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金田一少年之事件薄:迷路的惡魔

   作者︰天樹征丸

  惡魔踩著沉重的腳步。

  這也難怪,因為他已經在積雪深及膝蓋的山路里,連續走了四個小時以上。

  當初為了丟棄體而來到這座深山,卻因為突發狀況而開始走楣運。

  在接受警察盤問時,還不覺得怎麼樣。因為他在劇團里是一個演技派的演員。本來應該是兩、參分鐘的閑聊就可以結束。

  都是那只狗害的!

  惡魔無意間把附著在腳上的雪踢掉。

  手腕被警犬咬住,使得他莫口白辯。

  他只好用藏在背後的利刃冷不防地刺殺警察。不習慣用刀,因此沒能力刺中要害是一個敗筆。盡職的警察雖然流血倒地,但仍然雙手緊握手槍,使得他不得不棄車逃亡。

  之後,他趁著下雪往山里面逃竄,但是沒想到卻導致更糟的情況。

  當發覺時,他已經迷失在大雪紛飛的山路里。

  警方現在在山下大概準備要進行大規模的搜山行動吧。不過,在這場大雪中,警方還無法展開行動。這可以算是唯一的僥幸。

  我還不可以被逮捕。

  好不容易才剛開始體驗殺人的樂趣。

  算一算,這雙手已經勒死九個人了。好不容易快要跳到二位數之際,竟然出狀況,真的是太衰了。

  惡魔緊握住拳頭,手套里的手指幾乎要失去感覺,緊握就會產生刺痛。

  一邊撥掉頭上的積雪一邊思索。

  如果可以順利脫逃,就要去做整容手術,然後去找份工作…。

  當生活穩定之後,我還要到處殺人。

  用這雙手勒緊別人的頸子…。

  只要一想到這里,精神就又來了。

  停下來的雙腳又開始跨出去了。

  路上堆積的雪有如小麥粉一般,用腳一踢就會飛揚到臉上。

  惡魔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山路前進。

  他並沒有目標,但是只要有路,一定會有出路。他深信不疑,繼續往積雪的山坡路前進。

  沒多久,他從大雪紛飛的細縫中,見到朱紅色的屋頂。

  那是民房的屋頂,從窗戶也可見到亮光。

  惡魔的嘴角往上吊。

  殺人魔露出狡猾殘忍的奸笑。

  再走數百公尺就到了。再撐一下。

  再撐一下……

  「這場什麼狗屁雪、還不快點停!」

  金田一一舉起滑雪杖大聲嚷嚷。隨著滑雪杖揚起的雪塊剛好打在金田一的臉上。

  「璞嗤!」

  在一旁看的七瀨美雪以被打敗的表情說話︰「都是因為阿一你擅自在滑雪練習場之外的地方下來,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啊。」

  「還說咧!下大雪使得升降椅停止運轉,如果照那樣直直下去,根本就到不了山莊。同一座山,只要斜斜地穿越過去,應該就可以回到國民旅館。」

  阿一邊說邊把鼻子上的雪塊擦掉。

  「我卻不那麼認為。」

  美雪愈來愈聽不下去︰「通常都是先滑到山下,然後搭計程車回國民旅館。你從小就喜歡和別人唱反調,而且頑固得要命…」

  「真是羅哩八嗦,每次只要和你出來旅行,總是會遇到災難、或是被卷入奇怪的事件里…」

  「阿一,你說什麼!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才對吧︰以前就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嗎?你提議要去陌生的地力滑雪,不僅差一點遇難,最後躲進小木屋里,結果在那里面發生殺人事件…」

