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三章 意外 

『意外隨時都會發生!』──白佳如

『這算是意外嗎!』──葉未央

『咦?不算嗎?』──白佳如

『惑覺挺好玩的!』──江薰

『……那妳來試試?』──葉未央            

就這一瞬間,碰的一聲,讓原本發呆我的,嚇的回過了神。

在這同時,所有的同學也看向我這邊。

正確的說,是我面前的桌上;上面原本應該照著黑板上的步驟做的,卻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眼前的東西變成了一團黑呼呼焦掉的不知明物。

比較可怕的是,還不斷傳出哭聲並流出帶點藍色的透明液體。

我默默的往後坐了一點。

「未央,這是什麼?」看著我退後的小靜,終於也回過神,視線從那奇特的物品上,轉到我身上來。

「呃……」說真的,我也很想知道。

「失敗的東西,怎麼會變成這樣?」艾菲一愣一愣的看著那團黑色不明物,佳如則是好奇的用不知從哪變出來的長尺,戳了戳那團黑色不明物。

只是佳如這樣一戳,哭聲不但更大,那藍色的透明液體冒的更快。

「它是在哭吧?」佳如淡淡的說。

「它是在哭。」艾菲愣了愣,像是被這哭聲嚇到,點點頭才回答。

「它為什麼在哭,妳做了什麼?」小靜一臉無法理解的看向我,我則一臉無辜的回視。

說我做了什麼,我就只是突然想到前幾天的事,發呆了一下,哪知道我做了什麼,於是我只好搖搖頭說不知道。

這時老師終於受不了,丟了一個結界過來,部分的學生才不再看向這邊,剩下幾個還看向這邊的,都充滿了好奇的看著那個黑色物體。

老實說,這堂課是祝禱學,在老師教了幾句常用的祝禱文,並解釋用途後,就說要實做將語言融入器裡,以便用於緊急之時。

而應該要有回復效用的成品,不知道為什麼,爆炸了之後,居然變成了如此奇特的東西。

「嗯……其實我之前失敗時,是不斷的長出花呢。」看著看著,覺得好玩的佳如又戳了戳那個黑色不明物,一邊無聊的說著。

「啊、我的是一直長出草。」艾菲也跟著說。

所以我的是一直哭嗎……這是正常的嗎?我看向小靜,想得到一點答案。

「別看我,謝謝。我不知道妳的情況是不是正常的。」小靜一臉拒絕分享失敗經驗的表情。

而佳如像是想到什麼,嘻嘻的笑了。

「對了,要去問這東西拿是怎麼回事嗎?」我指了指那黑色物體。

「妳問老師,老師也不會給妳答案的,她會要求妳自己查。」佳如一邊嘻嘻笑,一邊說著。

查?要怎麼查?我又不知道這是什麼!

「哦,去圖書館啊?嘻嘻嘻。」像是看懂我的一臉不以為然,佳如依舊一邊笑,一邊說。

然後她被小靜瞪了一眼。

「圖書館?」我一愣。圖書館要怎麼查這東西?

「唉……當然不是這邊的圖書館,是阿塔沙的圖書館。」佳如依舊笑著。

「妳是怎麼了?」小靜再度瞪了佳如一眼。

「我也不知道,就一直想笑,這東西怪怪的,嘻嘻嘻。」像是配合她說話似的,她笑了幾聲,那東西便又哭的更大聲。

「要不要多放一個隔音結界,有點吵,嘻嘻嘻。」才說完,佳如自顧自的丟了個術法下去。

「好多了,嘻嘻嘻。」佳如呼了一口氣,笑著說。

「看來問題有點大耶。」艾菲愣愣的看著一邊嘻嘻嘻的笑的佳如,一邊搔搔臉頰。

而靜則是看著那東西一會兒後,手一晃,手中突地出現一把短刀,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時,狠狠的刺向那個結界內的東西。而那東西碰的一聲,化成了一堆灰塵。

佳如止住了笑,變成靜不斷的掉淚。

「……」現在這是什麼情形?我弄出來的這個東西也太可怕了點吧,不是讓人笑就是讓人哭。怎麼回事?

只不過那把短刀,是從哪出現的啊?

