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五章

達努比斯放下羽毛筆猛揉自己的眼睛,希望短暫的休息能夠有所幫助。正在抄寫室堛漸L只要一提筆,就會翻譯出一連串擠在一團毫無意義的東西。

直到他正色喝斥自己專心,才稍有進步。不過,達努比斯延續好幾天的頭痛仍然隱隱作祟,甚至連在夢堣]不曾停息。

“一定是因爲這怪異的天氣,”他不斷的對自己說,“冬季慶典還沒到就這麽熱。”

這的確是怪異的炙熱。空氣中飽含水分,黏膩又具壓迫感。達努比斯聽說一百哩外的海洋因爲不再起風,而平靜無波,讓船隻無法行進。水手只能坐在碼頭邊不停咒駡,任由貨船腐蝕生蛂C

達努比斯擦拭了一下前額的汗滴之後,決定繼續把米莎凱白金碟上的文字譯成索蘭尼亞文。不過他的思緒卻飛到關於索蘭尼亞騎士昨晚開會討論的恐怖傳言。

一個名叫索恩的騎士誘娶了一位年輕的精靈牧師,並且把新娘帶回了自己的城堡。但是騎士們說,索恩之前就結了婚,而據信他的大老婆已經無辜的慘死。

騎士們立刻下令逮捕索恩,不過忠於索恩的另一批騎士卻誓言護主。最令人毛骨悚然的部份在於,那名精靈女子仍然被蒙在鼓堙A對索恩忠心不二。

達努比斯不寒而慄,企圖把這恐怖的傳言趕出腦海。唉,又翻譯錯了!他再度放下羽毛筆,隨後聽見抄寫室的門被打開,於是達努比斯立刻抓起筆振筆疾書。

“達努比斯。”

“哦,親愛的克麗珊娜,”達努比斯微笑說道。

“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我可以回去……”

“不會,不會,”達努比斯迅速阻止了她。“我非常高興能夠見到你。”這倒是一點不假。克麗珊娜總是給他平靜安寧的感覺,見到她似乎連頭疼也減輕了不少。達努比斯從高背的抄寫凳起身,搬了一張椅子給克麗珊娜後,在她身邊坐下,邊猜想她來此的目的。

克麗珊娜環視四周之後,說道,“我喜歡這堙A如此的安靜。隱密。有的時候我會對人群感到厭煩。“

“是啊,這堿蛪磲漲w靜,”達努比斯接腔。“不過,當我剛到這兒的時候,可是擠滿了抄寫員,大家翻譯諸神的文字好讓一般人都能夠閱讀。可是,因爲教皇認爲這件工作不大重要,所以其他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了,都去找比較重要的工作做……除了我以外……我想,我實在是太老了,雖然我想換個工作,但是卻都不能夠勝任。於是我就繼續留在這堙A似乎也沒有人真正關心……”

達努比斯想到了神眷之子對他的嘲弄,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當教會高層對他徹底失望之後,達努比斯只得回到抄寫室,獨自一人鎮日翻譯著數不清的卷軸和書籍,再把它們原封不動的送到索蘭尼亞的大圖書館。

“不過,這份工作對我來說是不錯的,”達努比斯說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親愛的?你不舒服嗎?請原諒我的鹵莽,不過這幾個星期以來,我發現你非常的不快樂。”

克麗珊娜低頭望向雙手,接著遲疑的問,“達努比斯,你……你認爲教會應該……應該是現在的這個樣子嗎?“

她的問題超乎了達努比斯的想像,他原本認爲花樣年華的克麗珊娜,應該是爲情所困。“爲什麽這樣問呢?”達努比斯不解的說。

“是嗎?”克麗珊娜提起視線,直視達努比斯的雙眼。“在教皇和他的部長來到前,你就已經在教會多年。你提到了過去的日子,你親眼目睹了改變,現在比以前更好了嗎?”

