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四章

這真是太蠢了,哥哥,”雷斯林說道,在用纖細的雙手抽出匕首之後,他漫無目的檢視著它。“即使是對你而言,我都不敢相信。”

卡拉蒙跪在床邊,擡起頭看著他的雙胞胎弟弟。卡拉蒙死白的臉滿是痛苦,正張開嘴準備說話。

“‘我不懂,小雷,”’雷斯林模仿大漢的聲音說。

卡拉蒙立刻閉上了嘴,表情宛若戴上一張陰鬱深沈的面具。他的視線轉向仍在弟弟手中的匕首。“或許不把兜帽移開還會好一點,”他喃喃道。

雷斯林笑了,儘管他的哥哥沒看見。

“你別無選擇,”他歎口氣後回答。“哥哥,你真的以爲這麽容易就可以潛進我的房間,趁我熟睡的時候除掉我嗎?你忘了我一向睡得很淺。”

“不,不是你!”卡拉蒙嘶吼著,擡起眼神。“我以爲……”他說不下去了。

雷斯林疑惑地看著他,突然放聲狂笑。這異常恐怖的笑聲帶著譏諷和醜惡,讓仍然待在走廊另一頭的泰索柯夫緊緊地用手捂住耳朵,連他悄悄走向房門時也不敢放開。

“你想要謀殺費斯坦但提勒斯!”雷斯林饒富興味地望著他的哥哥。又再度大笑。“親愛的哥哥,我早就忘了你是這麽的富有喜感。”

卡拉蒙漲紅了臉,步伐不穩地站起身來。

“我這樣做是爲了……爲了你,”卡拉蒙說。他走到窗邊拉起簾幕,情緒激動地望向在索林那瑞照耀下閃爍著的天井。

“你當然是的,”雷斯林說,聲音帶點緬懷舊日的哀傷。“爲什麽你除了爲我做事之外,不做些別的事?”

雷斯林念了道咒文,一道白光從斜靠在牆角邊的馬濟斯法杖激射而出,讓整個房間大放光明。接著雷斯林退回床邊,跨了上去,默念另一個咒語,烈焰就從原本空無一物的壁爐中熊熊燃起,橘紅色的火焰映照在他蒼白瘦削的臉上。

“那麽,你來遲了,哥哥,”雷斯林繼續說道,邊伸出手讓火焰烤暖。“費斯坦但提勒斯已經死了。死在我的手下。”

卡拉蒙驚愕地轉過身面對他弟弟,但雷斯林仍然是站在火邊,直瞪著火光。

“你想要走進來刺死他,”雷斯林喃喃地說,露出一抹淺笑。

“刺死至此之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法師。”

卡拉蒙看到雷斯林輕靠在壁爐邊,仿佛一時之間失去了所有精力。

“他看到我的時候非常驚訝,”雷斯林柔聲說。“然後他嘲笑我,就像在大法師之塔的時候一樣。不過我在他的眼堿搢鴗F恐懼。”

“‘小法師,你是怎麽到這堥茠滿H是偉大的帕薩理安把你送來的嗎?’”

“‘我是自己來的,’我告訴他,‘我現在是塔的主人了。’”

“他沒料到會是這樣,還大笑著說‘不可能!’。‘我是預言中來此之人。我是掌握了過去和現在的強者。等我準備好了,就將會回我的領地去。’”

“不過當他讀出了我的心思之後,臉上滿是懼色。‘是的,’我回應他心中的疑問,‘預言並不如你所預期的進展。你想利用我的生命力從過去回到現世。但是你忘了,或是根本不在乎,我可以抽離你的精神力!你必須讓我活著才能繼續吸吮我的生之泉源。因此,你教會我如何使用龍珠。當我倒在阿斯特紐斯腳邊奄奄一息的時候,你爲這具幾乎被你榨幹的軀殼注入了活力。你帶我去找黑暗之後,並懇求她給我開啓古代法術書之鑰,讓我得以一窺堂奧。最後,當你終於準備好了之後,你想要進入這被你折磨的軀殼中,還要宣稱它是屬於你的。”’雷斯林轉向卡拉蒙,大漢則是被從他弟弟眼中燃起的怒焰驚嚇,向後退了一步。

