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三十章

卡拉蒙和兩位神殿守衛用盡全身的力氣,好不容易才把神殿大門打開,讓他離開神殿。狂風火力全開,把大漢逼到牆邊好一陣子,卡拉蒙此時仿佛和泰斯一樣的弱小。不過,他還是挺了出去,和狂妄的強風纏鬥。最後卡拉蒙終於贏了,烈風也服輸的讓他走下階梯。

當卡拉蒙穿過城中央的高樓時,風勢似乎稍稍減弱了一些,不過還是令他舉步維艱。有些地方的積水及膝,讓他必須小心翼翼的涉水而行。從不間斷的閃電讓他半盲,而大作的雷聲則是讓他聽不見其他的任何聲音。

伊斯塔的居民全都蜷縮在家中,或詛咒或祈求諸神。卡拉蒙在路上看見的幾乎都是外地人,他們多半緊挨著牆壁戰戰兢兢的行走,要不然就是絕望的窩在騎樓下。

不過卡拉蒙仍是擡頭挺胸、邁著大步前進。他充滿希望興致高昂,絲毫不受暴風雨的影響。也或許正是因爲暴風雨的緣故——這下子奇莉和費拉葛斯應該聽的進他的話,離開伊斯塔,而不會像之前一樣冷言冷語。

“我不能夠告訴你們我是怎麽知道的,但是我就是知道!”他哀求。“災難快要降臨了,我聞的出來!”

“我們會錯過最後回合,”奇莉冷靜的說。

“他們不會在這種天氣狀況下還舉辦的,”卡拉蒙揮舞著雙臂。

“暴風雨總是持續不了多久,”費拉葛斯說。“最後回合當天一定是個好天氣。再說,”他眯起了眼,“少了我們,你在競技場上要怎麽辦?”

“幹嘛問這個。如果有必要的話,我一個人上場就行了,”卡拉蒙有些慌亂的說。他那時早就離開了吧,還會帶著泰斯、克麗珊娜、或許還有……還有……

“如果有必要的話……”奇莉用尖銳怪異的語調重復卡拉蒙的話,接著和費拉葛斯交換了一個眼神。“謝謝你還想到我們啊,朋友,”她嚴厲的瞪視卡拉蒙脖子上的鐵頸圈,“不,謝了。你知道奴隸擅自逃離的下場嗎?——殺無赦。逃走之後我們要怎麽過?”

“這些都無關緊要,因爲大災……”卡拉蒙歎了口氣,絕望的搖搖頭。他要怎麽說?要怎麽樣讓他們瞭解?不過他們並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不發一語掉頭就走,留卡拉蒙獨自坐在食堂堙C

但是現在他們總該會聽了吧!他們會明白這不是什麽一般的暴風雨。他們有足夠的時間離開嗎?卡拉蒙皺了皺眉頭,生平第一次希望自己以前多念點書。他對於看火的大山從天而降之後所影響的範圍毫無頭緒。他甩甩頭。或許現在已經太遲了。

卡拉蒙邊涉水邊想著,至少,已經盡了力了。他強迫自己別再擔心朋友,儘量想些愉快的事情。他馬上就可以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這堜珛o生的一切將只會是惡夢一場。

他馬上就會回家和提卡團圓。或許連雷斯林也會一塊兒來!

“我會把新房子蓋好,”他後悔的想著從前磋跎掉的時光。一幅天倫美景浮現在卡拉蒙的腦海中。他看見自己坐在新房子的壁爐邊,提卡把頭倚在他腿上小憩,聽他敍述著這趟旅程的經歷。雷斯林坐在他們旁邊,穿著白袍念書、做研究……

“提卡一定連半個字都不相信,”卡拉蒙自言自語。“不過沒關係。她將會和她深愛的男人再度墜入愛河。這次,他永遠都不會離開她了!”他歎了口氣,仿佛可以感受到爐火的溫暖。

這些想法一路幫助卡拉蒙穿越暴風雨,讓他平安的回到了競技場。他打開了外牆的暗門溜了進去。(事實上艾拉克雖然知道暗門的存在,但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心照不宣的默許鬥士們享受一些夜間行動的自由。)現在競技場內空無一人,這樣的天氣讓一切的例行練習全部取消。所有人都窩在室內,詛咒著該死的暴風雨,邊打賭明天的最後回合到底會不會照常舉行。

艾拉克情緒的起伏和外面的狂風暴雨不相上下,他不斷盤算著如果因爲天候惡劣而取消伊斯塔年度體育賽事——最後回合競技賽,將會有多少進帳從指縫間溜走,這煮熟的鴨子可能會頭也不回的飛走。

