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八章

冬季慶典就是被後代稱爲“十三災難”(阿斯特紐斯將之記錄爲十三項警示)的第一天。

這天從早開始就是出奇的悶熱。是所有人連長壽的精靈也不例外——經歷過最炙熱的冬季慶典。原本被精心妝點的神殿當中,慶典玫瑰不敵酷熱,枯萎殆盡,用奇花異草細細編成的花圈,則散發出類似被烤箱烘烤過的氣味。

雷斯林早在天亮前的數個小時,就被夢魔驚醒。他一絲不掛。

渾身是汗的躺臥在床上,虛弱的無力起身。諸神的警示愈逼愈近,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它們對於教皇企圖請求破壞勢力平衡的震怒。

而讓雷斯林感受最貼近的就是他所屬的黑暗之后。

他夢到了黑暗之后,不過她並不以他所期待的形貌出現——雷斯林沒有夢到在長槍戰爭中,企圖爭霸世界的五頭龍——萬色返空龍。也沒有見到領導惡龍軍團的黑暗戰士。她選擇化身爲冶豔的黑暗女妖——以沈魚落雁的美貌整夜撩撥雷斯林,直刺他最大的弱點。

雷斯林緊閉雙眼,沈浸在黑暗女妖的魔法中,他想像她纏繞在他身側烏黑芳香的長髮和她誘人的碰觸。雷斯林伸手撥開她的秀髮,卻驚見克麗珊娜的臉龐!

夢境結束,雷斯林重新掌控了意志。當他正得意于自我的勝利時,成功的代價——一陣劇烈的咳嗽立刻讓他上氣不接下氣。

“我不會放棄的,”他喃喃說。“我沒有那麽容易被擊垮,親愛的黑暗之后。”雷斯林掙扎著起床,虛弱到每走一步就必須休息一下,但是他還是走到了書桌邊,打開一本古老的魔法書,開始努力的研讀。

克麗珊娜也是不得好眠。她和雷斯林一樣,感受到請神的憤怒,而她所信仰的帕拉丁則是帶給她無法承受的哀痛感。她邊拭淚邊狂奔,漫無目的的任罪惡感席捲全身,接著她掉入了虛無,靈魂則被恐懼徹底摧毀。幸好一隻有力的臂膀擒住了她,她緊擁著柔軟的黑袍,挨著壯健的身軀,讓纖細的手指輕撫發絲,她看著那張臉一陣鈴響打破了夢境。克麗珊娜驚醒,狂野的環顧四周。然後,她想起了在夢堿搢ㄙ漕滷i臉和那溫暖的胸膛。克麗珊娜把頭埋進子雙手間,輕輕的擦去眼淚。

泰索柯夫帶點失望的醒了。今天就是冬季慶典,也是雷斯林說恐怖的事情會開始發生的那天。但是泰斯透過從窗口射入的灰色微光,只發現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卡拉蒙在地上氣喘吁吁的坐著晨間運動。

雖然卡拉蒙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和同伴套招、舞弄兵器,但是他還是不停的和體重奮戰。卡拉蒙曾經獲准不需要節食,不過眼尖的矮人馬上就發現,他的食量是其他人的整整五倍之多!

由於卡拉蒙一直擔心雙胞胎弟弟,讓他總是心亂如麻,所以他有別於以往的爲享受美味而吃,轉而以大吃大喝當作心靈的慰藉,就像他過去沈溺於酒精一樣。(事實上,卡拉蒙有一次還強迫泰斯偷帶一瓶矮人烈酒回來,不過因爲他有一陣子沒喝酒,所以搞得酩酊大醉——這讓坎德人偷偷松了一口氣。)

因此艾拉克下令,卡拉蒙非得每天做晨操,才能和其他人一樣正常的飲食。雖然卡拉蒙曾經質疑矮人的判斷力——畢竟他是在所有人起床之前做運動,一天不做照理來說應該不會被發現。不過,艾拉克真的能夠明察秋毫,讓他絲毫不敢懈怠。

泰斯聽厭了卡拉蒙粗濁的喘氣聲,爬上凳子往窗外看,檢查一下是不是已經有恐怖的事情發生。他很快的滿心歡喜。

“卡拉蒙!快來喲!”泰斯興奮的大叫。“你看過天空像那個樣子嗎?”