達努比斯本想說,當然變得更好了,有什麽會比在英明教皇的領導之下來的好。不過克麗珊娜的眼光直入他靈魂的深處,他可以感覺到她的目光不斷的搜尋,審視每一個陰暗的角落,翻出他深藏多年的秘密。此時,他突然警覺地想到費斯坦但提勒斯。

“當然……更好……我……”達努比斯知道自己正在胡言亂語,羞赧的低下了頭。克麗珊娜點了點頭,似乎知道他真正的答案。

“不,現在當然比從前更好,”達努比斯堅定的回答,他不忍眼前這位年輕女子的信仰和他一樣被摧毀。他執起了克麗珊娜的手,輕聲說。“我已經是個老人,親愛的。像我這種年紀的人並不喜歡改變。對我們來說,從前的一切都比現在好,似乎連水都比較好喝。我不太適應現在的生活,太難瞭解了。不過,親愛的,教會帶給世界美善,維持社會秩序……”

“不論社會是否想要這種所謂的秩序,”克麗珊娜囁嚅道,不過達努比斯並不多加注意。

“它根除了邪惡,”達努比斯的思緒忽然又飛到關於索恩爵士的傳言。當他意識到要繼續回到主題的時候,爲時已晚。

“真的是這樣子嗎?”克麗珊娜提出了質疑。“它消滅了邪惡嗎?或者是我們就像在深夜堻Q獨自留在家堛澈臚l,因爲害怕黑暗而燃起一支又一支的蠟燭,卻不瞭解黑暗究竟可怕在哪里。最後,因爲我們無來由的恐懼,可能會把整個房子都燒掉!“

達努比斯眨了眨眼,不瞭解克麗珊娜在說些什麽。她還是繼續慷慨激昂的說著。達努比斯總算明白,克麗珊娜的不快樂是因爲這幾個星期以來,壓抑太久,不能夠暢所欲言。

“我們不幫助迷途者重返正途,我們放棄他們,說他們沒有價值、無可救藥,或是消滅他們!你知道嗎?”她轉向達努比斯,“克拉斯計劃要消滅所有的食人魔。”

“但是,親愛的,食人魔畢竟是邪惡的族群,”達努比斯仍然不放棄。

“他們和我們一樣,是被諸神所創。我們有權力去摧毀諸神的心血結晶嗎?”

“連蜘蛛也不例外嗎?”達努比斯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他在看見克麗珊娜驚恐的表情之後,笑了一下。“別理我。這只不過是老人的胡言亂語而已。”‘“我到這堥荂A原本以爲教會是代表著真理和正義,不過現在……”克麗珊娜雙手掩面,無法言語。

達努比斯頓時覺得心痛如同頭疼一般的劇烈。他伸出了微微顫顫的手,輕撫著她柔軟的藍黑色長髮。

“孩子,別爲自己的質疑感到羞愧,”他邊說邊企圖忘記自己曾做過類似的事。“去吧,和教皇談談。他會爲你解答疑難,畢竟他比我有智慧的多。”

克麗珊娜滿懷希望的看著他。

“你認爲……”

“當然,”達努比斯微笑道。“就在今晚吧。今天教皇會聚集信徒。別害怕,你的問題不會讓他生氣的。”

“是啊,”克麗珊娜豁然開朗。“你說得沒錯,困擾自己非常的不智。我當然會去請教教皇,他應該能解開我的疑惑。”

達努比斯笑著起身。克麗珊娜突然傾身輕吻了他的臉頰,說道,“謝謝你,我的朋友,不打擾你了。”

達努比斯望著克麗珊娜遠去,忽然感到一陣無來由的哀傷。仿佛是自己位於陽光普照的光明處,卻眼睜睜的看著她走向無邊的黑暗。圍繞在自己四周的光亮愈來愈耀眼,而她走入的黑暗卻是益發的深不可測。

達努比斯迷惑的揉揉眼睛。這光耀是真實的!金光四處流瀉,讓他不敢逼視。刺眼的光芒直射進他的頭部,讓他的頭疼更加劇烈。達努比斯只覺得萬念俱灰,想要警告克麗珊娜,一定要阻止她...但是光耀包圍著達努比斯,盈滿他的靈魂。接著,光芒瞬間消失,他又身處在抄寫室中,不過卻不是獨自一人。他眨了眨眼,適應突來的黑暗,還看到了一個精靈冷靜的打量著自己。這個精靈年紀相當的大,頭髮微禿,留著白色的美髯,身穿長白袍,脖子上戴著帕拉丁的護身符。他的表情極盡哀傷,讓達努比斯不知所以然的掉下了眼淚。

