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三十二章

卡拉蒙在下定決心要採取行動之後,筋疲力竭的沈沈入睡。幾個小時之後,他發現拉格正在弄斷綁住他的鐵鏈。

“那這個呢?”卡拉蒙舉起他被綁緊的雙手。

拉格搖搖頭。雖然艾拉克認爲大漢不會蠢到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向食人魔挑戰,不過昨晚他卻在卡拉蒙的眼中見到極度瘋狂的神色,還是小心爲上。

卡拉蒙歎口氣。事實上,他的確考慮過和拉格來上一招,但是還是保命要緊——至少在確定雷斯林死亡之前是如此,在那之後,什麽都不重要了……

可憐的提卡……她等待又等待,直到最後才會瞭解他再也不會回家了。

“動!”拉格口齒不清的說。

卡拉蒙跟著拉格,走上陰濕狹窄的樓梯。他甩甩頭,不願意再多想提卡的事,因爲這樣做可能會減低他的戰鬥力。雷斯林一定得死。

昨夜的閃電仿佛照亮了卡拉蒙多年來藏在內心深處的顧慮。他終於不再替弟弟找藉口,而瞭解他的野心和權力欲望。雖然他很生氣,但是還是得承認,連黯精靈達拉馬都比自己要瞭解他的雙胞胎弟弟。

是愛蒙蔽了他,很明顯的,也蒙蔽了克麗珊娜。卡拉蒙想起了坦尼斯說過的一句話:“以愛之名絕不可能行惡。”他哼了一聲。不過,凡事都有第一遭——這是老矮人佛林特的口頭禪。第一次……他是最後一次。

雖然卡拉蒙還沒想到要怎麽去殺自己的弟弟,不過他一點也不擔心。一股奇異的寧靜感包圍著他,他甚至還用讓自己訝異的邏輯分析考慮這整件事。他知道他可以辦得到。雷斯林不可能阻止他……這次絕對不行!雷斯林在施展時光旅行的咒語時,會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唯一能夠阻止卡拉蒙的就只有死亡了。

卡拉蒙堅定的告訴自己,現在絕對不能死。

當艾拉克和拉格手忙腳亂的幫卡拉蒙穿上戲服時,他不發一語,紋風不動。

“我討厭這樣,”艾拉克喃喃自語。大漢平靜、沒有任何情緒起伏的表情讓他不安,他還寧願面對一隻發狂的蠻牛。

“好好盯著他,”艾拉克向拉格下令。“還有,在上場之前,別讓他和其他人接觸。”

拉格點點頭,然後領著雙手被縛緊的卡拉蒙到位於競技場下的長廊。卡拉蒙走過去時,奇莉和費拉葛斯都在。奇莉緊抿著雙唇,冷冷的把頭轉開。卡拉蒙無所畏懼的和費拉葛斯的眼神交會,而不是用懇求的低姿態面對,很明顯的出乎了費拉葛斯的意料。一開始黑人還有些疑惑,但是奇莉立刻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接著,費拉葛斯也別過了頭。不過卡拉蒙仍然看見他雙肩突然垮下,邊搖著頭的背影。

觀衆席上傳來陣陣的鼓噪,卡拉蒙往外看,現在是近午時分,競技賽將在正午準時開打。在重頭戲最後回合登場之前,有不少的暖場格鬥,除了吊吊觀衆的胃口之外,也可以先增加些緊張氣氛。不過,最後回合仍然是衆人引領企盼的唯一焦點——年度的總冠軍賽——贏得勝利的奴隸將會獲得自由,而如果牛頭人贏了,則會有爲數相當可觀的進帳。

艾拉克有技巧的掌控著比賽的步調,讓它們不那麽血腥,甚至帶點詼諧。有時候他還會帶來一些溪谷矮人,給他們真的兵器(他們當然不知道該怎麽使用),看看他們在競技場上的即興表現。觀衆在看到溪谷矮人令人噴飯的反應——被自己的武器絆倒、拿著刀柄互相亂戳、四處奔跑——總是樂得捧腹大笑。然而,溪谷矮人才是玩得最盡興的,像現在,他們就紛紛丟掉兵器,開始打起泥巴戰。最後,渾然忘我的溪谷矮人得被硬拖下臺。

