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十一章思戀(下-2

    小夜,我有多久沒有爲你做過飯了?”小潔姐姐把我的頭枕在她的大腿上,一邊舒展手臂一邊問道。  

    “好久了。大概有三四年吧。”我思索了一下。  

    好,那今天我來做飯。小夜要吃什麽?”她用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眼神中流露著毫無保留的愛意。  

    不放洋蔥的牛肉咖喱加土豆泥蓋飯。”  

    好複雜的要求。”小潔姐姐看了我一眼:“你這麽多年來偏食的習慣還是沒改。其實洋蔥很好吃的。”  

    洋蔥太臭了,而且莫名其妙的想賺人家的眼淚。我討厭它那種惡劣的行爲,就算碰它我都覺得是在侮辱我自己的人格,何況是要將它塞進嘴堙A然後咀嚼它!”我狡猾的笑著。  

    好啦,我做就是了。總之我從來就說不過你。”她用白色的絲帶將自己有如瀑布般烏黑飄逸的長髮紮成馬尾,然後走進了廚房。突然像想到了什麽,小潔姐姐從廚房堭揖X頭又說道:“冰廚埵野i樂,自己拿好嗎?耐心等我一下就好了。”  

    我無聊的等了一會兒,直到廚房媔ヮ茪@股飯香,才隨手打開冰箱拿出可樂一邊喝一邊走進了廚房。  

    要幫忙嗎?”看到她正忙的不亦樂乎,我忍不住問了一句。小潔姐姐轉過身將我趕了出來:“你到客廳去乖乖地等著我把菜端上來,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 

    “可是……”  

    可是什麽?”她一邊忙一邊笑著問。

     你的飯快糊了。”

     天哪,我真笨!”小潔姐姐急忙關上了火,清麗白皙的臉上升起了兩朵紅葷:“抱歉了小夜,我再重新做一次。”

     不用了。”我揭開鍋蓋將上邊還沒焦的白飯勺進了碗堙A說道:“其實偶爾吃吃帶著焦味的飯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吃過飯,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新聞剛播報完今晚會有5級風,風就開始不斷在屋外呼嘯起來,扯的附近的大樹啪啪作響。過了夜晚八點,這種比暴風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的5極風才停下來,然後便開始下霧了。

     濃的沾稠的白色霧氣在窗外翻騰,越看越讓人覺得詭異。即使打開了家堜狾釭瑪O,我依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小潔姐姐輕輕的從身後將我抱住,將嘴湊近我的耳朵用低的不能再低的聲音說道:“小夜,要不要和我一起洗澡?”

     我頓時僵住了,原本靈敏的腦袋一時理解不了這幾個字的意思。小潔姐姐見我呆呆的不聲不響,便用鷦巢蚊睫的聲音又重復了一遍。她的臉頰羞紅的深深埋進了我的肩膀。

     一起洗澡?也就是說兩個健康的男女脫光光一起浸泡在不足4平方米的浴池堙C也就是說比男女混浴的溫泉還容易出現意外情況。也就是說不小心出現了意外狀況,這個世界就很可能不小心增加兩個成年人。嗯!似乎滿複雜的!’好死不死,我的邏輯思維偏偏在這種非常時刻蘇醒了。

     今天早晨我才洗過,晚上不想洗。”違心的謊話脫口而出,我一邊全身緊崩、大汗長流,一邊裝作毫不在意的笑著。

     小夜的臉紅了,好可愛!”小潔姐姐笑起來,她閉上眼睛,向我耳朵堳╞X一口氣:“很晚了,小夜去睡吧。”

     我逃命似的走進臥室,關上門,背靠著門深呼吸了好幾次。心臟依然在不受控制的胡亂跳動著。總感覺復活後的小潔姐姐很奇怪。不但因爲一向廚藝高絕的她會將飯煮過火,還因爲她變的很媚,很有吸引力,而且更大膽了。那種一邊露出羞澀的臉,一邊說著令人浮想翩翩的話的神態,越看越像是遙嘉和小潔姐姐加起來再平均相除後得出的性格。

