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五章瘟疫

    “爲什麽你會跟來?坐在回西雅圖的車程中,我偏頭問坐在身旁的Annie

    那晚後,我們幾個又因爲一些我提都懶得提及的事浪費了三天才正式開車回家。其中有幾個事情我想我不得不提及一下。

    首先那個清掃小潔姐姐房間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小潔她自己。沒想到卻驗證了那個我強迫性的把它壓在了意識底層的想法。但是她爲什麽不以靈體的樣子與我見面呢?根據Annie說,我的身上有一種讓純靈體難以靠近的臭味(當然不是人類可以聞到的那一種。)而Annie恰好有靈媒的體質,所以小潔姐姐才哀求附在Annie的身上與我見一面。唉,總之是人是鬼都是她說的,我倒是不太相信。

    第二是原來遙嘉也認識Annie。據她說,在溫哥華居住時,她們兩家是很要好的鄰居。Annie的祖母是那一帶很有名氣的靈媒,(也就是俗稱的神棍。)而Annie的體質似乎比她的祖母更好,但就是經驗不足而已。(也就是半個神棍的意思。)但是自從家媟h到西雅圖去後就很少聯絡了。

    回憶到這堙A我不由的大笑起來,試想一下,一個黃皮膚的中國人在一個陰暗的小房間堙A穿著深黑色的巫女裝坐在一個很大的水晶球前……嘿嘿,那不是挺搞笑嗎??

    Annie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麽,瞪了我一眼道:我和祖母按照的都是中國傳統的靈媒方式,沒有西方的那些調調!

    也許是氣她什麽都不告訴自己吧,我哼了一聲道:鬼才知道你們的調調。看你,連名字都改成英文的了。什麽Annie!哼!

    她氣的臉也發紫了,大聲說:你這個人簡直不可理喻!是誰告訴你我沒有中文名字了?!

    我冷冷的瞟了她一眼道:你也從沒有說過。

    她被這句話塞住了,氣惱的將頭轉向別一邊。黃詩雅……我的名字叫黃詩雅。她低低的說道。

    “我聽不見!我故意把耳朵湊近她大聲叫道。

    “……”她氣的再也說不出話來。嘿嘿,如果大家還不明白七孔生煙這句成語的意思,完全可以用現在的黃詩雅做參照物。

    “你們的感情真好。遙嘉轉過頭來衝我倆嘻嘻笑道。我和黃詩雅瞪了她一眼,不約而同的罵道:你的眼睛有問題啊!

    回程的速度在感覺上總要比去的時候快上很多,在打罵中幾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不知道Jone他們調查的怎麽樣了。”Jame不經意的說道。

    我皺了皺眉頭。小潔姐姐的最後一句話還縈繞在我的心堣[久不散。她已經開始行動了……’行動!到底是什麽行動?又是衝著誰呢?難道……

    突然間我的腦中有一個念頭閃過。對了!自從在教堂發現小潔的寶石頂針以來,我就固執的認爲她與教堂事件有所聯繫。可是我卻從沒有把那個木偶和我們召喚出來的那個東西聯繫起來。

    對照了我記憶中的阿不珂盧斯驅魔陣的性質,我不由的打了個冷顫。一個可怕的結論形成在腦中……如果這個判斷沒有錯的話。那麽那個木偶應該會在那個地方……

    車開進了進入鎮堸艉@的一條路上。我們卻驚奇的發現前方的路被封鎖了,一堆警察全副武裝的站在警戒線前。

   當前一個穿著顯眼制服的中年人攔下了我們說:前面已經被封鎖了,暫時不能過去。”Jame驚奇的伸出頭問:出了什麽事嗎?我們是住在鎮子堛漱H。4天前才離開的!

    “什麽!那中年人臉色一邊,立刻把我們強硬的請下車,統統塞進了一輛很大的醫療車上。檢查了好一會兒,證明沒有問題後,他才緩了一口氣解釋道:你們的老家2天前發生了瘟疫,大多數的人都病倒了。所以在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以前,這堣ㄞ鈰鷕任何人進去。

    頓時,前所未有的震驚衝擊了我們的大腦。

    “……我的父母怎麽樣了?遙嘉用乾澀的語氣問道,幾乎要哭了出來。

    “這個我不知道。那中年人用同情的眼光看著她道:但是鎮子媮椄O有些沒有被感染的人,他們住在政府臨時提供的房子堙C或許你們的父母也在那堙C隨後他說出了一個地址。

    車,又開始緩緩的開動了。沈默一直在車內延續著。

    “DCUI過了許久,我才緩緩說道。

    “DCUI?!”Jame震驚的猛然轉過頭看著我,接著又像求證似的重復道:“DealwiththeCentreinUrgentIncident(緊急事件處理中心)?!