  「喂,美雪!我們太幸運了!」

  「阿一,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別說了,你看那棟房子!」

  阿一用滑雪杖指著斜面下方一棟有紅色屋頂的房子。

  「咦?可是剛才我們看到的別墅,里面都沒有住人啊。這一帶的別墅,一到了冬季,幾乎都沒有人使用…」

  阿一笑著對不抱希望的美雪說︰「沒問題的啦。你看冰柱就知道了嘛。」

  「冰柱?」

  「我們之前所見到的無人別墅,屋檐下的冰柱並沒有像現在這棟這樣巨大吧?」

  「這麼說來…不過,那又怎樣?」

「冰柱這玩意的形成是靠屋頂上的積雪融化滴下來,再因為天氣冷而結凍所形成的。有巨大的冰柱表示說,這棟房子因為有熱氣,所以屋頂的積雪才會融化而形成冰柱。」

「哦、原來如此…」

「我們走吧!那里面一定有暖氣。」

「嗯。」

美雪看了一看這位好像靠不住卻又靠得住的青梅竹馬

「等我一下,阿一!」

  美雪帶著笑容追上去。

  「真是不好意思,總算是獲救了。」

  阿一一邊撥弄被雪淋濕的頭發,一邊在寬敞的玄關脫下滑雪鞋。並說,「好大的一棟別墅。光是玄關就差不多和我的房間一樣大。」

  金田一腳下濕透的襪子踩在高級的走廊地板上。

  「對不起,有人在嗎?阿一,把鞋子排整齊啊!」

  美雪很惶恐地幫阿一把滑雪鞋排整齊。

  「請放輕鬆,今天的客人不只你們兩位而已。」

  別墅的主人笑著回頭說話。

  男主人大約有三十幾歲吧。頭發抹發油往後梳,身上穿著閃閃發亮、質地很高級的長袍。

  「不只有我們兩個是什麼意思呢?」

  阿一發問。

  男主人的手搭在厚重的木門上並停下腳步︰「從剛才起,陸續有客人來訪。他們和你們一樣來躲避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我自己也對這場大雪很吃驚。這個季節應該是不會再下雪才對啊。本來,我是想趁雪還沒融化之前,趕來這里滑雪,真是的,早知道晚一個禮拜再來也還來得及。近年來,世界各它的氣象都很異常,哈哈哈哈。」

  男主人連續說了一串話。

  「不過,算是很幸運了。」

  阿一說。

  「這一帶雖然有很多別墅,但是都沒有人住。如果這里也沒有人的話,那我們就真的遇難了!」

  男主人一邊推開門一邊說︰「原來如此,那真的算你們幸運。我也是三天前才來的,已經有一個月沒來了。這里是別墅,夏天經常來,冬天會來兩、參次,有時候來滑雪停留一個禮拜。除了我這里以外,這附近的別墅到了冬天好像完全沒有人使用,如果我沒來,也許你們真的就凍死了。哈哈哈哈。」

