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夢の終わり

第一章 承章之一   我們、學校

這是一間貴族學校。

只要有錢就能進來的貴族學校。

擁有的地坪有六公頃。不過聽說不止。

學費真的是貴死人的貴,一學期要十五萬,是說,別人的學校也才六至八萬……不過獎學金也很高,學年第一名可以拿到一百萬;第二名可以拿八十萬;第三名則可以拿六十萬,第四名到第二十名則有二十萬。

而且不扣稅。

所以即使是貴,還是很多人願意進來唸書。

畢竟這間學校最有名的三件事,就是地大、學費貴跟課程種類多,不過就是因為種類太多,所以學校只有分年級,並不像一般高中有所謂的資訊科、觀光科那類的科系分別。

當然地大,人就會多,人一多,就會有很多一般學校沒有的東西,比如說專門蓋來做成餐廳的大樓……啊、還有,校內有接駁車,不想坐接駁車的人可以申請學校提供的摩托車。

夠特別了吧?

說到特別,學校還有學校專用的垃圾車。

請不要懷疑,就是你平常下了班後,會在路上遇到的那個唱著少女的祈禱,還會有一堆人在後面丟垃圾的那種垃圾車。

當然,這個學校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校長室的後方有一顆大樹,非常大的樹,而那顆樹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就是它的樹齡有一千五百六十三年……這還是天佑跟我說的。只是為什麼他會知道……這真是一個我完全不想知道的謎。

會不想知道是因為那個時候天佑的表情很怪,像是非常期待我問的樣子。

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不敢嘴賤亂問,畢竟有一句話是說『好奇心害死貓』……雖然我不是貓,可是我也不想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

「央央。」下課鐘聲才響起,坐在門口邊的明月很快的站起來,跑到根本算是坐在離她最遠我的這邊,完全無視老師還沒說下課兩個字。

「蛤……?」我有點茫然從窗外的景色回過神來,回頭看向已經站定在我旁邊的明月。

「陪我去買午餐。」明月微微一笑,接著我聽見旁邊有許多的騷動,類似天使她笑了、哦我的天使好可愛之類的喃喃自語。

不過這喃喃自語也太大聲了一點,但卻連老師都假裝沒看見、沒聽見……老師啊,你是老師吧?你還沒喊下課哦,跟著學生們、臉上突出兩個紅色的愛心是怎麼了?

你的教學精神呢?今天罷工了嗎?

這時打著哈欠的瑟亞默默的跟在明月的後面,老師見狀很快速的喊了聲下課後,我才抬頭看,只見到老師的背影快速的消失在前門。

「中午妳要吃什麼?」明月微笑的說,完全忽略周圍的吵雜聲。

「嗯……漢堡?」我思考了一下,點了一個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大多數人都偏愛的高熱量食物。

「妳要吃那個東西呀?」明月微微皺了眉頭,一臉的不讚同。

「我忘了帶便當啊。」話說,也很少人帶那種東西了,畢竟學校有現煮的,而且只要拿學生證一刷,還可以半價吃到餐廳內的任何一樣東西。

「就算忘了帶,還是要吃的均衡啊?」明月微偏頭,似乎不太理解我的邏輯。

不過妳真的不用思考了,我只是很想吃那個東西罷了,而且妳是哪來的哪個大嬸啊?

均衡什麼的,要不要乾脆去考個營養師什麼的好了?

我翻了個白眼給她「偶爾吃個那種東西有關係嗎?」我站了起來,往門外走。

「啊、偉傑?」才走出門口,就看見我的男朋友走在前面不遠處……嗯、不過他不是真的男朋友啦,牽手親親抱抱什麼的都沒做過。

畢竟他是同性戀啊!

而且就我的感覺,他應該只是朋友……吧?哈、哈!

「嗨,央央。」聽到我的叫喚後,偉傑回過頭來,開心的跟我打了個招呼。

這個人叫彭偉傑,是個同性戀,個性溫和少脾氣,會做所有家事,凡舉煮飯洗衣打掃縫衣服做串珠手工包這類的小玩意都難不倒他。

隨時都可以嫁了……啊、不是啦!我說錯話,抱歉!

