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八章除靈

    夜色又濃了起來,黯淡的月光寂然無聲的灑在大地上。開始起霧了,這些淡薄的白色溷濁氣體在樹林中縈繞遊蕩,就像一群冤魂不散的幽靈。

    這片樹林安靜的有些怪異,說它怪異其實還算恭維了這個地方。四周的景色呈現一種靜態,沒有風吹過樹梢的聲音,沒有晝伏夜出的蚊蟲拍動翅膀的聲音。甚至連夏夜崶~躁的蟬也出奇的一聲不哼。

    就在這種靜態中,一個白色的身影慢慢的走入了樹林。它蹣跚的緩緩移動著,慢慢地、悄悄的走到樹林中央的那一塊碩大的空地上。

    那塊空地有被火焚燒過的痕迹,附近的樹木也都被燒的面目全非了。它的腳步絲毫沒有停頓,呆板的踩過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焦木,繼續呈一條直線的向前移動。

    不知走了多久,它終於停了下來。那個白色的影子蹲下身子,開始在地上挖起來。它十分努力的挖著,就算手被殘瓦劃的血肉模糊了也絲毫沒有理會。

    突然,有幾道手電光芒照射在那個白色的身影上,但那個影子像是完全注意到一般,依舊不斷挖著。

    “果然是你!我、Jame和黃詩雅神色凝重的從藏身處走出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個身影。

    那個白色的影子終於站起了身,它緩緩的轉過頭用陰冷的眼神望著我們。我感覺心臟猛烈跳動了起來,咳嗽一聲,大聲說道:“JoneDavy都是你殺死的吧。不用狡辯,在Jone死的時候,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在床下地板的灰塵上寫了Haren這五個英文字母。而你知不知道,這些字母第一時間讓我想到了什麽?

    “應該是一個人的名字。詩雅非常配合的接下話題。

    “不錯,確實是一個人的名字。一個女人的名字!我努力讓自己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用來緩解心中的痛苦:在美國,很少有女孩取名叫Haren。所以第一次聽到這個英文名的時候我就很奇怪,而且對這個名字産生了很深的印象。理所當然的,當時我立刻就想Jone臨死前是不是想要告訴我們犯人就是這個英文名字的主人。

    詩雅望著那的白色身影,眼神中充滿了焦慮:但光憑這一點就說她是罪魁禍首,是不是過於牽強附會了?

    “只憑這一點當然不能確定,所以我才刻意安排了下午的測試。我想知道這個名字的主人是不是有問題。其實測試卷上的問題是出自一位十分有名的心理學家,這道題本是用來測試一個人的神經和意識是否正常的。一般正常人都絕對想不到正確答案。但是那26份測試卷中,居然有一個人答對了!

    我猛的向前走了兩步,盯著她道:答對的那個人就是你。遙嘉!不!應該叫你木偶小姐!

    穿著白色連衣裙的遙嘉臉上絲毫沒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她呆板的望著我,突然咧開嘴笑了。

    我努力的壓抑下恐慌的心緒,一邊向Jame和詩雅打了個眼色,一邊繼續說道:你們不是很想知道那個測試題的答案嗎?其實那個女孩殺死自己姐姐的理由十分單純,由於她對那個男孩的思戀過於強烈,以至於神志開始陷入瘋癲的狀態。她每天都在想自己怎樣才能見到那個男孩,三天後,終於讓她想到了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她一邊癡癡的笑著,一邊拿起刀用力刺入姐姐的心口,腦中只是想著,這樣就有葬禮了,在葬禮上,自己又可以見到他了……”

    我又不經意的向前走了幾步,走到距離遙嘉僅有3米的距離才停下:試問這種答案一個正常人又怎麽想像的到。如果Jone的死亡留言是你的英文名字僅僅是個巧合,而你可以答對那個測試也只是巧合的話。那這兩個巧合加起來,我已經有足夠的理由懷疑你了。

    “其實早在溫哥華遙家的舊宅時,當我提到小潔姐姐的死或許和一個人形物體有關時,遙嘉的表情就很奇怪。但很可惜當時我並沒有注意,更沒想到你這個利用阿不珂盧斯驅魔陣吸收了幾千個冤魂的黑暗産物早就隱藏在了遙嘉身上。哼,你究竟還想要向多少人報仇?害死你主人的那個富翁早就死了,難道一百年的漫長時間還不足以消磨你的怨恨嗎?