觀衆大聲鼓掌,不過已經有人不耐煩的用力跺腳,催促著最後回合的開打。艾拉克並不維持秩序,他知道,群衆的情緒會愈攀愈高。

他的策略奏效,幾分鐘之後,看臺上的觀衆全都用力踏步、鼓噪,震得整個觀衆席幾乎開始晃動。

就是因爲如此,才沒有人察覺第一次的震動。

卡拉蒙感覺到了,並且覺得胃部糾結。他因爲恐懼而顫抖不是恐懼自己的死亡,而是害怕在死之前不能達到目的。他不安的看著天空,回想著他所知道所有有關大災變的故事。正確的時間應該是在下午,不過在著火的山脈摧毀伊斯塔之前,克萊恩就先會遭到地震、火山爆發、以及各種各樣恐怖的災難。

卡拉蒙想起他們曾在航經伊斯塔血海時翻船,幸好被海精靈救起。不過,這堛漫狾酗H都不會得救。他忘不了當時所見到的斷垣殘壁。卡拉蒙第一次明白,他將會親身參與這幅在他腦海堛瑰b人景象。

他從不認爲這會真的發生。只剩下幾個小時不到了,一定要儘快離開這堙A找到雷斯林!

接著,他冷靜了下來。雷斯林正等著他。雷斯林需要他——至少他需要一個“訓練有素的戰士”。

卡拉蒙在意識到震動停止之後鬆了一口氣。接著他聽見艾拉克在競技場中央,宣佈最後回合的比賽開始。

“各位先生女士,他們曾經出生入死,是默契絕佳的三人組合,感情更勝手足,”——卡拉蒙皺了一下眉——“但是現在,他們變成強勁的對手。當涉及到自由、財富、和贏得偉大的最後回合競技賽時,友誼就只好靠邊站了。他們將會全力以赴。各位先生女士,這是海妖女奇莉、亞苟斯的費拉葛斯、勝利者卡拉蒙、和牛頭人大紅的生死之爭。他們將會苦戰到最後一秒鐘,至死方休”現場歡聲雷動。即使觀衆知道競技賽都只不過是表演,但他們仍然說服自己一切都是真的。當驕傲的牛頭人大紅上臺時,觀衆又是一陣鼓噪。奇莉和費拉葛斯看看他,再看看他手中握的三叉戟,接著兩人互相交換了個眼神。奇莉的手緊張的握緊匕首。

卡拉蒙再度感覺地面的震動。然後,艾拉克請他出場,競技賽正式開始的時候到了。

泰索柯夫察覺到第一波的震動,但是他認爲這是因爲自己過度恐懼而産生的幻想。不過,他看到簾幕來回飄動,瞭解到已經開始了啓動裝置!他的雙手顫抖,低頭看看魔法裝置,接著他重述指不。

“汝之時間爲汝之所有,我把這個面向我。好了。穿越它旅行。

把這個拉杆從右邊轉到左邊。綿長亙古,把拉杆拉下來,讓這個棒子連住這兩個小碟子……有用耶!“泰斯興奮的說道,”不停轉動,面向我逆時針的把上面轉到下面。不受阻礙。確定懸吊的鏈子很穩當。

很好,沒問題。抓緊最初和最終的兩端。抓住碟子的兩邊。將之反轉,就是這樣做,然後修補一切的差錯。鏈子會自己纏繞。哇!這真棒!它真的在動耶!現在,命運就前方。把它高舉過我的頭,然後……等等!有點兒不對!我不認爲應該會這樣……“

泰斯的鼻子不偏不倚的被從裝置上掉下來來的的一小塊珠寶給砸到。接著是另一塊、又一塊、再一塊……吃驚的坎德人呆呆的站在小小的珠寶雨中。

“什麽?”泰斯不敢置信的瞪著仍然高舉在頭上的裝置。他手忙腳亂的把裝置上下顛倒又弄了一次,但是這會兒珠寶雨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珠寶瀑布,一顆顆小巧的珠寶叮噹叮噹的細細撞擊著地面。

