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六章 歸屬

 「有問題的人一個個來,又一個個走……,我真不知道處理這種事為什麼是我來?」──葉未央

「疑?見客嗎?」──江薰

「……請不要那麼形容好嗎?」──葉未央

「下一位可以換我嗎?」──江薰

 「是妳啊?」就在法陣上出現了人、並看清來人後,我真的有點驚訝。

我以為先來的會是另一個人。

「嗯?妳很失望嗎?」來人語帶驚訝的問。

「沒有。」我淡淡的應道。

「那妳那是什麼口氣?」

「妳來找我是要說這種事嗎?」我站的有點累,腳一蹬,坐上了窗台,比起剛剛還要明亮的陽光,照的我舒服的昏昏欲睡。

「不是。」小香很快的就回答了。只是回答以後,便陷入長長的沉默,只是看著我。

所以呢?現在是沉默大會嗎?

比賽誰沉默最久?

「妳還是央央嗎?」就在我差點就真的要睡著的時候,小香遲疑的問了。

「不然呢?」我無奈的白她一眼,看了眼時鐘,嗯,她沉默了十三分鐘。

「妳……」說完一個妳,她再度陷入沉默。

拜託別又來了!我在心底哀號。

要等她開口有這麼難嗎?難道她當初對我的那個崇拜情緒還有嗎?不好吧?她實際上崇拜的人也不是我啊!直話直說有什麼不好……還是說她以為我已經都記起來了才欲言又止說不出話的嗎?

其實沒有啊!不、如果說預定會來找我的人每一個都這麼沉默下去的話,我要怎麼辦啊?

會客活動是不是要到明天呢?

「跟妳一起掉下去的天佑怎麼了?」突然想起會來找我的名單內有天佑,我開口問了。

「……他暫時不會出現。」就在我以為她不會回答的時候,她用了一個很微妙的說法。

暫時不會出現是怎樣的暫時,妳對他做了什麼,他會暫時沒辦法出現?

我……我還是不要多加想像好了!

「妳是央央嗎?還是央央吧?」

啊不然呢?我剛剛也回答過妳了吧?妳是鬼打牆才又再問一次嗎?

「我當然是葉未央啊!」

「是、是嗎……?妳真的是央央?」

當然是,妳到底來是要做什麼的啊?我以為妳會像個連珠炮似的對我問一堆問題,說一堆話,結果不但沒有,還像個跳針的CD、鬼打牆似的重覆問同一個問題。

「我是葉未央,不但是葉未央,還是個不想跟前世有關係,卻被糾纏不清的葉未央,不是雀鴻靜。」這樣說妳接受嗎?

話說到雀鴻靜,我想之前她所崇拜的我,該不會就是因為雀鴻靜的關係吧?

可是我記得小香好像是高中之後才突然成為能力者,不是原本就有的力量,好像也是那個時候開始崇拜我的……其中原因我也不想再探究,肯定大概是因為知道我是雀鴻靜的關係。

也之所以知道,所以才會接近我吧?也才會跟那個神秘人物做了她不願告知的協議。

「唷……真的是央央啊?」小香淡淡的說了。

那種慶幸的鬆了一口氣後的落寞是怎麼一回事!?

「嗯。」

「一切都會結束吧?」又沉默了好一陣子,小香終於換了個問題問,不再跳針似的問同一個問題。

「嗯……」

「就算是同一個靈魂,個性想法行為也不可能完全一樣,我是我,是葉未央。」頂多就是多了兩份不是我的記憶……嚴格算來有一份是我自己的沒錯,但我就是沒辦法接受並連結我就是雀鴻靜的事……會有這樣的想法,大概是因為那個時候的我的心願──『希望不要再重覆這種令人感到悲傷的事。』──吧?

也就是說,希望發生在自己生上的某些事,她希望不要再發生,所以也才會投身到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和時代吧?

「她也希望我就是我,不要跟以前再有任何關係。」不過要完全沒關係很難了……光是因為我……嗯……算了,不要多想對心臟比較好!真的!

「我明白了……從今以為我也還對妳用對待葉未央的方式對待妳吧!」在小香又沉默很久很久,久到我恍神時,她開口了。

可惜我這次忘了注意一下時間,不知道她到底沉默了多久。

「唔嗯……嗯?」對待葉未央的方式?妳是指哪種方式?不要太可怕的方式好嗎?妳這種說法讓我很不安!

還有她對待葉未央的方式到底是哪種方式?好好奇!超好奇的!希望不要是太可怕的方式,比如說像之前一樣,說話跳來跳去讓人跟不上那樣!

「所以說,我就知道妳果然會選擇現在的妳,而不是過去的妳,人是要活在當下的的確確是沒有錯的,妳選擇的真是太好了,太美妙了,完全沒有選錯邊,只是妳似乎也決定把以前的力量給捨棄?」

「呃……」在小香停頓下來的時候看了我一眼,這時候我似乎該說些什麼?