不是嫁,是娶。

雖然這樣的男生也挺怪的,不過比起另外三個人可正常多了。

畢竟他是個聽說的能從書包中拿出望遠鏡借人用、就會瞪大眼睛奇怪的看著我的『正常人』。

不過其實我也是無辜的啊,書包中會有那種東西,不過也只是明月跟我說是天佑要求我帶上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誰知道才放沒一天就用到了。

「妳也要去吃中餐了嗎?要不要一起去『小花園』吃?那邊還是沒被人發現哦!而且那邊最近開了不少花,很漂亮。」彭偉傑笑笑的向我走來,開心的說著。

也是,那個花很漂亮,聽天佑說有安神的做用,而且真的也很漂亮,偉傑非常喜歡拿那種花來做壓花。

「那就去那邊吃?」我回頭看向明月和瑟亞,問問他們的意見……不過事實上,除非他們判斷有危險,否則通常都嘛是隨我的便。至於判定的方式……只是我很不能理解而已。

而果然,兩人都一臉沒意見的樣子,瑟亞還做了聳肩的動作。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偉傑,後者了然一笑,轉身就走,而我們也跟著他的腳步走,幾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央央妳要吃漢堡對嗎?」就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們也很快的就到達了餐廳,就在入了餐廳門口後,偉傑回頭問我。

「嗯,對啊,今天星期五,想吃漢堡。」我點點頭,那是我對某人的堅持跟要求之下,才讓自己好不容易可以在一個星期中的一天之中吃這種垃圾食物,所以當我知道那個人今天並不會在中午時出現在自己身邊時,我的確會選擇吃漢堡、薯條喝可樂……這類的高熱量垃圾食品。

雖然那個某人其實並不是自己的媽媽。

看到我說這種話,瑟亞一臉明顯的不讚同,可是似乎是看明月沒啥太大的反應,所以也不敢多說什麼。

「那明月跟亞瑟要吃什麼?」偉傑接著問站在我身邊的兩個人,「也是要吃一樣的東西嗎?」

「不了,我們吃別的,等我買好之後會去跟你們集合。」瑟亞這麼說道,然後跟明月討論了一下,便離開了。

「還好小花園離餐廳並不太遠,我想吃的東西也不在一樓,妳們買好就先去小花園那邊吧!」偉傑嘻嘻一笑,便咚咚咚的跳走了,心情似乎非常的好。

「天佑說我一星期可以吃一次這類的食物的!」偉傑一走,明月只是看一眼過來,我便馬上開口解釋。

天知道我幹嘛那麼沒膽。

「我知道,只是那是因為他不願意看妳一臉委屈,才勉強答應的,我們可沒這麼好心。」明月不太高興的說著,不過她卻沒再多說什麼。

「呵、呵。」我尷尬一笑「我先去買漢堡了。」說完,我很快的就跑離了明月的身邊。

就在我點好、拿到了我點的餐點,準備要離開的時候,一隻手伸過來幫我拿了我點的外帶餐點的袋子。

「你來啦?」我看向幫我拿袋子的天佑,雖然他一臉不太讚同,可是可能因為礙於之前答應的事情,所以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我只是過來看妳一下。」他看了我一眼「看看妳有沒有什麼問題。」然後一臉不讚同的提了提手上的袋子「只是沒想到妳還真的要吃這東西。」

不過見我尷尬一笑,也就沒多說什麼。

「我這幾天會比較忙,比較沒辦法注意到妳的情況,妳可不要又惹了奇怪的東西。」走了一後路之後,就快要到小花園時,天佑停了下來,將手上的袋子還給我,然後開口說。

「如果沒什麼特別的事情,請不要任意的離開明月和瑟亞的身邊,至少要讓他們其中一個人待在妳的身邊,知道嗎?」

「嗯。」我點點頭,他的聲音清冷而緩慢,大概是有些累了吧?

「你不行帶一個人去幫忙嗎?」我想他的忙,大概又是因為某些不願告知我,而又必須去處理的麻煩事……比如像之前有幾次他認為沒那麼危險的情形下,帶著她去處理的『事件』。

「沒關係,妳的能力不足,又跟過我工作幾次,沒人保護會比較危險。」

「哦,那如果能休息的話,要記得多休息一點哦。」我有點擔心的說,他看起來就像等等會邊走邊睡的樣子。

「……好。」聽到我這麼說,他微微的笑了,應了聲好,然後說了再見就離開了。

第一章 承章之二   他們、學校

「葉未央。」遠處傳來一聲叫喊,那個叫我的聲音,老實說我沒聽過,不過大概知道又是來『討吉利』的人了。

我停下腳步,回頭看向來人,嗯,我知道這個人,她是這個學校新的校花,聽說打敗了連蟬了兩屆的校花學姊的一年級新生,而那個被打敗的校花挺開心的笑笑的說,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然後還親手幫新任校花戴上專用的花冠。

