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章 龍王之子(上)

「蒼龍之子是聾子,白虎之子是鬍子,朱雀之子是雀子(麻雀),玄武之子是玄子(藝人名)。」──白佳如

「……哪天妳被這四個種族追殺我也救不了妳……」──九方靜

眼前一片血霧。

我愣在當場。

我後知後覺的意識到,我的左手抓著半倒臥在血泊中的女孩。

另一手則壓著女孩的胸口,而溫熱的液體不斷的從她胸口中噴濺出來。

我不安的看向四周。

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高台之上,周圍的人雖將我團團圍住,卻個個皆慎戒恐懼不敢靠近。

『誰來救她!』我聽到我這麼吼著,所有的人卻都無動於衷。

等了許久,那些人卻對於我一直的大吼不為所動,心中雖然知道一定是這樣的結果,但心有不甘。

不甘心不甘心,為什麼唯獨對她、對我,要以這種方法相待?

我們什麼都沒有錯,只不過是……罷了,卻得到這種結果!

如果只是要他死心,為何要做到這種地步?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下意識抬起手,而後張開眼。

看到一個沒見過的人的臉近在咫尺,接著看到了我抬起的手剛好跟這個人的手靠著,那感覺有點像是他要打下來,卻被我擋住了。

「你誰啊?」我狠狠的用力量推開他,雖然不太明白為何我的力量有點虛弱,不過也足以讓我跟那個沒見過的人保持上一點距離。

我坐了起來以手支額,想著剛剛那個畫面,那個人像我又不是我。

「明明我就……」我就……怎樣呢!?

我愣愣的抬起頭,看向那個男生。

「你是……誰啊?」真的沒見過啊!

不過現在仔細想想,我一醒來時,他那個動作,是想要打我的臉吧?

這些人思想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都要打人巴掌把人呼醒打算叫醒嗎?

「吾名賽爾伽流回,是汝喚醒了吾,已是吾之騎士了。」男生一臉認真的說。

我愣了下,痛苦的抱住頭,忽然發現頭上那毛茸茸的耳朵不見了。

我抬起頭來,想要問個仔細,卻看到那個男生仍然一臉認真的看著我,想到他剛剛說的那句話,再度痛苦的低下頭,呻吟了聲。

「央央,妳醒啦?」就在我呻吟之後,小香嘴裡咬著食物,手上拿著一盤削好的水果的走了進來,看到我坐著抱頭,一臉疑惑,「妳還有不舒服嗎?」

「這個人是誰?」我看見小香,心中突起一種看見救星的情緒,激動的指著那個男生,不可思議的低叫。

「他?賽爾伽啊?」一臉疑惑。

「吾說過,汝乃吾之騎士!」一臉怒氣。

「賽爾伽?誰?什麼騎士?」我不懂!

「妳忘了哦?」小香又咬了口水果,才開口問。

說忘了……仔細一想……我是沒有忘記賽爾伽這個人啦,就是那個在我體力不支昏迷之前的那個很跩小男孩嘛!

那個時候的突發狀況現在想想還有點不可思議,雖然明白自己引起了一陣騷動,但卻不明白原因為何。

不過……那個時候在我眼前出現的賽爾伽流回,可是一個約十歲大的小男孩而已啊,跟現在出現在我面前的賽爾伽長的相差很多啊!

眼前這個男生外表看起來少說也有個十六、七歲了吧!再怎麼說我也不可能昏個六、七年讓人慢慢長大吧?

只感覺昏倒一下下而已啊!

再說那個什麼騎士的,誰懂啊?

我只不過是叫了那個蛋的名字而已!

而且還是蛋要我叫的!

哦!不對、現在不是蛋了,那要算什麼?龍?人?還是龍人?天龍人?

……我在耍冷什麼!?

「我印象中……賽爾伽流回是個小孩。」

「她說她識不得汝呢!」小香眨眨眼,對著那個男生說。

我沒這麼說吧!?