  男主人的笑容和身上高貴的長袍很搭調。

  對阿一他們來說,這種事一點都不好笑,阿一和美雪互看一眼,便露出客套性的笑容。

  「來,請進吧。」

  男主人的手掌朝上,恭敬地請阿一和美雪入室。

  門的那一端是一個類似寬闊大廳的場所。從里面飄出暖洋洋的暖氣。

  「哇,好漂亮哦。」

  美雪一踏進來就眯著眼睛贊嘆。

  天花板挑高直達屋頂,質感相當好的原木被用來做為梁柱。

  地板也是採用高級木材製成的。

  有一棵大型的觀葉植物被擺設在屋子的角落里,窗戶旁也有從天花板懸吊而下的盆栽隨著空調的徐風微微搖動葉片。

  漆成象牙白的牆壁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照明燈,下方有各種風格的繪畫。

  「哇塞!我在課本上看過這幅畫,作者好像是…帕塔利洛!」

  美雪嘲笑阿一的無知、「是尤多利洛才對吧?他是巴黎很有名的畫家啊。」

  「哦,就是那個尤多利洛。真了不起,這幅畫值多少錢呢?」

  「你真傻,這是複製畫呀,真品在羅浮宮啊。」

  「什麼?這是複製畫嗎?」

  「噓!討厭…不要說那麼大聲嘛!」

  美雪皺起眉頭,下巴往上揚,倉惶離開阿一身邊,往里面前進。

  「嘖!是你說的嘛。」

  阿一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再一次環視整個大廳的擺設。

  大廳的深處有一個大型鐵製的暖爐。進入屋內立刻感受到的那般溫暖,原來是從這里釋放出來的。

  「哦哦哦!又有遇難者了嗎?」

  明亮的聲音蓋過木柴燃燒的霹啪聲。

  從圍繞著暖爐的皮製沙發椅巾,有一個年齡大約三十歲左右、身材矮胖健碩的男人站起來。

  「哦!這次蠻年輕的嘛。應該是高中生吧?火口小姐、是不是?」

  坐在肥胖男人對面的火口小姐默默地望著阿一和美雪。

  火口小姐雖然坐著,但是看得出來,她的個子相當高。大約有170公分以上吧。肩膀也很寬,給人蠻有肌肉的感覺。

  留短髮,再加上畫濃菄疑鰜Y,使得它的五官輪廓更深。也許她有一半是西洋人的血統。雖然年齡不詳,不過差不多是介於二十與參十歲之間吧。

  別墅主人帶領阿一和美雪走進大廳後,以鄭重的語氣說︰「歡迎各位蒞臨寒舍。」

  「本人是這棟別墅的主人,敝姓恩田。我現在馬上去準備熱飲,謂各位放輕鬆。」

  恩田說完之後,矮胖男人接著說︰「兩位同學,過來這邊,這邊比較溫暖啊。」

  阿一把臉轉向他︰「哦,你們是先來的客人嗎?我們大家同樣是遇難者,哈哈哈哈!」

  阿一邊說邊揮手致意。

  「阿一,你真沒禮貌,對初次見面而且年長的人亂揮手。對不起,這個人很沒有常識…」

  美雪忙著道歉。阿一脫下濕透的滑雪外套,隨手丟在地板上,並把屁股貼近暖爐。

  「哦,好暖和。美雪,你也來試看看。」

  「阿一,你真是丟臉,討厭…」

  美雪嘴巴雖然這麼說,不過還是忍不住把屁股靠過去。

「從你們的服裝看來,你們是滑雪迷路的吧?是不是?高中生」

「是啊,都是這家伙害的。」

  阿一指著美雪的那只手,立刻遭到美雪的指甲掐住。

  「是你害的才對吧!」

  「好痛啊!我開玩笑的啦!」

  「呵呵!這小倆口真有趣。」

  原本表情焦慮不安的高個子女人看見這一幕,情緒似乎有些緩和,開口說話了。

  「坐下來吧?反正外面風雪那麼大,暫時我們都得待在這里,我們大家好好相處吧。」

  「對了…這位美女姓火口,名叫雪子。」

  「你們兩位互相認識嗎?」

  矮胖男人的態度使得美雪發問,男人張開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齒︰「哈哈哈哈。不是的啦,我們也是剛剛才認識的,火口小姐,是不是?」

  火口雪子皺了一下眉頭︰「是啊,我們之前完全互不認識。」

  說完之後,便馬上把視線移開。

  男人毫不在意,繼續口沫橫飛、「聽說火口小姐的車子陷入雪堆里,而我來爬山遇到大風雪…真是傷腦筋,氣象報告說晴天的呀,所以我什麼東西也沒帶就來了,差一點就沒命了。對了,我忘了自我介紹,敝姓萬田,名叫光男。萬田光男、謂多指教!我是一個喜劇演員。只不過沒什麼名氣而已,哈哈哈。」

