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七章測試

    Jone死了。今天一大早Jame就闖進我的寢室,慌張的將我搖醒,在我睡意朦朧中告訴了我這個驚人的消息。

    惱怒的正要發火的我頓時呆住了。大腦沒有過多的思考,我一個筋斗翻起來,飛快的穿好衣服便拉著他向外跑去。究竟是怎麽回事?邊跑我邊問道。

    Jame的聲音十分沙啞,似乎哭過:今天早晨Bancy阿姨去叫Jone起床,卻發現他倒在床邊,已經斷氣了。Bancy阿姨立刻叫來了警察。

    “法醫的判斷是什麽?我思忖了一下,繼續問道。

    “急性心肌梗塞,排除了他殺的可能。但有一點奇怪的是Jone的情況和Davy死的時候一模一樣!

    “法醫沒有覺得奇怪嗎?我皺了皺眉頭。

    “完全沒有。”Jame冷哼了一聲:法醫認爲JoneDavy有遠親關係,死於同一種病症的概率並不是太小。所以自以爲是的認爲沒什麽疑點,這個事件可以認爲是猝死。那傢夥簽署了死亡證明就走人了!

    “那你的看法呢?我腦中一動,向他看去。Jame目不轉睛的望著我,遲疑了一會兒,最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或許,那個詛咒並沒有解除!

※※

我和JameJone的家時,警察已經走光了。由於他被判斷爲猝死,屋子並沒有被封鎖。客廳Jone的母親Bancy正傷心的哭著,遙嘉和黃詩雅坐在她兩旁努力安慰她。而西雅圖中學靈異社的成員似乎全都來了,他們一聲不哼的呆坐著,不知在想些什麽。

    我躊躇了一下,走到Bancy身前輕聲說道:阿姨,雖然我知道現在這個請求很不是時候,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讓我看看Jone的房間。Jone是我的好朋友,我很遺憾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

    Bancy嗚著嘴抽泣著,緩緩的點了點頭。我如獲大釋,拉了Jame快步走進了Jone的臥室。

    臥室堛甄\設基本保持著原狀,可見警察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仔細檢查過。我轉過頭問道:“Jame,你是第幾個到現場的?

    Jame答道:我是和警察一起到的,在一旁看他們驗完屍,然後他們就通知殯儀館將Jone的屍體擡走了。

    “那現在房間堛甄\設是不是和你來的時候完全一樣?

    Jame仔細的向四周望瞭望,然後肯定的點頭。我沒有再多話,開始認真的收集起線索。

    “奇怪了。沒過多久,我便從地上站直身體,疑惑的撓了撓頭。

    “有疑點?”Jame緊張的抓住了我的肩膀。

    “可以說是有個疑點。我走到床頭,輕輕的拿起沒有掛好的電話筒說道:“Jone似乎在死之前似乎曾接過或者打過電話。但不知什麽原因居然連話筒都沒有放好。

    “這一點有個警察也提到過。”Jame從我手上拿過話筒仔細的看著,喉嚨不由得又哽咽起來:不過法醫解釋說一定是Jone發病的時候拼命的想要拿起電話求救,但是還沒等撥通電話,他已經死了!

    “那就更奇怪了。我望著他又道:如果是那樣的話,Jone死的時候手媕雩荋今蛝傿岸~對。但實際上Jone死的時候手離電話至少還有1米多遠。

    Jame震驚的擡起頭:Jone是什麽時候死的?

    “我判斷應該是Jone接到了某個讓他十分恐慌的電話,於是他丟下話筒想要去幹什麽事的時候,突然因爲某種原因死掉了。我蹲下身翻動地毯繼續道:你早晨看到Jone的屍體時,他是什麽姿勢?

    Jame乾脆躺倒在地毯上,一邊擺姿勢一邊向我解釋道:“Jone就是這樣仰躺在地上,頭向著電話。而眼睛張的又圓又大,滿臉恐懼,似乎一直都死死的盯著窗外看。然後他的左手就這麽無力的搭在左側的大腿上,右手伸到了床底下。

    “右手居然伸到了床底下?我精神一振,立刻將頭伸進了床底,卻不小心被大量的灰塵塞的差些窒息掉。有沒有搞錯!床底下居然沒有鋪地毯,太偷工減料了吧!我氣悶的抱怨道。

    Jame尷尬的笑著:都怪我不好,前年我在Jone的房間堜騇洈寣A不小心將地毯燒掉了一塊。Jone怕被她老媽罵,就將燒掉的那塊剪下來,還把床擡過來蓋住。不過他也夠邋遢,從來不稍微把床底打掃一下。”Jame伸過手在露出了地板的床底下輕輕一抹,吡牙到:居然積了這麽多灰塵!

    “我看這些灰塵說不定能幫我們解開一些秘!我打開手電仔細的在床下找起來。

    Jame大爲迷惑:這些既沒用又礙事的灰塵真的可以幫我們?

