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夢の終わり

第一章 轉章之一   轉班

是說……今年的怪事好像滿的多,搞的好像人人都能接受同性戀之外……

嗯,我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我那個假男朋友被人告白之後,居然除了我之外,還有很多人都支持這段感情的人……雖然還是有覺得噁心的人啦,不過或許可能說是因為怕被封俊聖那個討厭鬼報復才不敢太囂張的表態也是有可能。

不過……這樣很好,真的很好。那個人的心有人守護,很好,就算那個人不是我也沒關係!

另外還有,就是我收到了一封學校寄給我的信。

那個信真的特別的,黑色的信封,信封外面還特別註名只有我能拆,搞的我莫名其妙。

搞成這麼不吉利的樣子,要把信封拆開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而內容物也真的特別到讓我傻眼。

一張紅色的註冊單。

只有一張紅色的註冊單。

沒有任何怪事發生。

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紅色的註冊單耶!這是什麼鬼啊?我又不是開學的時候沒繳註冊費,然後現在是沒收到我的註冊費,再不繳就要退我學嗎?

可是只除了要繳的錢……嗯,好吧,要二十萬……居然要二十萬耶,這是什麼天文數字啊?

而且那個比一般的註冊單上還多出來的五萬是幹嘛?繳罰款嗎?

這罰款也太多了吧?而且之前也沒有警告我說再不繳就罰……‥不對!一般就算忘繳學校也只是提醒一下催繳吧?哪有隨隨便便就寄罰單來,就想要直接罰款的啊?

真是夠了,害我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所以我現在,人就在學生會長室,等可以告訴我狀況的人來告訴我該怎麼辦了。

「是,好的,我明白了,……是的……不好意思,我現在有個已經等我很久的訪客,可以麻煩您現在馬上立刻把電話給掛掉嗎?」守雲一臉不太高興的說著。

「不、您怎麼會這麼想呢,只是您說的這些,其實您稍早就已經再三確認過了……是,我明白……但這位訪客真的等了許久………」

嗯,對,在我進來的時候,守雲就已經在跟電話中的人交談了,是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用敬語跟對方說話,不過確實從我進來之後,就足足等了一個小時半……一個小時半耶!

當我很有耐心的等到一個小時半之後,不耐煩的人居然是守雲,而他在這一小時半之中一直用動作跟我道歉外,還用紙條問我要不要先離開。

我是回說不要緊啦,反正我有東西吃也很開心,再說守雲好像不太在乎我聽到他說什麼,雖然我也沒在乎他到底說了些什麼說是了。

所以其實我根本沒在聽……

就在他的額頭上明顯的青筋浮起時,一臉沒睡飽的江薰從茶水間突然出現,拿後二話不說就搶走守雲手中的話筒……我說啊!是可以這樣的嗎?

就見江薰說了幾句「換人了,我是江薰」「知道就好」「是,是特殊班的新生,所以你想怎樣?」「那好,下次見。」這樣很豪邁的話,就咱的一聲把電話給掛了………

這……也太乾脆了吧?

「小香……他……」守雲也一陣錯愕,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的地位又不比他低,跟他那麼客氣幹嘛?」江薰不太高興的說。

「央央,妳等了很久吧?」不等張口欲言的守雲說話,那個睡眼惺忪的江薰就轉頭看向我。

我除了嗯一聲還能說什麼?我根本就被突然從奇怪的地方突然出現的江薰給嚇到了。

妳剛剛那個出來的房間,是茶水間吧?哪來的地方放床睡覺?難道妳睡地上?可是我又不是沒去過茶水間,而且一個小時前,我才從那邊泡茶耶……根本就沒有看到妳睡在那邊啊!

她走了過來,似乎是看到我手中的註冊單,一臉驚訝的看著我,驚訝的說「紅色的註冊單?」

呃……是紅色的註冊單啊?有什麼問題嗎?看到妳那麼驚訝的敝人我,是很好奇妳為什麼那麼驚訝,可是我真的不想去了解妳那個很謎的世界。

「原來是紅色啊……難怪比我想像的時間還晚了一點……」

呃……妳可以不要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好嗎?我根本就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嗚哇哦!二十萬耶!好貴哦!妳被坑了吧?就算是紅色的我記得也沒這麼貴啊!」

……所以連妳都覺得貴嗎?我明白了!除了這個我還能說什麼?

「不過會是紅色應該跟天佑有關吧?」守雲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一疊厚厚的文件,就坐在招待客人的沙發上,將他手上那厚厚的文件交給我。

……天佑?跟他有關?咦……?