“不好意思,”達努比斯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頭不再痛了。“我…我沒看到你進來。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嗎?你是不是在找人呢?“

“不,我已經找到我要找的人了,”精靈緩慢的語氣中仍然充滿了無盡的哀傷,“如果你就是達努比斯的話。”

“我是達努比斯,”牧師不解的回答,“不過,請原諒我,我並不……”

“我是羅拉倫,”精靈說道。

達努比斯一怔。羅拉倫,精靈牧師之首,多年前因爲阻止克拉斯掌權而被強大的軍隊逼退。羅拉倫倡導和解及和平的言論不被賞識。這位老牧師後來回到他深愛的應許之地西瓦那斯提,誓言永不再涉足伊斯塔。

他爲了什麽來到這堜O?

“當然,您是要來會見教皇。我會……”達努比斯結結巴巴的說。

“不,我到神殿只是爲了找你,達努比斯,”羅拉倫回答。“走吧。我們還有一大段旅程呢。”

“旅程!”達努比斯大叫。“不可能!自從我到伊斯塔,三十年來……”

“走了,達努比斯,”羅拉倫柔聲說。

“去哪里?要怎麽去?我不瞭解……”達努比斯驚呼。他看到羅拉倫站在房間中央,臉上仍是寫滿了深沈的憂傷。羅拉倫伸出手觸碰脖子上戴著的護身符。

達努比斯明白了。帕拉丁給了牧師預見未來的力量,他懂了。

達努比斯臉色蒼白的搖著頭。

“不,”他喃喃道,“這太恐怖了。”

“還沒有做出最後的決定。這段旅程可能只是暫時的,也有可能會持續到被召喚爲止。走吧,達努比斯,這堣w經不再需要你了。”

精靈牧師伸出了手。達努比斯頓時覺得浸淫在從未體會過的平和與寬慰中,他握住羅拉倫的手。但是與此同時,達努比斯還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克麗珊娜坐在教皇金碧輝煌的會客殿中央,雙手放在腿上,臉龐蒼白卻相當的堅毅。從外表看來,她的心靈應該非常平靜。不過有一個正在觀察克麗珊娜的人卻不是這麽想的。

克麗珊娜傾聽教皇如同樂音般的美妙聲音,聽著他和部長們討論國家大事,突然爲自己想要提出無關痛癢的問題感到羞慚。

伊力斯坦的話浮現在她的腦海。“不要向他人尋求問題的解答。要在自己的內心探索,尋找自己的信仰。你將會找到答案,或是發現諸神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

於是克麗珊娜往內心探求答案。不幸的是,她所找尋的平靜棄她而去,或許是她的問題沒有解答吧。然後,克麗珊娜感覺一隻手放在她的手臂上,她擡起頭。

“神眷之女,你的疑問是有答案的,”這聲音讓克麗珊娜的全身繃緊,“只是你拒絕傾聽。”

她認得這個聲音,不過……克麗珊娜急切的望向兜帽下的陰影,但是看不到臉孔。她轉而注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揣測著手的主人。這個人穿著黑袍,不過邊上卻沒有用銀線繡上的神秘符號,和他穿的不一樣。她再一次看著黑衣人的臉,只見深藏著的閃亮眼珠子以及蒼白的皮膚……接著,這只手離開了克麗珊娜的肩膀。

克麗珊娜起初相當的失望。因爲這個年輕人的雙眼沒有金色沙漏般的瞳仁,皮膚並不是泛著淡淡的金色,臉龐並沒有憔悴的病容。他的臉色雖然蒼白,但是像是努力研究、足不出戶的結果,是絕對的健康,甚至還頗爲英俊。他的棕色雙眼清澈冷靜,像鏡子般反射出所有映入眼簾的畫面。他雖然瘦削,但是卻十分的結實。黑色無裝飾的長袍順著他的身形,顯露了寬大的肩膀,而不是那個魔法師弱不禁風的骨架。然後,這個人咧嘴一笑。