  「哦、你是喜劇演員嗎?真了不起。那麼,你上過電視嗎?」

  美雪發問。

  萬田有如炫耀他那一口潔白的牙齒一般,開口大笑。

  「哈哈哈哈。我沒上過電視,只有上過舞台而已。幾乎就像臨時演員一樣。到處跑龍套。咦?有什麼聲音嗎?好像有『叮咚』的聲音。」

  「嗯,我也有聽見聲音。」

  美雪站起來窺探大門口的玄關。

  萬田縮起脖子打開雙手說︰「難不成又有客人上門了嗎?」

  過了一會兒,恩田推著裝有5人份咖啡的推車,帶著新來的客人進來。

  恩田露出覆雜的笑容、「又多一位客人了。他好像是駕雪撬迷路了……」

  一邊說一邊轉頭看後面那位高個子的男人。

  男人大約二十五歲以上,全身穿著素的灰色衣物。除了手上戴著駕駛雪撬所用的獨特厚大手套外,他的裝扮就像一個作業員。

  男人頭上有積雪,他點頭開口說話。

  「真是要命啊,我不小心遺失雪撬。在大風雪中走了一陣子…啊,對不起,敝姓鳳,鳳辰馬,請多指教。」

  「…事情就是這樣。」

  恩田一邊把咖啡杯排在桌上一邊說道。

  「太陽已經下山了,我看不曾再有客人來了吧。這場大風雪如果下不停的話,除雪車大概也不會來吧。各位和我搞不好要作這里關個兩、參天,我們人家就好好地相處吧。」

  「關……」

  有人在嘴里嘀咕。

  阿一聽見後,放眼到窗外。

  看得見的只有狂舞的雪花和令人快要窒息的黑夜。

  「對了,兩位高中生,還沒請教你們的大名吧?」

  自稱為喜劇演員的萬田打破沉默。

  「啊,不好意思。我姓七瀨…七瀨美雪。他是我的青悔竹馬,名叫金田一一。」

  「大家好。」

  阿一一邊把奶精倒入咖啡里一邊回話。美雪再度斜眼瞪他。

  「金日一?好像是以前某位偵探的名字嘛。」

  鳳辰馬開口說話。

  美雪笑著回答。

  「是啊。他就足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孫子,阿一,是不足?」

  在這一剎那間,阿一感覺到有一股殺氣。

  雖然不知道是從誰的身上發出來的,但是可以確定某人對阿一不懷好意。

  繼承天才偵探的血統,本身也被卷進不少謎案里的金日一少年,他的直覺一向很準。

  意想不到的發展,使得惡魔產生猶豫。

  他萬萬沒想到在深山的別墅里,而且是在這種大風雪的日子里,除了自己以外,還有這麼多人迷失在這里。

  與這麼多人為敵,如果一出差錯,自己一定馬上就被逮個正著。

  總之,在夜深人靜之前,只能乖乖地演一場戲。

  到了半夜,這些人全部都睡著的話……。

  惡魔環視周遭。

  眼映入一位正在喝咖啡的少女。

  它的姓名好像是叫做七瀨美雪。

  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

  把手指掐在她那細細粉嫩的頸子上,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不可以壓迫它的頸動脈讓她立刻喪失意識。如果那樣,就無法欣賞到她那痛苦的表情。

  把喉嚨往上勒住,堵住氣管。然後,慢慢地斷絕它的呼吸,慢慢地……

  光是想像就足夠血脈噴張了。

  沒錯。

  乾脆把他們全部殺光。

  趁他們熟睡時,一個接一個解決吧?

  不,那樣做太無趣了。對了,就像推理小說一樣,在被雪封閉的別墅里,每天早上一醒來,就會有一個人變成體,這種劇情如何呢?