     狠狠搖了搖腦袋,我關了燈爬上床。全身的神經蹦的緊緊的,害的我絲毫找不到睡意,只好在床上焦躁的翻來覆去。

     不知過了多久,臥室門突然被輕輕敲響了。

     小夜,你睡了沒有?”小潔姐姐低聲問,聲音中帶著一絲溫柔和羞澀。

     還沒有。”我正準備坐起身將燈拉開,小潔姐姐突然又道:“不要開燈。”

     接著傳來臥室門被開啓的聲音。我在黑暗婺C大眼睛,只看到一個黑影迅速的走到床邊,滑進了被子堙C頓時一陣溫馨的青春氣息透過女兒家特有的幽香傳入鼻中,然後有兩條濕軟滑膩膚如凝脂的手臂穿過我的腋下緊緊的將我抱住。

     小潔姐姐似乎沒有穿任何衣物。因爲我能很確切的感覺到有兩顆柔軟豐滿的不明物體正壓在胸口,壓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小夜,你會不會討厭比自己大的女生?”小潔姐姐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感到心臟不由自主的‘蹦蹦’亂跳著,也不管她在黢黑一片的情況下是不是看的到,只是下意識的搖著頭。

     那小夜是喜歡我了?”她翻動身體,將我壓在身下,然後輕輕的將頭倚在我的胸口又道:“我一直都很喜歡小夜。從小我就幻想著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爲你做飯,洗衣服,然後生下許多小孩子。對我來說,那就是我全部的幸福。”

     軟玉溫香抱在懷堙A我卻只感到全身僵硬。小潔姐姐近在咫尺的幽馨吐息與身體上完全無阻礙的摩擦讓我的大腦刺激的快要爆開了。

     小夜,你會不會娶我?”小潔姐姐微微擡起頭,在黑暗中和我的眼睛對視。混亂的大腦受到感覺神經不斷傳來的強烈刺激,居然絲毫不再處理任何從耳膜振蕩得來的資訊。

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麽,再次下意識的點頭後,才發現小潔姐姐是要將她自己嫁給我。

     真的,太好了!”小潔姐姐感覺到我在點頭,聲音頓時因欣喜而顫抖起來:“好棒,我們現在就結婚,就舉行一場只有我倆的婚禮!”

     終於,舌頭恢復了功能,我好不容易才從嘴埵R出一連串乾燥沙啞的聲音:“但結婚似乎是一件大事吧,要父母雙方的同意。還要請司儀主持婚禮。新娘穿著漂亮的純白婚紗和新郎接吻,然後要用鮮花將婚車裝飾起來,還要在車後邊拖著一大串易拉罐才行!好像不能什麽時候想到要結婚就什麽時候結啊。”

     小夜不想和我結婚嗎?”小潔姐姐的聲音立刻哽咽起來。突然感覺有幾滴水滴落在了臉上,我慌忙又道:“就當我剛才說了一堆廢話好了。但結婚再簡單也要穿婚紗,找個教堂和證婚人啊!”

     教堂,證婚人……和婚紗嗎?”小潔姐姐停止抽泣,愣了愣,她從床上站起來:“小夜等我一下,我知道該去什麽地方了。”

     瘋狂翻滾的霧氣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消散的無影無蹤了,蒼白的月光下,小潔姐姐穿著雪白的婚紗拉著我的手走進樹林堙C

     黯淡的月光似乎具有強烈的穿透性,它毫無阻礙的穿過濃密的樹枝照射在小潔姐姐的臉上。今晚的她透露著一種震撼人心的美,她的頭上紮著一個粉紅色的大蝴蝶結,而臉上帶著一絲羞澀的紅暈,一絲滿足的微笑。溫馨的體溫透過我倆相互緊握的手中傳遞著,她不時的回過頭望我,每次和我的眼神相觸,都會向我露出甜蜜的笑容。

     雖然直覺在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跟她去那個地方,那媯扔萓菑v的只有萬丈深淵而且隨時會命喪黃泉。但每次接觸到那種笑容,強韌的判斷力立刻便會土崩瓦解。