“他以爲可以讓我一直虛弱無力。但是我擊敗他了!我利用他! 我利用他的精神力量克服了長期的苦痛!我告訴他,‘你是掌握過去的強者,但是卻沒有回到現在的力量。我是掌握現在的強者,並且馬上就要取你而代之,成爲過去的主人。“’雷斯林歎了一口氣,垂下了雙手,他眼中閃動的火苗熄滅。

“我殺了他!不過那是一場苦戰。”

“你殺了他?他……他們說,你是回來向他學習的,”卡拉蒙露出不解的表情,結巴地說。

“的確是,”雷斯林輕聲說。“我用另一種形貌和他相處了好幾個月。在我準備好以後,才現出本來面貌。這一次,是我把他給吸乾了!”

卡拉蒙搖頭。“不可能。你是和我們在同一個晚上離開的……至少……黯精靈是這麽說的……“

雷斯林煩躁地說,“時間對你來說,是從日出到日落。但是對掌握了它奧秘的我們來說,時間的旅程超越了太陽的局限。幾秒變成幾年,幾小時幻化千年。我以費斯坦但提勒斯的身份在這埵n幾個月了。拜訪了所有的大法師之塔,努力學習。我曾在精靈王國教羅拉克使用龍珠——對他那麽虛弱的人而言,龍珠像個致命的禮物。過不了多久,龍珠就會設下圈套誘惑他。我曾在大圖書館,花了幾個小時和阿斯特紐斯在一起。還有,在那之前,我受教於偉大的費斯坦但提勒斯。我還拜訪了其他的地方,經歷了遠遠超乎你所能想像的恐怖和驚異。不過,對你和達拉馬之流的人來說,我只不過離開了一天一夜。”

這對卡拉蒙而言太難懂了。他只好絕望地企圖掌握現實的片段。

“這樣的話……是不是表示你……你已經沒事了呢?我是說,在現在?嗯……在我們的時間堙H”卡拉蒙指向弟弟,“你的皮膚不再是金色的,你沙漏般的瞳孔也消失了。你看起來……就像……你年輕的時候一樣,和你七年前到大法師之塔的時候一樣。當我們回去的時候你還會是這樣嗎?”

“不,哥哥,”雷斯林耐心地像對孩子解釋問題一般,“帕薩理安應該解釋過這個吧?或許沒有。時間是一條河流。我沒有改變它的行進,只是很簡單的爬上岸來,再從上游的地方跳進去,它會帶著我繼續走,我……”

雷斯林突然停頓,銳利的往門的方向看去。接著猛地把門打開,只見泰索柯夫臉朝下的摔了進來。

“哦,哈羅,”泰斯神情愉悅地爬了起來。“我正要敲門的。”他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興奮地對卡拉蒙說,“我全都懂了!本來是費斯坦但提勒斯變成雷斯林又變成費斯坦坦提勒斯,現在則是費斯坦但提勒斯變成雷斯林又變成費斯坦但提勒斯,然後又變成了雷斯林。知道了嗎?”

卡拉蒙仍然不懂。泰斯轉向法師,“是不是這樣啊?雷斯……”

法師沈默不語。他只是陰陽怪氣地盯著泰索何失,讓坎德人不安地往卡拉蒙身邊靠了幾步——當然,是爲了保護卡拉蒙……

雷斯林迅速比了一個召喚的手勢。泰索柯夫一瞬間只覺得四周嗡嗡作響,接著就被抓住了領口往上提,靠近雷斯林削瘦的臉龐。

“帕薩理安爲什麽把你送來?”雷斯林異常柔和的聲音,就像以前佛林特形容的,聽了叫人起雞皮疙瘩。

“呃……他覺得卡拉蒙需要有人幫忙,再說……”雷斯林的手掐的更緊,眼睛也眯的更細。“呃……事實上,我不認爲他想把我給送……送來,”泰斯本想哀求的望向卡拉蒙,不過雷斯林勒的太緊,讓坎德人差點窒息。“我猜,對他來說……這多多少少算是個……意外吧。還有,如果你能偶爾……偶爾松鬆手,讓我稍微呼吸一下的話……我會說得比較完整……”

“繼續!”

