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四章 覺醒

 腦海裡盡是別人的記憶這種事,還真是一件令人不舒服的事。

明明是別人該做的事,卻要我來完成……好吧,那個別人是我的前世,我認了! 

「靜主子!?」身後的佳如驚叫了聲,現在的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她虛弱的氣息。

但也因為這樣,我很明確的了解她根本不是月繡。

「妳終於想起來了嗎?」男人哼笑了聲,搞不清楚他到底是高興還是不屑。

「沒有。」我乾脆的回答。

在場的人一瞬間都陷入沉,我大概猜的出除了眼前的男人外……應該說,另外三個人的表情一定都跟眼前的男人表情一致──錯愕。

「力量連同記憶,都被封印在別人身上了,我怎麼可能想的起來呢?」我笑笑的說。

「什麼?」聽到這個話的男人,更加的錯愕了。

但是沒多久,他又一臉了然,彷彿想通了什麼「原來如此,以前的妳的確會這麼做。」

「不過你放心,那些人就算真的還活著,你也動不了的。」我頓了頓又開口「而且因為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想依著氣息尋去也是辦不到的。」然後轉頭對小香笑了笑「對吧?小香?」

「呃……唔、嗯……」小香遲疑的回答,似乎不想多提這個話題。

「而且,如果妳想起來,是不會用這樣的表情來喚我。」莫致笑了一笑。

「……是啊,不過、基於某種原因,我還是必須滅了你。」我頓了頓,壓下那種奇異的、不屬於自己的情緒,同樣笑笑的回答。

雙手微張,橫放在身前,兩手的中心點慢慢的集成了一個紫色的球。

「妳的攻擊對我沒用的,別白費功夫了。」莫致見狀,淡淡的說著。

「有沒有用也要我們說了算!」一個突兀的聲音再度插入,同時握住我右手的人,輸入了屬於他的力量到我的手中,另外也有一個人一樣的握住了我的左手,做了同樣的事。

「拉拉!?阿樹!?」小香驚訝的叫出聲,「還有我呢!」又有一個人也突然發出聲音。

「哥!?」小香看清那個聲音的主人時,原本不可置信的表情更是以驚恐呈現。但驚恐……?

「那個人向公會提出了任務,所以我們就來啦!」一派輕鬆的拉拉笑著說。

「至於你,還不快離開,想死嗎?」轉了頭,同樣笑笑的說出這句話,那一瞬間我覺得他很可怕。

有種黃鼠狼在笑的感覺。

「哼……啊啊!」

我在莫致哼了聲沒幾秒,就將手中力量集合的差不多的時候丟了出去。

「妳、妳!」驚險閃過那個球的莫致張大眼,一付被偷襲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啊、那個,聽敵人把話說完才攻擊這種事,是卡通中才有的哦!」我故作無辜的笑了笑,同時手中再度集合力量,再向他拋去。

利用剛剛的兩個人給我的力量,我重複的丟了好幾個小顆的力量球過去,其中一個輕輕的從他的手臂掠過。

然後莫致奇怪的大聲尖叫了起來,接著化成一團黑影消失不見。

我愣了愣,「哦……嚇跑了啊!」這樣也太膽小了吧?

剛剛說不輕易放棄這次機會的是誰啊?是誰!

「央、央央?」小香終於回過神,錯愕的看我。

老實說,我還以為讓那個我懼怕怨恨的人應該更強一點才對呢。

我無視小香的錯愕,轉身看向從剛剛就一直靜默的那兩個人。

注意到我的視線,伊連皺起眉頭:「幹嘛?」

「我還滿好奇你是怎麼過來的。」無視他的瞪視,手伸向佳如的胸口。

「妳幹嘛!」伸手過來要就把我的手打開。

「沒關係的,伊連。」看到就要暴怒的男人,佳如淡淡的輕聲說,閉上眼一付要赴死的模樣。

我暗自挑了眉,不作聲。

直到佳如感覺到不對勁的張大眼「靜、靜主子!?」但她要抽身早就來不及了。

我收回手,看著臉色稍稍變得比較紅潤的佳如,故意撥了下自己的半長髮,很是驕傲的說:「就算我是靜,也不會任意奪取別人的生命的,應該說、靜反而是更珍惜人的生命的吧?」

然後我在佳如帶著更加錯愕的表情時,又說:「不過、我現在更想要的是件衣服呢!」實在撐不過腦袋再度傳來的暈眩感,昏倒前,我很真誠的說出了我的要求,畢竟就算其他的男人看到我的身體就像看到小孩的身體不介意,我也還是會介意啊!