    “沒錯。我點點頭:他們不是普通的警察,更不是瘟疫處理中心的。而是隸屬於美國軍方的緊急事件處理中心堛漱H。

    “你怎麽知道?”Jame緊張的問。我用手撐著頭回憶道:在醫療車媄銦A我注意到有些器材在一些很不顯眼的地方印有DCUI的標誌,而不是DCPDealwiththeCentreinPestilence瘟疫處理中心)的標誌。

    遙嘉不解的看著我們緊張起來,插嘴道:可能是DCP已經有任務了,所以才派DCUI來解決這堛滌暋D啊!

    “你不知道……”Jame大搖其頭:“DCUI是軍方的常駐部隊,通常不會輕易出動。而且他和DCP是兩個完全不同屬性的部隊!不過這就奇怪了,爲什麽發生瘟疫的地方會有DCUI出現……”

    “很簡單。我冷冷的道:因爲鎮子媯o生的根本就不是瘟疫。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一定是她開始行動了!

她?!

    對!是她,那個木偶。我總算知道小潔姐姐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了……

※※

    小鎮堜瓵蚳S有感染的人全部住在政府提供的一個大旅館堙C幸好遙叔叔和遙阿姨安然無恙,當我們找到他們時,他們還在很有精神的吃著晚餐。

    根據我不斷打擦邊球的詢問,發現這堛漱H也不知道鎮子堥鴝陬o生了什麽,只是一廂情願的相信了DCUI所謂的瘟疫理由。

    既然得不到任何線索,我們幾個又聚集在了一起。Mark也來了,據他說小鎮埵吨壑坐C十的人都病倒了,而西雅圖中學靈異社的21個成員也就剩下了3個人。他,Jame和遙嘉。

    “你們三天前打電話來要求查木偶與富翁之間的線索,聽說Jone有了很大的發現。可是他兩天前也病倒了。”Mark惋惜的說。

    “嗯,看來我們還是要溜進小鎮堣@趟。我想了想道。

    “但是所有的路都已經封鎖了,附近的林子媮晹酗H巡邏,實在不好進去。”Jame大爲苦惱。

    “我知道有條小路可以進去。”Mark笑著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如果是想我帶你一起去的話,那就沒有商量了。我盯了他一眼道:這次我會一個人去,不能再讓你們冒險!

    “什麽??你想一個人去!”Jame吃驚道:不行!這是我們鎮子堛漕ヾA應該由我們自己來解決,絕對不應該讓你這個外來人替我們冒險!

    我瞪著他,哭笑不得的說:你們還沒有發現一個問題嗎??

    “有什麽問題?”Jame等人大惑不解的問。

    我皺了皺眉頭道:根據剛才我的調查,現在沒有病倒的鎮民幾乎都是近50年才搬來的新住民。而原來的老住民都染上了怪病。這說明了什麽應該很明顯了吧!

    Jame啊的一聲,急忙道:你是說她的詛咒只限於小鎮堛滬鴞磳薄H

    “對。從種種迹象上指出她只對這堛滬鴞磳薯陰j烈的怨恨。我點點頭道:所以我才要求獨自一個人去調查。這樣最安全,也最合理。

    “那這樣……我不是這堛漱H,我跟你去。黃詩雅看了我一眼道。

    “我也是!遙嘉自然不甘落後的舉起手來。

    “好,我決定了詩雅和我一起去。我想了想道。

    “爲什麽我不能去?!遙嘉這小妮子立刻不滿了。

    “很簡單,因爲你要穩住遙叔叔和遙阿姨,以免他們擔心。我斬釘截鐵的說。

    “什麽嘛!明明就是偏心!她委屈的嘟起了嘴。我看著周圍的四個人,伸出手道:好朋友!

    “好朋友!

    立刻,五個人,十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

    好不容易穿出那條所謂的小路,我們總算走到了小鎮不遠處的山坡上。天已經開始亮了。在微弱的光線中,腳下的小鎮靜的有些詭異。

    “你那麽聰明,應該早就猜到我來是爲了什麽吧?我故意考較身旁的黃詩雅。她微微笑了笑道:你是想去找那個木偶。

    “不錯。我滿意的笑道:你是半個神棍,應該比我清楚詛咒會在什麽情況下解除吧。

    “什麽嘛,都說了我是靈媒,你還神棍、神棍的叫,煩不煩!她不滿的狠狠捏了我一把。

    “啊!對不起。我忘了你還是半個神棍!我揉了揉手臂,反擊道。

    “好了,算我輸了。我說不過你!她丟盔棄甲的舉起雙手:還是幹正事要緊,先說準備怎麽做吧?