  剛好名偵探的孫子也在場。

  有趣極了。

  等大家都睡著了,就先處理掉別墅的主人,然後……

  惡魔以斜眼偷瞄美雪。……那個少女。

  女主角被殺死,名偵探的孫子會有什麼樣的表情,我真想看一看。

  當惡魔的視線正在搜尋金田一的剎那間。

  「對了!」

  阿一粗魯地放下咖啡杯,離開坐位。

  「對了,要看氣象報告才行!」

  阿一很迅速地走向電視機。

  「啊,氣象報告嗎?我也想看。」

  最後一個來訪的客人鳳辰馬跟著說。

  「我的休假到後人結束,如果雪下個不停,那我就慘了。」

  「不過,在這種深山里,電視接收得到訊號嗎?」

  自稱是喜劇演員的萬田光男開口問。

  「當然接收得到,不然擺電視機做什麼?」

  別墅主人恩田苦笑者說。

  「呵呵!說的也是。」

  火口雪子有如嘲笑萬日一般笑出聲音。

  「啊,真是的!你的笑聲,難道火口小姐討厭我嗎?真是遺憾,我躲進這里之後,不久後,火口小姐也進來時,我覺得我很幸運。我以為你我相逢會譜出一段戀情…」

  不知道萬田是否開玩笑,火口放下咖啡杯時故意敲出聲音打斷萬田的發言。

  「你有完沒完啊,真是的,我可不像你那麼閑,我的車子陷在雪堆里,我現在的心情很惡劣,你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你、你不要這樣說嘛,我也有工作啊,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麼閑,就因為被關在這里沒辦法,所以找才想緩和一下大家的情緒啊…」

  「各位先生小姐!電視在報新聞了,快來看!」

  阿一大聲一喊,化解一場差一點就發生的口角。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電視機上。

  正在播放的是當地新聞報導。阿一和美雪這兩個東京佬沒見過畫面里的男主播,他正在報導當地傳統活動的消息。

  「今天的這場大雪,應該也會報導吧…」

  正當阿一還沒說完時,坐在男主播隔壁的女主播手中接到一份新聞稿,兩個人的表情顯得有一點緊張。

  「本台最新消息。」

  女主播皺著眉頭說的同時,畫面上出現白色字幕。

  「凶狠殺人犯刺傷警察,逃進白鹿山中!」

  「天啊!白鹿山…不就是這一帶嗎?阿一,把音量開大一點。」

  美雪催促阿一。

  阿一將音量開大,女主播清脆的聲音響徹整間大廳。

  「勒斃一名男子之後,再進行分,正要棄時,遇到警察盤問,冷不防也用刀刺殺警察,目前往白鹿滑雪場附近的山里逃亡。凶手是住在長野縣的劇團團員,姓名是出門。章」女主播的聲音突然被切斷。同時,畫面也一片漆黑。

  「咦?電視怎麼突然斷訊了?」

  阿一說完後,火口雪子迅速站起來︰「啊,對不起,好像是我弄的。」

  她趕快撿起掉在地上的電視遙控器。

  「我馬上打開電源。我看一下…」

  慌張地按了好幾下按鈕,螢光幕才又出現畫面。

  畫面是杯麵的廣告片。

  「咦?不是這一個頻道。」

  阿一說。

  「哦、是嗎?剛才是哪一個頻道?」

  「嗯…不知道啦,反正轉台找找看就對了。」

  「嗯,再按。」

  火口雪子連續操作遙控器,終於出現剛才那個女主播的特寫鏡頭了。

  「接下來播報在長野市內一所小學里出生的鸚哥的消息。」

  「這是什麼啊!剛才的新聞已經報完了嗎?」

  阿一以失望的口吻說話,火口則說︰「什麼嘛!沒看到又怎樣嘛。那種新聞有什麼大不了的嘛?」

  「你不覺得有點可怕嗎?白鹿滑雪場附近的山里,指的就是這一帶啊。我從滑雪場一直滑雪滑到這里來,一路上除了這里有人以外,其他別墅都沒有半個人啊。那個殺人魔也許趁著風雪躲進這棟別墅里。」

  「不會吧,金田一。」

  鳳辰馬插進來說話。

  「我也是從滑雪場來的,途中雖然有好幾棟別墅沒有人,不過,通常逃犯應該會選擇沒有人住的別墅躲藏才對啊。」

  「是嗎?沒有人住的別墅,里面也許沒有燈油,那樣子就無法取暖,更不可能會有食物吧?況且,沒有人住的別墅我也看了好幾家,每一家的門窗都鎖得緊緊的,不是那麼容易就進得去。」

