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七章

“改變的時候到羅!”泰索柯夫興奮的歡呼,邊偷偷潛進了神殿的花園,落在一個花床的正中央。幾個牧師剛好也來到花園,熱切的討論著即將來臨的冬季慶典。泰斯覺得還是不要打擾他們比較有禮貌,所以即使會把他心愛的藍色綁腿弄髒,他還是把自己平貼在花床上直到牧師們離去。

其實躺在紅色的慶典玫瑰上是很享受的一件事。慶典玫瑰只有在冬季慶典的前後才會綻放,相當的珍貴。許多人抱怨天氣很溫暖,有點太熱了。不過泰斯覺得,如果天氣和平時的冬季慶典一樣寒冷,大家還是會不斷的抱怨。他倒是覺得暖洋洋的挺舒服的,雖然有一點不太好呼吸,不過,總不可能十全十美嘛。

泰斯專心的傾聽牧師們的談話。冬季慶典的衆多派對一定是件大事,泰斯正盤算著要去參加。第一個派對是在今天晚上慶典歡迎會,歡迎會很早就會結束,因爲大家都要趕著回家養精蓄銳,準備參加更多更好玩的派對。從明天破曉開始,就會有一連串的派對可以讓大家玩個夠——這是在酷寒的冬天來臨前,最後一次的瘋狂作樂。

“或許我會參加明天的派對吧,”泰斯想著。因爲他猜想在神殿媮|行的慶典歡迎會一定很莊嚴肅穆,也就是無聊乏味的同義詞——至少坎德人是這麽想的。

卡拉蒙明天要上場競技,角逐冬季慶典的盛事之———最後回合競技賽。最後回合是每年最後的一場競技賽,戰勝的一方將會贏得大獎——重獲自由。當然,這全都是套好招的,明天卡拉蒙的那隊將會打贏,獲得角逐最後回合的機會。不過卡拉蒙對於這項消息卻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泰斯搖搖頭,他實在不太瞭解卡拉蒙爲什麽要重視榮譽。畢竟,這只是個比賽嘛!泰斯就很想偷偷溜走,替自己找些樂子。

不過坎德人還是歎了口氣。不,他還有正經事要辦——阻止大災變的發生,這應該比參加派對,甚至是好幾個派對來的重要。他應該要犧牲自己的享樂來達成這項神聖的任務。

泰斯頓時覺得正氣凜然(雖然這任務實在是挺無聊的)。坎德人忿恨的瞪著正在討論冬季慶典的牧師,希望他們趕快結束對話。

最後,牧師們終於走進神殿。泰斯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摘了朵慶典玫瑰插在頭髮上,好沾染一些節慶氣氛,然後就溜進了神殿。

泰斯被神殿爲迎接冬季慶典的大手筆佈置,震懾的瞠目結舌。

他環顧四周數千朵怒放的慶典玫瑰,猛嗅著沁人的芬芳。到處都有用美麗花朵編成的花圈,還襯著紅色天鵝絨和天鵝羽毛,在陽光的照耀下令人目眩神迷。幾乎每張桌子上都放有一籃籃來自克萊思不同角落的異國水果。盤子上還擺滿了各式各樣可口的甜點,泰斯想到卡拉蒙,立刻把所有的口袋都裝的鼓鼓的。因爲他從來沒見過卡拉蒙在面對撒著糖粉的杏仁小卷餅時,還會鬱鬱寡歡。

泰斯在廳堂堨|處鬧晃,心醉神迷,幾乎忘了來神殿的目的,他必須時時提醒自己身負重要任務。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每個人都沈浸在慶典的歡愉氣氛,或是忙於處理教會瑣事。偶爾會有一兩個守衛嚴肅的瞪著坎德人,不過泰斯總是應付自若,微笑頷首從容的漫步,和一句老坎德人諺語說的一樣“不要爲身後的牆壁改變顔色。如果你看起來屬於那片牆的話,牆壁自然會改變顔色來配合你。”

泰斯在經過了許多轉角(還探索了不少有趣的東西,其中的一些剛好就掉進了他的口袋)之後,終於來到了一條未經布署的陰森走廊,這條走廊沒有歡愉討論著慶典的人群,沒有唱詩班練習慶典聖歌的悠悠吟唱,兩側厚重的窗簾還是拒絕陽光的探訪。這條黑暗冷清的走廊,和神殿堥銗L地方形成強烈的對比。

