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七章 貓耳跟貓尾 

「很可愛。」──江薰

「很可愛。」──白佳如

「很可愛。」──九方靜

「很可愛。」──艾菲

「這是什麼啊我說!」──葉未央 

「央!」像是劃破這個幻覺般,一個著急的聲音大叫著。

「……天佑?」

「沒事了,張開眼睛。」明顯的呼了一口氣,天佑摸了摸我的額頭。

這樣的觸摸讓我莫名的安心,也注意到自己的頭不再痛了。於是我依言張開了眼睛。

「沒事了,都沒事了。」明顯的鬆了一口氣的天佑,給個了要我安心的微笑。但感覺不像在安慰我,倒像在安慰他自己。

當然我也注意到,周圍的環境並不是剛剛身處的地方,而是一間房間,有點像之前所住的大房間。

「我們還在…星月惜?」是星月惜吧?

「嗯,喝點粥吧。」天佑將我扶好後,轉身取了碗遞上,奇怪的是,他並沒有看著我,而是看著碗。

我看了眼天佑,說了聲謝謝「發生什麼事了?」

「妳想知道什麼?」不答反問的,轉頭,沒有看向我。

好怪!

我默默的看著天佑,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卻空空的摸不到之前在在身上的硬幣。

「……龍、龍瞳、佳如、遙奴,還有那天也在場的卡魯德族的男人。」我頓了頓「還有我。」

「龍死了,自然是由發出任務的人取得,而妳昏迷了好幾天。」天佑輕描淡寫的說著,依舊沒有看著我,像是周圍的環境比我還吸引他。

「這樣嗎?」冷淡。

「嗯。」更冷淡。

「哦。」我看了眼天佑,完全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只知道他對於這件事,並不想多談。

雖然如此,可是一直不看向我也是真的很奇怪。

「粥。」有點受不了空氣中的沉重,我尷尬的開了口。

「嗯?」天佑一臉不解的看向我,臉可疑的紅了。

「……銀魚粥,滿好吃的。」雖然知道了他喜歡我的事,但為什麼只是看我一眼就要臉紅?

之前也沒這樣過吧?

「……對現在的妳來說,會好吃是正常的。」天佑頓了頓,伸手擦了一下我的嘴角。

一條落單的銀魚。

也是……對於昏了好幾天的人來說,醒來的第一餐的確會很好吃──因為餓!

不過當我看到那條銀魚要進天佑的嘴時,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硬是把他的手拉回,吃掉了在他手上的那條銀魚。

然後滿足的嘆了口氣。

然後……然後天佑激動的甩掉我的手並站了起來,還跑了出去。

搞的我一頭露水。

他是怎麼了?

「真是罪孽深重的女人啊,嘖嘖!」天佑才跑掉沒多久,小香就一臉開心的探頭進來。

口氣很無奈,表情卻一點也看不出來很無奈。

「我哪裡罪孽深重?」不懂。

「真沒想到妳暴走起來連天佑都差點制不住,天佑可是擁有灰紋金楓實力的傢伙吶!那條龍被妳分成了好幾塊屍塊,要不是那個卡魯德一族阻止妳把心臟也給切成丁,佳如的任務就算失敗了。」小香沒有回答我問她的問題,反而說了些我想知道的事。

然後遞了包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魚乾給我,接著繼續說「而且為了讓妳醒來天佑那粗魯的傢伙竟然強制我過來,真的好討厭∼不過也因為讓我看到了有趣的東西,呵呵,哦,還有,因為妳待在這太久了,所以我跟妳家人說妳參加了學校的特訓活動,所以會一段時間沒辦法回家……嗯,就是那個啊,球類的漫畫不是都有什麼集訓特訓的嗎?別太驚訝啦,妳家裡的人都相信耶,嗯……小魚乾好吃吧?」

「唔嗯,很好吃!」我點點頭,只覺得自己是因為太餓了,所以才覺得這種零食很好吃。

「真可愛!」小香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摳了摳我的額側。

「嗚呼……」好舒服……因為太舒服了,我忍不住發出無意義的聲音。

「呵∼」小香笑出聲,繼續摳。

「不對!妳在幹嘛!?」我生氣的拍開她的手,然後摸了下她剛剛摳的地方,才打算要罵人,卻發現手中的觸感怪怪的。

除了頭髮,還有個毛毛的東西。

「央央這樣真的很可愛唷!」也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我的錯愕,小香笑笑的拿出一面鏡子,「吶、對吧?」

我疑惑的看向小香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鏡子。

鏡子中有一個跟我長的很像的女生。

之所以說『像』,是因為那個女生頭上有一對下垂著的咖啡色耳朵「這是……什麼?」而當我張大眼時,鏡中的女生也跟著張大眼,那對咖啡色耳朵也直直豎了起來。

「哎呀呀,妳炸毛了。」小香笑笑的說,收起鏡子「妳會這樣,是因為被咀咒了喲。」然後離開前,還笑的很詭異的說聲拜拜才離開。

「怎麼……?」我完全不敢相信剛剛在鏡子中的模樣是我現在的樣子,可是當我下意識的捂頭的時候,依舊碰到了那對毛毛的耳朵。

「啊、對了對了,佳如現在人在大廳哦,要找她的話,去那邊就能看到人了,拜啦,呵呵呵。」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小香突然再度探頭進來,語末,再度怪笑了聲。

我迅速的下床,跟著小香移動到所謂的大廳。

只是到了時,我又一頭露水了。

這大廳……也太五顏六色、金光閃閃了吧!