“九十九,一百下,”卡拉蒙專心的數著。然後泰斯聽見“咻呼!”接著是轟然一聲巨響,讓整個房間震了一下。剛做過劇烈運動的大漢,滿不情願的從地上爬起來,邊用毛巾擦汗,邊看向窗外。

卡拉蒙漫不經心的亂瞄,心想著沒啥大不了的,頂多就是看個日出罷了。接著大漢睜大了雙眼。

“不,”他低聲說。

“卡拉蒙,”泰斯哭喊,“雷斯林是對的,他說……”

“雷斯林!”

泰斯吃了一驚,他不是故意要說出來的。

“你在哪里看到雷斯林的?”卡拉蒙定定的問道。

“當然是在神殿媕Y羅,”泰斯裝的若無其事。“我沒告訴你我昨天去了神殿嗎?”

“有啊,但是你……”

“好吧,那我去那堥ㄓF哪些朋友呢?”

“你沒有…”

“我見到的是克麗珊娜和雷斯林。我一定和你提過,只是你每次都不聽我說,你知道的嘛,”泰斯覺得深受誤解。“你每天晚上都坐在床上,不是生悶氣就是自言自語。如果我說,‘卡拉蒙,屋頂要垮下來羅,’你還會說,‘那很好啊,泰斯。’”

“嘿,聽好,如果你有提到……”

“克麗珊娜小姐和雷斯林,我們還聊了好一陣子呢,”泰斯忙不叠的說,“都是在討論冬季慶典的事情。對了,你真應該去看看他們怎麽置神殿的!到處都是玫瑰花幄,幄,我送你糖果了嗎?等一下,它們就在我那邊的袋子堙C只要一分鐘就可以找到了……”坎德人企圖跳下椅子,不過被卡拉蒙給擋住了……“呃……我想可以等一下再去找糖果。我剛說到哪兒啦?哦,對了,”——泰斯看見了大漢眼中的怒火——“我和克麗珊娜小姐還有雷斯林聊天,哇,卡拉蒙!真的很刺激哦!提卡說得對,她和你弟弟正在談戀愛。”

卡拉蒙眨眨眼,完全聽的一頭霧水。泰斯先是說了一大堆拉拉雜雜的東西,接著又用了亂七八糟的代名詞。

“不,我不是說提卡和你弟弟談戀愛啦,”泰斯看出了卡拉蒙的迷惑。“我是說克麗珊娜小姐和你弟弟!真的很有趣吧。我大概是斜靠在雷斯林關緊的門邊,一面休息一面等著他們聊完,然後我剛好就從鑰匙孔堿搢鴠L差一點就親到她了,卡拉蒙!我們說的是你弟弟喔!想不到吧!不過他還是沒親下去,”坎德人歎了口氣。“他還吼著要她離開。她是走了,不過我可以看得出來她一點都不想走。她穿的好漂亮,看起來真是美極了。”

泰斯見到卡拉蒙怔住的表情,鬆了一口氣。“我們討論到大災變。雷斯林提到從今天,就是冬季慶典開始,會發生恐怖的事情。這些都是諸神的警示。“

“和他談戀愛?”卡拉蒙囁嚅。他皺了皺眉頭,轉過身,任泰斯從椅子上跳下來。

“是啊,千真萬確,”泰斯急切的說,邊摸索他的小袋子,終於找到了他帶回來的那些糖果。這些糖果因爲大熱天而黏答答的,再加上泰斯剛才的一陣擠壓,都變得奇形怪狀。不過坎德人很確定卡拉蒙根本就不會多加注意。他猜對了!卡拉蒙看都不看一眼就吃了起來。