泰斯輕手輕腳進入了走廊,因爲坎德人覺得如果不躡手躡腳的通過,就是和整個走廊孤絕的氣氛格格不久,也就是會觸怒走廊,而冒犯走廊是坎德人這輩子絕對不會去做的事。於是泰斯安靜的潛行,心中邊想著如果能夠趁雷斯林不注意偷溜進去,說不定還會發現很棒的魔法小玩意兒。

他在靠近門口的時候,聽見了雷斯林的聲音,從語調上判斷,法師應該正在會見訪客。

“哼!”是坎德人第一個念頭。“現在我要等到那個人離開以後才能進去了。虧我還身負重要任務呢。這下可要等個好一陣子了。”

泰斯把耳朵緊貼著鑰匙孔——當然是爲了要確定訪客還要停留多久。接著坎德人被女性的聲音給嚇了一跳。

“這聲音聽起來真耳熟,”坎德人自言自語,邊更努力的聽著。

“當然了!這是克麗珊娜!她在這堸竣麽?”

“你說得沒錯,雷斯林,”泰斯聽見她輕歎了一口氣,“這堛瑤T比神殿堛漕銗L地方讓人舒服。我第一次來這堛漁伬埡椔控o害怕,你別笑,是真的。因爲這走廊是如此的遺世而獨立。不過現在我卻覺得神殿富麗堂皇的大肆佈置給我很大的壓力。這些都是金錢的浪費,它們原本可以拿去幫助真正需要的人。”

她停止了說話,接著泰斯聽見唏唏唆唆的聲音。因爲沒有東西可以聽了,所以泰斯改把眼睛貼到鑰匙孔。雖然窗簾沒有拉起來,不過室內有著柔和的燭光,所以他可以看得挺清楚的。克麗珊娜坐在椅子上,唏唆聲應該是她製造出來的。現在她托著腮,看起來十分的迷惑。

這些都不是坎德人睜大雙眼的緣故。克麗珊娜變了!她不再穿著沒有任何裝飾的白跑,挽著過時的髮型。而是穿著和其他女牧師一樣,綴著精美刺繡的白袍。她本著任何衣物的手臂上,戴了一個纖細的金環,襯的肌膚更加白皙。她豐盈的長髮中分,如瀑布般輕垂在肩上。她的雙頰透著紅暈,眼神柔和的在黑袍男子的身側徘徊不去。

“哇!”泰斯高興的說,“提卡說得沒錯。”

“我不知道我爲什麽要來這堙A”泰斯聽見克麗珊娜說。

我知道!坎德人快樂的想著,接著他迅速的把耳朵重新貼到鑰匙孔上。

克麗珊娜繼續說,“每次來見你之前,我都是信心十足,希望能夠引你走上正義和真理之道,不過你總是有本領顛倒是非。”

“你的問題必須自己解決,”泰斯聽到雷斯林回答,然後又有一陣聽起來像是法師更靠近她的唏唆聲,“我只是開啓你的心靈之窗。當然,伊力斯坦會教你盲目的向諸神請益……“

泰斯聽出雷斯林話中的譏諷,不過克麗珊娜似乎不以爲意,真誠的說道,“是的。他鼓勵我們提出質疑,也告訴我們金月的例子——她的質疑讓真神重返克萊恩。質疑應該導向更清楚的理解,不過你提出的問題卻讓我更加的迷惑!”

“我相當能夠體會你的感受,”雷斯林用泰斯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這個時候泰斯放膽偷看了一下。法師和克麗珊娜的距離很近,他的手輕搭在她的手臂上,當他說話時,克麗珊娜感動的把自己的手疊了上去,而她聲調中滿懷著的希望和愛意,讓泰斯感覺到溫暖的幸福感。

“你是那個意思嗎?”克麗珊娜問道。“我拙劣的言詞觸動了你的心弦了嗎?不,不要別過頭!我可以從你的表情猜到你的想法。我們是如此的相像!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了。嗯,你又笑了,是在嘲笑我吧。儘管笑。我知道真相。你在大法師之塔中說過一樣的話。你說我和你一樣的野心勃勃。我想過了,你說得沒錯。雖然我們的野心發揮在不同的領域,不過我們的差距並不如我之前所想像的大。我們都過著同樣寂寞的生活,同樣的專注於研究,不對任何人敞開心胸,甚至連對最親密的人都不例外。你雖然任黑暗包圍,但是,雷斯林,我還是可以看見光明、溫暖……“

泰斯立刻又興奮的把眼睛對準鑰匙孔,因爲他快要親她了!這真是太棒了!我一定要好好的向卡拉蒙報告。

“快點啊,笨蛋!”泰斯沒耐性的抱怨。“你怎麽能夠拒絕呢?”