    “沒錯。你仔細回憶一下Jone死亡時候的姿勢。不覺得很奇怪嗎?我一邊找一邊向他解釋道:我不知道那個法醫憑什麽方法判斷Jone死於急性心肌梗塞。不過一般來說,死於心肌梗塞的人大多都會用雙手捂住心口。但Jone卻沒有。他倒在地上的時候左手無力的放在大腿上已經很說不過去了,而他的右手更奇怪,竟然到了床底下!

    “那個姿勢很有問題嗎?”Jame還是不明白。

    “當然有問題。我小聲說著,害怕揚起了灰塵:人仰倒在地上的時候除非全身的肌肉已經僵硬了,不然手臂一定會因爲慣力而被彈開。那種狀態下,人應該會呈大字型,而左手軟綿綿的搭在大腿上的幾率是微乎其微的。然後你再想想他的右手,由於地上這層厚厚的地毯會消除大部分的慣力,所以不論右手怎麽彈也不會彈到床底下。我想Jone一定是有意識的將右手伸到床下去的!剛解釋完,寥寥的幾個英文字母便映入了我的眼簾。

    “找到了!我吃力的從床下將頭縮回來,全身因震驚而猛烈的顫抖著。

    “那幾個字母的意思是不是……”Jame似乎比我更驚訝,他僵硬的呆立著,過了許久才想要向我確定。

    “我不知道!我粗魯的打斷了他的話,內心千萬個不願意相信。我和他就這麽一籌莫展的站在原地,對於那幾個字母提供給我們的線索大爲苦惱。

    “不管怎麽樣我們都應該確定這件事的真實性!我用力伸了個懶腰大聲吩咐道:“Jame,今天中午將所有人都集中到西雅圖中學靈異社堙A我要做一個測試!

    不錯。不論Jone在死的時候看到了什麽,不管他究竟是怎麽死的。這件事都應該有個了結。不論是爲了已經死了的他,還是爲了活著的、沒有死的、但卻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我們自己……

※※

午時,我和詩雅一踏入西雅圖中學靈異社的時候,原本鬧哄哄的人群立刻安靜了下來。將近五十二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我尷尬的咳嗽了一聲。

    “Jone的死究竟是怎麽回事?你不是說詛咒已經解開了,不會再有人死了嗎?”Mark終於忍不住了,他站起來大聲向我質問,頓時有許多人附和的嚷嚷起來。

    我用手使勁在門上敲打了幾下,發出砰砰的響聲,強迫他們安靜下來後,這才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們憑什麽認爲Jone是死於詛咒?

    “但是Jone死亡時候的樣子和Davy一模一樣。那不是詛咒是什麽?”Mark得理不饒人。

    “你們沒有聽法醫的鑒定嗎?Jone是死於心肌梗塞,他和Davy有從屬血緣關係,兩人死於同一種病並不奇怪。

    “可是你不是說Davy是因爲詛咒才死掉的嗎?”Mark的聲音漸漸小起來。

    我在臉上撐出笑容道:我只是說有這種可能。現在看來,Davy應該是死於心肌梗塞才對。至於那個詛咒,我發誓,確確實實已經不存在了。

    見我言之鑿鑿的將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Mark總算放心了。他憨厚的衝我笑道:對不起,剛才對你那麽凶。我只是想知道Jone到底是不是那東西害死的。Jone是我的好朋友,或許是我太敏感了。

    “Jone也是我的朋友,我絕對不會讓他死的不明不白!我真摯向他點點頭,內心略微生出一絲罪惡感。並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他們Jone絕非因病猝死,而是不能。一是爲免他們恐慌,二是怕打草驚蛇。

    我的臉上帶著虛假的微笑,高聲說道:相信大家已經從Jame那堛器D了來這媔隻X的目的。我想請大家幫我一個忙。我將手中的一疊紙舉起來:這是我暑假作業媄銂漱@個調查報告,只有一個問題。請大家把自己認爲正確的答案寫在下邊。拜託!轉過頭衝詩雅說道:請你幫我把測試卷發下去。

    我隨意的找了一張凳子坐下,眼神似不經意的打量著所有人的表情。許多人看到了試卷的問題後,大多或驚訝或大笑或是搖頭。這些情緒完全都在自己的意料之內。又耐心的等了好幾分鐘,等到最後一個人停了筆。我才示意詩雅將所有的試卷都收了上來。

    “大家可以走了,謝謝你們的配合和幫助。Jame和詩雅能稍微留下一會兒幫我整理資料嗎?我拿了試卷向全部人道謝後,衝他倆眨了眨眼睛。

    那兩隻狐狸立刻會意的點頭。

    剛走進西雅圖中學靈異社的研究室,黃詩雅的好奇心立刻爆發了:夜不語,你究竟在搞什麽鬼?居然出了那麽一道古怪的測試題來讓大家做。

    我沒有理她,自顧自的一邊看著那一大堆測試,一邊問Jame“Jame,關於Davy死亡時候的房間擺設你調查到了沒有?

