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三十一章

那晚,伊斯塔沒有人睡得著。

暴風不斷加劇,似乎要摧毀所經路徑上的一切,淒厲的呼號聲慘過傳說中的報喪女妖,甚至劃破雷聲,讓聞者心驚膽戰。青白光的閃電狂妄的在大街上游走,被點著的樹木無不瞬間起火。強風肆意穿梭,擊破磚瓦石材,震碎玻璃,再長驅直入屋內繼續掠奪。

是的,沒有人受傷。

宛若諸神在這最後時分仍然小心翼翼呵護著所有生物,希望、甚至是哀求他們注意到警示。

天剛破曉,暴風止息。整個世界頓時陷入怪異的寂靜。諸神屏住呼吸,細細的等候著,深怕錯過了任何一個可能將拯救世界的微弱呼喊。

太陽在灰藍色的天空中升起。沒有鳥兒的歌唱,沒有清晨的微風輕拂過樹葉,因爲根本就起不了風。空氣完全靜止不動。燒焦樹幹仍然持續冒著的黑煙直往上沖,而洪水正以驚人的速度消退。人們戰戰兢兢的走到屋外,不敢置信的發現強風暴雨、雷鳴閃電倏的結束,接著他們放心的上床補眠。

不過,畢竟那晚伊斯塔還是有人睡得香甜。突如其來的寂靜事實上還驚醒了他。

泰索柯夫。柏伏特總是津津樂道他的歷險故事——曾經在暗黑森林和鬼魂談話、遇到過幾隻龍(還騎上過一隻)、和修肯樹林非常非常的接近(每次提到這一段就會又更接近了一點)、打破了一個龍珠、以及他是打敗黑暗之后的大功臣(當然他的確是出了點力)。因此他根本就不把普通的暴風雨放在眼堙A即使是昨天晚上風雲變色的異常情況也不能夠嚇他分毫,打擾他的睡眠。

拿到魔法裝置根本就是易如反掌。虧卡拉蒙還對那個做的爛得要死的假箱底得意的很,泰斯可是壓抑了好久才沒有告訴他,任何超過三歲的坎德人都可以輕易的識破。

泰斯急切的從箱子堮野X魔法裝置,專注的盯著它。他幾乎忘了它是多麽的迷人,他難以想像自己要帶著具有如此強大活力的東西。

泰斯立刻在心中默念雷斯林在幾天之前才交給他的指示。雷斯林強迫他要記牢——他還刻薄的嘲諷坎德人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把手寫的指示給弄丟。

這些指示並不難,泰斯只花幾分鐘就背好了。

“汝之時間爲汝之所有穿越它旅行綿長亙古不停轉動不受阻礙抓緊最初和最終的兩端將之反轉修補一切的差錯命運就在前方”

這裝置實在太過美麗,讓泰斯忍不住多看兩眼。不過由於他的時間寶貴,所以他還是迅速的把它裝到一個袋子堙A再抓起其他的小袋子(說不定還會在媕Y找到什麽寶物,也或許是寶物會跑出來找他),穿上披風後就趕著離開了。他在途中想到了幾天前和法師的對話。

“在前一天晚上把它‘借’出來,”雷斯林告訴他。“將會發生駭人的暴風雨,卡拉蒙可能會拿著它離開。再說,在惡劣的天候堙A你也比較容易潛入神殿的神聖廳堂。暴風雨會在早上結束,然後教皇和部長們就會進入神聖廳堂,開始進行祭神大典。教皇就是在那埵V諸神提出請求。”

“你一定要在教皇停止說話的關鍵時刻,啓動魔法裝置……”

“它會怎麽做啊?”泰斯插嘴。“我會看到它射出光束或其他東西到天上嗎?還是它會把教皇打扁?”

“不,”雷斯林回答,接著虛弱的咳嗽。“它不會……呃……把教皇打扁。不過你倒是說對了有關於光的部份。”

“我嗎?”泰斯把嘴張得大大的。“我這樣就做對啦!真是太神奇了!我一定對魔法的玩意兒很有天分。”

“是啊,”雷斯林虛應一下故事,“繼續我在被打斷之前的……”

“對不起喔,我不會再插嘴了,”泰斯道歉,但隨即在雷斯林的怒視下識相的閉嘴。

“你要在晚上溜進神聖廳堂堙C祭壇後有厚重的簾幕可以把你遮住,你就躲在那堙C”

“然後我就阻止了大災變,然後我就去找卡拉蒙,然後我告訴他我做了什麽,然後我就變成大英雄……”泰斯停了一下,有片陰影浮上心頭。“不過,如果我阻止了一件沒有發生的事,還會變成英雄嗎?我是說,如果這件事沒有發生,別人怎麽會知道我……“

“喔……他們會知道的……”雷斯林溫柔的說。

“他們會嗎?我還是不大懂:對了,你一定很忙吧。現在我應該走了對吧。好吧。不過,在這一切全部結束之後你會離開吧,”泰斯邊說邊被雷斯林慢慢的推向門口。“你會去哪裡呀?”