我有點不能消化這些訊息,我以為這個人在別人的腦中不存在,就在那個人離開許久的現在,我一直還以為他只是我夢中的一個假象而已,雖然他給的東西還在身上就是了。

原來……別人也知道有陳天佑這個人啊。

「不過正好,我聽妳媽說妳好像很討厭那個黃耀輝的樣子,轉班了也正好。」

「轉班?」啊、還有,妳是什麼時候去我家找過我媽了啊…而且竟然還知道我討厭黃耀輝?

「妳很少討厭一個人耶,是因為他不顧妳的意願吻了妳嗎?」江薰好像沒聽到我的問話,一臉八卦的問我。

「……。」我默默的轉頭,拿起守雲拿給我的文件,就打算打開來看。

連這種我不敢跟別人說的事都知道?這個人這麼謎,我到底該不該繼續相處下去啊?

「嗯……他最近追妳追的挺勤的,除了強吻妳這一點不可原諒之外,他人算是不錯的,功課好體能方面也算不錯,人緣也很好,不過可惜是正常人。」江薰自顧自的評判,最後下了一個很謎的結論。

「哇哦!央央!是黑紋紅楓的勳章耶!好酷哦!」看著我拿出那一疊厚厚的文件,才看到第一頁,江薰驚訝的說。

「……」什麼鬼?我一臉不解的看向江薰。

「啊、央央妳不知道哦?」江薰有點驚訝於我不知道這些事的模樣。

不知道就不知道唄!我只是個平凡人好嗎?不知道是正常的好嗎?

然後就聽她喃喃的不知道在說天佑什麼的之類的,聲音太小,聽不是很清楚。

「如果我說我不想繳這筆錢的話呢?」我跳過江薰起的話題,直接問我想知道的事。

「唔……?」江薰一臉苦腦的看向邱守雲。

「不繳也是沒關係,以前也是有特殊班的人轉班回到普通班上課的例子。」只是不多。守雲思考了一下「……但妳比較不一樣吧?妳要不要先看完那份文件啊?」他一臉無辜的說著。接著又笑的很無害的說「不過話說回來,妳就算不繳這筆學費,也已經是特殊班的學生了耶……」很用力的對我丟了一個炸彈。

「咦!?」這是江薰驚呼的聲音。

「呃!?」我同時也因為愣住的關係,也發出了一個疑惑的單音。

然後過於驚訝的江薰拿走桌上的紅單(嘖!說的好像是被人開了違規的單子似的!)很仔細的看單子上的每一句話,就好像深怕漏看了什麼似的。

看完後又用很驚訝的表情看著我,接著又換成很同情我的表情看著我。

「幹嘛!?」被人用這樣表情看,是很可怕的好嗎?尤其現在我們五在討論的是些會讓我覺得莫名其妙,想要逃避的事的時候。

「……保重。」然後很同情的用著同情的表情跟同情的語氣,同情的拍了我兩下肩膀,說了兩個字。

「啊!?」難道我剛剛有漏聽什麼嗎?怎麼會突然跳到這邊啊?

「……保重。」聽到江薰說這麼說的守雲,一臉恍然大悟的看向我,一邊點頭,一邊說了一模一樣的兩個字,接著也是一臉同情的拍了我另一邊的肩膀兩下。

……什麼鬼!?

      

「特殊班……」老實說,我真的不懂那些亂七八糟的怪力亂神。也無法理解現在明明就是學期中,我卻收到註冊單(而且還是紅色的!)跟必須轉班的消息。

更無法理解當我腦袋混亂無法思考回到班上的時候,班導竟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我,還說出一句好像他才是嚇壞的那個人的話「葉同學,妳不是轉到特殊班了嗎?」雖然這句話是小聲了點,但站在門口的我都聽的一清二楚了,更不用說那些坐在前排,離老師比較近的那幾個同學。

「哎呀!糟了!我又要被扣錢了!」當某幾個比較好奇的同學開口問了什麼是特殊班的時候,班導一臉不妙的低叫。

這時班導腰上的手機皮套忽然叮咚一聲,他馬上就一臉哭喪著臉的碎碎念起來,只是聽不太到他在唸什麼。

不過很奇怪,當班導的手機響起時,班上的人就沒有再問特殊班的事了,只不過變成有幾個很好奇的人看著我,像是我出現在這邊是很奇怪的事。

就見班導輕輕咳了一聲,整了整自己的表情,轉頭對我說「這位同學,妳跑錯教室了!」

嘎!?

      

「這樣就好嗎?那收您二十八元,找您發票哦!謝謝您!」聽著店員制式的應答,我仍有種狀況外的感覺。

若不是在班導說出那話的時候,眼神中仍帶著某種好像哀悼自己的錢飛了的眼神,我還真當我是撞邪遇到鬼了。

只是我不太懂,為什麼班導會說出被扣錢的話?