是說,我也不是沒看過我阿爸的小說,校花什麼美女之流的,好像沒見過這麼大方的。

不過說話回來,一個校花居然想找自己『討吉利』,真是讓我開了眼界。

沒多久,那個女孩就跑到了我的面前。

「那個、我可以叫妳未央嗎?」美少女紅著臉,很乾脆的跟我攀談。

「嗯……是可以啦……」只是我挺好奇妳為什麼會找我的,我回頭看了跟在我身旁的明月。

「嗯,妳要快點進教室。」明月了然的點點頭。

「曖、那個是妳好朋友吧?我聽說她很喜歡手工繡的荷包,還有亞瑟先生的是這片光碟的,這個是比較新的片子。」美少女紅著臉,從她手上的袋子中,拿出了三樣東西,其中有兩個是樣式不太相同的荷包,和一片光碟,光碟上面寫著『霹靂●元史之動●風雲1~12』幾個大字。

我抬頭看向她,她一臉弄到這些東西可真不容易的表情,是啦,現在這年頭,搞不好別人還知道荷包是什麼,但恐怕早就忘了它原本的樣子了,何況她還親手繨製……

至於片子……老實說我真的搞不搞這個是什麼東西,沒聽說這一陣子的電影中有這種片子。

我其實有一點傻眼的抬頭看向那個校花,我記得校花好像叫丁如羽「小羽,我就這麼稱呼妳吧……。」我順她的勢跟她裝熟「我記得妳是今年入校,在三個月前得了校花寶座的新生吧?」我一臉不解的看向她。

「是、是啊!」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臉突然更加的紅了。

我了然的點點頭,可是被選為校花的人,不可能交不到男朋友的吧?

「我、我聽說成了校花可以一年內接受在校內各方的援助和幫忙、可是、可是……」說到這,紅著臉的丁如羽,哽咽了一聲。

「哦…這我知道啊,關於校花可以受到禮遇,這方面的事已經是公開的祕密了。」我點點頭,暗示她趕快說下去。

「可是我考這間學校,是為了……」丁如羽忍不住,嗚哇了一聲就撲到我的身上大哭。

「曖、曖!」真是尷尬!

「我考這間學校,是為了我喜歡的人也在這間學校……」哭了好一會兒後,丁如羽終於開口支支吾吾的說。

「嗯?」我再點點頭,再度催促她開口。

「可是我聽說……校花有一個不、不成文的規定……是說,校花在享受各方的禮……遇的同時,是、是不能交、交男朋友的……嗚哇啊!!!」丁如羽邊哭邊說,說完便大哭了起來。

呃……那現在是……?

「我後來又聽、聽說……妳有奇怪的能力,可以幫忙告白成功……」丁如羽仍然一邊哭一邊說。

我才沒有奇怪的能力!

我忍不住在心中大吼。

「所以妳是希望……?」我抹了一下臉,讓自己冷靜下來,才開口問。

「我、我不想當校花!」丁如羽大聲叫道。

「那個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我喃喃自語的說著。

「可是、可是……拜託妳一定要幫幫我!我喜歡那個人很久了,有三年了,我好不容易可以更接近那個人……嗚哇∼∼」

「曖、不想當校花……」啊、所以前一任校花也是因為這一個原因,所以才會很高興的把校花寶座讓人嗎?

真是的!

「拜託妳,我還聽說妳喜歡吃高熱量的食物,這個是R.●的蛋糕兌換卷,還有白●屋的。啊、還有香●的紅豆捲跟芋頭捲!」她不知道從哪突然變出兩盒東西「香●的很有名,雖然幾●甜的也不錯,不過我覺得沒那麼香所以沒有買。」丁如羽慌張的快速說話,還好我還跟著上她說話的速度。

「……」我看著那兩盒蛋糕跟那好幾張的兌換卷,心動了。但、校花又不能重選,這讓我很為難啊!

雖然現任的學生會長多多少少會因為我幫過他不少忙,再加上副會長也受過我的『幫忙』不少次,也一樣超愛吃甜食,但是眼前的女生真的也算是好看的,被選成校花不算名不符實……

搞不好就算重選也仍舊是她當選啊!