    我大聲喝斥著。突然,遙嘉的身體慢慢搖晃起來。她擡起頭,眼中流露出的滿是悲痛。這時我才發現她的右手中不知何時起握了一個30多釐米高的木偶,十分漂亮的木偶。那個木偶穿著白色的洋裝,身體纖細修長。相信只要是人,只需要看它一眼,就會被它深深的吸引住。究竟要多細緻入微的雕功、投入多少心血和注意力才能雕刻出這樣完美的木偶?

    莫名其妙的,我感覺自己的眼神再也離不開那個木偶的身軀。我癡癡的望著那個木偶,甚至臉上也浮現出癡癡的笑容。我感覺自己的心神全都依附在木偶上,腳步遲鈍的開始向遙嘉走去。

    木偶那因劃滿刀痕而顯得呆板猙獰的臉淡淡的散發出陰冷的光茫,它的眼睛就像直直的正看著我,甚至連嘴角也流露著詭異的笑。

    “夜不語,不要看那個木偶!詩雅衝我大叫了一聲。我全身大震,總算是清醒了過來。急忙向後猛退幾步。

    只見詩雅和Jame趁我在和那個黑暗的産物說話時已經按計劃準備妥當了,這才衝被我們三人圍在三角形最中間的遙嘉微笑道:你知不知道剛才爲什麽我會和你這個聽不懂人話的東西說那麽多廢話?哈,因爲我想要拖延時間讓Jame把驅魔陣完成。

    被木偶附身的遙嘉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沒有任何表情,也沒有絲毫想動的意思。只是用冰冷的目光望著我,她手上的木偶似乎也死死的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詭異。我感覺心臟在緊縮,恐懼猶如洪水橫流般不斷湧入大腦。

    正在大腦暗流激湧,痛苦的快要爆裂時,Jame高舉魔法陣圖喊道:來源於光明的聖明啊,請你們用你們的慈悲來化解恐懼。讓來至於黑暗的一切乃歸於大地!

    強烈的白色光茫從巨大的魔法陣中湧出,一絲絲一縷縷光線像有生命般縈繞在所有人的身上,時間似乎也在魔法陣中停止了。光線緩緩流動,如同漩渦從最外層流向最內層,在遙嘉的身旁光線緩慢的動態變爲了絕對的靜態。最後,積累的越來越多的蒼白光茫刺眼的猛然一閃,全部衝入了遙嘉的體內。

    遙嘉痛苦的大叫著。她用雙手捂著腦袋,慢慢的往地上倒去。表情依然呆板猙獰的木偶從她的右手媟ご言X來。

    不知過了多久,光茫才漸漸消散。寂靜又再次回到了這片恢復了黑暗夜色的空地上。我、Jame和詩雅全身脫力的跪倒在地上。

    即使是現在,我的心依然在嘣嘣亂跳著。

    “小夜,你這臭小子什麽不選,偏偏要挑這個薩克瑞德驅魔陣。你想要我的命啊!”Jame用手撐住身體,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苦笑了一下:我國的孫子兵法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但現在的情況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玩意兒的實力,我只好選最強的驅魔陣賭一次了。弄的這麽狼狽,你以爲我樂意啊!

    詩雅擡頭向遙嘉和木偶望去:看來我們的運氣還不賴,居然賭贏了。她轉過頭來看著我,古怪的笑道:夜不語,你是怎麽猜到那東西今晚一定會到這個被我們燒掉的教堂來的?

    “很簡單,因爲阿不珂盧斯驅魔陣的特質。

    “那個驅魔陣有什麽特質?詩雅疑惑的問。我望著她,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你真的是神棍嗎?看你的樣子,怎麽連一點驅魔陣的常識都不知道?

    “人家早說過不懂西方的那些東西嘛,我祖母從沒有教過我!詩雅嗔道。

    “好了,算我怕了你。我耐心解釋起來:阿不珂盧斯驅魔陣雖然有強大的力量,但是要完成它卻需要許多繁重的程式。上次Jame只是在誤打誤撞之下將之啓動的,其實整個魔法陣並沒有完成。所以那個木偶雖然吸收了大量的冤魂,但實際上根本就離不開這座教堂。我猜想它之所以會附身在遙嘉的身上也是因爲這個原因。你知道充電電池吧,如果將媄靺x存的電用光了,就必須要將電再充進去。那個木偶也是一樣,如果它想要報仇,就需要寄生體常常回到這個教堂。

    “難怪你言之鑿鑿的要我們到這堥荇I伏!黃詩雅總算明白過來:那薩克瑞德驅魔陣又是什麽玩意兒?那東西威力很大嗎?

