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六章 即使是逃命也會有失敗的時候

 「像是從空中趺落這樣嗎?」──白佳如

「為什麼妳可以這麼冷靜的問這種問題?」──葉未央

 「噫!」我噫了聲。

「救命啊!」佳如大叫。

「煩死了!」遙奴伸手送了佳如一個爆粟子。

……有武器是會這樣打主人的……嗎?

然後再一個眼花,我們終於安全的送到地面上。

「這裡離紅雲之地只有半天路程。」遙奴對著佳如說著「還有,我要睡覺,不淮吵我。」說完,咚的一聲倒地。

「力量使用過度,還有,不要用眼神問我,妳有嘴巴吧!」靠著樹木的佳如背對著我說著。

事實上,我根本什麼都還沒想,也來不及回神思考事情的發展──原本明天才要出發的,在我知道了伊連的想法後,打算提前出發……嗯……然後我讓佳如去打聲招呼,接著……就逃命到這邊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聽她說話的語氣只知道她非常的後悔發現了別人的祕密,而且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前一刻佳如看到還會臉紅的人的祕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結果。難不成伊連會變成怪物?

可是佳如看到發狂的樹人都不怕了……還是說,因為是喜歡的人變成的,所以受到刺激?

嗯……好難懂哦!

「不、不要問我!」然後開始用我聽不懂的語言碎碎唸了起來,而且還帶著哭音。

「哦……」那就別問吧!

我靜靜的走到另外一邊,繼續發呆,手中一邊玩著硬幣,開始試著和周圍的樹木『溝通』。

說起來這個增加力量的東西,真的很是方便。

而我也是剛剛才發現,她們在這邊,不太能使用力量。

會突然能用,都是靠這個為了被方便攜帶,而再次加工成硬幣型態的龍瞳。

先不說力量不足的事,這種情形下還想幫人打敗一隻千年龍,怎麼想都是去送死──光是龍瞳本身就有這樣可怕的魔力──應該是魔力吧?更別說是隻活生生的龍了。

不過話說回來,不跟千年龍比能力的話,佳如的確是很強的人。

「妳在哪?」就在我思考的時候,天佑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在我愣了一下後,也注意到這個天佑只是影子。

「看見你真令我開心啊,天佑。」真的很開心,所以我並沒有馬上回答眼前的影子,而是答非所問的表明了我現在的情緒。

「樹說這裡是『星月惜』的『瑞月森林』,其他的其不清楚,倒是我剛還得知這邊有個卡魯德一族……」我照我剛剛得知道消息,告訴了天佑。

「星月惜?卡魯德?」天佑一臉驚訝──雖然這個驚訝只是他的眉毛微微的上挑,但我卻知道他是很驚訝的「所以突然能連絡是因為妳們身邊有龍的關係嗎?」

喲,你也知道這裡有『龍』啊?