「我盡力……」我困難的說著。

第一章 承章之三   這些人、學校

「妳說的這個要求不是辦不到……」一個剪男生頭的女性穿著水手服,豪邁的翹著二郎腿,完全無視自己的動作早已經露出那紅色滾黑邊的性感蕾絲內褲。

「小香,妳就不行坐的淑女一點嗎?」坐在會長辦理桌那邊的男性無言的以手支著額頭,無力的說著。

江薰不滿的哼了一聲,但還是乖乖把她的腳放下來。

「嗯……這個是事主的賄賂品。」我將如羽塞給我的東西全數放在招待客人的長桌上。

「哦哦哦∼∼是香●的蛋糕!」江薰一看到蛋糕,忍不住的驚呼。

拜託,就妳的身份而言,這東西沒那麼難到手吧?

「哇哇哇∼還有R.●的蛋糕兌換卷耶∼∼∼」江薰再度開心的叫道,不過卻完全忽略白●屋的蛋糕兌換卷。

然後用那個像是變成愛心的水注注眼睛看著我「央央,人家想喝紅茶。」

我見狀也只好無奈的站起來,拿了要用的東西走入會長室的加邊那塊被劃分為茶水間的地方。

「對了,妳那兩個跟班怎麼沒跟來?」會長──邱守雲好奇的問。

「有啊,到了門口後,就說小香也在這,就離開了。」我一邊泡,一邊回答。

「是哦……不然我其實還滿好奇想看看那個男的呢,聽說他有不少特別的事跡。」在邱守雲嗯了一聲後,江薰語氣充滿好奇的開口了。

老實說,我不是很希望你們碰面。

因為我很怕哪天變成妳被拉去男廁關十分鐘。

「泡好了。」我拿出分裝好的三杯紅茶跟一大壺紅茶,就放在長桌上,才放好,坐在辦公桌的守雲也自動的坐了過來。

「你也要吃蛋糕嗎?」江薰看著坐在我面前的守雲問著,見對點點頭應了聲,又切了一塊蛋糕給他。

在分完蛋糕後,江薰便開口「對了,那個新生是因為有喜歡的人才到這學校吧?那她有說那個男個是誰嗎?」說完,吃了一口蛋糕,又喝了一口紅茶,然後很激動的全身縮在一起,幾秒後才放鬆身體,很滿足似的哈了一聲,然後說出了「果然還是妳泡的坎地比較好喝。」這樣的喃喃自語。

「……有啊,是三年七班的羅彥文。」這個也稍微問過了,雖然我當初是為了看能不能先知道那個男生的想法,不過想了想,卻先過來這邊了。

「羅彥文……是他啊……」江薰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嗯?怎麼了?」

「沒有啦,就……」江薰哈哈的乾笑兩聲「反、反正只要免除那個女生的校花身份就行了吧?那個算是簡單的啦,不過妳最好不要祝福那個女生啊,不然會很麻煩的哦!」江薰尷尬的說著,但卻不想說明其他的事情,所以我也沒敢多問,怕會聽到不該聽的事。

「對了,妳在這個上面吹一口氣吧!」江薰身上突然多出一個民族風的手環,那個手環的中間是一顆紅色的貓眼石。

「在石頭上吹。」她補充。

「……哦。」我雖然很好奇為什麼要這麼做,不過也不想真的太好奇的問一堆問題後,她卻說一堆我其實不想知道的答案。

「嗯……這樣應該是可以……,那妳說的那件事,我會想辦法處理的,至於妳,真的不要祝福那個女生哦,如果妳會怕天佑的話,就最好不要。」說完,見我用力的點點頭,「好啦,那妳回去吧,也差不多要上課了耶!」江薰指指時鐘,現在是下午一點十分,還好走回去也只要十五分鐘的時間,至少她還有五分鐘的緩衝時間。

      

「咦、天佑?」我才走出辦公大樓,就看到天佑站在門口,像是在等我的樣子。

「……」不過他一看到我,就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只是沉默的看著我。

「怎麼了?」

「妳……剛剛有做什麼事嗎?」嗚哇!真的是在生氣嗎?

「我……剛剛在跟小香吃蛋糕跟聊天。」這是事實哦!是事實哦!

「還有呢?」

「嗯……跟她說要撒換校花的事,然後她有告訴我不要隨便對她說出祝福的話。」哦哦!感覺表情沒那麼冷了,還好、還好!

「還有呢?」啊、還有什麼啊?我一聽到,有那麼一點嚇到。

「就……」剛剛還有聊什麼?

「守雲要求小香淑女一點?小香要求我泡紅茶?問了我校花喜歡的人的名字……?」曖曖!你的臉不要又越來越臭啦!

「那、那個……她拿出一個手環叫我吹一口氣……?」比較奇怪的就是這件事了吧?