泰索柯夫仍然不大確定,雖然他並不認爲應該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也很難說嘛,畢竟這是個有魔法的東西。他盯著它,吸住氣,等著它發出亮光……

地面突然傾斜,把他抛過簾幕成大字形直直落在教皇腳邊。不過教皇並沒有注意到面色死灰的坎德人,而是專注的看著諸神展現力量——簾幕上顯現一波波的漣然大理石祭壇突然應聲裂開。教皇滿意的轉過身,走回中央的走道,穿過一排排不停晃動的長椅,離開了神聖廳堂。

“不!”泰斯低吟,邊搖動著裝置。但是當他這樣做的時候,銜接權杖兩端的棒子突然斷成兩半,鏈子也驟然垮下。當地面仍;日不停搖晃時,泰斯雙腿一軟,顫抖的手奡今袹]法裝置的碎片。

“我做了什麽”泰斯哭喊。”我很確定我都是照著雷斯林的指示做的!我……“

當淚水模糊坎德人視線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些什麽。“他對我那麽好,”泰斯喃喃的說,“他讓我一遍又一遍的背這些指令——好‘保證我絕對不會出差錯’。”泰斯閉上眼睛,希望當他再度張開雙眼時,會發現一切只是個惡夢。

但是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並不是那麽回事。

“我沒有弄錯,一定是他‘故意’要我這麽做的!”泰斯囁嚅。“爲什麽呢?爲了把我們都困在這堙H讓我們坐以待斃?不!塔堛漯狙v說過,他想要的是克麗珊娜!”泰斯大叫,“克麗珊娜!”

但是牧師沒聽見也沒看見他,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直視著前方。

克麗珊娜灰色的眼睛透出奇異的光亮。她仍然保持著正在禱告的姿勢,由於太過用力,讓手指頭呈紫紅色,指節則是泛白。

她念念有詞,是在禱告嗎?

泰斯迅速的爬回簾幕後,細心的撿起地上每一塊小珠寶,連同在他手中解體的裝置殘骸,放進一個小袋子堙A仔細的把它綁緊。接著他走到神聖廳堂。

“克麗珊娜,”他輕輕喚著。雖然他不想打斷她的禱告,不過這件事真的非常的急迫。

“克麗珊娜?”他走到她面前狐疑的叫著,但是克麗珊娜顯然沒有注意到他。

“我知道,”她說,“我知道這的確是他的錯了!”

克麗珊娜深吸了一口氣使,把頭垂下。“謝謝你!帕拉丁!謝謝!”她熱切的說。然後,她立刻站了起來,驚訝的看著廳堂堛漯垂~跳著死亡之舞,又把直直的目光移到坎德人附近,不過她仍然對他視而不見。

“克麗珊娜!”泰斯大叫,邊緊抓著她的白袍。“克麗珊娜,我把它弄壞了!這可是唯一可以讓我們回去的裝置!雖然我曾經打破過龍珠,但那次是故意的!我從來都不想把這個也弄壞!可憐的卡拉蒙!你一定要幫幫我!我們去找雷斯林,你叫他把這個修好!“

牧師空洞的看著泰索柯夫,仿佛是看到向她搭訕陌生的路人。

“雷斯林!”她輕柔但堅定的推開坎德人拉著她抱子的手。“是啊!他曾經試著要告訴我,但是我從來都不聽。現在我知道了,我終放知道了真相”她把泰斯推開,理一理白袍,衝過一排排的長椅,直往中央走道奔去,全然不注意神殿劇烈的搖晃。

在卡拉蒙步上通往競技場的階梯之前,拉格才把他被束緊的雙手放開。卡拉蒙活動活動手指關節,跟著奇莉、費拉葛斯、和牛頭人大紅走進競技場。觀衆立刻開始歡呼。站在奇莉和費拉葛斯之間的他,緊張的望著天空……已經過了正午,太陽正在緩緩的往下移。