     時間似乎在單調的腳步聲中停止了,突然聽到身後不遠處有‘沙沙’的輕微聲音,明顯是有人在跟蹤我倆。我正想回頭看看究竟是哪個傢夥居然蠢的用這麽濫的跟蹤技術在自己身後班門弄斧,猛地感到小潔姐姐更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她原本那充滿靈性與異彩的眸子微微一暗,接著加快了腳步。

     濃密的霧被風從東面吹了過來,頓時整個樹林埵糷滮ㄗㄓ重。月光不見了,失去視力的我內心一陣恐慌,那種不知自己究竟是被黑暗包圍還是被霧氣包圍,看不見的地方究竟會不會有意外危險的恐慌不斷在心媔V積越累。最後幾乎要到爆炸的地步。

     小夜害怕嗎?”小潔姐姐溫柔的說道:“不要怕,就快到了,我就快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眼前突然一閃,終於走出了樹林。

     爲了快速恢復視力,我用力眨了眨眼睛才向前望去,卻不由的呆住了。腳下竟然是個直徑達300多米的大圓坑,坑四周很圓滑,看不出是人工造成還是自然形成的。最令人驚訝的是圓坑中央有個非常大的教堂,樣貌極其古怪,但卻嶄新的教堂。那個教堂堻z出微弱的燈光,橘黃的燈光。那些燈光似乎並不穩定,投射在地上的光輝飄渺寂繆,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氣息。奇怪了,這種景象似乎在什麽地方見過?

     教堂、婚紗和證婚人這樣就全都有了。我們過去吧。”小潔姐姐整理了一下婚紗,然後挽著我的手臂慢慢走向教堂,她深呼吸一口氣,接著推門走了進去。

     小姑娘,今天你想懺悔什麽?”正在十字架前禱告的神父轉過身,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問道。我不禁對他産生了興趣。這個神父大概50歲左右,滿臉蒼白沒有血色,而且皮膚上長有許多像是屍斑的褐色斑紋,只要一說話,他的門牙和虎牙就會整個露出來,白森森的,讓人感覺十分不舒服。

     神父,我想在今晚和他結婚。”小潔姐姐側過身凝視著我的眼睛:“我和他都是真心相愛,想要生生世世永遠肆守在一起。”

     神父笑了。他用毫無精神的昏黃眼光望向我,點了點頭:“我一定會幫你們好好安排這場婚禮。”

     遙潔小姐,你願意嫁給夜不語先生爲妻子嗎?並且不論貧困,疾病,痛苦,都會永生永世的愛著他?”神父問道。

     在搖爍不定的千支燭光下,小潔姐姐莊嚴肅穆的臉上浮現著嘗遍百味的神色,她閉上眼睛,然後又不舍的睜開,用熾熱的深情眼神久久凝望著我:“我願意。”她微笑著,流著淚說道。

     那麽夜不語先生,你願意娶遙潔小姐爲妻子,並且不論貧困,疾病,痛苦,都會永生永世的愛著她嗎?”神父和遙潔對望了一眼,然後耐心的等待我的回答。

     我在心媟t暗歎了一口氣。娶遙潔作爲妻子,這不正是我從小的夢想嗎?有這麽一個我喜歡的人這樣的愛我,默默的聽我說每一句話,爲我做飯洗衣服。還會在冬天手感覺冰冷的時候溫暖我。這麽溫柔的一個人不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結婚物件嗎?爲什麽就要邁出最後一步的時候我居然會猶豫不決?就在我咬咬牙正想說出‘我願意’這三個字時,教堂的大門突然發出‘啪’的一聲,門被踢開了。

     小夜,還好我來的及時。”黃詩雅气喘吁吁的走進教堂,她指著小潔姐姐大聲說道:“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是遙潔,不!她甚至不是人。她是那個木偶,那個被我們封印住,然後不知道用什麽方法逃出來的木偶。她根本就是在迷惑你,想要和你定下死神契約後將你拉進她的世界堙C”