「……天、天佑,沒事的啦,不過就吹一口氣而已啊,你現在不也是在這保護我了嗎?」嗚哇啊!你不要去把人給殺了哦!你這把眼睛瞇起來的表情,感覺就像打算把人給處理掉丟在後山的感覺,這是不行的哦,她好歹也是學生會的副會長哦,你把她給處理掉,應該不是好事的哦!

「……我在過幾天就要長期離開這裡,妳可別隨便做奇怪的事。」他原本就清冷的聲音,現在更是往下壓低了一個音階,老實說,我真的很怕啊,怕他真的衝進去把人給做了。

「嗯嗯!那你就先原諒她吧,我人沒事啊,如果你擔心,那我就認真的修練一下嘛,而且是我先請她幫忙的,她拿點小回饋不是本來就應該的嗎?就像你常常說的那個什麼……等值交換?」

說到這,天佑的表情才終於有一點點的緩和「真的會乖乖修練?」然後他見到我用力的點了點頭,才沒那麼生氣的樣子了,不過我總覺得有一種被騙的感覺。

第一章 承章之四   那些人、學校

「葉未央。」身後傳來一聲叫喚,我忍不住縮了縮肩膀,暗自吐了吐舌頭。

「什麼事?」思考了好一會兒後,我才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心情回過身。

這個人是封俊聖,老實說,這個人我真的很不喜歡吶!尤其是最近,當他知道了偉傑的祕密之後,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趁我落單的時候找上我。

上次還打壞別人教室的兩道門,不過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學校竟然沒有找他要求賠償,真是奇特。

「偉傑呢?」

哼,誰要告訴你啊!就別說我現在才發現我的心意的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會讓你順利追到人外,就以你看不起身為他的朋友我的這一點,我也不會讓你這麼順利的追到他的,就算你那個已經真的要黑掉的臉讓我相當的害怕,我也不會輕易的幫你的!

「不知道!」雖然你一臉黑,我看到你也不會有好臉色的啊,幹嘛就一定要來找我討人呢?

他跟我明明就不同班,你去他的班上找人不是更快更好更方便嗎?

「真的嗎?」他不太相信的說著。

「你不信就算了,雖然我也是真的超∼∼∼級討厭你的,不過我沒有說謊的必要!」哼哼哼!居然還不相信我!

「那妳知道他去哪嗎?」

「……」我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就算現在不知道他在哪裡,不過也是猜的到那個傢伙大概會躲哪幾個地方,但是我實在是沒有必要幫這個人的吧?

就一付大男人的樣子,我最最討厭這種自認霸氣,實際上卻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尊重別人的人了。

真的很討厭,不過如果偉傑表態說喜歡這個人的話,我就會沒辦法了囉∼

我不會幫這個男人,但我會幫偉傑的,他如果喜歡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的話……

呃……說不定早就變成花心大少了,還是算了吧、哈哈哈!

「妳!」封俊聖咬牙,妳了一聲就不再說話,只是狠狠瞪著我。

bey∼」哼,我才不跟小人斤斤計較!轉身就離開,完全不想理他。

說了再見就要真的再見啦,討厭的人就不要再來打擾我了!

才走沒幾步,接著一個轉彎,我就看見天佑站在那邊等我。

「怎麼了?」好像最近很多人都很喜歡用堵我的方式找我耶,這到底是怎麼了?

「今天晚上有一個比較不危險的任務,妳要來看看嗎?」

「……」我知道你是在尊重我的意見啦,不過如果我說不要的話,你大概又要把人留下來保護我了,然後又要自己一個人去出任務了吧?

那這跟半強迫我一定要去又有什麼不同啊?

「嗯……」唉唷,你那個微笑又是怎麼一回事啊?搞的好像不聽話的小孩終於聽話了的欣慰笑容是幹嘛的啦!

      

咱的一聲,哎呀呀,這隻蚊子也太狠了,就這樣狠狠的吸了我的這麼多血!

我雖然是跟家裡的人說會住明月家,不過這麼晚了卻在這邊餵蚊子吃晚餐,老實說也不知道自己幹嘛在這邊受苦!

而跟著天佑一起到這個很像會有阿飄大哥出現的地方,也不知道是要幹嘛!