    Jame點了點頭:和你猜想的一樣,Davy死的時候確實應該接到過電話。而且也和Jone一樣,話筒都沒有掛好。

    “那去電話公司調查的結果呢?

    “完全查不到。根據法醫的判斷,DavyJone都是午夜過後,大約淩晨1點左右猝死的。而電話公司方面說在那個時段根本就沒有任何電話打去和打出過。”Jame大爲苦惱。

    “喂,人家在問你話呢。幹嘛不理不睬的!詩雅用力在我背上擰了一下,痛的我差些叫出聲來。

    “幹嘛!沒看我正忙嗎?我狠狠瞪了她一眼。Jame眼見我倆快要擦出了火花,立刻手忙腳亂的走出來打圓場:“Annie,還是我來說明好了。他將今天早晨我們調查到的線索一五一十的講了一次。黃詩雅頓時驚訝的什麽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們的意思是上次我和夜不語並沒有毀掉它。而且它現在……”她用力的搖頭,努力不願意讓自己相信那個可怕的念頭。

    “所以我才不想告訴你。我歎了口氣:這件事太驚人了,我怕許多人都承受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那是真的?詩雅艱難的吞下一口唾沫。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還不能確定,畢竟我們都沒有確鑿的證據。說不定一切都只是巧合!

    黃詩雅和Jame對望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的學著我的樣子搖頭苦笑起來。

    “話又說回來,你出那道古怪的測試題究竟是想證明什麽?黃詩雅突然想起了什麽,又大爲好奇的問。

    “對啊,說實話,我也很想知道!”Jame撓著腦袋用熾熱的眼神望向我。

    “嗯?總之早晚也要向你們解釋的。我就用這道題考考你們好了。我回過頭看了他倆一眼,然後將測試題念了出來:

有一個女孩,很美的女孩。她的母親突然逝世了。在她母親的葬禮上,那個女孩看到了一個十分帥氣的男孩。丘比特的箭就在女孩的視線接觸到男孩的那一瞬間刺中了她的心。短短的葬禮,女孩沒有勇氣走近男孩,更沒有勇氣主動和他說話。但是女孩很明白,那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她知道自己已經深深愛上了他。

    葬禮過後,單相思讓女孩廢寢忘食、臥不安席。她瘋狂的想念著那個男孩。於是三天後,她殺掉了自己的姐姐。我衝他倆神秘的笑了笑:我的問題是爲什麽那個女孩要殺掉自己的姐姐?我要提醒你們,正確的答案只有一個。

    “好簡單!詩雅首先舉手答道:剛才我就想過了,那個男孩一定是那女孩的姐夫或者和她姐姐有相關關係的人,所以她才對自己的姐姐心生嫉妒。爲了和自己深愛的人永遠在一起,女孩最終殺掉了自己的姐姐!

    我不置可否的衝Jame問道:你的看法呢?

    Jame神色沈重的思考著,過了許久才答道:或許是那個女孩想要和男孩在一起,但她的姐姐卻很討厭那個男孩,堅持不准他倆交往。而且還用許多不齒的手段阻止他們見面。最後那女孩終於受不了了,爲了自己的幸福,她毅然殺掉了自己那個阻礙自己幸福的老姐!

    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大笑道:看來你們的答案都很正常。不錯,一般人大多都會這麽想,所以你們都錯了。我隨手將那疊測試卷拿起來,繼續道:但是你們知不知道,這26份測試卷的答案媄銎~然有一個人答對了!

    “誰這麽聰明?”Jame和詩雅立刻好奇的問。

    “這根本就不是聰明不聰明的問題。雖然臉上依然帶著笑,但我的神情卻明顯變的焦慮起來:對了,你們想不想知道正確答案?

    “當然想!他倆立刻急切的點頭。

    “嘿嘿,我可沒這麽好心。先掉足你們的胃口,今天晚上再告訴你們。我不懷好意的笑著,快步跑了出去。

    黃詩雅和Jame先是一愣,隨後握著拳頭向我追來。

    心情越來越沈重了。如果說Jone給我們的死者留言中那幾個英文字母所組成的意思是一個巧合的話,那麽這個測試指出的結果爲什麽又能和那幾個英文字母不謀而合?

    古埃及曾有一句諺語說,第一次的相同叫做幸運,第二次的相同叫做巧合,而第三次的相同就是必然。不會有任何東西相同了三次後仍然是巧合。

    但令我頭痛的是現在所有的所謂線索都是自己的判斷和猜測。突然感覺內心很惶恐,或許自己的猜測並沒有錯。那個詛咒根本就沒有消失過,只是隱藏在了陰暗處,慢慢地,無聲地,向這個鎮上所有的人越靠越近……


[ 第六章接近 ] [ 第八章除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