他透過位於競技場制高點的窗戶,正巧瞄見卡拉蒙剛從外頭回來。“拉格,”他指著窗外。拉格立刻點點頭,迫不及待的等著矮人放下手中的帳冊。

卡拉蒙迅速的返回他和坎德人共住的房間,急著告訴他有關雷斯林和克麗珊娜的事情。不過他卻發現房堥S人。

“泰斯?”他環視四周,看看泰斯是不是站在陰暗處。此時,從窗外射進了一抹閃電,把房媟茠澈G如白晝,沒有,沒有坎德人的蹤迹。

“泰斯,出來吧!現在沒時間玩遊戲了!”卡拉蒙嚴厲的說。卡拉蒙想到泰索何夫曾經有一次躲在床下,等他進屋後才突然跳了出來。

所以他點燃火把,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還是找不到泰斯。

“這小笨蛋可千萬不要在這種鬼天氣媔]出去!”卡拉蒙低聲說,然後忽然鬆了一口氣。“他也許已經在食堂媯扔菃琚C說不定還和費拉葛斯、奇莉在一起。我現在只要拿著魔法裝置和他會合就好了……”

卡拉蒙打開收藏戲服的小木箱,輕蔑的瞪了閃著金光的盔甲一眼,然後不屑的把它扔到地上。“至少我不必再穿這種怪衣服,”然而他還是露出自鳴得意的微笑。“如果能夠穿著它看看提卡的反應也挺有趣的。她看了會不會大笑啊?我想她一定會很喜歡這副盔甲的。”卡拉蒙愉快的吹著口哨,邊把箱子堜狾釭漯F西拿出來,接著用一把會伸縮的道具小刀撬開了他自製的假箱底。

口哨聲嘎然而止。

箱子竟然是空的。

卡拉蒙慌亂的摸遍整個箱子,忘了體積不小的魔法裝置不可能會藏在裂縫堙C他站起身,歇斯底里的四處搜查,不放棄任何一個角落,也再看了一次床底下。他甚至還把稻草床墊撕爛檢查,當他企圖摧殘泰斯的床墊時,突然注意到了!

泰斯不但人不見了,連所有裝著他寶物的小袋子和披風也都不翼而飛。

卡拉蒙明白是泰斯拿走了魔法裝置。

但爲什麽呢?……卡拉蒙思索了一陣,一個念頭讓他頓時不寒而慄,全身顫抖。

泰斯曾經提過他去見了雷斯林。他跑去見他幹嘛?爲什麽要去找雷斯林?卡拉蒙忽然瞭解泰斯在提到這件事的時候,有技巧的回避了重點。

卡拉蒙狂吼。好奇的坎德人當然問過他裝置的用法,而泰斯也都對卡拉蒙的回答相當滿意,因此卡拉蒙一直以來都不以爲意。他經常檢查裝置是不是還在老地方——每個人和坎德人共處一室時突然就會養成的習慣。如果泰斯真的想多知道一點的話,他早就會把它拿給雷斯林看了……泰斯以前發現具有魔法的玩意兒時都是這樣做。

或許是雷斯林誘泰斯把裝置拿給他。只要東西一到手,他就可以強迫大家跟他一起走。他是不是早就計劃好了?欺騙了泰斯和克麗珊娜?卡拉蒙滿是狐疑。又或許是……

“泰斯!”卡拉蒙大叫。他突然間下了決心,“我一定要找到泰斯!

一定要阻止他?“

他狂亂的撿起已經濕透了的被風,不過當他正要邁出門口時,卻被一個巨大身影擋住了去路。

“你給我滾開,拉格!”卡拉蒙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不過拉格立刻把大手貼近卡拉蒙的肩膀,適度提醒了他。“奴隸,你去哪里?”

卡拉蒙企圖掙脫拉格,但是他的力道卻不斷加重。接著傳出卡啦聲,卡拉蒙只覺得全身癱軟。

“拉格,不要傷到他,”這聲音傳自卡拉蒙膝蓋附近。“他明天要上場。而且還一定要贏!”

拉格不費吹灰之力的把卡拉蒙扔回房堙A讓大漢重摔在地上。

“你今天一定忙的很吧,”艾拉克用寒暄的口吻說,邊一屁股坐到床上。

卡拉蒙從地上坐起來,揉揉淤血的肩膀。他迅速看了看仍守在門口的拉格一眼。

“你好不容易才從這場暴風雨埵^來,現在還想出去?”矮人搖搖頭。“不,不。我不能讓你這樣做。你可能會感冒……”

“喂,”卡拉蒙虛弱的說。“我只是想去食堂找泰斯……”外頭打了一記響雷,接著傳出樹木燒焦的氣味。

“算了吧,坎德人走了,”艾拉克聳聳肩。“他連行李都帶走了……依我看來,他是不會再回來了。”