不過仔細一想,就覺得每次天佑說的比較安全的任務,都是在這種像是會有阿飄大哥出現的地方的樣子。

照慣例,天佑在我站著的地方以我不知道的方式畫下一個法陣,卻不如平常的什麼都沒有解釋,開口教學「這個陣是防禦的陣法,混著魔力跟元素製成的,基本陣法是這樣畫的。」他拿出一張紙給我看,上面的圖樣確實比地上的那個簡單的多。

「元素是風元素跟光元素兩種,如何混成現在才解說可能妳也才不及學,妳就先記下這個東西就好。」

「要畫的通常是比較麻煩一點,但我之前也都沒有放手讓妳學,現在才要教也是慢了一點……」

我一愣,張大眼看他,卻在我想開口問之前,他先開了口。

「像那個比較簡單的防禦陣,妳應該光是見過、記下,就能怏速的發動,不過因為我特地用只能用一次的符,所以妳最好還是快一點記起來。」

「而這個是可以化成武器的符,也是最簡單的那種,符也是特地用只能用一次的符,所以妳也是要快一點記下來。」

「然後……」

「等一下!」就在他說完,又打算再說下去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打斷他說的話。

「這種東西要怎麼看只有一次用還是多次用?還有,這東西我是第一次看到,你之前明明就用不到這種東西的,而且這種東西又是從哪裡來的,再說,你之前每次說要出任務時,卻都不曾給過我東西,也不曾說我學的太慢之類的,而且通常都只有讓我在旁邊看著學,這一次為什麼比較不一樣?」

「妳真的很敏銳呢……」天佑笑笑的說。

「這種事正常人都會發現吧我說!」

「嗯……也是啦,忽然就拿東西給妳……」清冷的聲音帶著一絲無奈。

「不過妳不覺得,這只不過是我換個方式教嗎?畢竟妳也觀摩了好幾次了啊……總該是要進一步的學習了呀。」

「……是這樣的嗎?」我不太相信的瞥他一眼。

「嗯,算是吧。」天佑點點頭。

「……算是……?」我低頭看向那個被說是武器符的長方形紙張。

「曖、算是啊!總之,妳是該往前進一步學習的時候了。」天佑點點頭,我知道他還有沒說出來的話,不過我實在不是很想逼問他,畢竟對我來說,他可是一個像是老師般存在的人。

所以該尊重的地方,還是必須加減的尊重一下的。不過該說的事還是必須讓他了解才行。

「不過我是知道你還有有隱瞞我的事情啦,你不想說我也沒辦法,等你想說就才說也沒關係,但我是希望你不要因為有生命危險才不告訴我!」我一臉認真的盯著他看。

哪知他一聽到,卻只是噗哧一笑。然後,又一直笑。

      

嗯……好吧,在天佑笑夠了之後,終於進入了正題,在他進行的教學沒多久,任務的目標便就出現了,接著他一邊用口頭上的指導,來告訴我怎麼『處理』那個被列為八級的怨靈。

唔……就以天佑說明的一到十來看危險程度算下去,搞不好這種八級的東西呼一巴掌就夠我飛到天邊了。

但對他來說,應該是一個小Case而已吧?

當然了,就在他的指導之下,那個等級的傢伙一下就被打敗了,只是他的表情好像沒有很高興,收工的時候他的表情一直很嚴肅,真的不懂為什麼。

只不過他也順便的給了我一個東西,說那個是他做的護身符……也不懂他給我那個到底有什麼用,他每次說的長期任務都頂多是一、兩個月的事,也不像這次會那麼的慎重,但當我問為什麼的時候,他卻沒有回答我,只是用微笑帶過。

當然我會很不高興啦!畢竟你這個老師把我拉進這個奇怪的世界,入了門卻一付好像要離開不回來似的,用一個護身符就想把我給打發……

是說我看起來是很乾脆人來就來,人走就走的也隨便的人嗎?

至少也是有認識一年多的感情了啊!

就這樣好像想要拍拍屁股走人……呃……算了啦,幹嘛搞的自己好像是被人拋棄的深宮怨婦啊……算了吧!

只不過明月跟瑟亞那兩個人也真是奇怪,明明就是同班同學,跟著天佑消失卻沒有人發現……

這真的讓我很不滿呢!天佑他明明就什麼也沒說,卻把那兩個人給帶走,那是不是表示這次的任務真的很危險啊?

那是不是又表示他其實根本就沒那麼重視我這個學生?只把我拉進這奇怪的門,卻什麼也都不告訴我就咻的一聲消失……

啊啊∼∼∼算了吧,搞不好他連看到我說我的資質難得都只是他亂掰的,而時間,就在這個充滿怨念的時間下,往前推了三個月。


[ 第一章 起章之一 我 ] [ 第一章 轉章之一   轉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