“是你!”克麗珊娜從椅子上起身。

這人把手又放到克麗珊娜的肩上,示意她坐下。“請您坐下,神眷之女。這堿蛪磲漲w靜,我們不會受到任何的干擾。”他轉過身,優雅的揮了揮手,一張椅子穿過房間來到他的身旁。克麗珊娜環顧四周,即使有任何人注意到這不尋常的舉動,大家也都故意對法師視而不見。克麗珊娜突然發現雷斯林饒富興味的打量著自己,而覺得全身的肌膚開始灼熱。

“雷斯林,很高興能夠再度和您見面,”克麗珊娜企圖用正式的問候掩飾心中的迷惑。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神眷之女,”他譏諷的音調讓她的神經發麻。“不過我並不叫做雷斯林。”

克麗珊娜看著他,漲紅了臉。“對不起,”她仍然專注的看著他的臉龐,“你讓我想起一個我認識……曾經認識的人。”

“或許這可以解開謎團,”他輕聲說,“對這些人而言,我的名字是費斯坦但提勒斯。”

克麗珊娜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顫,“不!”她慢慢的搖了搖頭,“不可能!你回來……是爲了要向他學習。”

“我回來是爲了要‘變成’他,”雷斯林回答。

“但是……我聽說他……非常的邪惡……”克麗珊娜注視雷斯林的目光倏的轉爲驚恐。

“邪惡不復存在,”雷斯林答道,“他已經死了。”

“是你?”

“他本來想殺了我,克麗珊娜,就像他謀殺無數人一樣。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那麽,邪惡仍然存在,”克麗珊娜悲傷的說,回過了頭。

我正在失去她!雷斯林靜靜的注視著克麗珊娜。她挪動椅子,別過頭去不看他。不過他還是能看到她的側面,冷酷純淨一如索林那瑞的光芒。他冷靜的研究她,有如他爲探求生命真相時,研究慘死於他刀下的小動物一樣。就像他剝去小動物的外皮一窺心臟的跳動般,雷斯林剝去克麗珊娜的外在武裝,窺伺她的靈魂。

她正在聆聽教皇優美的聲音,臉上露出極度的平靜。不過雷斯林記得克麗珊娜剛才的表情,也知道她和達努比斯的談話。他知道她有疑慮,她的信仰岌岌可危。只消雷斯林的循循善誘,克麗珊娜可能就會自願與他同行。

雷斯林記起了她對他碰觸的反應。他伸手攫住了克麗珊娜的手腕,她立刻企圖掙脫但是卻無計可施,只能定定的望著雷斯林,動彈不得。

“你真的相信我是那樣子的人?”雷斯林用極盡苦楚的聲音說道。克麗珊娜本想說話,但是雷斯林繼續說。

“費斯坦坦提勒斯原本計劃回到我們的時代,摧毀我,取走我的軀體,到達黑暗之後的落腳處。他密謀召喚惡龍,龍騎將們……就像我的姊姊奇蒂拉,將會蜂擁而至。世界會再度陷入苦戰。“雷斯林停頓了一會兒,”這個威脅現在解除了,“他柔聲說。

雷斯林的目光掠住克麗珊娜。她在他鏡子般的眼堿搢ㄓF自己的身影,不再是蒼白嚴肅的女牧師,而是美麗柔情的女子。眼前的男人對她滿懷信任,而她也感動了他。不等克麗珊娜開口,雷斯林接著說道。

“你知道我的野心。”他說。“我對你打開心防。奇蒂拉希望我能助她一臂之力,幫助她征服世界,不過我拒絕了,你應該要對此事負責。”雷斯林歎了口氣,“我向她提到了你,克麗珊娜,你的善良和你的力量。她非常的生氣,還派遣了死亡騎士摧毀你,希望能夠減少你對我的影響力。”

“我那個時候影響了你嗎?”克麗珊娜輕聲問道,她不再企圖掙脫雷斯林,聲調因爲喜悅而顫抖。“那你是不是看到了教會日後的發展還有……”