「日後她會明白。」那個男生點點頭,似乎對於我知道賽爾伽這個人很滿意。

「喂,我說,你們啊,不行用正常的白話文對話嗎?」文謅謅的,聽起來很累耶,還得在腦中翻譯。

才說完,小香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而賽爾伽則盯著我思考了一下。

「我就是賽爾伽流回……是同一個人,妳以後就會知道了。」聽到他說的話,小香更是驚訝的轉頭看著他,嘴巴甚至不自覺的張開成了O型。

因為這個表情,讓我都忍不住覺得他會說白話文其實是很厲害的事。

也讓我將「這才對嘛,說白話文多容易懂。」這樣的話,硬生生的吞回肚子裡。

「汝……不對,你們既然可以用我們的語言說話,又為什麼硬是要用通用語?!」小香雙手插腰,不滿的說著。

「妳並沒有做這樣的要求,而且這位……」賽爾伽看了我一眼。

「葉未央。」自報姓名。

「葉未央是我的騎士,我聽她的命令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他一臉認真的說。

「嚇!?」我不甚了解的看了眼賽爾伽。

「妳呼喚了我的名字,因此我得到出世的機會,妳當然就是我的騎士。」一臉理所當然。

「蛤?」為什麼他說的明明是中文,我還是聽不懂?我轉頭看向小香,希望她能幫忙翻譯一下。

「在這邊算是稀有的女騎士哦!唯二的女騎士!」小香點點頭,陳述。

但我想聽的不是這個啊!他說的我都不懂了,妳再補這句,我是會懂才怪!

等等,那個稀有的女騎士又是什麼東西啊?

「對哦……解說這個很麻煩耶!」小香看了我好一會,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似乎終於發現我不懂在哪了。

「秋碧絲……秋碧絲是那個我們一開始來時就出現,然後一直瞪妳的女性。她有說過,龍族生育困難吧?」小香見我點頭,又接著說「如果有人提供『能』,也就是所謂的魔力,協助幼龍成形並成功破殼而出,基本上就是訂下共生的契約了。」

「當然,在這個時候,龍子會提供其姓名,若是由提供『能』的人口中叫出,就代表提供『能』的人同意這個契約,而契約成立以後,妳就可以自由的能用龍的技能和力量。」小香說到這,又吃了口水果。

所以呢?這個人真的是龍?就算這樣,我還是不懂啊!而且妳還又說了我更不懂的詞彙哦!比如『共生』。

「說到生育困難,我還記得她還有提過龍族要千年以上的成龍才能化形吧?」可是我看這個人明明就是人的樣子啊,一點也不像是剛出生的龍。

而且妳這哪有像在解釋啊,根本更難懂。

聽到我說的話,小香搔搔頭,看看他又看看我,看看我再看看他,然後又看看我。

明明張口欲言,卻只是嘆了口氣。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妳啊!到底是什麼情況呢?」小香丟了句問題後,我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天佑就走了進來,一開口就是句莫名其妙的話,「江薰,別自做主張。」

「唔、唉!」小香笑了笑,聳聳肩,繼續默默的吃著她的水果。

「妳醒了?」

這不是廢話嗎?我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應了聲,然後不自覺的看向那個自稱是賽爾伽的男生,那個男生居然一反剛剛那倔傲的姿態,躲在最角落的地方,不斷的往角落縮,感覺就像是想要把自己的身體藏起來,而且……居然明顯的看的出來他在發抖!

所以?是因為天佑進來了的關係?

怎麼他跟佳如她們一樣怕天佑啊!?

他不是『龍』嗎?

聽起來應該是很強的存在吧?

在我思考的時候,我看了眼天佑,天佑也剛好順著我剛剛的視線看向賽爾伽,只聽見噫跟咚的一聲,我再往賽爾伽看去時,賽爾伽已經昏倒了。

「啊……」說真的我嚇到了。

你是龍吧!?是龍吧!?就算是剛出生的,可是也還是龍啊!