伊斯塔看不到今天的日落了。

卡拉蒙一想到此,想到他自己再也看不見太陽斜射到城垛上的餘暉、或是灑落在樹林上的點點光耀時,忍不住熱淚盈眶。他不是爲了自己而哭,而是爲了兩位站在他身側,今天注定一死的好朋友,和所有即將死亡卻不知道爲何而死的無辜民衆。

他同時也是爲了他曾經摯愛的雙胞胎弟弟而哭,但是那個雷斯林已經死了很久了。

“奇莉、費拉葛斯,”卡拉蒙趁著牛頭人獨自對觀衆行開場禮的時候低聲說,“我不知道法師對你們說了什麽,但是我絕對不曾背叛過你們。”

奇莉還是拒絕正眼看他。費拉葛斯雖然用眼角餘光瞄到卡拉蒙的淚水,但是仍是別過了頭。

“沒有關係,”卡拉蒙繼續說,“不論你們相不相信,你們大可以爲了那把鑰匙而互相殘殺,不過我要用自己的方法重獲自由。”

現在奇莉睜大眼睛看他了。當牛頭人繞著擂臺走,揮舞著三叉戟時,觀衆全都激動的起立喝采。

“你瘋了!”奇莉低聲說。她意有所指的往拉格的方向看,後者和往常一樣,用泛黃的巨大身軀擋住唯一的出口。

卡拉蒙沈著的順著奇莉的目光,但是表情仍然沒有任何改變。

“我們的兵器都是真的,朋友,”費拉葛斯立刻介入。“你的卻不是”卡拉蒙點點頭,但是並沒有開口。

“別這樣做!”奇莉急促的說。“今天在場上我們會掩護你的。我……我想我們都不相信黑……黑衣人所說的。不過你必須承認,這的確很奇怪——莫名其妙的叫我們離開伊斯塔!我們想,你或許真和他說的一樣,是想要獨自邀功。聽著,待會兒在上場沒多久後就假裝受傷,快點表演完。今晚我們會幫助你逃走……”

“不會有今晚了,”卡拉蒙柔聲說,“對我而言,時間所剩無幾。我無法解釋,只要求一件事——不要阻止我!”

費拉葛斯吸了一口氣,但是原本要說出口的話被地面另一次更強烈的震動所打斷了。

這次,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支撐競技場的架構晃動。通往死亡坑谷的橋嘎吱作響,上下起伏的地面讓牛頭人大紅幾乎站不住腳,奇莉緊抓著卡拉蒙,費拉葛斯半蹲保持身體平衡。看臺上鴉雀無聲,有些聽到木頭斷裂聲的人甚至還驚聲尖叫,有些人則是預備拔腿就跑。

不過,震動突然間就停止了。

一切都寂靜無聲。卡拉蒙可以感覺到頭髮微揚、皮膚傳來陣陣刺痛。沒有鳥叫,狗也不吠了。大家深怕會有更大的災厄。“我一定要離開這堙I”卡拉蒙下定了決心。朋友們不再重要,一切都無關緊要了。他只有一個目標——阻止雷斯林。

他必須趕在觀衆平復心情或是下一波震動之前行動。卡拉蒙快速的環視四周,拉格站在出口旁邊,他黃色的臉因爲迷惑而皺成一團,企圖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麽事。艾拉克走到拉格身邊,可能正在祈禱看不必退費給觀衆。人群雖然仍面有懼色,但是已經開始慢慢的坐下。

卡拉蒙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用盡全力抓住大吃一驚的奇莉,把她往費拉葛斯的方向抛去,讓兩個人都摔倒在地上。

卡拉蒙在看到他們跌跤之後,立刻轉身面對食人魔,使盡吃奶的力氣用肩膀猛撞拉格的腹部,這是足以致人於死的力道,但對拉格來說卻只是一記重擊,然而,強烈的衝撞力還是讓卡拉蒙連同拉格飛向牆壁。

