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七章 莫妍

 希望時間能倒回,奢求著能因此彌補我的罪。

我如此希冀……

若能改變最後的結果,我願用永生的時間來贖罪。──莫妍

 「又見面了……。」

「嗯……」才關好門,聽到聲音一回頭,就看到另一個我穿著全身白,站在我剛剛坐著的窗邊。

「是妳啊?」

「妳好像不太驚訝?」看到我的反應,她驚訝的說。

「嗯……?」沒什麼好驚訝的吧?

「妳不是我啊,我不用太驚訝吧!」

不過老實說我是有那麼一點驚訝啦……這個人不在我的名單中啊!

「我只是單純來告別的,沒有什麼話要說。」她淡淡的說了。

但有話想問吧?不然幹嘛特地走這一遭?妳不來我就不會知道妳的存在了呀……大概吧?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某個只有我能做到的條件達成了,然後又碰巧被自己的力量衝擊到,自然而然就解開了……因為妳不是我,所以妳自然不知道雀鴻靜有下第三層封印,原本雀鴻靜是不打算讓條件達成的,只可惜……都太剛好的達成了條件……就是這麼一回事。」

第一層封印是龍族的心頭血、以及將死之龍的惡咒。

光是這一個就很難了,這個世界哪來的龍啊?更別說力量被封印的情況下要殺龍也不容易吧?更別說要被龍咀咒了。

第二層封印則是被自己同屬的力量攻擊。

這點更是不可能,卻又在巧合下成立了……先不說同屬的力量了,周邊的人沒有想過會要使用力量攻擊我的,何況是使用同屬的力量?

第三層封印則是……

一件我不想承認,也不想說,卻又發生了,的事。

「三層……?」眼前的人聽到,隨即睜大眼不可思議的看我,只是沒多久,像是自行想通了一般,點了點頭。

「不過妳明明也是那個人啊、直接叫名字就好像在叫別人一樣,很奇怪。」

她頓了頓,接著提出了她的疑問,像是真的很難以理解似的,一臉苦惱著:「只不過是轉生過而已,還是同一個人啊!」

「不會太奇怪。」

「就像是妳們希望的,雀鴻靜也希望再也不要跟以前的人有所牽扯……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我現在也是如此的期盼著一切都落幕……如果能平淡的解決一切,就更好了。」所以才會用那樣的方法,使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也一樣活了很久的莫致,慢慢的失去那個不屬於他的力量,因為力量一但趨近秒零的時候,他也沒辦法再繼續活下去了吧?

就這麼自然的死亡,然後轉生,遺忘了前世的事比較好。

沒有像戰鬥漫畫那樣打個你死我活最後正義勝出,而是淡淡的讓時間去解決這個不自然的扭曲生命體。

「活那麼久、妳也很痛苦吧?」我抬頭看向眼前的女性。

「所有的事都會過去的,妳不用再覺得有愧了。」

「什……什麼?」女性聞言,驚慌的看了我一眼。

「嗯……有些話是不用說太白沒有錯,不過、莫妍,現在都事過境遷了,以後為自己而活吧,好嗎?」

眼前的人驚訝的張大了嘴,嘴還動了動,但卻像是聲音被偷走般,一個音都發不出來。

「雀鴻靜並不希望妳再痛苦下去了,事情也得到了解決,妳本就是自由的,妳也放自己的心自由吧!」

「妳……妳不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嗎?畢竟記憶被妳分封了……」莫妍激動的問。

嗯,確實是被我分開封印了,不過妳的用詞真是有趣且新鮮啊!

「總是會有其他的辦法讓我知道之前的事。」不過卻是像看場電影一般,什麼仇呀恨的,根本就沒感覺。

像是情緒被刻意分離了那樣。

「妳以前也會說類似的話呢……」莫妍低頭苦笑。

嗯……流回也這麼說。

她說完這句話,也陷入了沉默。

……我默默的在心中嘆了口氣。真的是……目前只有靜沒有來這招──妳們怎麼老愛用沉默來代替抗議啊!這招沒有用妳們不懂嗎!?