  遭阿一反駁後,鳳辰馬顯得有一點不是滋味、「喂喂!小子。我不管你是不是名偵探的孫子,我看你是推理小說看太多了吧?我也了解被關在這里,心情上會很不安……」

  「你們兩位別爭辯了。」

  這次是恩田插話︰「管他是逃犯還是殺人犯,你們不用擔心啦。只要我這個別墅主人不要讓他進來就得了嘛。」

  「是嗎?」

  火口雪子開口說話。

  「我們又不知道殺人魔長得什麼模樣,也許一不注意就讓他進來屋子里。不、搞不好他已經進來了。」

  火口此語一出,氣氛顯得很凝重。

  「火口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萬田和善的眯眯眼暗藏陰險的目光。

  「推理小說里經常發生的事啊,互不相識的男女被關在下雪的別墅里,然後在里面發生命案的劇情。凶手就在成員之中,不知道是誰……」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在電視機前的阿一大喊,蓋過火口的聲音。

 「怎、怎麼了?不要嚇人嘛。」

  火口說道。

  「電視機…咦?不行啊,沒有畫面了!」

  螢光幕只剩下灰色的雜訊,聲音也沒有了。

  「一定是天線被積雪折斷了吧,真傷腦筋。」

  恩田的語調一直很平穩。

  「別開玩笑了!」

  火口的語調和恩田相反,顯得很高亢。

  「愈來愈像恐怖電影中的情節了嘛。殺人魔該不會真的在這里吧?」

  「請不要再說了。」

  美雪開口說話。

  「好像愈來愈冷了。肚子也餓了,大家要吃晚飯嗎?恩田先生,我去煮一點東西給大家吃。光是讓我們住在這里,就已經很麻煩你了。」

  「啊!不、不用啦,七瀨小姐。來者是客,怎麼可以讓你下廚。這里雖然沒有什麼大魚大肉,不過,粗茶淡飯我倒是有辦法準備,請大家在這里等一會兒吧。對了、我先帶你們去看房間吧。剛好夠一個人一間房。」

  說完,恩田便從沙發椅上站起來。

  「哦,太好了!起先我還以為只能在門口睡覺。」

  鳳辰馬笑著說。

  恩田也笑著說︰「當初我蓋這棟別墅是要給員工當休閑中心,但是,這里交通不便,結果。只有我和我的朋友使用而已。不過,別墅就是要房間多才好,別墅和自宅不同,因為有時候,一次就來很多人。」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恩田先生是大公司的老板嗎?」