當拉格正在喘著氣時,卡拉蒙絕望的和食人魔的一隻大手對抗,不過在他奮力從拉格的掌握中脫身後,食人魔站了起來。拉格伸出兩隻巨掌,提起卡拉蒙的下巴把他給抛回了競技場。

卡拉蒙重重落下之後,有好一陣子除了天空和不停繞著他轉的競技場外,什麽也看不見。然後,他的戰士本能淩駕了一切。他瞥見左方有動靜,立刻一閃,正好躲過牛頭人拿三叉戟的猛刺。他還可以清楚聽見牛頭人如惡獸般的怒吼。

卡拉蒙掙扎著站起來,用力甩著頭,他很明白不可能躲過牛頭人的第二波攻擊。接著,一個黑色身影突然擋在他和牛頭人之間,費拉葛斯的劍光一閃,適時擋住了原本會結束卡拉蒙生命的三叉戢。卡拉蒙趁隙順了順急促的呼吸,並且感覺到奇莉冰冷的手正扶著他。

“你還好嗎?”奇莉低聲問。

“把我的武器拿給我”卡拉蒙的頭仍然嗡嗡響著。

“拿我的吧,”奇莉把短劍扔進卡拉蒙手堙C“休息一下,我會對付拉格的。”

食人魔半是狂怒半是見獵心喜,覬覦的對他們張著淌著口水的大嘴。

“不!你需要它……”不過奇莉只是對他露齒一笑。

“看著吧!”奇莉念了幾個聽起來像是咒語的奇怪文字,不過口音倒有點接近精靈語。

突然間,奇莉不見了。在她剛剛的位置上出現了一頭巨大的母熊。卡拉蒙一時之間瞠目結舌,但還是想起來:奇莉是海妖女,當然具有能夠變化形體的天賦。

母熊加速衝向食人魔。拉格愣了一會兒,警戒的睜大眼睛。奇莉怒吼,尖牙森森,突然猛抓了拉格凹凸不平的臉。

食人魔痛苦的嚎叫,臉上的爪痕流出淚淚的泛黃色血液,一隻眼睛還被這一大堆膠凍狀的血遮住視線。卡拉蒙在旁吃驚不已,害怕的只看得見黃色皮膚、鮮血和棕色皮毛……

觀衆一開始雖然興奮的鼓噪,但在發現這是“真的”打鬥,“真的”

有人會因此喪命之後,喝采聲倏的停止。然後,傳出稀稀落落的叫好聲,沒過多久,全場就傳出震耳欲聾的掌聲和喝采。

卡拉蒙才管不了觀衆們在做什麽,他看見機會來了。現在只有矮人守著出口,雖然艾拉克的臉上寫著憤怒,但是同時也寫上了恐懼。他應該可以輕易的闖過去……

與此同時,他聽見牛頭人的低吼聲。卡拉蒙轉過身,看見費拉葛斯頹然倒下,而牛頭人正準備舉起三叉戢刺向黑人。他立刻大吼一聲,成功分散了牛頭人的注意力。

牛頭人大紅轉而面向這新的挑戰者,他長滿紅色獸毛的臉浮出微笑,在看到卡拉蒙只有一把短劍後,他的笑容更深了。牛頭人猛然沖向卡拉蒙,想要速戰速決。但是卡拉蒙矯捷的側過身,並且用力踹了牛頭人的膝蓋骨。這一腳讓牛頭人萬分痛苦,一個踉蹌跌到地上。

卡拉蒙在確定對手至少在幾分鐘之內不具威脅之後,跑到費拉葛斯身邊。黑人蜷成一團,緊壓著胃部。

“來吧,”卡拉蒙含混不清的說,邊用手臂環著費拉葛斯。“我看過你受過這樣的傷,快起來吃個五大碗飯吧。你怎麽啦?”