說完,然後我就在小香和佳如的驚呼聲中,昏倒。

嶂嶂

「醒了?」

一張開眼,一張被放大的臉孔就在我眼前。

「……嗯。」我壓下我被嚇到的情緒,默默的把那張臉推開。

「怎麼會是你在這邊?」我記得昏倒前不是這個人在身邊的。

「……妳的封印解開了。」

「封不回去了吧?」我偏頭,疑惑。

他聞言,陷入一片沉默。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我,是葉未央呢。」我搔搔臉「就算我曾經是誰,都跟現在我的沒有關係。」

我看向那個驚愕抬頭看我的人,陳天佑。

他慌張的抓住我的手,「我……」發了個音後再度陷入沉默,許久之後,就在我正要開口時,他也同時低聲的開口了「我愛的,是妳的靈魂。」

我聞言,忍不住抖了一下,「曖、你……」

「鏘鏘!」像是說好了一般,小香不知道從哪突然冒了出來,還塞了一大把花到我的懷中,硬生生把我的話給打斷,還把天佑給擠開了。

「這……」是要幹嘛的?

「哦!這些植物都是有藥效的,像這個紫色的,生吃補血,煮了補氣,藍色的這個要曬乾磨成粉配水喝,不然會中毒,天藍色的這個則是和著水煮開可以加魔力……」

「停──!」我打斷要繼續解說的小香,「妳給我這些是要做什麼?」還加魔力咧!妳當這是什麼東西?電玩中出來的東西嗎?

如果真的是,我還才不敢吃呢!

「有用才會給妳啊?」小香眨了眨無辜的眼睛,一付我為什麼要問這種奇怪的話的模樣。

我想我用不到!

「那個、我說,力量什麼的我並不崇尚啊!」我尷尬的說。

「這妳就不懂了,如果那個人再來……」

「如果那個人再來,我肯定殺他千萬刀!」天佑突然插嘴,讓小香意識到原來在場的人還有天佑。

只是她頓了頓後,偏頭斜眼手抱胸並用鼻子哼了一口氣「你?他一下結界你就什麼都辦不到啦!」聞言,天佑臉一黑。

呃哦!我是不是該退場啊?

我雖然不是病人,可是被人用能力攻擊……應該算是波及,如果被波及,那可也不是好玩的事呢!

尤其在為了救佳如,留在我身上的力量幾乎被用盡之後。

就在他們互瞪的時間又往前推了一分鐘後,小香再次開口「我說的不對嗎?關係者!」

我很想說妳能不能不要在獅子嘴上拔毛!

妳沒看見天佑臉都黑了嗎?

我嚇的往後靠了靠……當然是輕輕的、慢慢的……還偷偷看了眼門口離我有多遠。

「我跟他,早就沒關係了!」天佑冷冷的說。

山雨欲來天崩地裂冰風暴雪啊!不、請不要理會我的語無論次,我現在真的很想一秒逃離這個地方啊!

「沒關係?如果沒關係,那你怎麼又會沒辦法保護央央,被關在外面啊?」說完,還很故意的掩嘴一笑。

呃、那個!妳要不要先看一下,現場還有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女人在這邊啊!

聞言,果然天佑臉繃的更緊了,我懷疑再緊下去他的臉會因為太緊而斷裂!

這時,天佑甩了一下手,手中馬上多出了一把寬劍,劍身約半人高,寬約一掌長,劍身通黑,黑到連反光都沒有。

嗚……小香、我恨妳!

「你們在幹什麼!」這時,有如神的聲音──拯救我免於被人的私鬥波及──從門口的方向發出,「在病房打架,是想死嗎!」我看過去,是穿著藍袍的人,她的左手有紅色的臂章。

「妳好,我是沙也加.喬凡,妳可以叫我沙琪或凡凡,嗯……初次見面?」

「……妳好!」我遲疑的回答,旁邊的兩個人彷彿沒聽見這個突然出現的人說的話,還是開打了──就聽見金屬互相撞擊的聲音在我前面不遠處響起時,我嚇的瞪大眼看著沙也加。

「就說不要在病房打架是聽不懂哦!」沙也加也注意到了旁邊不顧一切的打了起來,一個躍起就飛踢了過來,我驚恐的閉上眼睛不敢看,但在聽到兩聲悶哼聲跟一聲玻璃破掉的聲音後,有個人拍了拍手「好了,解決了,妳沒被波及吧?」然後拍拍我肩膀。

我有點害怕的張開眼,看到的是笑的一臉爽朗的沙也加。

「呃……算……沒事吧?」因為她的笑臉太爽朗,完全看不出她剛剛踢了兩個人出病房(是踢出去的吧?)而且還是從窗戶出去……

「放心,雖然這是三樓,不過他們死不了的!」沙也加偏頭一笑,看起來天真又無邪,可是說的話一點也不天真無邪,還充滿黑氣似的。

一般人從三樓跳下去不死也半條命了吧我說!

就算掉下去的那兩個人不是一般人,但也還是會有所影響的啊!

就在我正思考著該怎麼回應她的時候,有個人敲了敲房門,回頭一看,是一臉嚴肅的流站在門邊。

「我就知道你會來,流回………賽爾伽.流回。」


[ 第二十三章 揭祕 ] [ 第二十五章 龍王之子(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