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一章到來

    北風刮的很烈。剛推開機場的旋轉門,一股冷風便吹了過來。

    “呵,原來西雅圖的夏天也這麽涼快。我推著行李車走出了候機室。忘了介紹,我叫做夜不語,如果正常的話應該是個初三生了吧,但由於某種原因我半是散心、半是被老爸逼著來到了美國。

    這堿O西雅圖國際機場,處在西雅圖市的西郊,離波特蘭有400多公里。它的地理位置很奇特,幾乎是在俄勒岡洲與華盛頓洲的交界處,位於美國本土西部最北端,是華盛頓州的最大城市,所以顯得特別出名。呵呵,養眼養眼,又有一對久別重逢的情侶擁抱在一起接吻了。真是好運。

    我一邊帶著深重、激動、嚴肅、認真、心痛的百味感情心不在焉的向前走著,一邊在人群中找著那幾個人。

    “小夜,在這堙I這堙I一個女孩清亮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定睛一看,是個15歲的妙齡少女,她穿著很新潮的超短套裙,短髮,樣子挺可愛的,可惜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應了一聲,但卻見那女孩一邊繼續叫著我的名字,一邊越過我朝我身後走去。

    她抱住了我身後的一個帥哥,高興的說:小夜,沒想到才幾年沒見,你就長的這麽高這麽帥了。

    我哭笑不得的拉了拉她道:喂,小嘉,我在這堙C

    她裝出迷惑的樣子看看我,又看了看抱著的帥哥,這才極不情願的放開手說:哼。原來還是那麽個只高我幾釐米的毛小子。我還以爲有機會了呢!

    我不怒反笑道:是!對不起啊,我還是那麽不起眼真是有傷大雅。哼,你這小妮子一點也沒變,只要一看到帥哥就會沾上去。

    這個傢夥叫遙嘉,是我父親的好朋友——遙叔叔的二女兒。在我記憶中,她總是一個刁蠻任性的古怪女生。性格跟她姐姐比起來實在是差太多了。

    “呵呵,你們倆的感情還是那麽好。這樣我就放心了。遙阿姨笑著說。不知什麽時候,他們倆夫妻已經走了過來。媽媽的眼睛有問題!遙嘉嚷道。我毫不理會她,只是向外邊望瞭望,略微奇怪的問:小潔姐姐呢?她怎麽沒來接我?

    遙叔叔很勉強的笑了笑正要答話,突然,遙阿姨眼睛一紅,險些哭了起來。她靠著遙叔叔,吃力的說著:……她不是不想來接你,只是去了個很遠的地方,一時還回不來。

    我很是奇怪,正欲問下去時,卻聽遙嘉跺了跺腳,咬著嘴唇大叫道:媽!面對現實吧!姐,姐她……”那傢夥一改慣有的搞笑神色,變的十分嚴肅,光潔的臉微微抽顫著:姐,她……已經死了!

    “小嘉!遙叔叔腦怒的吼了一聲,但已經晚了。話出時,頓時有兩個人倒了下去。遙阿姨暈了,而我卻不可置信的坐倒在地上,只感到全身乏力……

    小潔姐姐死了?!騙人的吧!那麽溫柔,那麽可愛的女孩……記得小時候,我常常對這個大自己兩歲的姐姐說自己長大後一定要娶她做妻子。這時她總會紅著臉,柔柔的輕聲說:傻瓜,小夜還這麽小,以後一定會遇到許多比姐姐更好的女生吧。然後我便會說:但我只喜歡小潔姐姐一個,永遠都是。

    小孩子的話雖然很多都是說過就忘了,但她卻一直都是自己初戀的對象。但她卻突然死了,不在了,哈,爲什麽自己的命運總是這樣。雪盈是,遙潔也是。難道我愛上的女孩都不能長命嗎?

    本來是一場快樂的相聚就這樣不快的被陰雲籠罩了。

    吃過飯,悶悶不樂的我獨自出門去散心。繞出住宿區就是傑雨森大道,這是條很寬的公路,路上常有一些心情憂悶,食欲不佳,心事重重的老傢夥們來散步。而公路的盡頭有個不大的公園,很幽靜。據說穿過這公園後再走不遠便是著名的赤色國道,那條國道一直可以通到溫哥華去。對了,從前遙叔叔一家一直都是住在加拿大的。直到一年以前才搬到美國來。而小潔姐姐的死也是在一年前。這是否有些聯繫呢?

    我並不認爲他們是爲了逃避痛苦才搬走的。遙叔叔一家是那種會堅守著死去的女兒的一切的人。要不然如果怕睹物生悲的話,那又何必特意在現在的房子媊迉X一個房間來做爲自己死去的女兒的房間。還將一切都佈置的和她生前一樣呢?!

    那爲什麽他們要搬?有哪種原因可以令他們不得不放棄有著自己女兒回憶的房子,被迫來到了美國?人的好奇心還真是種無法評價的東西。我悲痛的心情頓時被這些疑問佔據了。

    暮色濃了起來,夕陽的殘輝染黯了不遠處的樹林。我本來想借著如此美景打消一切煩惱的,但腦中卻突然又增加了一個疑問。到底小潔姐姐是怎麽死的?!每當問到這個,那一家人總是支支吾吾,像有什麽隱秘。難道她的死有什麽見不得人的苦衷?