     詩雅,我們一直都是好姐妹,爲什麽你要這樣說我?”小潔姐姐回頭望著詩雅,聲音開始哽咽起來:“難道你也喜歡小夜嗎?你想把他從我這媢雰哄H”

     黃詩雅冷哼了一聲:“不要跟我來這一套,你迷惑不了我。”她望著我說道:“小夜,如果你到現在還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她從背後抽出一張老舊的牛皮紙:“這是我從Jame那堙平氶成茠甄藹J瑞德驅魔陣圖。上次那傢夥可以逃出封印,我不信這次她還能逃的出來。”

     不要!”遙潔驚叫一聲躲到了我身後。我一聲不哼的呆站著,內心充滿了矛盾。黃詩雅毫不猶豫的高舉薩克瑞德驅魔陣圖,聲音清晰的一字一字念出咒語:“來源於光明的聖明啊,請你們用你們的慈悲來化解恐懼。讓來至於黑暗的一切乃歸於大地!”

     巨大的五茫星在腳下出現,伴隨著強烈的白色光茫從巨大的魔法陣中湧出,一絲絲一縷縷光線像有生命般縈繞向教堂堜狾釭漱H。白光過處,教堂開始土崩瓦解,最後只剩下焦黑的廢墟。這堻熊M就是我們上次封印那個木偶的空地。

     時間似乎在魔法陣中停止了。光線緩緩流動,如同漩渦從最外層流向最內層,在遙潔的身旁光線由緩慢的動態變爲了絕對的靜態。最後,積累的越來越多的蒼白光茫刺眼的猛然一閃,全部衝入了遙潔的體內。

     遙潔痛苦的大叫著。她用手捂著腦袋,右手使勁的向我伸來:“小夜,爲什麽你還不說‘我願意’。我愛你,我比愛自己的生命更愛你,爲什麽你不肯說那三個字?”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最後深吸一口氣,苦澀的笑了:“對不起……死去的人就是死了。雖然會令活著的人痛苦,但活著的人不管再痛苦依然還是要活下去。抱歉,我不能跟你走!”

     小夜……”遙潔絕望的望著我,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怨恨,強烈到幾乎可以侵蝕骨髓的怨恨。

     不知過了多久,光茫才漸漸消散。寂靜又再次回到了這片恢復了黑暗夜色的空地上。我和黃詩雅全身脫力的跪倒在原地。

     小夜,節哀順變吧。小潔姐姐不會回來了。”詩雅關切的對我說。我搖搖頭,喉嚨因痛苦而哽咽:“其實早在小潔姐姐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知道她是假的,只是我的潛意識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一味的強迫自己相信小潔姐姐真的復活了,她又重新回到了我身邊。”

     長歎口氣,我不禁苦笑起來:“作家李敖有一句金玉名言。他說每個人都可以罵王八蛋,但只有我李敖可以證明你是王八蛋。嘿,在我第一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就立刻將它變成了我的行爲準則。但現在想來,其實我才是個十足的王八蛋。”

     小夜……”黃詩雅坐到我身旁,用力的握住我的手。

     詩雅,其是在這個世界堙A你也不是真正的黃詩雅,對吧。”我猛地擡起頭,望著她明亮的流露著異彩的眸子說道。

     黃詩雅全身一震,隨後詫異的問:“小夜,你在說什麽啊。我怎麽可能不是真正的我?”

     我甩開她的手站起身來:“不要再裝了。真正的黃詩雅是西方靈異文化盲,她根本就不知道什麽是死神契約。而且薩克瑞德驅魔陣圖全世界僅存不到50幅,西雅圖中學靈異社收集了幾十年也不過才找到一幅而已,那幅早就在封印你時用掉了。對吧,木偶小姐!”

     突然感覺四周的空間開始扭曲起來。我鎮定的大聲喊道:“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的意志,摧殘我的思想了。讓我回去吧。我已經明白這一百多年來你在爲什麽而怨恨,爲什麽而痛苦了。”

     頓了一頓,我又說道:“我以我的命發誓,我會幫你完成你的願望!”


[ 第十章思戀(下) ] [ 第十二章尋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