我手上拿著飲料,一邊走、一邊暈暈的想著。

「未央!」走沒多久,身後傳來偉傑的聲音。

「怎麼了?被轉到別的班級不能適應嗎?」看到我回頭的偉傑,一臉擔心的問。

「嗯……算是吧…?」頓了頓,我一把抱住偉傑,假哭的說「嗚嗚嗚,其實很有什麼啦,我想回班上上課,每個老師都拒收,只說我入了新的班級就不行上原班級的課了!這樣我真的很不能適應啊!」就是這樣啦!

每個原本認識我的人,其實都還是認識我,目前還只有偉傑記得我是轉了班的人,其他的人都不記得了,只知道我原班級是二年Z班,誰知道那是什麼鬼班級啊,聽都沒聽過!

而原本我選課的老師,每一個也都還是認識我的,但也都拒絕我進教室,都以我走錯教室把我趕出來,這到底是怎樣啊?難不成是那個特殊班造成的問題嗎?

會不會我說出特殊班的時候,我也要扣錢,然後偉傑也要被人洗腦袋,忘記什麼是特殊班啊?

所以還是避免這種情況,我只是胡亂的說了幾個跟新同學不合的理由,天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不過偉傑竟然相信了。

啊……這麼說,稍早時候那兩個人對我說的『保重』、讓我摸不著頭緒的話,該不會是指這種事吧?

在沉默中跟偉傑吃完午飯後,偉傑仍一臉擔心的看著我交待了幾句話後,才因為時間的關係離開了。

而我就靠著小公園中的其中一顆樹休息,思考著今天莫名其妙的事。

……不過就一個早上的事而已,我竟有種恍若隔世的疲憊感。

如果天佑他們在就好了。

因為天佑也常常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非常理的事,所以他應該會知道些什麼吧?

雖然天佑也有可能是不知道的,不過好過自己一個人在這邊煩惱。

啊、這麼說起來,明月跟瑟亞一起和天佑消失的事,好像也都沒有人發現哦?

也沒有人問我他們的消息。算了∼反正他們之前就很不合理了,現在多這麼一項不合理的事情,好像也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

「特殊班……」我抬看向連一片雲都沒有的尉藍天空,打了個哈欠。

「天氣真是好呢……」算了!管它什麼亂七八糟的,先睡比較重要啦!反正船到橋頭停下來不要撞到橋就好了!其他的?隨便啦!

我很墮落的這麼想著,眼睛閉上打算睡一覺。

第一章 轉章之二   特殊班

就在好幾個小時的遊蕩後,我最後選擇了圖書館中某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拿了一些歷史書來看。

「央央,妳果然在這。」江薰笑著,然後看到了我放在椅子旁的那一疊書。

「嗯……央央,妳看這些書不會頭痛嗎?」

「妳來這幹嘛?」我搖搖頭,然後反問她問題。

「……嗯,那個……啊,對啦,我找妳是想說,校長有命,要妳在放學前至少去二年Z班的教室找班導報到一下哦!」江薰看到我搖頭,放空了一下,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於是說明來意。

我點點頭,這間學校,人多,因為人多班級自然就會多,這間學校一個年級有一到九、A到F,共十六個班。

而每一個年級卻都只有一個特殊班,班別Z。

特殊班這種東西我在今天才知道,而且還是江薰告訴我的。

「一定要去報到哦!」江薰一臉擔心的看著我,提醒。

「知道了!」我依依不捨的合上書,在江薰的幫忙下,我收拾好現場,跟著江薰一起離開圖書館。

      

「大家好,我是葉未央。」特殊班,顧名思義就是很特別的班(廢話),不過目前看來,新同學們還算正常,至少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黑頭髮黃皮膚……好吧,以上一樣是廢話!

總之,在江薰的堅持下,我跟著江薰來到了二年Z班。

而、原本只有三三兩兩不知道在說什麼、小聲的討論著的同學,就在看到我的時候,好幾個人突然開始熱烈的討論起來,比如:

「是天佑身邊的人耶!」

「是瑟亞跟的人!」

「咦?是那個神秘的普通人?」

「哎呀?是她啊?」?