“去我選擇要去的地方,”雷斯林說。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泰斯著急的問。

“不,你一定得回到屬於你的時代,”雷斯林回答,邊用奇怪的眼光看了看坎德人——至少泰斯是這樣覺得,“去照顧卡拉蒙……”

“是啊,我想你說得對,”坎德人歎了口氣。“他的確需要被好好照顧。”他們終於到了門口。泰斯望著門,然後期待地擡頭看雷斯林。

“你能不能把我‘咻’一下變到另一個地方,就像上一次一樣?這真的很好玩……”

雷斯林真的實現了泰斯的願望,把他‘咻’一下變到鴨子水塘堙C

坎德人不記得雷斯林曾經對他這麽好過。

這一定是因爲我要阻止大災變的關係。他一定是很感激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麽表達。又或許是,既然他那麽邪惡,可能不被准許表達感情吧。

泰斯慢慢走出水塘,滴著水濕漉漉的回到競技場。

泰斯在(將不會發生的)大災變前的晚上離開競技場時又想起了這段對話。他沒有意識到雷斯林說的暴風雨會這麽猛烈,強風真的把他舉起來,重重丟到競技場的石牆上。泰斯休息了一陣子,恢復平順的呼吸和檢視有沒有什麽東西破了之後,又再一次沖出競技場,往神殿方向前進,小手媞繯今袹]法裝置。

這一回,泰斯緊沿著建築物前進,他發現狂風吹不到這堙C事實上,泰斯覺得穿越暴風雨挺有趣的。有一次的閃電就擊中了在他身邊的樹,接著樹就給劈個粉碎了!還有一次,他錯估了街道上的水深,然後就發現自己被沖到下一個街口了!雖然很好玩,可是如果能夠呼吸的話就會更棒。最後,洪水把他丟到一個小巷堙A泰斯終於又重回地面,繼續他的旅程。

泰斯在抵達神殿時覺得挺遺憾的,不過,他一再提醒自己身負重要任務。雷斯林的話再度應驗——他一下子就順利溜進了神殿。牧師們跑來跑去,忙著清除積水、清掃玻璃碎片,還有的忙著重新點燃被吹熄的火炬,或是安慰不小心扭傷腳的人。

雖然泰斯不知道神聖廳堂在哪里,不過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四處探險。兩三個小時之後(他的幾個小包包已經裝得鼓鼓的),他到了一個完全符合雷斯林描述的房間。

房媞ㄥ瞻@片,沒有點燃任何的火把。不過閃電足夠讓泰斯看到雷斯林形容的祭壇和簾幕。現在,他有點兒累了,挺想休息的。不過他還是四處檢查,卻發現這房間很無聊,啥子都沒有。接著他通過祭壇(同樣是空空如也),躲到簾幕下,邊想著(也查證過了)會不會有什麽秘密通道。

泰斯環顧四周,歎了口氣。什麽都沒有。只有一面蓋著布幕的牆。他坐在布幕後,把披風攤平陰乾,擰一擰頭濕濕的馬尾,然後從包包堮野X一路上搜集的小玩意,開始分門別類。

過了一會兒之後,他的眼皮愈來愈重,呵欠打得讓下顎開始酸痛。他蜷在地上準備進入夢鄉。他的最後一個念頭就是,卡拉蒙是不是已經開始想念他了?如果是的話,他生不生氣?

泰斯回過神來時,發現一切都寂靜無聲。爲什麽寧靜會把他從熟睡中給吵醒真是一大謎團。還有另一個謎團就是……他到底在哪裡?不過,他還是想了起來。

對了。他是在伊斯塔的教皇的神殿的神聖廳堂。今天就是大災變,還是說,今天不會是大災變,或許是,今天就是過去發生大災變的那一天?泰斯覺得一頭霧水——改變時間真是麻煩。所以他決定不想了,來調查一下這堥鴝爲什麽這麽安靜。