坎德人邊說邊看著克麗珊娜微張的朱唇和期待的眼神。

雷斯林突然放開了克麗珊娜,轉過頭,堅定的說,“你最好離開。”泰斯歎了口氣搖搖頭,失望的斜靠到牆上。

忽然傳來急促的咳嗽聲,還有克麗珊娜充滿關心的語調。

“這沒什麽,”雷斯林邊說邊打開門。“這幾天我一直都覺得不太舒服。你猜不出原因嗎?”他把門開到一半之後停住。泰斯被迫緊貼著牆壁,除了怕被發現之外,也擔心會打擾(或是錯過)了什麽。“你沒有感覺嗎?”

“我是有一些感覺,”克麗珊娜急切的回答,“你的意思是?”

“諸神的憤怒,”雷斯林回答,泰斯心想這很明顯的不是克麗珊娜所要的答案。她似乎有些沮喪。不過雷斯林還是接著說,“它們的情緒影響到我。或許這也是讓你覺得不安和焦躁的原因。”

“或許吧,”克麗珊娜囁嚅。

“明天就是冬季慶典了,”雷斯林輕聲的說,“慶典後的十三天,教皇會提出他的請求。他和部長們已經開始計劃行事。諸神都知道。它們也已經做出了警告——牧師的消失。但是他並沒有留意。慶典後每一天的警告,會愈來愈清晰強烈。你讀過阿斯特紐斯的‘最後十三天紀事’嗎?讀起來讓人不太舒服,更別提要親身經歷了。“

克麗珊娜眼睛一亮的看著雷斯林,“在那之前和我們會合。帕薩理安給了卡拉蒙一個可以回到我們時代的魔法裝置,我聽坎德人說……”

“什麽魔法裝置?”雷斯林立刻問道,他怪異的口氣讓坎德人打了個寒顫,也讓克麗珊娜嚇了一跳。“它是什麽樣子?怎麽樣操作?”他的雙眼露出極度的渴望。

“我……我不知道,”克麗珊娜結結巴巴的說。

“喔,我可以告訴你,”泰斯從牆邊跳了出來。“啊,真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嚇你們的。只不過不小心聽到了你們的對話。祝你們倆冬季慶典快樂,”他愉快的伸出小手,但是沒人理他。

雷斯林和克麗珊娜的表情,仿佛像在晚餐的湯堿搢鴗@隻從天而降的蜘蛛。泰斯繼續神情自若的閒扯。“我們剛才說到哪兒啦?對了,那個魔法裝置。嗯,這麽說吧,“泰斯看到雷斯林不悅的眼光,於是迅速進入了主題,”當它打開的時候,它像是一個……權杖……就是上頭有一個鑲滿寶石的球。大概是這麽大。“泰斯比了一個手臂長的大小。”那是當它伸展開的時候。呃……帕薩理安對它不知道做了些什麽,它就會……“

“自動變小,”雷斯林幫他接話,“直到可以放到口袋媕Y的大小。”

“是啊,沒錯!”泰斯高興的說。“就是這樣!你是怎麽知道的?”

“我對它很熟悉,”雷斯林回答。泰斯又聽出了雷斯林奇怪的語氣,是害怕或是興奮,他聽不出來。這次克麗珊娜也注意到了。

“那是什麽?”

雷斯林沒有馬上回答,他的臉瞬間變得像面具一樣的喜怒不形於色。“我現在還有些顧慮。”他轉向坎德人,“你想要做什麽?還是你只是純粹來偷聽的?”

“當然不是,”泰斯覺得受到了侮辱。“我是來找你的。我本來是要等你和克麗珊娜小姐談完了之後,才要……”他看了一下克麗珊娜。

她正以不太友善的表情望著坎德人,然後對雷斯林說,“我明天可以再見到你嗎?”

“我想不會,”雷斯林回答。“我當然不會去參加慶典派對。”

“但是我……我也不想去……”

“大家會等著你出席的,再說,我已經因爲你的來訪而疏於研究法術。”

“我知道了,”克麗珊娜的聲音轉爲平靜。泰索柯夫聽的出她的失望。

“再會了,兩位先生,”克麗珊娜在確定雷斯林不會再說些什麽之後告退。她轉過身走向黑暗的走廊。她穿著白袍的身影仿佛也把光明一併的帶走。

“我會向卡拉蒙轉達你的問候,”泰斯在克麗珊娜身後大喊,不過她並沒有回頭。坎德人歎了口氣,“我想卡拉蒙對她可能沒有什麽印象。他那個時候神智不大清楚,都是因爲喝多了矮人烈酒……”

雷斯林又咳了。“你是來這堜M我討論我哥哥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不,不,”泰斯立刻否認。接著他擡起頭笑著對法師說,“我是來阻止大災變的!”