我有點受到驚嚇的轉頭看向天佑,而天佑也只是聳聳肩,一臉我也不知道的表情,「路連上了,要準備出發了。」,天佑清冷而淡淡的聲音中,似乎……帶點開心?

「呃……嗯?」要回家了啊?

不過怎麼好像忘了什麼東西啊?

「才來兩天,路就連上了嗎?」我下了床,整了整這身很繁瑣的衣服,有點不了解的問,如果這麼容易就連上,那為什麼還要特地過來這個地方啊?

不是增加危險嗎?

「當初連也沒花太久的時間,而且有我在吶!所以當然快。」小香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接著一付理所當然的說。

「妳的項鍊呢?」突然握住我的手,天佑問著。

「啊?」什麼?項鍊?啊……哦!「在跟蛋溝通的時候碎掉了。」然後我轉頭看了賽爾伽,小香正在不斷的打著賽爾伽的臉……似乎是要叫醒他?

那邊正發出啪啪啪的聲音,讓我有點錯愕,吶……妳們怎麼這麼喜歡用這種方式叫人啊!不能用搖肩的方式叫人嗎?

「碎……碎掉了?」天佑提高了聲問著,我不太能理解的回頭看著天佑。

怎麼會突然這麼驚訝?

不止語氣驚訝,連表情都有了,這實在相當難得。

我好奇的看著天佑,雖然很想知道他幹嘛這麼驚訝,但卻又怕得到我聽不懂也不想知道的答案,所以反覆猶豫著要不要問。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表情,天佑轉頭就走「沒什麼,碎掉了就算了,該出發了。」

這樣明顯不想提的姿態,讓我鬆了口氣的同時,卻也更加的好奇了。

嶂嶂

「葉……主人,好痛!」賽爾伽雙手捧著臉頰叫了我一聲,接著硬是改口叫主人,讓我渾身不對勁,但他眼中帶淚,一臉委屈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想起他雖然外表是個少年,可是內在也許還是個小孩。

「嗯……痛痛飛走了,不痛了哦∼」我摸摸他的臉頰,像哄小孩一樣的說著。

然後明白的感受到數道視線盯著我。

接著聽到天佑的方向發出啪的一聲,「央,我也痛。」

我看著天佑臉上的紅印,傻了。

「啊!出發了、出發了!」一陣靜默之後,小香突然叫道,手上的光線連結著空中的法陣,那法陣完成的速度很快,短短十秒鐘一個直徑約五公尺大的圓形法陣就已經完成,在這個法陣完成的同時,上方有著另一個更繁瑣的法陣像是浮水印般的出現。

看著法陣,心想是有點高興終於能回家了。

但總覺得好像忘了某個東西……

接著小香手上連著法陣的光線消失後,兩個法陣開始慢慢的轉動。

我看了眼天佑,再看向小香,最後看向賽爾伽。

再偏頭看著小香,小香也偏頭一臉疑惑看著我,而我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忘了什麼東西?

頭上的法陣越來越快,這時,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啊!佳如。」也聽到那個聲音的小香,恍然大悟的擊了下手掌!

「蛤!?」原來我忘記的是佳如!

「糟!來不及!」小香大叫。

我一愣,才踏出一步就被人抓住,回頭一看抓住我的人是天佑「別去!」

雖然我很想甩開他的手,但看到一臉痛苦的天佑,我竟狠不下心甩開他的手,這時佳如又叫了我一聲,我看向佳如,她一臉慘白的看著我,離法陣還有一段路的她,並沒有放棄的往我這裡走。

沒錯,是用走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似乎光是用走的,就用掉她所有的力氣。

眼見法陣的光芒越來越亮,佳如的臉色就越慘白,她著急的再往前一步,眼看就要趺倒,腦海裡瞬過幾個畫面,我來不及注意。

「流回!」我下意識的大叫,同一瞬間,全身的體力彷彿被抽乾,眼一花,我再度沒了意識。


[ 第九章 就算是不小心的,也還是發生了 ] [ 第十一章 忽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