接著,他想到了!原來是暴風雨停了!和雷斯林說的一樣。泰斯從簾幕後跨了出來,看見窗外刺眼的陽光。他興奮的屏住呼吸。

雖然他不知道現在確切的時間,不過從太陽的位置判斷,應該是在上午祭神大典開始的時刻,列隊將會巡行神殿。而教皇會在太陽升到最高點的時候,向諸神提出請求。

他的判斷相當正確,不久之後開始敲鍾,震耳欲聾的鐘聲比雷聲更惱人。泰斯一時之間還認爲耳朵堛熄銇靾n注定要和自己終老。

一段時間之後,鐘聲終於停止,幾分鐘後,他腦子堛漲^音也沒了。

泰斯鬆了一口氣,躲回簾幕後透過縫隙往外瞧,邊希望至少能有人來打掃打掃廳堂。

泰斯看到一個頭低低,步伐緩慢遲疑的人走來,他走近祭壇後就虛弱的跪下。雖然他和神殿堛漕銗L人一樣都穿著白袍,不過泰斯覺得這個身影仿佛在哪里見過,所以他在確定那個人不會注意到自己之後,冒險打開簾幕看個清楚。

“克麗珊娜!”他興奮的對自己說。“不知道她那麽早來這堸竣麽?”一個令他沮喪的想法閃過……或許她也是要來阻止大災變的!

“哼!雷斯林說我可以做到的,”泰斯囁嚅。

接著,他發現她在說話——不是在自言自語就是在禱告——泰斯不確定是哪一個。

“偉大的帕拉丁,代表永痤膘}的智慧之神,請在這浩劫的一天傾聽我的聲音。我知道我無法阻止將要發生的事。我只是懇求您幫助我瞭解。如果我必須死,請讓我知道是爲了什麽。讓我知道我來此並沒有完全失敗!”

“請允許我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聆聽從來不爲人知的關鍵性談話——教皇的祈求。他是一個好人,或許太好了,”克麗珊娜把頭埋在雙手間。“我的信仰只被一根細線所繫,”她用泰斯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讓我看看您這恐怖的裁決。如果這只是您一時興起的怪異想法,我將會一如安排的死去,或許,是和那些早就背棄真神信仰的人共赴黃泉……”

“他們不只失去了信仰,神眷之女,”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躲在簾幕後的坎德人嚇了一跳。“他們的信仰還被其他的假像所取代——金錢、權力、野心……

泰斯放膽瞄了一下,被克麗珊娜的樣子嚇看了——她很明顯的幾天沒睡,雙眼深陷,嘴唇乾燥龜裂,也沒有梳理頭髮。當她警覺的看著眼前鬼檢般的形體時,她的亂髮像黑色蜘蛛網一樣淩亂的蓋在臉上。

“你是誰?”她問道。

“我是羅拉倫,是來帶你離開的。你命不該絕,克麗珊娜。你是目前克萊恩上最後一個真正牧師。你應該加入在多天前就離開的我們。”

“羅拉倫。西瓦那斯提最偉大的牧師,”克麗珊娜喃喃說。隔了好長一段時間後,她轉過身,頹然跪在地上,面對著祭壇堅定的說,“時候還沒到。我一定要聽到教皇說,我要知道究竟爲什麽……”

“你瞭解的還不夠嗎?”羅拉倫嚴厲的問。“昨晚你靈魂深處有何體會?”

克麗珊娜用顫抖的手理了埋頭發。“敬畏、謙卑,”她低聲說。

“所有人在見識到諸神力量時都會……”

“沒別的了嗎?”羅拉倫質疑。“像是嫉妒?想要和它們競爭?和它們平起平坐?”

“不!”克麗珊娜憤怒的回答。她別開漲紅了的臉。

“克麗珊娜,現在和我走吧,”羅拉倫說。“真正的信仰毋需表明,毋需靠外力證明心中的信念。”

“我的心和靈魂不能産生共鳴,”克麗珊娜反駁。“我一定要親眼目睹其相。不,我不會跟你走的。我要留下來聽教皇怎麽說!看看諸神的裁決是否公平。”

羅拉倫注視克麗珊娜的眼神中,同情多過於生氣。“你並未看光亮本身,而是站在它的前面。你所見到的陰影根本就是你自己的投影。下次你會清楚的看見,克麗珊娜,當你被黑暗包圍時……永無止盡的黑暗。再會了,神眷之女。”

泰索柯夫眨眨眼,環視四周。老精靈已經消失了!他曾經在這堨X現嗎?坎德人不安的想著。不過一定有,因爲他還記得老精靈說的話。泰斯覺得相當迷惘。他在說些什麽?全都聽起來好奇怪。

克麗珊娜又是什麽意思——她是被送來赴死的?