「耶∼!我賭贏了!我一星期的午餐∼」

「怎麼可能?她不是普通人嗎?」

聽著多數人的驚呼,我已經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才好了,光是提到天佑就夠讓我覺得不安了,因為一說到天佑就讓我想到他們那些在我理解範圍外的事。

直到有一個滿臉好奇的人想到衝上台時,在一邊一直不說話的老師終於阻止了。

然後我才尷尬的繼續自我介紹,在介紹完後,老師站在我身邊看著台下,滿臉為難跟猶豫,最後老師才下了一句令我一頭露水的結論。

「這幾天妳就坐我旁邊吧,比較安全。」

說完,台下的學生們又爆出各式各樣的噓聲跟哀號。

……我對我未來的新班級新同學,真的是充滿著不安……

      

我看著我的腳趾頭。

……更正,是鞋尖。

呃……其實我為了要了解所謂的特殊班到底是什麼東西、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所以我又再度移動到學生會長室。

題外話,學校管理學生的不是老師,而是學生會。這點江薰常常告訴我,這樣的制度跟少女漫畫中的故事很像,所以她老愛穿著根本不是學校制服的水手服。

至於……為什麼要看我的鞋尖?其實只是太無聊了而已。

因為我來的時候,守雲又再跟一個不知明的人在講電話。

而現在已經講了兩個小時半了。

「是,好的,我明白了,這個您昨天有交代。」就見守雲明明就要瀕臨崩潰邊緣、額上青筋都快要爆掉了,卻還是很有禮貌的跟電話那頭的人在對話。

「是的,我明白了。」就在自從我開始數後的第一百三十三次的『我明白了』四個字出現的時候,江薰一臉迷茫的從茶水間走出來,剛好聽到這一句話。

就見她一臉迷茫的看過來「怎麼了?」

「我來問問題。」如果妳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在這的話。

江薰點點頭,感覺好像有一點回神的她,接著問我「等多久了?」

「…兩個小時半。」我愣了愣,說了個大概的時間。

就見她眼神瞬間變的銳利,走了幾步後,一把搶走守雲手中的話筒。

「換人了,我是江薰。」

「對,在等的人是特殊班的新生葉未央,這個您重覆過很多次。」

「我明白了,但若是偉大的您真的這麼擔心,為何不直接交代給本人?」

我看著眼神越來越銳利的江薰,我忍不住的縮了縮。

就在江薰跟對方周旋了約十分鐘後,電話那頭的人終於肯讓人把電話給掛了。

接著江薰則一臉『終於結束話題了』,再看向守雲一眼,不過她沒說什麼,走到我旁邊坐下。

「妳都看完了?」就在她沉默的盯了我好一會,看我好像沒打算要問她什麼時,她才開了口問,接拿起我那一疊厚厚的資料。

自顧自的翻了翻,還喃喃的說『黑紋紅楓的果然就是不一樣……嘖嘖嘖。』之類的話。

「沒有。」我幾乎沒接觸過的東西……,好吧,跟天佑去玩過幾次遊魂也算的話,我是有接觸過啦!

但是那個很謎的奇怪世界,我光是看到分級那一頁,也就是第二頁,就想睡了,哪會去看完它?

「啊?」江薰愣了一下「……有妳的!」然後對我比了個姆指。

「其實特殊班跟普通班差不了多少,都是選課制。只是目前一學年僅有一班。」江薰比完姆指後,沒多說什麼,很跳的直接進入我想知道的話題。

「而我說的那個黑紋紅楓就是能力的辨識法,紋是指楓形勳章的邊邊,有黑灰白三種顏色,紅楓則是中間的顏色,有金紫紅藍綠五種顏色,妳是黑紋紅楓,就代表妳的能力在中上……」說到這,江薰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只可惜妳的能力雖然算中上,不過卻沒被好好運用呢。」

我打起精神聽著,不過卻聽不太懂,而且還有點昏。

不過像這種東西,我也大概知道一點,因為之前江薰就會跟我說一些漫畫小說的內容,有時也是鴨子聽雷聽不懂,還會想睡,不過現在她說的這些,就好像在說那些故事一樣,只不過現在主角變成了我。

是說,那個什麼勳章的,算一算分級還真是多階啊,金紫紅藍綠五個中,又分黑灰白三紋,算一算有十五階呢!

當然除了這個,江薰還提到說什麼任務的,那個不就是天佑常常說的出任務什麼的嗎?

我還一直以為那個是天佑在外面接的打工之類的工作呢,原來是學校提供的任務啊?

「……央央?」江薰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看了我一眼。

「……嗯?」我回過神,看向江薰。

「我以為妳睡著了。」

「……沒有。」我只是一邊聽一邊想。

「任務也是有分等級的,一到十級,數字越小越困難。然後這個最後一頁,是解說妳就算不付二十萬也沒關係,只要用三個六級任務就可以抵消。」江薰翻到最後一頁,指了指寫了半頁的文字,說了一句短短的解釋。

「然後……剩下的就要妳自己慢慢去學了唷。」然後露出很同情的表情「加油啊!」還拍拍了我的肩膀。

「那中間那些……?」我明明就看到妳只翻了前面幾頁,就直接跳到最後一頁了,那中間那些又是什麼?