“你說這個教會嗎?”雷斯林的神情又恢復了挖苦和譏諷。他忽然放開了手,重回自己的座位,理一理黑袍並用輕蔑的神情看著克麗珊娜。

羞愧、憤怒和罪惡感讓克麗珊娜的臉頰染上了淡淡的紅暈,她灰色的眼睛轉換爲深藍色。她雙頰上的兩抹桃紅延伸到雙唇。雷斯林突然間發覺克麗珊娜非常的美麗,這個念頭困擾著他,幾乎讓他不能夠集中注意力。雷斯林不悅的把這個想法抛到腦後。

“我知道你的疑惑,克麗珊娜,”雷斯林說道。“我知道你經歷了些什麽。你發現教會對統治世界的興趣遠比傳播諸神之道來的大。你目睹了牧師涉足政治、耗費大筆經費。你剛到這堮匢棶Q證明教會的價值,卻明白了是這些人的自命清高,惹怒諸神擲下著火的山脈。你或許還想責怪……魔法師。”

克麗珊娜的臉紅得更是如同火燒一般,她別過頭不敢直視雷斯林。

雷斯林繼續不留情面的說,“大災變就要來臨了。具有真正信仰的牧師也已經離去……是的,你的朋友達努比斯離開了。你,克麗珊娜,是此地唯一剩下的真正牧師。”

克麗珊娜吃驚的瞪著雷斯林。“這……這不可能,”她喃喃道。

接著她第一次聽見了衆人談話。有人討論競技賽,有人爲募款活動爭議不休,還有人策劃著壓制叛軍的最佳辦法——全都是以教會之名行之。

然後,教皇甜美悅耳的聲音壓過其他的討論,洗滌了克麗珊娜的靈魂,撫慰她的情緒。克麗珊娜重新找回了純淨堅定的信仰。她冷靜的回望雷斯林。

“這世界上還是存有正道,”克麗珊娜自信滿滿的說,邊起身準備離開。“只要被諸神祝福的教皇仍然統治教會,我不相信諸神會輕易動怒。”她的聲調轉柔。而雷斯林也起了身,定定的看著克麗珊娜。

克麗珊娜不受影響的繼續說,“也或許教皇已經預見了未來,此時正在祈求諸神大發慈悲!”

“看看這個人,”雷斯林低聲說,“這個被諸神‘祝福’的人!”

雷斯林用有力的雙手握住克麗珊娜,強迫她面對教皇。克麗珊娜雖然企圖掙脫,但只覺得雷斯林的每只手指都燒灼著她的肌膚。

“看吧!”雷斯林說道。他微微搖動克麗珊娜,逼迫她擡起頭望向圍繞在教皇四周的光耀。

雷斯林察覺緊擁著的這個軀體開始顫抖,因此滿意的微笑。他傾身靠向克麗珊娜,在她耳邊輕聲低語。

“你看見了什麽,神眷之女?”

只傳來一陣嗚咽。

雷斯林的笑容加深,“告訴我。”

“一個男人,”克麗珊娜泣不成聲,驚嚇的看著教皇。“只是一個人類。他看起來筋疲力竭。他的皮膚松垮,似乎許久沒有好眠。他的藍眼睛驚恐的東張西望……“克麗珊娜突然意識到雷斯林的接近,體會到柔軟黑長袍下溫暖強健的身軀。她立刻掙脫了他。

“你究竟對他施了什麽魔咒?”克麗珊娜怒喝。

“沒有任何的魔咒,神眷之女,”雷斯林平靜的回答。“只是戳破了他出於恐懼而施的幻術。這樣的恐懼就足以把世界帶向毀滅。”

克麗珊娜睜大眼看著雷斯林。她希望他說謊。但是她明白,即使他真的說謊也不再重要了。她不能夠繼續欺騙自己。

克麗珊娜既迷惑又生氣的轉身,淚眼婆娑的跑離會客殿。

雷斯林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卻沒有先前預料的滿足感,一切都出乎意料。他再度坐下,在水果籃堿D了一個橘子,隨意的剝去橘子皮。

另外還有一個人看見了克麗珊娜的離去,並且注視著雷斯林,看著他先吸掉橘子汁,再大啖果肉。

克拉斯臉色蒼白的離開會客殿,回到自己的房間,直到破曉前都不斷的來回踱步。


[ 第二十四章 ] [ 第二十六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