我張大嘴看著用金、紅絲帶掛滿佈置的大廳,絲帶上還有幾乎要跟拳頭一樣大的各色寶石零星的掛著,大廳裡或坐或站的人全都靜靜的看著同一個方向。

我順著那個方向看去,那個地方的中間,有一對穿著奇怪服裝的男女背對著所有人,而那對男女的面前,站著一個跟之前我們喬裝的模樣很像的女性,雙手拱起,中間弦浮著一個奇怪的光球,嘴巴動啊動,好像在唸著什麼。

好一會後,女性把那光球輕輕一拋,光球便往那對男女移動,接著亮了一下後消失。

在光球消失後,原本安靜的看著的人們吵雜了起來,依稀聽到類似『恭喜、恭喜』、『真是天作之合』、『祝白頭偕老,永浴愛河』之類的吉祥話。

「婚禮現場?」我一頭露水,看向小香,她依舊笑笑的,只是那個笑有點令人發毛。

「吶∼那個是佳如哦!」小香一邊指向那個穿著奇怪服裝、背對著眾人的女性,一邊笑著說。

明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帽子。」我向前走了幾步,小香遞了帽子過來。

「謝謝。」沒心情去多想她的帽子怎麼來的,我胡亂戴上後,走向那個中間的女生。

「佳如。」

「央央!」抖。

我一愣,原本只是想要問她發生什麼事的我,看見了她的反應,忍不住的聯想到我會變成這樣跟她有關。

「恭喜妳呀,同學中妳是最早結婚的一個呢,祝妳幸、福、呀!」

「啊……呃?……不客氣?」佳如愣愣的回答,一臉呆愣的樣子看起來很無辜。

「啊、不過所謂的護衛一職還有效,我會和妳回去的。」說完,我就被瞪了一眼。

無辜啊!提這種事的是你老婆又不是我!要瞪也是瞪你老婆不是瞪我啊!

我在心中無奈的大喊著。

「有天佑不是嗎?」我記得沒錯的話,我原來的護衛是他吧?

「他不行啦!啊……總之,妳現在的護衛是我們!」佳如激動的說。

也不知道她在激動什麼。「哦……但那個不是我一醒來就找妳的原因。」

我指了指我的頭「『這東西』是什麼……呢?」燦笑。

「……?兜帽?」佳如一陣錯愕,頓了幾秒才回答,隨即想起了什麼似的,退了好幾步,臉色刷白還全身顫抖,像隻受到驚嚇的小倉鼠。

「那、那個不是我弄的!」一秒否認。

「……但跟妳脫不了關係吧?」再燦笑。

「未央小姐。」伊連站了出來,擋在佳如的前面,「雖然我不明白妳們護衛與被護衡者之間的關係,但現在這個場合不太適合說這種事吧?」

「也是……這種事我們晚點再談也行。」我點點頭。

沒等人回話,就很不客氣的轉身離開。

一點都不想顧及禮貌與否。

嶂嶂

「唉……」嘆氣。

「唉唉……」又嘆氣。

「唉∼∼」再嘆氣。

「夠了沒?長耳朵的是我吧?妳在這邊拚命的嘆氣是在幹嘛?」

而且我離開大廳後,發現我多出來的不止是頭上的耳朵,還有屁股上的尾巴。

坐在我眼前的,是一臉幸災樂禍的小香。

「吶,笑一個咩!」小香伸手過來捏了捏我的臉「別繃著臉嘛!」

「別拉我的臉!」我輕輕抓開她的『狼手』。

「好小氣。」小香不甘心的說著。

「不給妳捏臉也不算小氣吧?」我還真不知道誰能大方的讓別人把自己的臉捏到很痛還不說話反抗的!

「……嗚哦!央央長大了,不可愛了!」小香張大眼,一付受驚嚇的大叫。

我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我不記得我可愛過。

「妳來這要做什麼?」總不可能只是為了看我頭上的貓耳吧?

「不過剛剛真可惜啊,我以為會有搶新娘的劇情上演呢!」小香捧著自己的臉,忽略了我的問題,自顧自的說。

「不會有人搶新娘的,謝謝。」妳是想看什麼啊?

「如果妳搶了會很有趣吧?說不定會要決鬥呢!」小香眨了眨眼,模樣看起來很可愛──扣除她說話的內容就很可愛。

「我沒有要搶新娘。」我是女的吧,搶了能幹嘛?到底能幹嘛?而且為什麼會扯到決鬥?