“他們說過,他需要一個牧師,”卡拉蒙喃喃念著,嘴媮棤赮﹞F糖果。“他們真的說對了嗎?他真的要去做了嗎?我應該讓他就這樣子去嗎?還是應該阻止他?不過我有權利阻止他嗎?如果她決定和他一起去,這是不是她的選擇呢?或許這樣對他最好,”卡拉蒙柔聲說,邊舔拭他黏呼呼的手指。

泰索柯夫終於舒了一口氣,躺回床上等著去吃早餐。卡拉蒙並沒有問他去找雷斯林的最初動機是什麽。泰斯也十分確定,卡拉蒙會忘了自己沒問過。他的秘密還是很安全的……

冬季慶典這天的天空萬里無雲,晴朗到幾乎可以穿透天際上達天聽。不過擡頭向上望的人可不想看太久,因爲天空正如泰斯所注意到的一般,不大一樣——整個都是綠色的。

醜惡怪異的綠色天空,伴隨著沈悶黏著的空氣,讓所有人呼吸困難,也掃了不少興。被迫外出參與慶典派對的民衆都是快步疾走,邊走邊抱怨奇怪的天氣,每個人心中的過節氣氛多多少少都被恐懼感所取代。

神殿堛漪ㄨ麉h是繼續盛大舉行,絲毫不受外界的影響。在室內看不見怪異的綠色天空,每個與會者都沈浸于教皇的美善,連克麗珊娜也不例外。她又再度任教皇的光華洗滌心靈。不過,她今天已經看到了天空。克麗珊娜想起雷斯林的話,努力的回想關於“最後十三天”的故事。

但是這些都只是兒時記憶,和昨晚的夢境全都混在一起。她心想,教是當然會注意到諸神的警示……她希望歷史能夠改變,至少,教皇是絕對無辜的。她在教皇光耀的照拂之下,忘記了她曾經看到過那個眼神閃爍不定的焦慮人類。她現在看到的,是一個指責屬下欺瞞和怠慢的當權者,他只不過是無辜的受害者而已。

這天競技場的觀衆席上稀稀落落,因爲大部分的人看到綠色天空的顔色愈來愈深,都不想到戶外活動。

鬥士們也都受到了影響,心不在焉的比劃著。而觀衆則是興趣缺缺,連對他們最喜愛的鬥士都吝於鼓掌。

“這樣子的天空正常嗎?”奇莉在走廊等待上場時,問費拉葛斯和卡拉蒙。“如果是的話,我終於知道我們族人選擇住在海底的原因了。”

“我們家三代都曾經做過長途的航行,”費拉葛斯說,“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綠色天空,也從來沒聽說過。我敢保證,一定是個壞兆頭。”

“那還用說,”卡拉蒙不安的說。他忽然想起十三天之後就是大災變了!只剩下十三天……這兩個亦師亦友的好夥伴——對他而言幾乎像是史東和坦尼斯一樣重要,他們將會被大災變……卡拉蒙覺得,伊斯塔上其他的人都是自私的傢夥,是死是活根本不關他的事(當然無辜的孩童們例外)……他一定要事先警告他們。如果他們離開城市的話,或許可以逃過一劫。

卡拉蒙絞盡腦汁的苦思,並沒有對競技場多加注意。臺上是牛頭人大紅和一個剛來幾個星期的生手互相比劃。

不過卡拉蒙感到站在身邊的費拉葛斯突然一僵,忙問,“怎麽啦?”

“你曾經在道具間堿搮L那個三叉戢嗎?”費拉葛斯平靜的說。

卡拉蒙仔細打量牛頭人的兵器,緩緩的搖頭,不祥感湧上心頭。新來的傢夥很明顯的並不是牛頭人的對手,他之所以沒被打敗完全是事前的套招,而牛頭人也似乎絲毫不把他放在眼堙C

“這是真的三叉俄。艾拉克一定是想除掉那個新人,”卡拉蒙自言自語。“看看那兒吧,我猜的沒錯,”他邊指向新人胸前突然被劃出的三道血痕。

費拉葛斯一句話也沒說,只和奇莉交換了個眼神。

“這算什麽?”卡拉蒙對著喧擾的觀衆席怒斥。牛頭人大紅正把三叉俄深深的刺入對手的胸膛,漂亮的贏得了勝利。

新人雖然步履不穩,但是還是做出先前排練過無數次的表情——假裝羞愧、憤怒、受到屈辱。但是好不容易撐到後臺的他,卻不再有默契的和隊友交換眼色,而是臉色慘白,汗如雨下,似乎每根神經都在和劇痛搏鬥,雙手則是滿布血迹。