不過在我這麼想的時候,靜也止住了淚,一臉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呼的一聲,手上的短刀就這樣不見了。

「沒事了,所以我們等等就去圖書館吧?」就在佳如說完這句話後,老師也同時喊了聲下課。

……是說這聲下課也太巧了點,只不過我沒得多想什麼,佳如就一臉開心的拉起我,並開心的嚷的走吧走吧,也不管我是否有反應過來,就拉著我跑。

嶂嶂

「到了到了!」佳如指著一間建築物,笑著說「圖書館到了!」。

接著我順著她指著的地方看去,默默的看了好一會「圖書館?」先不說那個奇妙的東西已經被解決了,眼前被稱作圖書館的建築物,怎麼看都有種自己被唬弄了的感覺。

所以當佳如一臉認真的指著那個只有三面半的牆、連門跟天花板都沒有以及旁邊還有一顆垂吊吊的老榕樹的廢墟時,我甚至覺得她只是想要來搞個鬼屋探險。

「我們學校,有這種……『建築物』?」簡直根本是鬼屋了吧,還給人陰森森的感覺呢!

只是我從來都不知道有這種地方呢,雖然說,我不太喜歡這種地方,可是一間學校如果有這種地方,通常會有傳聞才是。比如說,鬼故事之類的。

「嘻,走吧!」不等我再多說什麼,佳如一臉幸災樂禍的拉著我跑向那道門。

而我也是連反抗都來不及,就被拉著跑了,只不過奇怪的事是,通常會阻止佳如胡鬧的靜,並沒有說話。

「妳還好嗎?」在我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時候,聽到靜用有點擔心的口氣的問著。

「唔嗯……還好吧?」我晃了晃頭,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一瞬間的頭暈及看不見。

接著我看見靜一邊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並問「看的見我在幹嘛嗎?」

妳的手在晃啊!不然呢?

「……妳的手在我眼前晃。」雖然很想吐糟她,可是看見她一臉認真,似乎真的很擔心,所以我也很認真的回答了她的問題。

「嗯,圖書館到了哦。」靜看了我好一會後,似乎是確定我真的沒事了,才點點頭,淡淡的笑著說。

「唔嗯……」接著我定睛一看,眼前除了一望無盡的湖……(這是湖吧?)就只有在湖上三三兩兩的小船,跟岸邊一整排排的好好的小船,跟一個皮膚是綠色的少女一臉微笑的走過來,頭上還有豹紋貓耳。

我愣在當場,這人種簡直跟小香給我看的某書中才會出現的人差不多──一整個不是人類的種族──是這樣的說法吧?(不過怎麼好像大家都有貓耳的樣子啊?)

那個少女才站定,靜便行了個禮「智慧之湖的管理者您好。」而佳如跟菲也同行向來人行了禮,於是我也慌慌張張的有樣學樣,跟著行了個禮。

像是看見了我的笨拙似的,那個少女嘻嘻的笑了「唉、這個是那位不管怎麼說,也要從沙爾斯手中搶走的女娃娃嗎?」說了一句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嗯。」靜轉頭看了我一眼,才含糊的嗯了聲。

「真是有趣的女娃娃,她……哎呀∼智慧之湖的管理者似乎不能說太多呢,嘻嘻嘻。」綠色少女盯著一臉疑惑的我,說到一半,硬生生的把自己說的話題截斷了。

真是不乾不脆讓人不爽的說話方式。

「既然來了,就好好的找出自己想要的書吧,願卡爾多斯.伊瑟萬祝福妳們。」綠色少女笑笑的行了個禮。

「願阿拉曼.莫科色.艾迪羅.迪瑟薩克祝福您。」在綠色少女說完後,佳如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禮,而我也只好尷尬的向對方點點頭。

說完,綠色少女也往回走向她剛剛原本坐著的地方,似乎是繼續她剛剛未完成的動作。

「好哩,走吧。」佳如指向其中一艘小船,然後繼續拉著我前進。

「卡爾多斯.伊瑟萬是掌管智慧的神,管理者剛剛說的是希望我們能夠順利找到能解決我們問題的書,另外阿拉曼.莫科色.艾迪羅.迪瑟薩克是葉之種族的主神。」靜看著被佳如拉著的我說著。