「唔嗯……如果真的決鬥了,應該是妳贏吧,那個伊連還滿弱的。」轉頭遠目思考。

「妳有把我剛剛的話給聽進去嗎?」妳那個遺憾的表情是怎樣?拜託妳不要再自顧自的說話了,理會一下我的問題好嗎?

比如說,妳不去鬧洞房,卻來這邊找我聊天(是找我聊天吧?)的理由。

「可惜妳沒有要搶,不過被這麼可愛的妳搶,也許很風光呢!」再轉頭仔細的打量我……的頭,「這樣就很像那個搶薔薇新娘的少女了呢!」。

「妳……算了。」我累了,妳根本忘了我一開始的問題了吧?再說那個什麼搶薔薇新娘的少女……聽都沒聽過,不懂啦!

我轉過頭,不想看小香的表情也不想再聽小香說了什麼,但是小香卻不放過我「央∼央∼不要不理我!」

「對了。」就在我發覺小香的『狼爪』要再度伸來時,我輕輕的抓住她伸過來的手。

「剛剛謝謝妳幫我藏住耳朵跟尾巴。」

「啊,不客氣。」縮回手的小香一臉遺憾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在她這個動作之下,我發現她的右耳有個亮晶晶的東西。

像是耳環。

但之前好像沒見過這種東西。

「小香,妳怎麼只戴一只耳環?」忍不住的,我好奇的問了,雖然說問這可能會牽涉到別人的隱私而造成失禮的行為,但就是忍不住的脫口問出。

但問出來之後,小香用了個奇怪的表情看我。

「……不止如此,妳也開始跟隨流行的戴起食指戒了嗎?」雖然食指戒是流行很久的東西了。

在我開口說完,小香短時間內變化了好幾種表情,最後用一付恍然大悟的表情,擊了一下掌,像是好像了解什麼事一般,還一邊點頭一邊嗯嗯嗯的發出了解了般的聲音。

……是為什麼要有這麼多表情,而她到底又是了解了什麼,搞的我一頭露水。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後,她又像是決定了什麼,又點了點頭。

「幹嘛?」很奇怪!

「沒幹嘛。」小香笑笑的彈了一下手指。

「那可以回答我的問題嗎?」什麼都不說,在那邊演內心劇我是能看懂嗎?

「嘖嘖,不行喲!」小香晃晃食指,一臉神秘的嘖嘖兩聲,拒絕回答。

我輕輕的哦了聲,轉頭打算發呆,小香卻忽然撲過來,一把抱住我,期待似的看著我。

「妳抱太緊了……」我輕輕推了小香一下,不能理解現在是幹嘛?

「央央妳變了。」小香鬆了手退了一步,謎起眼懷疑的看著我「妳以前好奇的事,直接問不出來,也會用套話的方式問,現在卻不多問了。」

我揉了揉額頭,轉身背對小香,她這麼說是要我怎麼回答?

從入了特殊班開始,我所接觸並學習的東西,都跟我以往所認知的『常識』有個十萬八千里遠外,短短不過半年,就得知我會有所接觸的理由並不平凡,(雖然光是接觸這類東西就不是一般人有機會的了。)甚至於奇怪的球,詭異又打不死還一直烙下狠話的黑蛇,現在還被那條黑蛇用不明的方式傳到奇怪的地方,又因為不明原因變成了奇怪的模樣,最後因為連接回去的路需要時間,而被留在這裡。

更甚者在奇怪的機緣下取得了的龍瞳,讓我發現佳如的真實身份,還有天佑那眼神不僅僅是『喜歡』就足夠形容他予以我的感情。還有……總之,人若是祕密知道太多,是會後悔的,因為有些祕密,是不能說出口的。

也因此,我才不想再多去了解什麼別人不想告訴我的事。

「央央?」小香張大眼,張大手掌在我面前揮來揮去。

「有些事不知道比較好,不是嗎?」我拍了下她的手,無奈的說著。

「嗚哇!好冷淡!妳被天佑傳染冷淡了嗎?」怪叫。

「說什麼傳染,把人說的像是帶原者。」我微微皺眉,對於她的形容,沒由來的覺得不舒服。

「本來就是,他喜歡妳啊!如果妳也……」

「住口!」我打斷小香的話,忍不住捂住額頭,那裡正傳來陣陣刺痛。

心裡也莫名的煩躁。

「……央央?」小香像是嚇到般,輕輕的叫了聲。

「不、對不起……如果能,快點幫我變回去吧,因為我想回家了……」

「剛剛那句話,也別再提起了。」我停了一下,補充的說,然後說了聲我離開後也沒等她回應,便離開了。

站在原地看著葉未央離開的江薰,面無表情的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久久──


[ 第六章 即使是逃命也會有失敗的時候 ] [ 第八章 命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