“歐尼岡爵士,”費拉葛斯沈著的說,邊把手搭上卡拉蒙的臂膀。“你的運氣不錯,朋友。可以不必再擔心了。”

“什麽?”卡拉蒙迷惑的看著費拉葛斯和奇莉。他突然聽到一聲慘叫,敗陣的新人頹然倒地,抱著胸口痛苦的大吼。

“不要去!”奇莉拉住卡拉蒙。“我們要上場了。你看,牛頭人大紅已經下來了。”

牛頭人態度悠閒的和三人擦肩而過,經過垂死的新人身邊時同樣也是視若無睹,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艾拉克匆忙的跑來後臺,命令拉格把已經斷氣的屍體處理掉。

卡拉蒙遲疑了一會兒,接著被奇莉猛拉到怪異的陽光下。“野蠻人的帳還清了,”她掩住嘴低聲說。“很顯然的,你的主人和這件事情沒有關係。而是歐尼岡爵士,不過現在他和克拉斯打平了。”

群衆因爲看到他們最愛的格鬥三人組,而忘記了不愉快,熱烈的鼓噪起來。不過卡拉蒙什麽都沒聽見。雷斯林告訴他的是事實!

他說他和野蠻人的死無關。這一定只是個巧合,或是矮人故意設計的小玩笑。卡拉蒙忽然間覺得通體舒暢。

他終於明白,自己可以回去了!雷斯林一直試著告訴他。他們走的是不同的路,雷斯林當然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方向。卡拉蒙錯了,其他的法師錯了,克麗珊娜小姐也錯了。他會回去解釋一切。

雷斯林並沒有傷害任何人,只是想靜靜的研究法術。

卡拉蒙走上擂臺之後,愉悅的轉過身向情緒高昂的群衆行禮。

大漢甚至也陶醉在競技當中——當然一切都是早就套好招的,卡拉蒙這隊將會取得勝利,在大災變當天的最後回合競技賽和牛頭人的隊伍一較高下。但是卡拉蒙不用想那麽多,在那之前他老早就離開了,回去和提卡長相廝守。不過他一定要先警告兩位朋友趕快離開這個萬劫不復的城市。然後和雷斯林道歉,告訴弟弟一切都豁然開朗了,他將要帶著泰索柯夫和克麗珊娜小姐回到他們的時代,展開新生活。或許明天,也或許後天就走。

正當卡拉蒙和隊友們在精彩的表演後向觀衆答禮時,一陣龍捲風席捲了伊斯塔神殿。

綠色的天空因爲黑色沼澤水的加入而顔色轉深,狂放的龍捲風無情的卷起了七座神殿高塔當中的一座,先把它吸到半空中再冷酷的扯碎,徹底的摧毀了整棟建築,然後把只剩下大理石碎屆的高塔殘部,混同著冰雹,還諸大地。

雖然有些人被尖銳的建築物碎屑劃傷,但是沒有人受到重傷。

這座塔原本是用來進行教會的研究工作,很幸運的,這天剛好是假期,所以沒有人在塔堙C不過此時神殿和整個城市的民衆都已經陷入了一片恐慌。

大家害怕龍捲風再度肆虐,慌亂的離開競技場或是大街上,往自己家的方向亂沖。神殿內,教皇和部長——神眷之子和神眷之女們,仔細巡視過神殿之後,立刻辟室密談。所有的人員都全力清掃淩亂的神殿,只見家具四處傾倒,精美的壁飾散落各處,狂風掃進的塵土滿天飛舞。

克麗珊娜用不停顫抖的手擡起一塊瓷器破片,邊想著,這只是個開頭而已……

一切只會越來越糟……


[ 第二十七章 ] [ 第二十九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