「中間?哦,妳是說我跳過沒跟妳解釋的那些?」江薰點點頭「我是很想跟妳解釋啦,不過我才說前面解說的前面幾種,妳就一臉要睡著的樣子,所以就跳過囉∼反正這厚厚的一疊中,妳目前一定要知道的事我都說了,剩下的妳以後就都會遇到的!」

然後接著一臉遺憾「不過這樣一來,以後要妳幫忙,就得付錢了,真是好可惜。」江薰說著,一臉『以後沒有免費的幫手了』的表情。

而我只是揉揉我的額頭,再度對我的未來感到不安。

第一章 轉章之三   課表

「葉同學妳選課了沒。」我進了教室,選擇了坐在窗邊的位置,而不是坐老師的旁邊,而有幾個女生,就走過來,把我給圍住了。

「還沒。」我笑了笑,看著她們圍著我坐,一臉好奇。

「是哦,那選課表妳看過了嗎?」其中一個男生頭驚訝的說。

「對了,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另一個綁側馬尾的女生突然插話「我叫白佳如。」

「嗯,我叫艾菲,艾草的艾,草部菲,叫我小菲或菲兒都行。」男生頭的女生笑笑的說。

「我叫九方靜,九方是複姓,單名一個靜。」一個半長捲髮的女生也是笑笑的說,只是聲音有些清冷,讓我想起天佑。

「哦、妳們好,我叫葉未央,叫我未央就好了。」我也笑笑的回答。

「好啊,未央。」白佳如開心的說,然後坐下來。

「咦?妳連選課表都還沒看?」就在提到上課的部分,我表明了我不明白要選什麼時,艾菲驚訝的看著我。

「呃……其實有看啦……」可惜看不懂啊。

「那妳剛剛又說沒看?」像是不太懂我反反覆覆在幹嘛的艾菲偏頭不解的看著我。

「因為我看不懂啊……」一定要我承認就是了啦!

「哦……」聞言,三個人很有志一同的哦了一聲,表示了解了。

「這樣不就代表妳以前完全沒接觸了嗎?那妳直接上二年級的課,不就跟不上了……」白佳如擔心的說著。

我實在不了解她為什麼可以下這種結論,不過如果要論了解程度,我確實算是個門外漢。

據說是個能力很強的門外漢。

有夠矛盾的。

會強的話哪裡是門外漢了?是門外漢又哪裡會強了?

「對了,昨天老師不是說……」我後知後覺的提出問題,但才說到一半,白佳如就笑的很奇怪,還對著我比了個姆指,並說「放心啦,老師那邊我早就擺平了!」

我默了。

停頓了三秒後,我決定不去問那是什麼意思。

「那這個……我要怎麼選課會比較好?」跳過吧跳過吧!就當沒聽到好了唄!

「選課哦,其實妳只要挑妳喜歡的上就行了,有很多種哦,比如說一般人比較能接受的占卜學啦、天文學啦、或是面相學這些東西,不過這都只是選修課,學了也只是加分而已,沒修必修課的話,還是不能畢業。」

「啊、還有五行或是極那些東西。」白佳如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補充了一下。

我實在是無力了,原來就只是學這些一點都不怪力亂神、但很花精力的東西嗎?

「嗯……當然如果妳喜歡的話,還可以選咀咒學啦、祝禱學啦、或是符咒學、陣法學也很有趣。啊、不過以後妳想進公會工作的話,最好要記得選通用語哦?」

才想著學的都是普通的東西的時候,白佳如又說了奇怪的話。

「啊?」我愣的發出不解的單音。

「通用語……就是通用語啊……如果妳畢業後要進公會工作,會接觸到很多種族哦……像我,很久以前就有選修通用語了,雖然聽說公會不好考,選人方面很嚴格,不過就像這個世界的公務員一樣,薪資方面很有保障的,而且如果考上了家裡的人也會面上有光,多好啊!」

不等我說話提問,白佳如又緊接著說「而且還可以看見很多現在看不到的種族,比如說天使族、妖精族、精靈族、獸人族、翼族、水族,啊!幻獸最棒了,幸運的話或許可以看見獨角獸跟人魚……跟妳說哦,我、好痛!艾菲妳幹嘛打人啦!」

就在佳如越說越起勁,我開始頭昏的時候,佳如突然唉叫。

「不要連名帶姓叫我。」艾菲冷冷的說著「妳沒看見未央的眼神都已經像年輪蛋糕了嗎?」然後做了一個很怪的形容。

「而且未央也才接觸多久?搞不好門外漢都比她強,妳說這麼多,她聽的懂才有問題。」艾菲一臉不高興的說著。

「咦?可是小香她很快就完全了解了啊。」艾菲才說完,佳如就又很謎的提到了某個我其實算熟的人。

「那個人是異類。」艾菲中肯的說著,然後指著我說「可是這個人很明顯不懂。」

雖然被人這樣指著鼻子感覺很不被尊重,不過我在佳如轉過頭來看我的時候,我很用力的點了點頭。

我的確不懂,什麼種族、魔法的,這個薰曾經有跟我說她看的什麼漫畫小說中很多,可是那是因為她是動漫迷吧?