沒有回應。卡拉蒙感覺的到費拉甚斯不停的抽搐,他黑亮的皮膚上滿是汗水。接著卡拉蒙在費拉葛斯的手臂上看到三個明顯的傷口。

費拉葛斯擡頭看著卡拉蒙,知道他終於明白了。毒發的痛苦讓費拉葛斯垂下了雙膝。

“把我的……我的……劍拿去,”費拉葛斯斷斷續續的說。“快點,傻子!”卡拉蒙在聽見牛頭人重站起來的聲音後,只遲疑了一秒鐘,就從費拉葛斯顫抖的手中接過了劍。

費拉葛斯痛苦的抽搐著。

噙著淚水的卡拉蒙,用費拉葛斯的劍擋掉了牛頭人的一擊。即使牛頭人跛了一條腿,但還是可以輕易的扳回一城。牛頭人知道,他只需要輕輕的劃傷對手,三叉戟上的劇毒就足以讓卡拉蒙魂歸西天。

兩個鬥士緩慢的一圈一圈的繞著擂臺。卡拉蒙聽不見觀衆目睹真正鮮血的歡聲雷動,他不再想要脫逃,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他的戰士本能主宰了一切,他只知道一件事——他必須殺戮。

所以他等著。費拉葛斯曾經告訴過他,牛頭人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認爲自己高人一等,因此有低估對手實力的傾向。如果你等待的夠久的話,他們一定會出錯。牛頭人大紅也不例外。卡拉蒙馬上就摸清了牛頭人的想法——痛苦憤怒,一定要儘快解決這個行動遲緩的弱小人類。

雙方愈來愈接近奇莉和拉格纏鬥的位置。卡拉蒙很明顯的受到奇莉正在苦戰的影響而分了心,失足滑進了一灘黏糊泛黃的血泊中。

牛頭人大紅眼見機不可失,立刻舉起三叉戟沖向卡拉蒙。

但是卡拉蒙的這一跤只是個幌子,他手中的劍在陽光下一閃。

牛頭人發現自己中計之後,馬上想要停住腳步,但他忘了一條腿已經瘸了,只有一條腿撐不住全身的重量,他重心不穩的重重摔倒在地,卡拉蒙則是執劍不偏不倚的往大紅的牛頭劈了下去。

卡拉蒙把劍抽出,接著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他轉過身,正好看見奇莉用她強有力的下額,緊緊扣住拉格的粗脖子。奇莉愈咬愈用力,深入拉格的頸動脈。食人魔痛苦的張著大嘴,但是卻再也叫不出聲了。

此時卡拉蒙注意到右方有動靜,迅速側過身後,見到發狂的矮人,手握匕首猛衝了過來,但是在艾拉克正要刺向卡拉蒙的千鈞一髮之際,匕首卻直入了母熊的胸口,矮人的手霎時間染滿了鮮血。大熊痛苦的怒吼,用最後一分力氣把艾拉克捉住,抛向懸挂開啓鐵頸圈鑰匙的自由尖塔。矮人血肉模糊的軀體落在其中一個雕工精美的塔身上,而這猛力的一抛也讓尖塔開始晃動,最後整個崩散。

奇莉感覺到鮮血從胸前的傷口中不斷湧出,群衆瘋狂的叫好,興奮的呼喊著卡拉蒙的名字。大漢什麽也沒聽到,只是蹲下身,環抱奇莉。咒語已經解開,母熊消失無蹤。卡拉蒙把奇莉貼緊自己的胸口。

“你贏了,奇莉,”卡拉蒙輕聲說。“你自由了。”

奇莉對著卡拉蒙一笑,然後睜大雙眼……她未瞑目的雙眼仍然直視天際,似乎告訴著卡拉蒙——她現在瞭解了。

卡拉蒙把奇莉輕輕的放下。他看見費拉葛斯臨死前最後一次痛苦的抽搐和奇莉無神的雙眼。

“好弟弟,你必須對這些負責,”卡拉蒙低聲說。

卡拉蒙撿起劍轉過身,準備迎接任何其他的挑戰者。但是沒有敵人了,只剩下其餘的鬥士。他們看見卡拉蒙臉上的淚痕和血迹,一個接著一個的靠邊,爲他讓出了一條路。

卡拉蒙看著他們,瞭解到他終於“自由”了。可以不受拘束的去找他的弟弟,結束他邪惡的生命。他不再畏懼死亡。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讓他體會到戰勝的甜美。

當卡拉蒙準備全力復仇,步下離開競技場的階梯時,第一次的地震也開始撼動著這個萬劫不復的城市。


[ 第三十一章 ] [ 第三十三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