,說了聲謝謝。

「願意說一下發生了什麼事嗎?」同樣不曾看我大哭成這樣的偉傑,一臉擔心的說著。

我一愣,也不是說不願意,這種光怪陸離的事說出來,一般人(封俊聖)都只會認為是我小說漫畫看太多而已吧?

我偷偷看了眼一般人(封俊聖),「就是……有些人希望我想起以前的事,有些人則否,而這些人,不止跟我的以前有關,也有些奇怪的力量。」頓了頓「這些人全都以保護為名待在我的身邊,但我……。」我抬起頭,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

「以前?是指妳的……前世?」偉傑看我說不出話來,停了許久才遲疑的問著。

因為就他所知,我不太可能有失憶症什麼的,何況他也在我身邊遇過些光怪陸離的事。

我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其實,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以前』,但有時總會有些奇怪的畫面出現在腦裡,那時候,我會不知道我到底是誰,那個人的記憶,片片斷斷的,我每次看著,心都很痛,就好像是我自己經歷過的事情一樣,那個記憶中的人,有個在意的人……那個人……現在也在……。」我看著封俊聖開始不專心的從他的背包裡拿出食盒,並一一打開且擺放好,當我開始支支吾吾時,他也擺好食盒並倒了杯飲品給我。

我停下,不解的看著他。

「妳現在是誰?」他將飲品塞到我的手上後,問了個奇怪的問題。

「我?……葉未央啊?」我頓了頓,用看著外星人的眼神看著他。

「妳喜歡那個人嗎?」

「我……」原本我是想哈哈大笑,然後恥笑他一番的,可是看了眼偉傑後,居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看見我的反應,封俊聖先是開心的咧嘴一笑──我很明白他咧嘴而笑的原因──然後開口,「妳會不知道,就是有點喜歡上那個記得以前的事、來找妳的人了吧,雖說是前世──姑且以前世來說好了,前世的愛人這種事是近乎迷信的事,但不代表這世界上完全不會有這種事發生,雖然我不太懂妳所謂的奇怪的力量到底有多奇怪,但妳會為這種事而煩惱的哭成這樣,只是因為那個不斷出現的記憶,讓害怕妳不再是自己了而已吧?」

說完,又問了一句「妳,現在是誰?」

我一愣,雖然不完全是在煩惱這種(疑似)前世什麼的愛來愛去的這類的事情,不過我確實有點害怕最近的我。

「我……是葉未央。」我愣愣的看著封俊聖,再一次回答。

「沒錯,妳就是妳,妳現在是葉未央,就只是葉未央,不管前世還是來世,妳現在就只是葉未央,不是任何其他的人,就算,妳因為那個人而想起那個某一個前世的所有事,妳仍就只是葉未央。」封俊聖看著我,認真的繞著口令,呃、不是,是很認真的對著我解說。

心中一股暖流滑過,我激動的掉下眼淚,正要趁機一把撲抱彭偉傑,卻被封俊聖一手推開。

午餐,一團混亂。

但,這兩個人接受呢!接受並相信著,對於我因為信任他們,而接著說出的所有事情,都相信著我。

很,開心。

嶂嶂

「你在看她嗎?」白佳如探了頭,看著賽爾伽面前的光球。

光球中有三個人,女孩欲抱住其中一個男的,而另一個男生則不斷的想辦法使他們兩個有其安全距離。

相當喧鬧。

賽爾伽沉默不語,讓人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只是沒想到,你居然是以這種形式回到她的身邊……如果能,我根本不希望你跟她再次相遇……你知道的吧?」

「妳沒資格說這種話。」賽爾伽視線沒移開光球,臉色卻變了變,冷冷的說著。

「你說……沒資格?」佳如微微一笑,那笑中帶苦,「讓你有機會再次遇到她的人是他,那個傷她甚深的人,我們,不會讓他有機會再傷她。」佳如輕輕壓住光球,那光球一下子染上了紅色,接著啵的一聲後,消失不見。

「就算是你也一樣……你明白的。」佳如淡淡的看了賽爾伽一眼,然後才離開。


[ 第十章 龍王之子(上) ] [ 第十二章 畢業典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