「不過如果妳真的什麼都不懂的話,可以稍微看一下哈●波特哦,要不然一些奇幻的故事也行,因為都大同小異……妳就當做妳搖身一變,變成其中一個故事的主角就行了,久了就會習慣了。」艾菲一臉理所當然的說著。

「嗯,也是啦,不過未央應該不是看那種東西的人吧?如果會看,就不會滿臉問號的聽不懂的樣子了。」艾菲偏頭看我,下了一個結論。

原來我現在滿臉問號嗎?我抹了抹臉。

「不過妳放心啦,會被調來特殊班,就代表這些東西妳一定學的會的!」聽了艾菲的話,一臉恍然大悟的佳如頓了頓,才點點頭說著「只不過妳高中才開始學,算是晚了別人好幾步哦!」佳如一臉可惜的說。

「嗯?」我一愣。

「哎呀!就像妳學注音的時候,是幼稚園時一樣嘛,越早學認得的字就越多啊∼哈●波特不也是嗎?上霍X華茲學院的時候差不多是十二歲,也是學的東西越多才會越強啊!」像是知道我聽不懂的佳如解釋著。

「所以啊,當家族說我有機會學這方面東西的時候我超開心的,我從小五就開始學通用語了,就是為了某一天可以見見傳說中稀有的聖幻獸,啊、還有,我為了接觸聖幻獸我還學了禮儀,而且到現在也還沒……艾菲妳幹嘛又打人啦!」我看著連招呼都沒打……不對,想打人幹嘛打招呼?反正,就是艾菲聽到佳如說到聖幻獸時,以非常乾脆迅速的動作、一點都沒有猶豫往白佳如的後腦一巴掌呼下去,接著佳如的話說又說到一半。

應該很痛吧,我想。

不過老實說,我還滿想知道她到底為了那個啥聖獸的做了什麼事,畢竟她一直很想提到這點似的。

「妳那種事不用說出來,還有,不要連名帶姓的叫我。」非常介意自己的名字的艾菲笑笑的說,不過這個笑挺讓人有種性命受到威脅的感覺。

不過某人卻很不怕死的也笑了笑「呵呵,艾菲就艾菲嘛,我偏偏就是要叫,艾菲艾菲艾菲艾菲艾菲……哼!」當佳如一臉挑釁的連說了好幾次之後,突然一個後空翻,踩到了別人的課桌上,站定後,又笑笑的說「想殺朕,就來吧!」然後舔了一下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匕首。

在乒的一聲的同時,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被人一把抱住往另一邊跳開,就在我定眼之後,我原本位置的那張桌子裂成兩半。

「還好嗎?」清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我直覺的轉頭過去看,那是一臉擔憂的九方靜。

「還、還可以吧?」我不太確定的說。

「沒事就好。」九方靜點點頭,然後拉著我走到離她們比較遠的地方,挑了個位置坐下。

「課表,如果妳不懂可以慢慢選,反正是新生。」她一邊說一邊把剛剛還在佳如手上的紙交給我。

那邊『不準那樣叫我』、『找死』、『有種站著不要跑』跟『艾菲,這麼想到朕的懷裡嗎』、『艾菲,朕還不想死』的叫喊,讓我有點眼神死。

但是更讓我眼神死的其實是已經圍起她們、看好戲的同學們,還有幾個在一邊搖旗吶喊。

九方靜回頭看了一眼她們,又轉回來看我「別管他們了吧。我們三個人選的必修課是祝禱學跟符咒學,佳如有另外修陣法學,如果妳有興趣,可以先跟著我們旁聽再選課也沒關係。」

「像我的話也有另外修咀咒學,至於通用語剛好我們三個都有修,如果妳想修的話我們三個人都可以幫妳補習。」框噹一聲,九方靜微微偏頭,右手揮開飛過來的椅子,然後椅子被打飛至窗外。

「還好是一樓。」看了一眼飛出去的椅子,她淡然的說著。

見狀,我深深覺得她大概跟前一陣子紅透半邊天的紅茶哥有關係,比如說失散多年的兄妹之類的。

「像剛剛佳如說的種族的部分,也有種族學,不過那個是國中的課了,妳想學的話我可以幫妳說一聲,那個要學可有很多東西要學呢,不過佳如她是這方面的狂熱者,妳問她的話會得到不少的資訊……」她頓了頓,看了眼變成群架的教室中間,才又回頭說「雖然我懂的沒佳如多,但還是問我會比較好。」沒有理會我的愕然,九方靜繼續說。

「那個……」見她又想開口繼續說,我忍不住的打斷她的介紹。

「什麼?」九方靜停止說明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說……不用管他們嗎?」真的不用嗎?都已經變成群架了耶!課桌椅已經飛來飛去了耶!

