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九章

“這全是邪惡勢力企圖擊敗我的明證,”教皇大吼,他美妙的聲音讓聽者聞之動容。“我絕不放棄!你們也要一樣!我們必須要有堅強的信念對抗這種威脅……”

“不,”克麗珊娜絕望的自言自語。“你全弄錯了!你一點兒都不瞭解!爲什麽你會如此的盲目!”

她坐在晨禱者之中。被後世稱爲最後十三天的警示已經過了十二天,不過卻沒有收到任何警告的功效。每天,都有一件從大陸各地傳回的怪異事件。

“羅拉克國王報告,西瓦那斯提的樹木一整天都不斷的湧出鮮血,”教皇飽含恐懼的敍述。“帕蘭薩斯城目前則是漫天大霧,居民們被迫坐困愁城。”

“在索蘭尼亞,無法點燃任何的火苗,壁爐前毫無暖意,打鐵舖被迫關門。然而在阿班西尼亞平原卻爆發了燎原的大火,黑煙和火舌逼得平原人遠離家園。”

“就在今天早上,獅鷲獸回報,精靈城市奎靈諾斯突然遭到兇暴獸群的入侵……”

克麗珊娜再也聽不下去。她不顧附近會衆質疑的目光,毅然決然的離開晨禱儀式,往長廊跑去。

刺眼的閃電和緊接而來的隆隆雷聲,讓她用雙手捂住臉。

“這些一定要停止,不然我馬上就要被逼瘋了!”她喃喃道,邊蜷縮在牆角。

龍捲風之後的十二天,伊斯塔每分每秒都得忍受閃電雷聲大作,任大雨和冰雹讓各處泛濫成災。這樣的日子足以打擾所有人的睡眠,摧毀每一分的信念。克麗珊娜筋疲力竭的坐在椅子上,把頭垂到兩手之間。

她突然警覺到有人輕觸了一下她的手臂,眼前是一個穿著濕透被風的年輕男子,透過外衣隱約可以看出他渾身壯碩的肌肉。

“很抱歉,神眷之女,我不是有意要嚇你的,”他深沈的聲音和臉龐一樣,都讓克麗珊娜覺得似曾相識。

“卡拉蒙!”克麗珊娜驚呼,接著用力緊握大漢的雙手,想要抓住身邊唯一真實存在的東西。

“我……我一定要回去參加晨禱了,”克麗珊娜囁嚅,“外頭一定很恐怖,你都已經全身濕透了。”

“我找了你好幾天……”

“我……我知道……,很抱歉,我一直都很忙……”

“克麗珊娜小姐,”卡拉蒙的語氣力持鎮定,“我們不是在討論慶典派對。這個城市明天就要遭到毀滅!我……”

“別說了!”克麗珊娜緊張的環顧四周,“我們不能在這婼矷C”一次閃電和外頭重物落地的聲響讓嚇了她一跳,不過她馬上又恢復了鎮定。“跟我來。”

當克麗珊娜領著卡拉蒙走向位於神殿內側陰暗房間的時,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不過至少這堿搕ㄗㄟ{電,雷聲也被厚牆擋去了大半。克麗珊娜輕輕的帶上門,找張椅子坐了下來,並且示意卡拉蒙也照著做。

卡拉蒙先是站了一會兒,然後不安的坐下。他想到了最後一次和克麗珊娜會面時,他的爛醉差點讓兩人命喪黃泉。克麗珊娜應該也在想著相同的事情,因爲她正用那雙冷酷的灰眼,不留情面的打量著卡拉蒙。

“很高興見到你恢復了健康,”克麗珊娜企圖緩和緊張的氣氛。

卡拉蒙的臉更紅了,並且直盯著地板看。

“對不起,”克麗珊娜突然說。“請原諒我。十三項警示開始發生之後,我幾乎都沒閉過眼。”她顫抖的雙手輕搭著額頭,“我無法思考,一直都有可怕的噪音……”

“我瞭解,”卡拉蒙擡頭看著她。“你有一堆的理由來討厭我。我也很厭惡過去的自己。但是這些都和我們現在要討論的無關。克麗珊娜小姐,我們一定要離開!”