這是坎德人生平頭一次看到自己的話讓雷斯林目瞪口呆。不過他的成就感只持續了一會兒,雷斯林的臉色馬上就變得慘白。泰斯感覺到被強大的力量抛進了雷斯林的房堙A房門也應聲被關上。

“你怎麽會這樣想?”雷斯林問。

泰斯驚訝的往後退,不安的環顧四周。他的坎德人本能告訴他,最好找個可以藏身的地方。

“呃……是……你說的,”泰斯緊張的回答。“也……也不儘然啦。不過……你說了些什麽我可以回到這堙K…可能和什麽改變時間有關的……所以我想,阻……阻止大災變發生應該是件好事……”

“你打算怎麽做?”雷斯林問,他眼中燒起的熊熊烈焰讓泰斯光是看到就流了一身的汗。

“呃……當然……我本來是想先和你商量一下的,”坎德人希望雷斯林有被奉承的感覺,“然後我想……如果你覺得不錯的話,我會跑去告訴教皇,他犯了一個滔天大錯,你知道我在說什麽吧。我很確定,當我向他解釋過之後,他會……”

“所以,你打算去找教皇。如果他聽不進去呢?接著要怎麽做?”

泰斯停頓了一下,嘴巴張的大大的。“我想,我還沒考慮到那堙C”他歎了口氣,聳了聳肩,“我們會回去吧。”

“這是另外一個方法,”雷斯林柔聲的說,坐在椅子上邊用鏡子般的雙眼打量著坎德人。“一個保險的方法!是絕對不會失敗,又可以阻止大災變的方法。”

“是嗎?”坎德人急迫的問,“要怎麽做呢?”

“那個魔法裝置的力量遠比帕薩理安告訴我白癡哥哥的要強大的多。如果在大災變那天啓動的話,它的能量會摧毀要擊打人間的著火山脈,所以就不會有任何人受到傷害。”

“是嗎?”泰斯馬上問。“這真是太棒了!”接著他皺起眉頭。

“不過,我們可以那麽確定嗎?如果它沒有用……”

“你又有什麽損失呢?”雷斯林說,邊笑著坎德人的天真。“它失敗的機率相當的低,畢竟它是出自於最高階的魔法師之手……”

“像龍珠一樣嗎?”泰斯打岔。

“就像龍珠一樣,”雷斯林有點惱怒泰斯的插嘴,大聲的說。

“如果它真的失敗了,你還是可以在最後一刻全身而退。”

“還要帶著卡拉蒙和克麗珊娜,”泰斯補充。

雷斯林沒有回答,不過泰斯太過於興奮,因此並沒有多加注意。然後,他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卡拉蒙決定在那之前就離開呢?”泰斯害怕的問。

“他不會的,”雷斯林輕聲說,“相信我。”

泰斯若有所思了一陣子,歎了氣。“我想到了一件事。我不認爲卡拉蒙會讓我拿到那個魔法裝置。帕薩理安交代他要用生命保護它。他從來不讓這個東西離開視線,他不在的時候還會把它放到箱子堨h鎖好。如果我向他解釋我需要這個魔法裝置的原因,他一定不會相信我的。”

“那就別告訴他。大災變和最後回合競技賽同一天,”雷斯林聳聳肩,“如果只拿走一下下,他可能不會注意到。”

“但是,這樣是偷竊!”泰斯驚恐的叫著。

雷斯林緊抿嘴唇。“我們這樣說吧——借用,”法師溫柔的說。

“這是爲了神聖的使命,卡拉蒙不會怪你的。我瞭解我哥哥,想想他會多麽的以你爲榮!”

“你說的沒錯,”泰斯的雙眼發亮。“我會成爲真正的英雄!我要怎麽樣使用它呢?”

“我會教你的,”雷斯林起身,忍不住咳嗽的衝動。“三天以後……再回來。我現在……要休息了。”

“好吧,”泰斯愉快的走到門口。“我希望你會覺得舒服一點。哦,對了,我沒有爲你準備禮物,真抱歉……“

“你已經給了我禮物了,”雷斯林說,“一個無價之寶。謝謝你。”

“是嗎?”泰斯嚇了一跳。“對了,你一定是指阻止大災變吧。嗯,不用太客氣啦,我……“

泰斯突然發現自己身在花園中,還有一個眼見坎德人忽然出現的牧師滿腹狐疑的盯著他看。

“哇!這真是太棒了!真希望我也會這樣子變!”泰斯高興的說。


[ 第二十六章 ] [ 第二十八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