雖然很奇怪的都沒有飛過來打到我們,可是真的不用管嗎?

「放心,會有人來處理。」聞言,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像是我的態度有些大驚小怪似的,還拍了拍我的頭,用一臉安慰我的表情說著。

就像是回應她的說法似的,班導出現了,而且就在出現的同時,事主不知道為什麼,就『撞』到空氣,然後各自捂著自己的鼻子,其他人也因為班導的出現,都停了下來。

看著現場明明亂成一團,臉上卻笑笑的班導,我想……我昨天的不安感,似乎不是我自己的錯覺……大概。

第一章 轉章之四   選課

「咦?這樣嗎?」佳如很驚訝的叫了聲。

看著一臉早就忘記三小時前自己做了什麼事,臉上手上都是傷的佳如,我默了。

「嗯,因為未央說她不知道學什麼比較適合,所以說想要採用我的建議。」看我眼神死的九方靜,幫我回答了佳如。

「是哦……」佳如看了我一眼,她像是很氣餒的低下頭,默默的咬了一口雞排。

「哼!活該!」一臉不爽的艾菲哼了聲。

「艾ㄈ……很痛耶,幹嘛連靜都打我?」佳如一臉不可思議的瞪向九方靜,手捂著肩膀不滿的說著。

「這裡是學校的餐廳。」九方靜淡淡的說著。

而聽懂暗示的佳如,只是不滿的嘖了聲,然後用我聽不懂的語言唸了長長一串。

「這是精靈語,妳想學也行哦!」看見我一臉好奇的佳如,馬上就說了。

「呃……?」是說妳不是人類而是精靈嗎?但我好歹也是看過『魔●』三部曲,影片中的精靈哪裡是這樣子的啊?

「她是人類,只是精靈語本身就含有力量,所以她有學。」像是看穿我的疑問似的,九方靜幫忙回答了。然後艾菲又看了一眼佳如,才冷哼了一聲。

「不過就像佳如說的,妳現在才接觸真的太晚了,這邊有好多東西妳都不知道的樣子。」沒有理會艾菲,九方靜說著,接著微微皺起眉,一臉苦惱。

「沒關係、沒關係,不懂的話我們都可以教她啊!」佳如一臉無所謂的扇了扇手。

接著艾菲除了冷哼一聲外,還惡狠狠瞪了佳如一眼,但後者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呃、那就先說謝謝了。」

是說……我看艾菲她這麼不爽,我真的很怕等一下又要起衝突了。

「對了,妳們……」我不敢說太明白,看了眼佳如的臉和手,但就是不敢看向艾菲。

「啊∼這個也沒關係啦,治癒術用一用就沒事了。」佳如笑笑的說著。

「對吧?菲兒?」像是終於記起人家不喜歡被連名帶姓的叫的佳如,看了眼艾菲。

「……哼。」艾菲依舊瞪了一眼佳如,但表情也不那麼冷硬了。

「曖∼小菲菲∼」見不理她的艾菲只是冷哼一聲,佳如馬上用撒嬌的語氣叫道。

「留點形象。」九方靜突然咳了一聲,說著。

「啊、哦,知道了。」聽到九方靜這麼說,佳如也咳了一聲。

看到這種情況,我也只好假裝沒看見。

「嗯,所以下午的課……央央妳真幸運,陣法學剛好上到實際操作。」頓了一下,佳如話題很跳的提到下午的課「會很好玩哦!」然後笑的很閃,對我比了個姆指。

聽到的這一瞬間,原本覺得走一步算一步我,又一陣不安了。

「沒關係,陣法學是班導的課,只要跟班導說一聲,我們也能跟著。」九方靜淡淡的說著「妳是新生,他會通融的。」

「……謝謝。」謝謝妳看得出來我很不安。

九方靜看著我,默默的笑了。

      

「^#$(跟*(@#&要對稱,不然這兩種力量會失效或暴走,如果)@&$跟(*^#%!一起使用,效果則會減低。」老師在黑板上畫了好幾個大小不一、交錯的圓形,和一堆交叉、我看不懂的文字,指指點點的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詞彙。