“小雷,住手……”卡拉蒙皺著眉走向雷斯林。

“閉嘴!”雷斯林大吼。“繼續!”

“有人掉了一個戒指……嗯……或許不是弄丟的……”泰斯囁嚅道,並且感到雷斯林的眼中下達了“說實話”的命令——當然這是用坎德人的標準來看。“我……我想,我是走進了某個人房間,它……它就掉到我的口袋堨h了。我是這樣猜的啦,因爲我不知道它是怎麽跑到那兒的。不過……當紅袍法師把噗噗送回去的時候,我知道我就是下一個。但是我不能丟下卡拉蒙!所以……所以我向費資本……我是說帕拉丁……祈禱……然後戴上了戒指……咻!”

泰斯舉起了雙手,“我忽然就變成了老鼠!”

坎德人在這戲劇化的一刻停了下來,希望能夠得到聽衆驚訝的回應。但是雷斯林只是不悅的又加重了手力,逼的沒辦法呼吸的泰斯只好趕快接著講。

“所以我就可以躲來躲去,”他吱吱叫了幾聲,不過當然和當時的叫聲不大一樣,“然後我溜到帕薩理安的實暗……俗驗……實驗室堙A克麗珊娜蒼白的躺著,卡拉蒙嚇壞了……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去……所以……所以……”泰斯聳了聳肩,向雷斯林擺了個最無辜的神情,“我就在這兒啦……”

雷斯林繼續抓著泰斯一會兒,用雙眼緊盯著他,仿佛想把他生吞活剝,直視進靈魂的最深處。不過法師顯然已經得到了令他滿意的答案,他把坎德人放了下來,再度出神的望著火光。

“這是什麽意思?”他喃喃自語。“坎德人——這違背了所有的法則!這代表時間的行進‘可以’被改變嗎?他說的是事實嗎?還是,這是他們阻止我的計謀?”

“你說什麽呀?”泰斯好奇的提出問題,邊站在地毯上調整呼吸。“我?改變時間的行進?你是說我可以……”

雷斯林兇狠的瞪了坎德人一眼,讓泰斯乖乖閉嘴,並且轉向卡拉蒙。

“找到你弟弟真是令人驚訝,你說對吧?”泰斯沒注意到卡拉蒙臉上不斷抽搐的肌肉,“雷斯林也讓我大吃一驚,對吧?有點奇怪的就是,我在奴隸市場看到他,所以我以爲他也已經看到我們了……”

“奴隸市場!”卡拉蒙突然大叫。他受夠了什麽時間啊河流啊的鬼扯,奴隸市場可是他聽得懂的。“小雷…你說你到這堣w經好幾個月了!也就是說,是你讓他們以爲是我攻擊克麗珊娜!是你把我給買了下來!是你把我送到競技學校!”

雷斯林厭煩的露出被打擾的表情。

但是卡拉蒙仍然繼續吼叫,“爲什麽!爲什麽是到那堨h?”

“哦,奉諸神之名,卡拉蒙!你剛到這堛漁伬埳鴽琣酗麽用處?在我們下一次的行動中,我需要的是一位強壯的戰士,而不是一個宿醉的肥仔!”

“是……是你下令殺了野蠻人?”卡拉蒙激動的問道。“是你對那個叫什麽來著的……克拉斯……提出警告?”