    我用力搖搖頭,想將一切煩惱和疑問都甩開。但一分鐘後我便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就像我常常說過的一般,自己是個好奇心非常泛濫的人。爲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就算丟掉性命也毫不在乎。

    苦苦的一笑,我開始整理起這件事的頭緒。現在有兩個疑問,一是遙家爲什麽要搬到美國。二是遙潔是怎麽死的。其實這兩個疑問的答案都很容易到手。只需要問那三個人中的其中一個。不過遙叔叔的嘴一向都很緊,而問遙阿姨的話又會讓她再次傷心……那麽最大的切入口就只剩下遙嘉了。幸好那小妮子的口風向來不緊,應該可以套出些什麽。對,就那麽辦。

    天色越來越暗了,我起身準備離開公園,突然聽到身旁的樹林中傳來一陣娑娑的聲響。接著一個女孩鑽了出來。你是遙嘉家新來的客人吧?她衝我問道。

    我轉過頭打量了她一眼,卻不由震驚的呆住了。多麽漂亮的女孩!毫無疑問,她是個華裔的後代。有著黑色的披肩髮,紅潤秀美的臉頰,極佳的身段,清純亮麗的就如草原上未經這個文明的世界污染過的馨香空氣。而她那雙如麗月般的明眸正注視著自己。看我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看,她不禁害羞的臉上一紅,嗔道:原來總是掛在阿潔姐姐嘴邊的夜不語是個大流氓。

    我回過神來,這才呵呵笑道:如果我夜不語身旁每個認識的女孩都像你一般可愛,那我寧願當流氓。她也笑了起來:呸,油腔滑調,應該掌嘴。或許女人都喜歡別人稱讚自己美麗,她的語氣埵乎並沒有惱怒的成份。

    我頓了頓問道:對了,你怎麽認識我?話一出口我便後悔了,因爲這犯了一個很大的邏輯性錯誤。既然她已經說過我的名字長掛在小潔姐姐的口中,那麽一定也就看過我的照片了。

    她卻並沒有回答我的愚蠢疑問,只是直接了當的說出了來意;我希望你可以不追問或調查一切有關阿潔姐姐的事。

    “……爲什麽?我的臉上笑意盡去。

    “沒有爲什麽,只是如果你還想活的長一些的話。

    “對不起,我不太懂你的意思。這算是威脅嗎?

    “不,只是一個可愛女孩的單純的善意的建議罷了。

    “那我是不是完全可以不去理會?

    “可以,如果你認爲自己的命很長的話。

    一陣沈默,我倆靜站著對視著對方。我的命一向都很長。我慢慢的說出了這句話。她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果然像她說過的那樣。你根本就是個頑固的人。唉,真傷腦筋。說完便自顧自的準備離去。

    “喂!我衝她的身後叫道: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但卻不告訴我你的。這似乎有欠公平吧!

    “我叫Annie她回應了,但卻終究沒有回頭的離開了我的視野。

    Annie?!呵,還真是個古怪的可愛女生。不過爲什麽她會知道我一定會去探究小潔姐姐的事?在她的話中似乎說明這件事的真像媊倦繭蛪奶j的危險。我感到自己的好奇心更加熾熱起來。

    這件事我一定要去查個水落石出!在回去的路上,我暗暗的下定了決心。

※※

    西雅圖的夏日總是很奇怪,當西邊天際的最後一絲火燒雲消失無蹤迹時,刺骨的寒冷也隨之而産生了。遙叔叔的新家坐落在西雅圖市北部的郊區,屋後便是綿延數百里的國家公園,雖然風景優美,但人氣卻相應的少了很多。對於習慣了中國大城市那種嘈雜擁擠生活的人來說,不失是一種新鮮。很夜了。想了很久的我終於敲響了遙嘉的寢室。

    “幹什麽,人家正忙!那傢夥很不情願的打開門,一時間我呆住了。這小妮子竟然只披了一條浴巾。什麽呀,原來是小夜!怎麽,想夜襲我?

    “……怎麽可能!我結結巴巴的答道,突然感覺面子也一時有些掛不住了。哈哈,最近的女孩發育的真快,胸部好大,都快到E碼了!!

    “唉,真可惜。我還以爲小夜突然開竅了。她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隨手甩了瓶可樂給我,坐到了床上。

    “哈哈,其實是怎樣的……”我剛想開口,卻發現思路完全被她打亂掉,本來已經有了頭緒的誘導詢問方案竟然變的千頭萬緒,如同亂麻般不知從何處問起。

    “哈哈,打擾了,哈哈,我只是來給你道個晚安而已。有個好夢。哈哈,我走了。沒有辦法之下,我唯有淺嘗輒止,不惹懷疑的借機溜掉。嘿,總之只要不打草驚蛇有明天就還有的是時間!

    “傻瓜!我打開門,正要走出去時遙嘉突然從背後抱住了我,她的大胸脯緊緊壓著我的背脊,軟綿綿的,讓我禁不住渾身一顫,魂都飛掉了。小夜你的想法我怎麽會猜不到。她呼吸急促起來,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如蘭的吐氣不斷哈在我的耳根上輕輕說:你一定是在想那種事對吧!

    “哪,哪種事……”我更結巴了。

    “哈哈,我可以告訴你。全都告訴你!不過……”她神秘的笑著,輕輕把我推出門,一邊小聲對我說:明天晚上11點在屋後等我。到時候我什麽都……哈哈,去睡吧!

    ‘天!西雅圖真好!EE我一邊揉著亂跳的胸口,一邊嘀咕著,完全忘掉了今晚的目的。回到房間,鞋也不脫便倒在床上。上玄月的銀光從窗外射了進來,望出去,似乎風又大起來了。

    我深深吐了口氣,充血的腦子也漸漸平靜了下來。我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當然不會報有太多不自量力的幻想,不過也真是嚇了一跳,那小妮子竟然色誘自己,真不知道她想玩什麽花樣!小潔姐姐的死亡煙幕,遙嘉那傢夥的古怪行爲,以及一個不知所謂的離奇女孩Annie。哈哈,看來這件事越來越有趣了。


[ 引子二 ] [ 第二章降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