坎德人開心起來了。因爲他們都不知道大災變根本就不會發生。怪不得克麗珊娜形容枯槁又鬱鬱寡歡。

“或許她在知道世界不會被毀滅後,會高興一點兒吧,”泰斯自言自語。

接著坎德人聽見遠處傳來的歌聲。祭神大典開始了!泰斯幾乎興奮的叫了出來,他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邊看了克麗珊娜最後一眼。她臉色灰白,不過神情剛毅,緊抿著雙唇。

“你待會就會覺得好多了,”泰斯無聲的對她說,然後躲回簾幕後,坐著把魔法裝置從袋子堮野X來,緊緊的握在手中。

祭神大典似乎永遠都不會結束,至少坎德人是這麽想的。他不停的打呵欠。重要任務真是無聊啊,他想著日後會有人欣賞他今天的所作所爲。他早就想隨隨便便的混過去,不過雷斯林鄭重的警告過他——用連坎德人都會害怕的態度——要等到“時機到來”,才“照章行事”。泰斯想到這堙A連動都不敢動。

正當炊德人快要絕望得放棄時(他的左腳也慢慢失去知覺),他聽見廳堂內傳來極其優美的聲音,一陣光茫立刻盈滿了布幕。泰斯忍不住想偷看的欲望,畢竟,他還沒有看過教皇!於是他再度從布幕間的縫隙往外看。

耀目的光亮幾乎讓他睜不開眼睛。

“我的天啊!”坎德人用手遮住雙眼。他永遠記得小時候爲了要看看太陽是不是巨大金幣,如果是的話又要怎麽樣才能拿到,而必須冰敷眼睛三天三夜的悲慘教訓。

“他是怎麽做到的?”泰斯還是偷偷地從指縫間往外看,就像他小時候偷看太陽一樣。他直視光芒的正中央,看到了真相。原來太陽不是大金幣,教皇只不過是個人類!

泰斯看到教皇真面目的時候,並沒有像克麗珊娜一樣驚恐。或許是因爲泰斯從沒有對教皇的長相預設立場。坎德人對任何人事物都不會心存敬畏(不過泰斯承認,他有一點害怕死亡騎士索恩)。不過,他在看到教皇只是個微禿的中年男子,灰藍色的雙眸躲躲閃閃的時候,還是頗爲訝異……還有點失望。

“我這麽辛苦竟然會遇到這種事,”坎德人忿忿的說。“大災變不會發生了。我認爲這男人根本不可能讓我生氣到想對他丟個派,更甭提什麽整座著火的山脈了。”

但是泰斯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再加上他還是很想啓動魔法裝置),所以他決定靜觀其變,說不定還是會發生些什麽。他試著想看看克麗珊娜,不過圍繞在教皇身邊的光環實在太過刺眼,讓他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教皇慢慢的走到祭壇前,眼神左右閃爍。泰斯原本擔心教皇會看到克麗珊娜,不過很明顯的,教皇也被他自己的光芒擋住了視線。

他到達祭壇時,並不像克麗珊娜一樣跪下。泰斯以爲他可能正要做,不過教皇卻仍然站著,並且生氣的搖頭。

坎德人從他的有利位置,再度看清了教皇的臉孔,他藏在傲慢面具下的是一對極度恐懼的藍色雙眼。

“帕拉丁,”教皇大叫,接著他和部長們討論了一下。“帕拉丁,你看見了圍繞在我身邊的邪惡勢力!你目睹了這幾天摧殘克萊恩的災難。你也知道邪惡是沖著我來的,因爲我是唯一與之對抗的人!你當然一定也看到了均勢原則不再奏效!”

教皇的聲音轉柔,“我當然瞭解。過去你必須實行這項原則是因爲你不夠強。但是現在我是你的左右手,是你在克萊恩的代表。我倆結合力量就可以徹底掃蕩世上的邪惡勢力。消滅食人魔!讓行爲反覆無常的人類循規蹈矩!在遙遠的地方替矮人、坎德人、地精找到落腳處,這些不是由你創造出的種族……”

真可恨!泰斯憤怒的想著,我幾乎要改變心意,讓他們把那座山脈丟到你頭上去。

“我將會治理的有聲有色,”教皇的聲音愈來愈高亢,“創造出可與鼎盛的夢幻的年代相匹敵的時代!”教皇高舉雙臂。“你給了出身悲賤的叛教者修瑪這樣的力量,現在我也要求你給我消滅克萊恩一切邪惡的力量!”

教皇靜默的等待,手臂繼續高舉。

泰斯屏住了呼吸,同樣在等待,而雙手則是緊緊握著魔法裝置。

接著,坎德人感覺到了回應。前所未有的恐懼席捲泰斯,是即使在他面對索思爵士或是修肯樹林時都不曾體會過的恐懼。他顫抖著屈下了雙膝,垂下了頭,嗚咽著祈求諸神寬恕。泰斯在布幕後仍然聽得見自己的回音。他知道克麗珊娜一定也感受到這種力量遠勝於狂風驟雨響雷的暴怒。

但是教皇仍然不發一語。他還在熱切的期待,而看不到被雄偉的神殿所遮蓋的天頂……因爲自己的光芒而盲目……


[ 第三十章 ] [ 第三十二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