卡拉蒙咽下一口口水,清了清喉嚨,“那麽……讓我去找他……”

艾拉克的笑容突然轉爲咆哮。“我一點都不在乎那個小混蛋!但是你不一樣,我在你身上投資了不少。你小小的脫逃計劃失敗了,奴隸!“

“脫逃?”卡拉蒙兩眼無神的笑了笑。“我從來就不想……你不會瞭解的……”

“喔,我不瞭解?”艾拉克大吼。“我不瞭解你想慫恿我兩名最頂尖的鬥士離開?你想要徹底打擊我,對吧?誰指使你的?”矮人的表情變得精明狡詐。“不是你的主人,別想要騙我。我見過他了。”

“雷斯……費斯……費斯坦但提勒斯……”卡拉蒙結結巴巴的說。

矮人得意的說,“是啊。他還警告我你可能會做出這樣的蠢事,叫我把你盯緊一點。他甚至建議我賞你一點小小的懲罰。明天的競技將不是由你這隊和牛頭人隊交手,而是你一個人對抗牛頭人大紅、費拉葛斯、和奇莉!”艾拉克彎下身,斜脫著卡拉蒙,“他們拿的可是‘如假包換’的兵器!”

卡拉蒙回瞪矮人,接著冷冷的問,“爲什麽?他爲什麽想殺我?”

“殺了你?”艾拉克咯咯笑。“他才不想殺你,他認爲你會贏!他對我說,‘我只要最好的。這是個考驗。卡拉蒙在對野蠻人的比賽堸答犖}亮。不過這次的任務比較困難。’你的主人真是個特別的傢夥!”

矮人繼續笑著,連拉格也是一臉愉悅。

“我不打,”卡拉蒙堅定的說,“殺了我算了。我不和朋友打。他們也是一樣。”

“他告訴我你會這樣說!”矮人的聲音提高。“對吧,拉格!哇,老天!他可真是瞭解你啊,就像你們有血緣關係還是什麽的。他說,‘如果他不上場,相信我,他一定會這樣做。就告訴他由他的朋友代替他和牛頭人大紅打,不過這會兒,只有大紅的兵器才是真的。”’卡拉蒙想起了那個新人被牛頭人刺進三叉戢之後,在地上毒發掙扎的痛苦模樣。

“至於你的朋友不會和你廝殺的那個部份,”矮人不屑的說,“費斯坦坦提勒斯還真是面面俱到。我想在他和你的朋友們談過了之後,他們就會迫不及待的上場呢。”

卡拉蒙的頭深垂到胸前。他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身體受寒,胃部糾結。他對弟弟的邪惡兇險感到無比的絕望。

雷斯林耍了大家,他欺騙克麗珊娜、泰斯、還有我!是他讓我殺了野蠻人。他還騙我!他也騙了克麗珊娜。他這種人怎麽可能會愛上她。他只是在利用她!還有泰斯!卡拉蒙閉上了眼,想起雷斯林剛發現坎德人也來到這堮肊珨〞爾隉K…“坎德人可以改變時間……這是他們準備阻止我的方法嗎?”泰斯對他來說是個威脅!泰斯……泰斯跑哪里去了……

呼嘯的狂風讓卡拉蒙全身抽痛,他漸漸的失去知覺,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他看不見艾拉克和拉格,甚至連雙手被束緊也感覺不到……

過了一會,卡拉蒙才回到現實。他在沒有窗子的小房間堙X—可能是在競技場底下。拉格用鐵鏈挂上了卡拉蒙的鐵頸圖,鏈子的另一端還扣上在牆上的鐵環。接著拉格把他用力推倒,邊檢查捆住他雙手的皮繩。

卡拉蒙聽見矮人說,“別弄太緊,他明天還要上場……”

雷聲現在雖然聽起來朦朧遙遠,不過還是讓卡拉蒙精神一振。

這種天氣是不可能開打的……

艾拉克跟在拉格身後進來,用力的把門甩上。他看見卡拉蒙的神情之後,微笑的摸摸鬍子。

“哦,對了。費斯坦但提勒斯還說,明天會是好天氣,是個讓全克萊恩的民衆都會牢牢記得的好日子……”

門再度被大力關上,並且上了鎖。

卡拉蒙獨坐在無邊的黑暗當中。他的心情出奇的平靜,不帶一絲的感情。現在連泰斯都走了,只剩下他一個。沒有任何人可以提供建議,或是代他做決定。接著,他瞭解到,他不需要任何人來爲他做出這個決定。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這就是法師們送他回來的原因。他們知道真相,也希望他能夠自己去發現。他的雙胞胎弟弟迷失了,再也不會重返正途。

雷斯林一定得死。


[ 第二十九章 ] [ 第三十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