“沒錯。”克麗珊娜深吸了一口氣。“只剩下幾個小時可以離開。我已經失敗了,“她木然的說,”在這最後關頭之前,我一直都滿懷希望,不過教皇是盲目的,什麽都看不見!“

“這不是你之前阻止我離開的原因吧,”卡拉蒙不帶感情的問道。

這回輪到克麗珊娜臉紅了。“不,”她輕聲的回答幾乎讓卡拉蒙聽不清楚,“不,我不會走的,除非……除非等到……”

“雷斯林,”卡拉蒙幫她接完了話。“克麗珊娜小姐,他有強大的法力,當初他就是這麽來的。再說,我最近才瞭解到,他已經做出了選擇。我們應該要離……”‘“你弟弟病得很重,”克麗珊娜打斷了前者。

卡拉蒙立刻擡起了頭,臉上儘是關切之情。

“冬季慶典之後他就拒絕接見任何人……包括我在內。直到今天他才稍了個口信給我,”克麗珊娜在卡拉蒙銳利目光的注視之下,覺得雙頰發燙。“我一定要說服他跟著我們一起離開。如果他的健康繼續惡化下去,他根本就無法施展法術。”

“是的,”卡拉蒙邊說邊想到施展這個法術所需要耗費的能量,甚至連強大的帕薩理安都需要好幾天的時間準備,而且還是在他健康狀況良好的時候。“小雷怎麽了?”

“諸神的接近影響到他,”克麗珊娜回答。“如同它們對其他人也有影響一樣,不過他們卻拒絕承認。”她悲傷的歎了口氣,接著說,“我們必須立刻準備離開,如果他答應和我們……”

“如果他不同意呢?”卡拉蒙打斷了克麗珊娜。

克麗珊娜漲紅了臉。“我想……他會同意,”她的思緒回到在他房內,他眼中流露出的渴望和欣賞之情。“我曾經……和他談過……他選擇錯誤的問題。我告訴他邪惡永遠不能到達的境界,還有邪惡是如何的自我毀滅。他答應我會想一想我的說法。“

“他愛你吧,”卡拉蒙柔聲說道。

克麗珊娜的視線不敢和卡拉蒙的交會,也不敢回答,只是聽著撲通撲通的劇烈心跳聲和遠處傳來的隆隆雷聲。接著她意會到卡拉蒙站了起來。

“克麗珊娜小姐,”卡拉蒙用極其嚴肅的語調說,“如果你是對的,你可以用你的善良和愛意讓雷斯林棄暗投明——當然是要出於他的自由意志,我會……我會……”卡拉蒙哽咽,並且快速的別過了頭。

克麗珊娜聽出了大漢聲音流露出的感情,也看見了他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而覺得痛苦和悔恨。她開始懷疑自己先前是不是錯看他了。她站起身,溫柔的搭著卡拉蒙的肩膀。

“你一定要回去嗎?難道就不能留……”

“不,”卡拉蒙搖搖頭。“我要先去找泰斯和帕薩理安交給我的那個裝置。還要提醒朋友趕快離開,雖然他們一直都不聽勸,但是我總要盡最後的努力。”

“當然,”克麗珊娜說。“我瞭解。那你就儘快趕回來,和我在……雷斯林的房間會合。”

“我會的,克麗珊娜小姐,”他熱忱的說。“現在我必須趕在我朋友去練習之前回去。”他緊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後迅速離開。

克麗珊娜在看著卡拉蒙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之後,執起白袍的一角,慢慢的往雷斯林的住處前進。

她懷抱的善意和希望在經過走廊時稍微消失了一些。因爲似乎連最厚重的窗簾也擋不住刺眼的閃電,而最堅實的牆壁也抵不過轟隆隆的雷聲。或許是有些窗戶並不牢靠,竟然還讓狂風長驅直入。

克麗珊娜的黑髮拂過臉頰,白袍被吹得衣擺上揚。當她往法師的房間走去時,可以清楚的聽見暴雨打在窗上的聲音。她伸出抖個不停的手輕敲法師的房門時,一道青白色的閃電和隨之而來震耳欲聾的雷聲讓她震了一下。門開了,她猛地被雷斯林的雙手環抱。