    我做了個勝利的V字型道:正事啊……嗯,不是所有的電影、書籍和靈異小說堻˙”C個靈體都有自己的介質,如果毀壞掉這個介質的話,那個靈體也就會灰飛煙滅,嘿,那麽詛咒也就不攻自破了。哈,對吧。總之我的依據也就這麽多了!你的看法呢?

    “……也行吧,祖母也這麽說過。但只是大部分而已。這個說不定是異類呢。詩雅有些哭笑不得。

    “那麽你有什麽更好的方法嗎?我裝作難得虛心求教的樣子。

    “不過,你知道那個東西在哪里嗎?她沒有回答,也沒有笑,只是偏著頭看我。

    “真無趣!我撓撓頭,這才詳細告訴了她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後笑了笑:阿不珂盧斯驅魔陣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必須要有靈體的介質才會起作用。所以我肯定那個木偶回到了教堂的某個地方。

    “哼,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從哪里來的!她撇撇嘴接著道:“DCUI似乎有很多人在小鎮堬狨蝷F,這樣走過去不怕被發現嗎?

    “沒關係,被抓到了再說。大不了被遣送回國吧。正好可以省張機票。我滿不在乎的一邊向山坡下走去一邊說:你害怕就在這媯尼琣n了。

    “哼!誰會怕!

    去教堂的路沒有變,還是那麽陰森潮濕。樹林密密的將天空蓋盡,就像有什麽即將要破繭而出了。黃詩雅雖然從小就看慣了恐怖的東西,但是心理承受著這麽強烈的壓抑感倒還是第一次,不由的摟住我的手臂,緊張的向四周張望。

    我本來想諷刺她幾句,可是看到她臉上浮現出的那種小女孩楚楚可憐的嬌弱表情,一時衝到嗓子眼的話就再也說不出來了。於是很自然的,我緊緊的抱了抱她,以示爲她壯膽。詩雅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軟玉在懷,嗅著她身上的幽幽體香,這時才給了我她是個女孩子的感覺。

    然後又很自然的,我難堪的鬆開了手。詩雅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麽,臉一紅,加快腳步朝前走去。

    教堂依舊頹廢,破裂的殘骸五官不全的暴露在晨光中。我們沒有絲毫的停頓,立刻開始搜查起整個教堂。這個破教堂占地大約300平方米,要想在媄銣鋮鴗@個小小的木偶無疑是大海撈針。還好有詩雅這個靈媒,(不知爲什麽,不知不覺就開始尊重起她了。)她似乎感覺的到有靈波異常的地方。

    好幾個小時過去了,我們幾乎找遍了每一寸土地,給果還是一無所獲。

    “奇怪了,地面上的靈波都很平均,平均的有些異常!詩雅苦惱的坐在地上。

    “地面上……我正累得不斷捶著雙腿,突然若有所悟的叫道:對了!不在地面上,那就是在地面下了。

    “你是說……停屍室?詩雅眼睛一亮。

    正規的歐洲教堂一般都會設置地下室,而那個地下室正是用來存放歷代僧侶的遺體。幾百年前,這種建築格局流傳到了美洲後依然沒有絲毫改變。特別是那些自認爲是正規的大教堂,甚至以停屍室的大小爲榮。

    “這很有可能。她說道,但立刻又開始頭痛起來:可是停屍室的入口一向都是隱藏的很嚴的。特別是現在教堂又倒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嘛!

    “沒關係,這種情況就是我大發神威的時候了。我神秘的笑笑,隨手撿起兩根長短相同的鐵絲曲成L形狀,然後將短的一端塞進中午用過的塑膠吸管堙A再輕輕的把塑膠吸管捏在手心中。

    近幾天看慣了我層出不窮的怪想法的黃詩雅默默的看我做完這一系列動作,這才奇怪的問:你這又是想幹什麽??

    “莫艾斯特金屬探測器,你聽說過沒有?我望著她驚奇的眼神,開心的問。

    “完全沒有,那玩意兒是什麽?她搖搖頭。

    我解釋道:這是一個叫莫艾斯特的英國人發明的儀器,可以探測出埋在地下深處的金屬、下水道、以及密室等等。具體工作原理不祥,科學界也沒有給出任何合理的解釋。不過許多國家的政府倒是默認了它的存在,還用它檢測下水道的狀況。

    “你確定有效嗎?她問。

    “不知道。我搖搖頭:從來沒有試過。

    “你這個人……”她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我衝她眨了眨眼睛道:有沒有用,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站起身來,我開始在教堂四周繞著圈子走動,並逐漸縮小搜索範圍。詩雅一話不說的跟在我身後,眼神很古怪,倒是有九分像是想看我出醜。

