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五章 龍王之子(中) 

究竟是什麼時候,我開始找尋你的身影,希望再一次的聽到你的聲音。

希望你再一次的聽你說話,要求我為你做事,對我微笑。

而,再次見到你時,人事竟已全非。 

「央央,妳怎麼了?」

伴隨著一聲關門的巨響,小香嚇了一跳的轉過頭來問。

我看到的情景則是靜抓著綠毛貓的後腳使貓頭下腳上的,還像在倒垃圾桶裡東西似的,粗魯的上下晃著那隻綠毛貓。

而那隻貓似乎是被搖暈了,僅僅發出虛弱的喵喵叫聲。

「靜,快放開那隻綠毛貓。」妳這是虐貓!虐貓啊!妳們這些人是怎麼了,平常也沒見過妳們對小動物這麼殘忍,難道就只是因為這隻貓很詭異所以才這樣對待牠嗎!

「綠毛貓?」靜低頭看自己的手,再看看我,一臉疑惑。

「央,妳臉好紅,怎麼了?」小香看著我,好奇的問了。甚至還走了過來,想要摸我的額頭。

「哇!不要說了!」我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我抱頭蹲下大叫。

剛剛,就在剛剛,天佑的嘴差點又要碰到我的嘴的時候,我慌張的把他給推開,然後逃了回來。

「……嗯?」小香在我面前發出一個充滿不了解的疑惑音。

「薰!抓住他!」這時靜突然大叫。

我疑惑的立即抬起頭,就看到小香手上拿著一個黑色的平底鍋匡的一聲不知道擊中什麼東西。

……這個平底鍋……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啊?

我愣了愣,然後四周看了一下,發現那隻綠色的貓粘在牆上,接著慢慢滑下來的時候,還有一條粗粗的血痕……殺貓啊!!!就算這貓很醜也不行這樣虐貓吧!我要打電話給動物協會,把這些人給抓去關!太殘忍了!根本是負面教材!

就在要尖叫出來、並阻止她們的時候,那隻綠毛貓突然頭抬起來,依舊精神抖擻的喵喵喵狂叫,然後跳了起來,還一邊伸出牠的爪子揮向小香。

小香再度匡的一聲把那隻綠毛貓打趴在地,沒幾秒那滿臉血的綠毛貓再度跳了起來,兩隻後腳站立,兩隻前腳揮動,揮了一揮後,其中一隻前腳還平放,做出類似勾手、很像挑釁的動作,看起來像是武打片對決、然後其中一個人還勾手挑釁那樣的畫面。

正當我這麼想時,小香哼笑了一聲,而靜則一臉猙獰的踹飛那隻貓,那隻貓頓時成了空中飛貓,喵喵喵的狂叫,四腳還在空中揮舞,小香則一臉邪笑的拎住貓的後頸。

被拎住後頸的綠毛貓依舊揮舞住手腳,一付掙扎著還想攻擊小香的樣子,只可惜那貓不管怎麼揮動牠的爪子,就是抓不到小香的手。

……像是在看搞笑電視……不過這種電視裡才有的搞笑片段,活生生在眼前上演,其實對心臟的負荷很大,而且因為有血,所以其實很噁心。

「啊!對了,這隻不是普通的……,嗯,總之,妳別在意。」小香像是想到什麼,突然轉頭對我說。

雖然她這麼說,那個『不是普通的……』中的『……』到底該填上什麼我也不想在意了。

我現在頭很痛!只想找個能讓我安心的、好好的、不要有我無法理解的事情的地方,安心的、好好的休息!

嶂嶂

我默默的站了起來,心口卻一陣發熱。

我低頭一看,發現是之前流回拿給我的護身符在發亮。

同一時間,小香痛叫一聲,我抬頭一看,剛好那隻綠毛貓往我這邊跳。

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那隻貓撲到了我的懷中,貓爪子狠狠的刺進我的肉裡,我痛叫一聲,正打算把貓抓下來,就看見腳下有一個極簡易的小法陣在發光。

「央央!」小香大叫,氣急敗壞似的。

我抬頭一看,視野中像是從一個井中看出去,周圍是一片黑暗,只看見越來越遠的小香搥打著一層空氣。

我低頭看著那隻綠毛貓,而那貓正盯著我看,那貓看到我終於看牠時,露出了像是在笑的表情。

我一抖,想要抹一下臉,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而那貓則喵喵叫了幾聲,爪子更刺入我的胸口幾分。

我悶哼一聲,雖然不知道這貓到底要做什麼,可是這樣被虐,還真有一點後悔剛剛想要幫貓說話的自己幹嘛那麼好心?

反正這貓也不是正常貓,是怪物貓,打也打不死,何必去理會牠被怎麼了?去死算了!

那貓見我沒理牠,不死心的喵喵喵叫著,直到我感覺落勢停止為止。

這時,我聽見有人走了過來的腳步聲「流回,你回來了。」那人邊走邊說,聲音聽來是之前那個變成黑蛇的小女孩。

不過……「流回?你是流回?那個賽爾伽流回?」不會吧!我忍不住驚訝,只是因為仍動彈不得,根本沒辦法低頭看那隻綠毛怪物貓。

不過在我說完話後,我明顯感覺得身上的貓變的很重,刺入肉裡的爪子也離開了我的胸口,一陣子之後,身上的重量消失,「我需要衣服。」一個男人這麼說著,聲音跟流回的聲音差個十萬八千里。

「……。」我馬上閉上眼,不想看會傷眼的東西。所以說,那個『……』是要填上龍就對了,真好,我的疑問馬上就得到了答案……雖然這個知道答案方式很讓人不爽。

「謝謝。」那個男人說著,接著是悉悉疏疏的穿衣聲。

「妳之前明明會通用語的,不是嗎,怎麼突然不會了,害我一直被人玩……真是氣死我了,我一定要報仇!」在那悉悉疏疏的聲音停止了後,那個男人說了。

我張開眼一看,又是一張沒見過的人……如果他真的是流回的話,那他長大的也太快了吧我說!