這和她的夢境一樣。她驚魂甫定的緊貼著他柔軟的天鵝絨黑袍,用他的體溫暖和身子。和她緊靠著的身子一開始還頗爲緊張,不過克麗珊娜可以感覺的出,雷斯林慢慢的放鬆,他環繞她的雙臂愈擁愈緊,接著一隻手開始溫柔的輕撫著她如瀑的長髮,仿佛呵護著受驚的孩子。

“好了,好了,”他安慰著眼前受創的女孩,“別被暴風雨嚇著了,神眷之女。你應該高舉雙臂迎接它們!體會諸神強大的力量,克麗珊娜!這些只是用來嚇唬愚蠢的傢夥,傷不了我們的。除非你選擇受到它們的影響。”

克麗珊娜斷斷續續的啜泣聲漸漸平息。雷斯林所說的話並不像安慰孩子的慈母,而是嚇壞了她。她仰起頭來看他。

“你是什麽意思?”她緩慢的說,一臉驚嚇。她注視他那對如鏡子般的雙眸,雷斯林則是任她由之深入自己熊熊燃燒的靈魂。

她開始推開他。不過他仍然用微顫的手輕撥開她纏黏在臉龐的發絲,呢喃著,“克麗珊娜,和我一起走吧!和我到那個你將會是世上唯一牧師的時代,我們可以直接挑戰諸神的時代!想想吧!那種統禦世界的至高權力。”

雷斯林放開了克麗珊娜。接著外頭閃電雷聲大作,他滿足的微笑。克麗珊娜看見他眼中閃耀著狂放的火花,他蒼白的臉龐透出陣陣光彩。她注意到他比上一次見面之後消瘦了許多。

“你病了,”她回過頭,“我去找人來幫忙……”

“不!”雷斯林猛然怒吼。他的眼睛又恢復了原本如鏡般的平靜模樣,整個人冷靜自制。他用力扳住克麗珊娜的手腕,讓她面對他。

“我是病了,”雷斯林一字字的說。“但我的病無藥可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治好我的瘋狂。我的計劃眼看著就要完成了。大災變就在明天,諸神會因爲降怒於這些可憐人而放鬆注意。黑暗之後將不能阻止我施展讓我去那個她無力對抗真正牧師時代的法術。”

“讓我走!”克麗珊娜怒喊。她掙脫了他,但是卻依然記得他的擁抱,他纖細手指的撫觸……克麗珊娜覺得既羞愧又難過……“你必須自己去完成你的邪惡計劃……我絕不會和你一起走的。”

“那你可會小命不保,”雷斯林不帶感情的說。

“你竟敢威脅我!”克麗珊娜激動的轉身面對雷斯林,震驚和憤怒蒸乾了她剛剛奪眶而出的淚水。

“並不是我要取你性命,”雷斯林詭異的笑著。“是那些送你來這堛漱H。”

克麗珊娜目瞪口呆,但是還是立刻恢復了理智。“這是你耍的另一個花招嗎?”她冷冷的問道,邊迅速別過了身,企圖在被他發現自己被他傷得遍體鱗傷之前離開……

“沒有什麽花招,神眷之女,”雷斯林明快的說。他指向書桌上一本攤開了的紅皮書。“你自己看看吧,我研究了好久……”是的,架上滿滿的都是從前不在這兒的書籍。雷斯林看到克麗珊娜吃驚的表情,說道,“我尋遍各地就是爲了找到這些書,好不容易才在威萊斯的大法師之塔找到了這一本。來吧,看一看。”

“這是什麽?”克麗珊娜的表情似乎是害怕這本書頓時會幻化爲毒蛇猛獸。

“就一本書而已,沒什麽別的了,”雷斯林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

“我向你保證它不會突然變成惡龍,或是什麽別的東西。我再說一次——這是本書,是本百科全書。它非常的古老,是出自於夢幻的年代。”

“你爲什麽要我看它?它和我有什麽關係?”克麗珊娜懷疑的問道,不過她還是停下往門口走去的腳步。

“這本百科全書記載的是在夢幻的年代中被創造出的魔法裝置,”雷斯林邊說邊盯著克麗珊娜。“看吧……”

