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引子二

    如墨般濃黑的夜晚,豪宅靜靜的聳立在一片高大的杉樹林中。豪宅堥S有絲毫光亮,畢竟已經到了淩晨。不論這個豪宅的主人還是媄銂犒略H,都已經沈沈的入睡了。

    富翁獨自躺在一張大床上用力的將四肢舒展開。對於有許多女人的自己,偶爾還是需要單獨一個人享受寂寞這種玩意兒的。

    今天就是自己需要靜靜的一個人呆著的日子,沒有那些女人七嘴八舌的呱躁吵鬧,世界仿佛頓時安靜了許多!

    不知爲何今天的他特別煩躁。那種煩躁不安的感覺深深的盤踞在腦中,一直得不到發泄。因爲這種感覺,他失眠了。即使吃了安眠藥也找不到絲毫睡意。

    富翁索性從床上坐起身,隨手拿過一隻雪茄大口抽起來。一亮一暗的微弱火光在這間黑暗的房間中特別刺眼。

    突然,一陣輕微的碰撞聲從臥室外傳來。有小偷?富翁下意識的愣了愣,然後笑了,臉上堆積的肥肉因爲笑而抽動,顯得十分難看。他感到好笑,是因爲他就是個十足的強盜,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比他更會偷更會搶?他別人面前,他永遠都是個慈善家、大好人。殊不知他捐獻的東西都是從那些腦子堛羉★苳g,看著他就感激的痛哭流涕的傢夥手中搶來的。

    而那些人卻只會麻木的任自己強取豪奪,被自己壓榨光後,還會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有些人天生就是賤命。他們的一生只有一個作用,就是用來作爲自己這種偉人的墊腳石。爲自己創造財富,被自己永遠的踩在腳下。

    富翁笑著,從枕頭底下抽出手槍,輕輕打開臥室的門走了出去。居然有人膽敢在他這個大強盜的家堹Z門弄斧,爲了獎勵那人的勇氣,他決定親自賞他一顆子彈。

    總之今晚的他太過無聊了,或許找點刺激,殺個人後,自己會睡的更舒服!

    富翁悄悄的走到走廊,肥胖的有些臃腫的寬大身體走起來居然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

    “嘭嘭那個聲音又響起來,依然十分微弱,像是什麽東西落到了地上。富翁立刻判斷出那聲音來自自己的收藏室。

    不知爲何,他對人型的東西都有一種古怪的收藏癖。特別是木偶。或許是因爲人不管有多愚蠢,終究還是會有自己的思想。但木偶不會,它們永遠都不會産生自己的意志,只能任自己擺佈,永遠都不會背叛自己。所以每次富翁玩弄他收藏的木偶,都會感覺心情變的十分寧靜。

    那種寧靜是金錢、權利和女人都不能帶給他的。

    發出聲音的那個收藏室就是自己收藏木偶的地方,那堜騊萓U式各樣的木偶,而每個木偶的背後都有一段十分美妙的故事。一段自己用盡各種卑鄙的手段將它們從原先的主人手堭偎僊L來,攫爲己有的故事。

    富翁緩緩的打開們,卻發現了一個木偶躺在地上,這個木偶不是已經被自己扔掉了嗎?哪個僕人又將它揀了回來?不過也好,爲了得到這個木偶,自己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富翁滿意的看著木偶那張被劃的滿是傷痕的臉,那是自己用刻刀一刀一刀狠狠刮上去的。因爲這個木偶實在不乖,對著自己居然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突然感到一陣寒意,木偶那張在黑暗中顯得十分猙獰的臉似乎散發著怨恨,它的眼睛就像在死死的盯著自己。

    富翁打了個冷顫,他將木偶扔在地上,把腳用力的踩上去。木偶背後的發條的一聲斷掉了。

    富翁愉悅的大笑起來:瞪我啊,就算你再怎麽瞪我也沒用。你只是個木偶而已,就算我把你摔的殘破不全,你也不能把我怎麽樣!

    木偶靜靜的躺在地上,依舊用怨恨的眼神盯著富翁。富翁開始不安起來,他一腳將那個木偶踢進房間的角落堙A然後轉過身慢慢的欣賞起自己那些精美絕倫的收藏品。

    沈浸在黑暗堛漱麆葫O最美的。在黑暗堙A這些沒有生命的物體總是帶著一種朦朧和神秘,富翁很享受這些視覺感受帶給自己的刺激。這就像女人一樣,容貌絕麗、霞姿月韻的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寵兒。她們穿白色的衣服顯得高貴,穿著黑色的衣服就是神秘。不過再美的女人也贏不了那些雕刻家手中刻出的木偶。

    美麗的女人總有老的時候,木偶卻不會。

    富翁突然有種衝動,他想爲自己最寵愛的那幾個女人做一個木偶。用她們的容貌做成的木偶就算是她們老了、變醜了以後依然會陪伴自己。而且絕對不會違逆自己,不會背著自己去偷情。

    人老了總會變的多疑,更何況是原本就很多疑的他。富翁打了個冷顫,什麽時候氣溫變的這麽冷了?他向四周看了看,所有的東西都安安靜靜的呆在它們原來的地方。但不知爲何,他總覺得這個房間埵酗麽不一樣了。

    錯覺吧。

    富翁搖搖頭準備走出房間,就在他的手要接觸門把時,所有的動作全都唐突的停頓下來。富翁猛的轉身點燃蠟燭台,然後死死的望著房間的某個角落。

    不見了!被自己踢到那個角落的木偶居然不見了!富翁感到自己的心臟在瘋狂的跳動。他找遍了整個房間始終沒有找出那個被自己丟掉後又突然在收藏室堨X現的木偶。

    難道是因爲自己睡眠不足才産生了幻覺?富翁立刻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有錢人總是可以很快的找到解釋自己行爲的理由,而這個富翁顯然是個中高手。他用力的揉了揉太陽穴。

    就在這時,蠟燭毫無預兆的全部熄滅了。還沒等他驚叫出聲,一股陰寒無比的目光凝固在他的背上。富翁頓時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僵硬起來。身體在那股目光的怨恨中不受控制的顫抖著,不斷的顫抖,冷汗一滴接著一滴如泉般湧出來。

    一道影子,比黑暗更黑更濃的影子慢慢的伸長,停在了富翁腳下。

    “誰?是誰?富翁用發顫的聲音問道:你要錢還是要女人?只要你肯放過我,我可以統統都給你。

    黑影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在原地站著,拖拽出長長的影子。靜!如死的寂靜隨著時間慢慢的在這間充斥滿詭異氣氛的房間中流逝著。

    不知過了多久,富翁終於忍不住了,他緩緩的回過頭望去。

    頓時驚駭充斥了整個大腦,富翁瞪大眼睛死死的望著不遠處的地上。心臟不受控制的狂亂跳動,越跳越快、越跳越烈,幾乎要從胸膛中蹦了出來。

    “我愛你……”

    就在心臟快要爆開的瞬那,富翁終於聽到了一個冰冷的聲音,一個冰冷的有如從地獄深處傳出的聲音……


[ 引子一 ] [ 第一章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