這個男人擁有著一頭墨綠色的長髮,和一雙墨綠色的眼睛,身高也抽高到目視約一百八十公分左右高、身材魁梧的男性。

還好衣服不是墨綠色的,不然我會起笑,因為我想起了那杯噁心的怪液體。

只不過我記得流回之前髮色跟眼色好像不是這種顏色。

「通用語……?」我明明就沒學過,最好是會說……!

「啊!妳不明白嗎?真是稀奇,我以為妳已經覺醒了。」那個青年說著,「畢竟妳有辦法把我從那個封印中解放出來。」

說真的,我很難聽懂他在說什麼。

畢竟之前就小香解說的,他會出世是因為我給他『能』,所以他提前成熟了出生了。

現在又說到封印什麼的──該說,一個問題都還沒搞懂,另一個問題又降臨,是這樣吧?

「可是她被封印了不是嗎?」那個女生說著,平板的語氣聽不太出來她在想什麼。

「這樣真的能獻給Dark大人嗎?」那個少女蹲了下來,戳了戳我的臉,讓我很想揍她幾拳──如果我能動的話。

「放心,到時會有辦法的,畢竟那位很急了不是嗎?」流回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因為這一眼我莫名的不爽。

「再說、到底就算她不願意,也不可能避免那個結果。」

「可是如果封印能解開,不是更好嗎?」

「是……但連擁有她三分之一力量的妳都辦不到了,何況是我?」流回說著,突然咬牙切齒「而且…等我得到力量恢復後,我一定要回去報復那些該死的女人!」

我默了,所謂那些該死的女人不難想像是剛剛把他打到快爆的小香她們。

而我也無法想像她們到底除了把他變成綠毛貓跟剛剛那幾下可怕的攻擊,還另外對了流回做了些什麼。

再說……你們一定要漠視我躺在地上,然後討論那些事嗎?躺地板身體是不會不舒服,但心理很不舒服吶!尤其是你們看我的角度。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周圍的空氣突變,眼前一花,整個環境都變了。

我被人扶了起來,接著同時我發現我稍微的能動了。

「好好的服侍這一位,她是重要的人物。」流回說著,我轉頭看向旁邊,扶我的人是一個帶著空白面具、只露出眼睛的人,看身材應該是一個比我小一點的女生。

「日繡,走了。」流回開口,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這個很奇怪、有點古風的房間。

嶂嶂

日繡、月繡、星繡……

真是沒創意的取名方式,而我也想到了那個叫日繡的少女就是當初在船上時,那個天佑他們一看到,二話不說就馬上攻擊的少女。

不過也很好奇,日繡星繡都出現了,那月繡又是誰?

她說,星繡和著月繡阻止她靠近,如果星繡跟月繡是保護我的存在,那月繡是否就是佳如……畢竟我在那擁有龍瞳的幾天之中,發現了她並非人類的事……在我的護衛中,最常在我身邊是她,那時要求她留在那個世界,她也不願留下,即便是身體不好到臉色發白也是硬跟著我,所以,唯有她最有可能是月繡。

如果日繡剛剛說的那個真的是英文的話,翻譯過來便是黑暗,她口中的黑暗大人……大概就是我會被護衛的原因。

同時也是我會被抓來這邊的原因,看他們的態度,我總覺得有股莫名的氣憤──不是害怕可能會被做什麼,而是生氣可能會被做什麼。

只是我不明白──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有什麼東西是他們需要的,如果跟我最近常常看見的幻像有關,那十之八九又是跟我的前世有關,但是!我的前世是我的前世啊!我現在早就跟那個我沒關係了不是嗎?就算靈魂是同一個,但終究有著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觀念,不同的生活──就算本性一樣,也絕對是不同的!

我終究是我,是葉未央!才不是那個不知道姓啥名啥的什麼鬼前世的誰誰誰。

我生氣的站了起來,走向門口用力打開門。

「小姐,妳不可以亂走。」剛剛那個扶我的白面具女站到我的面前,還兩手張開擋著,一付怕我離開的樣子。

「讓開!」我看到門上面掛著可疑的燈籠,對襯的掛著,上面還貼了大大的喜字……我回頭看了一下,是很正常的房間,沒有什麼撈子紅棉被紅床簾紅枕頭,總之,沒有喜房的感覺,可是門前那個……?

「讓開!」心中湧起不安,我向前站了一步,打算用氣勢逼退眼前的白面具女,好讓我順利逃離這個奇怪又詭異的情形。

對了,小香有教過我簡單的傳送陣,說是逃命用的,那個要怎麼發動?

「小姐,不行的!妳不可以離開。」我推開那個白面具女,往前走了幾步,那個白面具女一下抱住我的大腿,還像個鸚鵡重複的大叫著「小姐,真的不行,妳不行離開的!」而因為她抱著我的腳,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全身因害怕而發抖,連聲音都跟著顫抖。

這一瞬間我有一點心軟。

不過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我低下身,開口:「好,我不離開。」

不過只在這一秒不離開。

說完,我狠狠的擊向她的後頸。


[ 第十四章 傳說中的…… ] [ 第十六章 初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