「啊、另外,她頭上的豹紋貓耳只是她的喜好,不是她天生的。」在靜說完之後,佳如笑的很詭異的說著。

我無聊的哦了一聲後,佳如便嘖的一聲,小聲的說了句話。

嘖什麼啊,妳是多希望我問妳什麼嗎?但說實在的,雖然沒聽到她說什麼,卻因為她嘖了聲,我還慶幸我沒好奇而多問就是。

誰知道又會得到什麼莫名其妙的答案。

「而在智慧之湖租書的辦法是:將妳的手放入手中,妳想要看的書,就會出現。」靜頓了頓,把手放入水中「像這樣。」靜將手張開,沒多久,手中還真的就出現了一本書。

這真是太神奇了。雖然這句是很老的梗,不過這一瞬間,我還真只想到這句話。

「不過,如果妳沒有特別指定的書的話,也可以想一個方向,湖會幫妳找到類似的書。」靜拿起一本寫著「如何看待這個世界的起源與祕密」書名很長的怪書,而作者那一欄上面居然寫的不是人名,而是「無此人」。

是說、若真的無此人的話,那寫的難道是鬼嗎?不、不對,若是以小香的說法來看,就算是鬼,也是種族的一種。

「嗯……」我應了聲,照著靜說的去做,不過說真的,我很不想把手放進去。

這湖讓人有種不安的感覺──或許是因為,我不了解這個湖的關係……吧?

如果不小心出現了奇怪的書的話怎麼辦?比如說,像是可以把人變成可愛的小貓小狗或是奇奇怪怪的生物什麼的。

就在這時,我的手中出現了一本書。

「央,妳居然想看這種書嗎?」先看到我的書的佳如,驚訝的說著。

「央央真是人不可貌像。」靜也看了一眼書名,淡淡的笑了。

「嗯,央央,沒想到妳會在意這種事呢。」菲也好奇的湊了過來,看了眼書名後愣了一下,才微微張大眼,不可思議的說著。

而我也很好奇的低頭看了一眼書名──說真的,在看完書名後,我真心的認為人不但不要太好奇,也不要胡思亂想的才好──那本書名的地方,寫著「如何使咀咒更有效的運用-動物篇」。

看到這書名,我一秒將書丟回湖中。

但那本書卻沒有沉下去,只是浮回水面上。

「央央,要看過的書才能還哦。」佳如掩嘴嘻嘻一笑。

嶂嶂

「我……回來了……」

「央央?妳怎麼了?」大概是因為聽到我有氣無力的聲音,正在結領帶的哥哥,擔心的看了過來。

「很累……」因為今天的事很累。

雖然說後來有提到可以強制還書的功能,但聽完強制還書的條件後,我情願乖乖把書看完。

只不過書翻開第一頁的時候,只看到幾行大字「請先將體力補滿」。

這句話能吐槽的點實在太多了,我真的不知道要從哪吐槽起才好。

於是當下我決定不理那句話,翻向第二頁,第二頁也只秀了幾個大字「不是說要補滿體力的嗎?乖,別偷看!」

這書是什麼怪書,還會知道我偷看,也先不說這個,這種像是教訓小朋友不懂事的用詞是什麼?

但我仍然不死心的翻開第三頁,依舊看到幾個大字「偷看是不行的,乖哦!等妳的體力補滿再來吧!」接著我默默的合上了那本明顯詭異的書。

體力什麼的,又不是打電動。

「倒是哥,你怎麼會穿這樣?」如果是要準備上班的話,應該是去到工作的地方才換衣服的吧?而且也不應該是穿西裝打領帶,而是穿的更艷麗一些才對。

「調職了。」

「是哦。」看著哥一臉不想多談的表情,就知道這個調職的過程,一定讓他很不爽。

「如果特殊班的課業壓力太大的話,就轉回正常的班級吧。」哥淡淡的說著,只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也還好。」我除了這句話還能說什麼?

「……如果真有什麼的話,要馬上說。」盯了我好一會,哥才開口。

「哦,說到這個,哥認識鄧紅嵐嗎?」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打定主意不問這個問題的,居然開口問了,我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唇。

「我不認識那種東西。」

……原來鄧紅嵐在哥眼中是『那種東西』嗎?而且這個帶著爽朗笑容的秒答,怎麼看都覺得帶有殺氣。

「妳認識嗎?」依舊笑著。

「……算不上認識。」希望一年後我不用去幫這個人的掃墓。

「嗯,我明白了。」哥點點頭「我去上班了。」然後轉身,開門,走出去,關門。

哥你是明白什麼了啊?到底明白什麼了!而且那些一連串的動作中,還被刻意的放輕了,怎麼看都覺得你氣到想要做不該做的事啊?

我忍不住雙手合十唸了句阿彌陀佛。

然後才轉身上樓換衣服。


[ 第二章 起章之一   祕密I ] [ 第四章 這樣也可以搞穿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