我可不是雀鴻靜啊!不會拿妳們沒輒的!

只是這個沉默沒有很久,僅持續個六、七分鐘……接著從她的方向傳來了聲音……像是低低……啜泣聲!?

不──妳們怎麼老愛用這麼令人崩潰的招式啊!

一哭二鬧三上吊已經不流行了,妳們懂不懂啊?

現在這個時代是有話要說清楚的時代啊!

不是悶在心裡不說不提不解釋在那邊哭鬧就會有人知道妳在想什麼的!

「靜姊姊……妳就不能……」

「停──」我做了個STOP的手勢「所謂的不想牽扯,可是包含了捨棄過去的一切哦?我現在是葉未央,不是千年以前的那個雀鴻靜,妳真的明白嗎?」看到她頓住無法理解的表情,我又默默的嘆了口氣:「就算靈魂是同一個,也因為被刻意的分割了個性與思想,何況已經轉世了,根本不再是同一個人。」

「……。」

「什麼?」我似乎聽見她小聲的說了話,可是因為聽不太見,所以我問了聲。

「………。」

「……?」她又說了一次,我依舊沒有聽到,我走近她,想要再問一次時,她恨恨的用力的抬起了頭:「我說靜姊姊是大笨蛋!」在說的時候,還一拳揮過來,我因反應不及避不開而承受了十成的攻擊。

「嗚哇啊────!」在她攻擊完我之後,也不等我說什麼,就哭著跑走了。

嶂嶂

「哈哈哈!」沙也加無良的大笑著。

「……妳是醫護人員吧?應該想笑也不該在病人前笑成這樣吧!」我捂著腫痛異常的左臉,困難的從嘴裡吐出疑問。

「但還是很好笑……噗唔哈哈哈!」沙也加轉頭看我一眼,看到我的臉後,再度忍不住大笑,笑著笑著甚至拿不動她手上的藥碗將之放在桌台上,然後用力的搥了好幾下桌子,身體還不斷的顫抖。

好吧,我承認,如果我看到別人身上發生這種事我大概也會恥笑別人……可是才不會笑的這麼誇張!

「不、我真的覺得妳被人打了一拳,結果那個人卻哭著跑走這件事實在很好笑啊……明明妳才是受害者!」像是注意到我的不爽,沙也加終於勉強的止住了大笑,繼續動手調她手上的傷藥──但也只是止住大笑,她的嘴角那個誇張上揚程度,證實了她還是覺得很好笑。

沒錯……那個莫妍……個性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居然跟那個時候沒太大的差別,只是要個不如意,就會先出拳打人,然後再哭著跑走……我之前附在莫雲身上的時候也領教過那個堪稱鐵拳的攻擊。

我抹了一下臉,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卻又扯痛了左臉頰。

得到沙也加的一枚『妳是白痴嗎?妳不記得妳臉上有傷還很痛卻這樣抹臉痛死妳活該。』

「還需要抹藥嗎?」

「要……我不會再抹臉了,請想辦法幫我減輕臉上的疼痛,謝謝!」我不得不低頭啊!

「這本書拿去看吧,剛在調藥的時候突然出現在桌上的,給妳打發時間用。」抹好藥,沙也加從剛剛她放藥碗的桌台上拿起了一本書,交之給我。

上面貼了一張寫著『給妳打發時間用。』幾個字,豪爽且深色的字跡看起來像是小香的字。

在我應了聲哦之後,沙也加才交代了一些像是一般護士會交代的事,然後才離開病房。

而天佑,在我看書看到累,注意到時間、把書收到一旁,翻個身打算以睡眠結束一天之時,還是不見人影。

在睡前的昏沈之間,想著:他明明是最想找我談的人才是,怎麼會拖著沒來找我?


[ 第二十六章 歸屬 ] [ 第二十八章 該面對的時候還是要面對,不要逃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