    就這樣搜索了不到十分鐘,套在吸管堛瘍K絲漸漸開始抖動起來。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緊張的心稍微舒解了一下。就快要到了。我小聲說著,並放緩了腳步。終於,鐵絲在教堂曾經是主寢室位置的那塊地上顫動到了最大幅度。

    “應該是這堣F。我和詩雅對望著點點頭,動手把蓋在這塊地方上的東西整理乾淨。果然,一個鐵板出現在眼前。我用剛找到的鐵釺把鐵板拗開,有股腥臭的濁風立刻迎臉撲來。洞堳僆癒A不知道深淺。可以看見的只有一道斜度很陡的竣黑樓梯。

    陣陣熱風不斷從洞塈j出來,看得出洞堛熙q風條件差到了極點。

    “手電……喂!等一等,先不要進去。我一把攔住剛要進去的詩雅,從兜堮野X一根蠟燭,點燃丟進了洞堙C那根本來燃的很旺的蠟燭,一落到洞低,立刻就熄滅了。

    “那是根含鎂的蠟燭,一般只要有氧氣,就算吹它踩它也滅不了。可是你看看現在?!你到底在衝動些什麽!我責備道。詩雅似乎對剛才自己的危險舉動絲毫不在意,只是好奇的看著我問:你常常都帶著這些古怪的東西??

    我一愣,乾笑了兩聲道:你以爲我是小叮噹啊!過幾天就是遙嘉那傢夥的生日了,本來我是想整整她的,沒想到在這堨派上了用場。接著按亮手電筒,用手左右擺了擺感受前方的空氣溫度又道:現在差不多了,我們下去吧。

    詩雅一把搶過了手電筒說:我走前邊好了。

    “爲什麽?你剛才不是很害怕嗎?!我不解道。她扭捏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米黃色百褶裙,又望瞭望幾乎呈70度斜角的樓梯。我頓時明白了,哈哈大笑道:還是我走前邊好了,保證不會假公濟私。我是君子嘛。

    嘿嘿,當然是不是君子,也只有我自己明白了。

    好不容易走到底層,用電筒光一掃,我看到了一個不大的石室。正方形,大約有20平方米,停放著將近5個石棺。詩雅望著四周,皺緊了眉頭。

    “有發現嗎?我問。她滿臉疑問的說:這堛瘋F壓好亂,特別是棺材附近,好像有個漩渦一樣不斷的收縮著。

    “那就簡單多了。我一腳踢在石棺蓋上,沈重的蓋子緩緩的被推開了一個角。我倆伸過頭往媄鉹@望,頓時吃驚的險些窒息過去。

    木偶……石棺堜顒漸是木偶。各式各樣的木偶亂七八糟的被塞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透露出了絲絲不知名的詭異。

    詩雅打了個冷顫,不由的又抓緊了我。

    “看看其他的石棺吧。我強壓下因震驚而狂跳的心臟,故作平靜的說。她怯生生的答應了一聲,手卻絲毫沒有放鬆我的意思。我歎了一口氣,心想詩雅雖然是所謂的靈媒,但畢竟還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打開了所有的石棺,我們發現媄鉾L一例外的都塞滿了木偶。成百的木偶。這些木偶不知道已經放在這埵h少年了,絲質的衣衫一碰就會碎掉。

    同時,我們還在角落塈鋮鴗F大量的汽油。或許是三年前珂巴尼斯教徒自焚時用剩下的,因爲是放在地下室所以沒有受到大火的影響,保留了下了。

    “認得出哪個是罪魁禍首嗎?我問身旁還在發呆的詩雅。她這才清醒過來,看了好一會兒後沮喪的搖著頭說:不行……我找不到。

    “沒關係,我還有最後一招。我衝她頑皮的笑道。

※※

    把她拖出停屍室,詩雅哭笑不得的問:這樣……真的好嗎?

    “有什麽不好的?我悠閒的說:既然找不到真名天子,那我就只有狠下心錯殺一百了。而且這個教堂本來就是廢墟嘛。不能算犯罪。接著將手中的火柴一抛。

    火光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掉進了地洞……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數年後這個小鎮的歷史記載本上居然這麽寫道:

    xx年某月某日,夜晚。鎮東廢棄的教堂突然燃起劇烈的大火。大火燃燒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漸漸被熄滅,但是周圍五百米的樺樹林卻被焚燒一空,以至那塊土地後來數十年都光禿禿一片沒有任何喬木植物。

    大火的來源早已不可考究。

    但是有一點值得奇怪的是,當大火熄滅後,那場突如其來的瘟疫也隨之消失了……


[ 第四章海鷗的故事 ] [ 第六章接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