“別傻了,哥哥,”雷斯林笑著說。“我幹嘛捲入這微不足道的教會權力鬥爭?如果我想除掉敵人的話,簡直是易如反掌。克拉斯太擡舉自己了,才會以爲我會對他有這種興趣。”

“但是矮人說……”

“那個矮人只聽得見錢落入口袋的聲音。不過你以後就會知道,”雷斯林聳聳肩。“我實在是沒那個興致。”

卡拉蒙沈默了好半晌。泰斯則是急切的打開話匣子,準備問雷斯林至少一百個問題,不過卡拉蒙瞪了他一眼,坎德人只好馬上閉嘴。卡拉蒙在細細思索所有他弟弟說過的話之後,擡起了頭。

“你剛剛說……‘我們下一次的行動’是什麽意思?”

“我建議你現在先別知道,”雷斯林回答。“這麽說好了,時間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我在這堛漱u作有所進展,不過還沒全部完成。這兒除了你之外,還有另一個人需要被擊垮重塑。”

“克麗珊娜,”卡拉蒙低聲說。“和挑戰……黑暗之後有關,對不對?就像他們所說的?你需要一位牧師去……”

“我很累了,哥哥,”雷斯林打斷了他。雷斯林比了個手勢,壁爐堛漱黤K立即熄滅。他低語一聲,法杖的光芒就消失了。他們三個倏的被籠罩在黑暗和陰冷中,甚至連索林那瑞的銀光都消逝了。

雷斯林往床的方向走去,依稀可以聽見他黑袍摩擦出的些微聲響。

“讓我歇息吧。你們不該在此久留。一定會有人通報你們的出現,克拉斯極有可能會對你們不利,儘量別讓自己被殺了。我還要花很多時間訓練另一名保鏢。再會了,哥哥。準備好,我很快就會召喚你。記著那個日期!”

卡拉蒙準備要再說些什麽,卻發現自己正對著門講話。他和泰斯已經處身於一片黑暗的走廊上。

“真是太神奇了!”泰斯讚歎著。“我甚至沒感覺到自己曾經移動,你呢?前一秒我們還在那堙A下一秒我們就到了這堙C只要手一揮就行了,當法師一定很棒,”泰斯興奮的說。“穿梭于時空之間,還可以馬上關門。”

“走吧,”卡拉蒙澆了泰斯冷水,轉身走去。

“說嘛,卡拉蒙,”泰斯緊跟在後。“雷斯林說‘記著那個日期’是什麽啊?是他的生日嗎?你準備要送他禮物嗎?”

“不,”卡拉蒙怒吼,“別笨了。”

“我不笨,”泰斯抗議。“畢竟,還有幾個星期冬季慶典就要到了,說不定他是想要一個禮物。至少,我想在伊斯塔會和在我們的時代一樣慶祝冬季慶典吧。你覺得……”

卡拉蒙忽然停了下來。

“怎麽啦?”泰斯問道,他看到了大漢臉上嚇壞了的神情。坎德人立刻警覺的環顧四周,邊把手搭在腰間的小刀上。“你看到什麽了?我並沒有……”

“日期!”卡拉蒙狂喊。“日期,泰斯!冬季慶典!在伊斯塔!”

他焦急的抓住坎德人,“現在是幾年?幾年?”

“爲什麽要問……”芬斯努力回想。“我認爲…對了,有人告訴我,今年是九百六十二年。”

卡拉蒙放開了泰斯,抱住自己的頭。

“怎麽啦?”泰斯問。

“想一想,泰斯,想一想!”卡拉蒙囁嚅道。接著他無助的抱著頭,蹣跚的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隱沒在黑暗之中。

泰斯在後頭慢慢走著。“嗯,九百六十二年的冬季慶典。這數位聽起來怎麽這麽耳熟。冬季慶典……九百六十二……喔,我想起來了!”他發出勝利的歡呼。“這是最後一個冬季慶典,剛好在……在……在…“

這個想法讓坎德人倒抽了一口氣。

“在大災變之前!”他恍然大悟,卻又不敢相信的低聲說。


[ 第二十三章 ] [ 第二十五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