“我不會讀這些魔法文字,”克麗珊娜微蹩峨眉。“還是,你要幫我翻譯呢?”她諷刺的說。

雷斯林的眼中閃著怒火,不過很快的就被悲哀的神情取而代之。

“這不是用魔法文字寫成的,”他溫柔的說。“不然我怎麽會叫你看呢。”他低頭看了看身上穿的黑袍,勉強的苦笑。“很久以前,我就曾經問過自己,憑什麽指望你會信任我。”

克麗珊娜羞愧的緊抿著下唇,緩緩的走到書桌前坐下。在雷斯林的指引下把那本書移到了眼前。法師一聲令下,斜靠牆邊的法杖激射出金光,讓克麗珊娜便於閱讀。

“讀吧,”雷斯林指了指書。

克麗珊娜瀏覽了整頁,接著,看到了“時光旅行之工具”,導言之後,有一張圖,描繪的和坎德人所形容的裝置非常相像。

“是這個嗎?”她擡起頭問雷斯林。“就是帕薩理安給卡拉蒙的那個裝置?”

法師點點頭。“繼續念,”他柔聲的下令。

克麗珊娜興致盎然的繼續讀下去。這只是一小段文字,描述偉大法師是如何設計和製造出這個裝置。克麗珊娜不太懂彌漫著神秘色彩的文字,只能片段的抓出一些自己認得的字……

“……會帶著被施下時間咒語的人往前或是往後……必須要正確組裝,確實啓動……只能夠運載一個人,就是被施下時間咒語的那個人……裝置只能用於人類、精靈、食人魔……”

克麗珊娜看完了,不解的望著雷斯林。後者露出期待的笑容,似乎希望她從這段文字媯o現些什麽。克麗珊娜的內心深處隱隱覺得不安,她的心似乎比她的大腦理解的還要快。

“再一次,”雷斯林說。

克麗珊娜告訴自己一定要專心,她的視線又重回到書本。

找到了!這段話突然間跳了出來,讓她幾乎不能呼吸。

只能夠運載一個人……

只能夠運載一個人!

克麗珊娜雙腿一軟,幸好雷斯林立刻趕到她身後,不讓她跌到地上。

她直視著地板很長一段時間。她不顧外頭的閃電和法杖發出的異光,只覺得一切突然間都陷入了黑暗。

過了好久她才問,“他知道嗎?”

“卡拉蒙嗎?”雷斯林回答。“當然不知道。如果他們讓他知道的話,那傢夥一定會毫不考慮的跪著求你使用魔法裝置,說什麽他願意代替你赴死之類的蠢話。”

“喔,不,克麗珊娜小姐。他會自信滿滿的帶著你和坎德人,然後發現只有他一個人回去了,痛不欲生的聽著他們的解釋。我很好奇帕薩理安要怎麽向這個傢夥解釋。”

雖然克麗珊娜不大願意,但是他的眼神還是攫住了她的。她又在他的眼中看見了自己,不過這一次的她卻是獨自一人,神情驚恐。

“他們是送你來自掘墳墓的,克麗珊娜,”雷斯林用只比呼吸聲再大聲一點的聲音說,不過他的話卻字字直刺進克麗珊娜的胸膛。“這就是你所謂的正道嗎?呸!他們和教皇一樣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們怕你就像你怕我一樣。克麗珊娜,唯一的正道就是吾道!助我擊垮邪惡。我需要你……”

克麗珊娜閉上了眼。她腦海中浮現出帕薩理安寫給她的信……

生命或是靈魂——你將被迫從兩者中選其———選了一個,就得放棄另一個。你離開那個時代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透過卡拉蒙。

他從一開始就故意誤導她!這就是帕薩理安形容的狀況嗎?又有誰能夠回答她?在這個孤絕的世界堙A她能夠信任誰?

克麗珊娜全身的筋肉不斷抽搐,但還是強迫自己起身。她看也不看雷斯林,只是空洞的望著前方,“我必須要走了……我要好好想想……”

雷斯林並不企圖挽留,甚至沒有站起來。他在克麗珊娜離開之後喃喃自語,“明天,就是明天了……”


[ 第二十八章 ] [ 第三十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