  「哈哈哈。差不多是那樣啦。請,我帶你們去看房間。」

  在恩田的催促下,全員從沙發椅站起來。

  「啊!鳳先生,錢包。」

  美雪發現鳳辰馬所坐的沙發椅上面掉了一個黑色錢包,並撿起來。就在此時。

  「借我看一下!」

  火口迅速伸出手,搶走那個黑色錢包。

  「呀!火口小姐,你做什麼?」

  美雪發問,火口卻高舉錢包嚷嚷。

  「喂,你不是說你姓鳳嗎?這是你的錢包嗎?」

  一臉吃驚的鳳辰馬說︰「是、是啊!怎麼了?」

  鳳辰馬眨眨眼楮。

  「哦、那麼,這個英文縮寫是怎麼一回事?」

  火口秀出錢包的內側有「SD」兩個燙金的英文字母。

  「剛才新聞報導所提到的殺人魔,姓名好像是『出門。章』。英文縮寫不就是『SD』嗎?」

  「噗、哈哈哈哈哈!」

  默默站著的鳳突然臉朝地上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呢?」

  「難不成你認為我是殺人魔嗎?請你饒了我吧,不是的啦,那才是我的本名啊。」

  「那麼,鳳辰馬是什麼名?」

  「鳳辰馬是我的筆名。私人身份時,我都是用本名。」

  「咦?筆名…這麼說來,鳳先生是作家嗎?」

  美雪發問。

  鳳忍著不笑︰「還沒有到那個程度啦。基本上,我是一個公務員。當作家是我的夢想,投稿時,我都用筆名。我有幾次被選為新人獎的人圍者。」

  「哦…那你的本名叫什麼?」

  火口好像還沒有釋懷。

  「請饒了我吧,有一點原因,所以找不想說。」

  「什麼原因嘛?」

  「你很難纏哦。」

  鳳變成一張老K臉。

  啪啪兩聲,有人拍手。

  是恩田。

  「說夠了吧?請先隨我去看房間。」

  恩田說完便立刻走出大廳。

  長長的走廊要隔一段距離才有電燈,因此有一點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理作祟,美雪緊靠在阿一身邊並輕輕地耳語。

  「阿一,真的不要緊吧?」

  「什麼事?」

  「殺人魔不在這里面吧?」

 「我也不敢確定。」

  阿一的回答使得美雪打一個冷顫。

  「我們打電話回國民旅館,請他們派人來接我們吧?我不想在這里過夜。」

  「剛才我也打算那樣做,但是電話好像不通了。」

  「咦?電話不通?」

  「是啊,據恩田先生說,大風雪把電話線弄斷了。」

  「我的天啊…」

  「如果你怕的話,那就和我睡同一個房間吧?」

  「笨蛋!」

  「那你就把門鎖好吧。」

  「如果沒有鎖呢?」

  「那就把床或是桌椅之類的東西堵在門口,懂嗎?」

  「嗯。」

  「請,這間就是七瀨小姐的房間,可以嗎?」

  恩田推開笨重的房門,很恭敬地引導。

  「啊,可以!」

  美雪以奇怪的音調回答。她根本不在意房間的樣式,她只管檢查房門是否有鎖。

  「呼、太好了,有鎖。」

  美雪脫口而出,恩田開口問道。

  「什麼事呢?」

  「啊、沒事。呵呵呵呵。」

  「是房間的門鎖啦,她怕殺人魔跑進來啊。」

  這句話使得大家把視線投注在阿一身上。

  「閉、閉嘴!阿一!」

  美雪急忙制止,阿一卻繼續說、「各位先生女士,今晚睡覺前,一定要記得鎖門哦。我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說完之後,阿一環視每個人的表情。

  一陣沉默之後,火口雪子嗤之以鼻。

  「名偵探先生,謝謝你的忠告。」

  有人嘆了一口氣。這一聲嘆氣彷佛信號一樣,使得在場的每個人面口凝重。

  真是一個惹人厭的小毛頭!

  惡魔痛恨得咬牙切齒。

  都是因為那個叫做金田一的小鬼,在那個時候打開電視,害我差一點就曝露身份。

  不過,我的運氣好像還沒有衰的極點,在緊要關頭,電視機的天線斷掉,算我幸運。

  還有電話也是。

  剛到達這棟別墅時,我先把電話線剪斷果然是明智之舉。

  如果有人打電話去警察局問逃犯的特徵,那我豈不是毀了。

  惡魔看了一下手表。

  凌晨2點。

  因為剛才金田一的那句話,現在每個人一定都鎖著門睡覺了吧。

  今晚無法享受勒斃七瀨美雪時的樂趣了,但是,要在半夜里走動卻不是困難的事。

  這些人暫時都會待在這里,我必須先下手才行。

  我該怎麼做呢?