    “當然了,你沒看見我一選中它Jame就差點哭出來!神經鬆弛下來後,又想到當時Jame哭喪臉的樣子,我險些笑出來。

    Jame咳嗽了一聲,苦笑道:薩克瑞德是五茫星中最厲害的驅魔陣。它取起神聖(Sacred)的意思,陣如其名,可以封印一切邪惡的東西。但最要我命的是啓動這個魔法陣需要薩克瑞德魔法陣圖這個介質,而且使用過後魔法陣圖更會灰飛煙滅。要知道現在這種陣圖世界上已經僅存不到50幅了……”那傢夥說著說著又哀怨的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哈哈笑著:不能怪我,事出緊急嘛。那可關乎你們全鎮六百多人的命。更何況這件事本來就因你而起。

    詩雅出神的望著那個木偶,眼神中飽含著同情:究竟有多大的怨恨才會讓那個孩子變成靈魂也呈現黑色的魔鬼呢?夜不語,你說如果這個木偶有心、有感情的話,一百多年不斷積累的怨恨會不會也會令它痛苦?

    “我不知道。我不置可否的搖搖頭:我沒有婦人之仁,也沒有你們女人那種對弱勢物體泛濫的同情心。

    “夜不語,有時候我真想看看你的心是用什麽做的。不該心軟的時候心軟,該心軟的時候偏偏又變的這麽麻木不仁。詩雅擺出一張臭臉惱怒的說。

    Jame眼見我們又要摩擦出火花,立刻岔開了話題:究竟遙嘉是怎麽讓那個木偶附身的?小夜你有沒有什麽頭緒?

    “很簡單,把那個小妮子叫醒就知道答案了。我吃力的爬起來,向遙嘉走去。那小妮子一直都靜靜的躺在地上,突然我害怕起來。雖然那個木偶被我們封印了,但遙嘉在強迫剝離附體的情況下神經究竟是不是受得了?如果她受不了死掉了、又或者因爲刺激太大瘋掉了的話,那我該怎麽向遙叔叔和遙阿姨解釋?最重要的是小潔姐姐她就算去了天堂也絕對不會原諒我。

    上帝啊,我只不過是個16歲的少年罷了。幹嘛要讓我承受這麽大的罪過?

    想到這堙A我感覺自己緊張的口幹舌燥起來。用力舔了舔嘴唇,我雙手顫抖的蹲下身,輕輕推了推遙嘉的身體。只見這小妮子豐滿的胸脯微微起伏著,看來還活的好好的。我稍微鬆了一口氣。

    突然,一股惡寒爬上了脊背。我的全身頓時僵硬起來,只感到身上的206塊骨骼、400條肌肉和腿上的200多條韌帶全都被身後那一股帶著強烈怨恨的視線凍結了。強忍著劇烈的痛苦,我吃力的緩緩回過頭。只見Jame和詩雅帶著驚駭恐慌的表情死死的望著我的腳下。

    我下意識的低下頭,恐懼立刻卷襲了自己。只感到僵硬的身體更加僵硬了。是木偶!那個木偶雙腳站立著,它用小手抓著我的褲腳,白色的洋裝在風堣斷擺動。

    風?什麽時候起風了?因爲恐懼,我的雙眼睜的斗大。木偶緩緩的擡起頭來,那張劃滿傷痕的臉猙獰的對著我。我和它的視線對視,不知過了多久,那張只是用刻刀在硬木上雕出的呆板卻又絕麗的臉,它的嘴角居然微微的咧開。

    ……笑了!

    怪異而又陰冷的笑。

    我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視網膜上那張恐怖的臉孔越靠越近,越變越大。最終張開血盆大口兇殘的將我吞噬下去。

    在意思就要崩潰的刹那,我在心底不斷的大罵起來。這玩意兒究竟是什麽見鬼的東西?居然連薩克瑞德也封印不了。看來這次是真的玩完了!

    不甘心!絕對不要這麽丟臉的死掉!


[ 第七章測試 ] [ 第九章思戀(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