「不、不用說了,妳不用說我都明白,一切都明白的!」小香用力的抓住了我的肩,還疑似有淚在眼中打滾:「犧牲了以前所有的一切,就為了成全所有人的自由和幸福,這樣偉大的情操讓我又再次忍不住的對妳充滿了崇拜,啊、不過,我還是會叫妳央央的,妳放心吧!」

「唔?」嗯?……我……

「所以說,妳接下來所做的所有事情我都會無條件支持妳的,不要怕,我也大概知道那個男的不能做些什麼了!畢竟他被我們重傷了!又沒了提供他修復的能量,所以最後是會消失的,最後大家都有了歸屬有所依靠不再為過去所苦,真是美好美妙美麗皆大歡喜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快樂大結局!」

「嘎?」等等!那個美好的快樂大結局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還真跟我想的一樣,居然連續說了這麼多話,我……我還來不及反應啊!

只是沒等我問出口,小香又開口了,「啊、不過……」只是說完不過之後,她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定格在當場。

「算了,沒事!」不過幸好她沒有定格太久,雖然最後吐出來的話語讓我有一點點無奈。

「那……我走了∼改天見!」接著突然很爽朗的笑出來的小香,耍可愛的行了個亂七八糟的童軍禮,然後咚咚咚的跑掉了。

「啊……」我一愣,她到底又是為什麼來的啊?

所以剛剛突來的一陣不安是因為這個嗎?

果然對待葉未央的方式就是讓人措手不及的方式嗎?

而且老實說,她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堆,我聽的最清楚的只有最後一句話……就是『我走了,改天見。』

說實在的,她這樣的行為態度很沒禮貌,不過看的出來她很緊張,以致於語無論次不知所云、大概……吧,總之,要計較她有沒有禮貌這件事也來不及了,她人都跑到不知道哪個天邊去了。

「靜主子……」一個聲音打斷我的思考,我往聲音方向看去,看到了站在門邊的靜……九方靜。

接下來,是這個人嗎?

嶂嶂

嗯?雖然大概知道她也是會來找我的,但為什麼不是天佑先來?

我以為他該是最迫不及待的人才對?

嗯……這麼說來,同樣身為叫做靜的人,個性怎麼會都一樣冷冷的啊?

雖然眼前這個可能是後天的?

畢竟都這麼久了,再怎樣天真或激揚的情緒,都會給時間磨平了吧?

「妳還是靜主子嗎?」

不──!不要問我這麼令人崩潰的問題!妳可不可以換個問題問?我很怕我一回答,妳會像小香一樣跳針似的問同一個問題!然後跟她一樣連珠炮似的說一堆我沒聽清楚進而無法理解的話。

所以這次換我陷入沉默──因為我不想回答。

「……反正,所有的事情都會結束的,到時妳們也不用像現在這樣再保護我了。」大概是因為我沉默的有點久的關係,靜的臉上開始出現有點不安的情緒,我有點為難的開了口。

「結束?」靜疑惑的看著我,似乎聽不懂這兩個字的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啊!妳不要跟我說別人說這兩個字妳就會懂,我說妳就變不懂了。

「什麼意思?」

妳還真的不懂啊!?

「就……從我的身邊獲得解放?……其實現在就行了,妳們都是自由的,一直都是。對於保護我這種事也不用再繼續下去,因為『元兇』已經沒辦法再做什麼事了。」

當我衝破封印的那一刻起就是。

「一切都會結束的,我、妳們,都已經自由了。」

「我不要!」靜突然大叫。

嚇我一跳,我錯愕的看著突然大叫的靜。

「我不要,從以前靜主子就是這樣,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身上攬、就算逞強了也不肯多說,總是自己一個人承擔,妳以為我會接受月繡的提議是為了什麼?」靜激動的大叫。

嗚哇!不、不要哭!雖然我不是沒看過女生哭,但我真的很不習慣這種場合啊!

「月……月繡她……」我是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但似乎沒太大的印象。

「他不會來見妳的!我是代替他來的!」

妳……妳可以把眼淚擦掉再說嗎?或是等冷靜一點……妳這樣邊哭邊喊……我有點被精神攻擊的感覺。

「菲兒也是,因為妳解封的關係沒辦法再靠近妳!」

意思是月繡的使魔不止佳如,妳跟菲兒也是了?只是菲兒到底是為什麼不能接近我?

不過、這樣少了好幾個來見我的人呢,不知道星繡是不是也不來見?

「妳打算怎麼做?」看見我的沉默,似乎不打算讓我混過去的靜開口問了。

「妳若想留在我身邊,就只能用朋友的身份待著。」夠簡單了吧?雖然說妳不肯的話對我來說也沒太大的影響,只是我不太想要讓人叫我的時候,是用別人的名字叫。

靜一臉為難,開口似要反駁,而我趕在她要說話之前,先插話了:「不肯就免談,到時妳連在我身邊待著都不可能。」頓了頓,我又說「連朋友都做不成!」

「唔!」靜瞪大眼,就這樣靜靜的瞪著我看。

「啊、對了,佳如會跟伊連回去伊連的世界吧?吶、這個。」我故意忽略她的反應,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姆指大、珍珠色的珠子,交給了靜「這是給佳如的,在她還沒出發前,幫我拿給她唷?」

「咦?」靜一愣。

「麻煩了。」我笑笑說,我相信她會很快的離開現場,然後會因為沒時間思考如何反駁我,到時她回來要再理論,早就來不及了。


[ 第二十五章 龍王之子(下) ] [ 第二十七章 莫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