「央央聽不懂沒關係,以後慢慢學。」靜看到我眼神已經呈現『@@』時,轉頭低聲的對我說,然後補上一句「我們都能教妳。」

「那麼,現在就開始實作課。」在巴拉巴拉的解說下,台上的老師終於敲了敲黑板,說了這句話。

「哦耶!」在聽到老師的宣告之後,佳如雙手握拳,小聲的歡呼著。

「別嚇到人了。」像是注意到我的臉色的靜,轉頭阻止太過興奮的佳如。

不過佳如好像沒聽見似的,照著黑板上的圖,畫了又畫,還加了不少黑板上沒有的東西。

「她用的是加強攻擊的陣法,火元素有加強火之力,而水元素則是加強水之力,老師剛剛說的就是火元素跟風元素這兩個,而火跟水元素一起用,效果會減低。」好心的艾菲一邊用用中文寫了幾個詞,一邊解說著「其實因為有妳來旁聽的關係,老師這堂課教的都是很基本的東西,看來就算是天佑帶妳,也沒讓妳了解太多東西嘛。」艾菲一臉怎麼我竟然會不懂這種東西的表情。

「水風火……那跟五行不就很像?」我偏頭,暫時跳過天佑的話題。

畢竟他老人家好歹也是有教我一點東西,比如逃命之類的。

「不一樣,差很多……」艾菲手一揮,丟出一張方形的紙,我、靜和她的周圍出現了一層薄膜後又消失,才又開口「五行是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雖然這部分差不多沒錯,可是元素可不止五種,除了這五種外,還細分數百種,常見的就是雷、冰、光、暗、風……我先解說到這邊好了,妳可別昏倒。」

「不過要說這些,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要妳有接收這些事情的意願才行,不然學了也會是因為聽不懂而馬上忘了。」看著我的眼神又呈現『@@』的艾菲,悻悻然的說著。

「那這樣是不是只好先學占卜學那類的選修課了嗎?」靜突然轉頭過來說,把我跟艾菲拉離原本坐的位置站定後,手結了好幾個印,然後很明顯的呼了一口氣。

就在靜呼了一口氣的同時,艾菲的臉色刷白,才從口袋中拿出剛剛的方形紙,剛剛我們坐著的位置突然發出很大聲的碰撞聲。

「怎、怎麼了?」因為我剛好是背對著剛剛的位置的,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正想要回頭看,靜卻很緊張的雙手巴上我的臉。

「靜……很痛……」我哀號。

「嗯……抱歉,不過妳千萬別回頭呀。」靜微微一笑。

看見她的笑,我雖然挺好奇,不過基於之前幾次的經驗,我決定我還是乖乖聽話比較好,於是點了點頭。

就在點頭之後,身後又乒乒乓乓的好幾聲,只見艾菲一臉黑的又丟了幾張方形的紙出去。

「那個是菲兒的符,一般是長方形的,不過菲兒喜歡方形的,所以就用了,嗯……也有圓形跟三角形等等,不過因為紙張本身力量比長方形的還高,所以比較稀有也比較貴……對了,我們挑一個假日去逛逛地下街吧?也順便讓妳知道我們的東西都在哪買。」像是注意到我的視線的靜,微笑的說著。

「唔嗯……哦。」我微微皺眉……是沒有很大的興趣啦,畢竟這亂七八糟的東西,我都還沒搞懂。

「不過為了避免下次有什麼意外,妳還是選我跟菲兒有上的課好了,我上的課是祝禱學、符咒學、占卜學、天文學、古文、妖獸史、靈獸史、禮儀、通用語,菲兒上的則是咀咒學、符咒學、古文、幻獸史、靈獸史、禮儀、夢境學、通用語,還有很多其他的課可選,但妳還是以這些為主吧!」靜又微微笑著,但是我卻覺得她的表情像是在說我最好不要拒絕她的建議,所以雖然因為她說的很快,我大多沒聽懂,但我也只好愣愣的點了兩下頭,表示同意。

「那我們先離開吧,菲兒。」靜回復那張淡漠的臉,轉頭看向剛剛一直沒說話的艾菲,後者點點頭,然後丟出一張方形的紙。

「那麼,妳去學生會長室吧,填好妳選好的課一星期之後,就可以開始正式上課了。」靜在轉移到一個小空地後,淡然的說著,順手塞了一張紙給我。

「呃、哦,嗯……。」我看著已經不是剛剛的教室的地點,這種非現實的故事中好像說這個叫做什麼瞬間移動什麼的,其實還滿方便的。

蹺課很方便。

「那先這樣了,我們先走囉!」艾菲笑的很奇怪的對著我揮揮手,然後又丟出一張方形紙,連帶著靜也一起消失了。

「……。」我愣愣的看著她們消失的地方,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看了看周圍,才發現這裡是之前我常跟偉傑一起吃飯的小公園……這邊確實非常少人會在這邊,用那種怪方式移動確實比較沒有人會發現……


[ 第一章 承章之一   我們、學校 ] [ 第一章 合章之一   地下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