「這個,龍瞳。」我晃了晃手上的硬幣,然後靠向身後的樹。

「妳……還好嗎?」

「嗯。」不太好,雖然可以知道很多我原本看不清的事,可是這讓我的頭很痛。

「……妳再等一會,至多一天,不、半天,我會想辦法把妳帶回來。」『天佑』蹲下身,與我平視。

「我答應那個卡魯德族的人,說要替他殺龍。」我頓了頓,緩緩開口。

「已經答應的事了。」在『天佑』還沒開口生氣的罵人前,我淡淡的說著,然後閉上眼「天佑……別那樣看我,這是不可抗力的……不是我接下的任務。」

生氣的表情太可怕了,雖然其中還有某種情緒,但我不想去理解。

「我明白了。」就在彼此靜默了一陣子後,『天佑』嘆了口氣才說。

當然,僅僅的四個字,也足夠讓我完全的了解他所有的意思。

「最慢明天,道路就會開通,這之前妳別亂來。」『天佑』說著。

「嗯。」龍瞳,真的很好用。

或者該說,力量,真的很好用。

嶂嶂

「佳如,醒來了就不要裝睡。」

「嗚……妳真狠。」佳如痛苦的呻吟了聲「現在什麼時候?」翻了個身,佳如依舊窩在遙奴變出來的被子中,一付懶到不想動的樣子,像是忘了昨天下午發生的事了。

「中午了,妳別忘了我們要去屠龍……妳答應伊連的。」在我正要回答時,遙奴笑笑的說,提到伊連的時候,還加了重音。

「噫!」佳如噫了聲,臉色刷白。

「昨天我跟天佑連絡上了,他說要我們在這等他。」雖然還是很好奇佳如幹嘛聽到伊連就要怕成這樣,但我還是沒有多問。

有關自己的都快管不完了,別人的事我也不想管太多。

「咦、怎麼連絡的?」佳如跟遙奴都一臉驚訝。

也難怪她們這麼驚訝,因為我不但不會使用勳章,也沒給她們知道我也有一個──雖然一點關係都沒有。

「天佑突然出現,說是靠龍瞳連接上的。」我解釋「不過出現的是『影子』。」

「那龍的事怎麼辦?我不想回去後還被丟回來。」佳如一臉不安。

「不用擔心,牠來了。」大概是尋著龍瞳的氣而來。

「什麼?」像是聽不清楚我說的話的佳如,一臉疑惑。

「龍。」

「好燙!」佳如迅速掏出放在身上的龍瞳,丟在地上。

「什麼來了?」佳如看了眼地上的龍瞳,顯然沒聽見我剛剛說的。

「龍來了。」我重覆,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龍瞳,架了個結界。

「妳……怎麼會?」佳如看到我的做為,有點錯愕,似乎覺得我架起結界是一件奇怪的事。

我無法解釋,所以沉默。

「啊……他也來了……」架好結界後,也發現了另一個不太可能出現在這邊的另一個人。

「佳如小姐。」光是聽聲音就知道這個人是伊連。

「噫!」佳如明顯的嚇了一噗,甚至往旁邊跳了個老遠。

「噗哧!」遙奴忍不住的噴笑。

「未央小姐在也太好了,請未央小姐為我們的事做個見證!」

「唉!?」我愣了愣,不了解伊連眼中的怒火與認真。

「佳如小姐得知身為卡魯德一族的我的祕密。」咬牙切齒。

啊然後呢?你只說這些我也聽不懂啊。

「卡魯德一族的祕密若被發現,就像跟我們費若般斯定下血契差不多,是要一輩子綁在一起的。」遙奴看見一臉疑惑的我,靠了過來小聲的解釋。

「喲∼這樣很麻煩耶!」也就是說,要嘛夫妻,要嘛其中一個人死掉就是了,這樣很麻煩……不、其實很有趣(?)。

「對、對咩,很麻煩對吧?央央!」抖抖抖。

「啊、不過妳有個有錢的未婚夫也不錯啊……」

「才不要!我只是看了他背上的圖騰一眼,就要我一輩子跟同一張臉綁在一起嗎?」佳如害怕的大叫。

「……妳這是什麼花心大少的宣言啊……?」我錯愕的看著聽到佳如說法的伊連一秒掉淚,又看見佳如一付抵死不從,臉色刷白的樣子,無言以對。

「雖然說,我本來就不太贊同你們在一起,不過……」在一片靜默之後,我決定打算開口。

「不過什麼?」佳如急著問道。

「像剛剛妳說那種話的時候,他也可以殺了妳吧?」但他並沒有這麼做。

說到這,伊連像個小媳婦似的,哭的更大聲了。

我忍住頭痛,閉上眼「再說那個圖騰……我不是很了解,但應該只要結了婚,分隔兩地也沒關係吧?」好吵。

「央……央央……我十八歲而已哦?不、我實歲才十七歲而已哦?跟妳是同年哦?」佳如顫抖的說著,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要被找到了。」我卻說了句不相關的話。

「什麼?」果然,佳如一頭露水的看著我。

「而且、央央,我現在根本不能離開妳……」停了一下,沒得到我的回應,她又繼續說了下去。

「護衛什麼的不影響,我剛剛不是說了關於可以分隔兩地的事了嗎?」我打斷佳如想要說的長篇大論「我剛剛說,龍快要找到我們了。」好吵,真的好吵,龍離的越近,我聽到看到的東西就越多,讓我很不舒服。

「嘎──」頭上傳來一陣巨鳴,我痛苦的蹲下身。

「央央!妳沒事吧?」佳如緊張的低叫。

「龍……」就算我的臉朝著地面,眼睛是閉上的,我卻能很清楚的『看』到龍的模樣,那是一隻頭上長了兩隻角、背上長了一對翅膀的巨大暴龍,通體發亮的紅色,非常的美麗。如果眼神中沒夾帶著狂亂的殺氣的話。

原來……這世界的龍是長這樣的啊?

我還以為是中國龍的模樣呢。

「你真的要這麼做嗎?我們逃走不好嗎?」一個不屬於現場任何人的聲音,突然說話了。

「我們可以逃往任何一處,這點事,我至少還做的到。」那個聲音繼續說著。

「……誰?」我痛苦的張開眼,看向在場的三個人。

「什麼?」佳如看見我突然抬頭,暗自呼了一口氣。

「剛剛……有人在……嗚!」說到一半,額頭再度傳來刺痛。

「放過那位吧,也放過你自己,我……我在乎的是你啊!」那個聲音依舊傳來,我卻無法抓住是從哪個方向而來。

「囉嗦…住口!」我抱住頭,倒在地上。

額頭傳來的刺痛和那個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讓我相當的不舒服,腦袋好像就要爆裂般的疼痛,周圍有很多聲音,忍耐幾乎要到了極限。

而我也已經分不出什麼聲音是什麼了,唯獨那個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依舊清晰的像是從我腦袋發出聲音般的說著「這裡已經沒有可以再束縛你的事物了,放過你自己吧。」囉嗦!我不要!住口!我不會允許!不允許不允許不允許不允許不允許!


[ 第五章 談戀愛……的話  ] [ 第七章 貓耳跟貓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