  那是……

  外面依然風雪交加,惡魔站在窗邊一邊自問自答一邊抓頭發。

  「早安,阿一!」

  美雪清徹的聲音灌入阿一的耳朵里。看樣子,他睡得很熟。

  「大家都起床了呀。你也快點起床吧!」

  「好啦好啦。」

  阿一一邊打呵欠一邊把丟在地上的滑雪褲和毛線衣穿在身上。

  走廊比昨晚還更暖和,幾乎可以不用穿毛線衣。阿一一邊伸懶腰一邊進入大廳。

  「早安,名偵探先生。」

  火口雪子對阿一搖晃手指。

  今天早上她戴著一副沒有鏡框的眼鏡,見到阿一有一點傻眼的表情,她馬上察覺到。

  「昨天我戴隱型眼鏡。」

  火口笑著說。可能是戴眼鏡的關系,她看起來比昨晚柔和多了。

  「早安,金田一。」

  別墅主人恩田一邊用水瓢對觀葉植物澆水,一邊笑著問候。

  「我準備了吐司面包和火腿蛋、牛奶。餐廳在門的那一邊,請吧。」

  「啊,謝謝…」

  阿一推開通往餐廳的門。

  寬敞的餐廳里擺了兩張橡樹色的餐桌。

  坐在椅子上的萬田光男和昨晚一樣,以怪異的聲音說︰「哦,你來了,名偵探先生。大牌人物果然是最後一個現身。」

  「哈哈哈哈。」

  一陣皮笑肉不笑之後,阿一就坐了,萬田隔著桌子把手伸過去︰「要抽嗎?」

  手上拿的是香菸。

  「咦?」

  「不行啊!阿一。」

  美雪端著熱呼呼的咖啡過來,發現後立刻制止。

  「哦,你是高中生,還不可以抽菸嗎?哈哈哈哈。」

  萬田一邊笑一邊用左手端起咖啡,正要往嘴巴送時。

  「喂,各位,請過來一下!」

  鳳辰馬很粗魯地推開厚重的木門,沖了進來。上半身穿著夾克,下半身穿著針織制的褲子。

  「鳳先生,怎麼了?」

  阿一問。

  鳳辰馬一邊把滑雪用的防水褲套在針織褲子外面,一邊說。

  「屍體啊!外面有人死了!」

  那具屍體離別墅的大門口僅有十幾公尺的距離。

  身體有一半以上被雪埋住,威力強大的風雷吹拂之下,只能勉強見到滑雪裝的一部份。那是鳳辰馬出去看天氣時,偶然發現到的。

  全體男人們把屍體從雪堆里拉出來,並搬運到大門口。

  死者是男性,乍看之下並不是很年輕。可能是參十幾歲到四十幾歲之間吧。

  穿綠色的滑雪裝和同顏色的滑雪帽,雙手戴著黑色手套。

  臉上還戴著「天鵝牌」高級護目鏡。滑雪鞋也相當高級。腳上還穿著滑雪板。

  雙手緊握著滑雪杖。

  阿一覺得屍體有點異,所以特別仔細觀察。

  死者上衣的拉拉到下顎。

  夾克應該是剛買不久的新品,在領口的位置有一個小小的金屬徽章,除此之外,身上並沒有帶任阿多餘的東西。

  「這是滑雪枝術一級的徽章。」

  鳳辰馬用下顎指給大家看。

  「他一定是對自己的技術很有自信,想要在深雪里滑雪,結果被大風雪吞沒。」

  萬田以惋惜的語調說︰「他真是衰到極點,只差20公尺就可到達別墅,可能是因為風雪太大而沒看見。」

  「以前某一所高中的登山社團在北阿爾卑斯山遇難時,據說也是死在離山莊只有50公尺的地方。」

  鳳一邊說一邊拍掉衣服上的雪。

  「好可怕……」

  火口雪子在嘴巴里念了一句,她站在遠處觀看男人們的舉動。

  「果然很奇怪……」

  阿一一邊說一邊蹲在體旁邊,並開始觸踫體。

  「阿一,你在做什麼!」

  阿一不聽美雪勸阻,正想要打開滑雪夾克的口袋。

  「喂!金田一,你在做什麼?」

  鳳辰馬看不過去,正想要阻止,阿一仍然把夾克上全部的口袋陶空,並把口袋里的東西擺在門口前面的地磚上。只有手帕、黑色錢包、已經拆封的滑雪板用的噴蠟而已。

  「果然不出我所料。」

  「喂!什麼叫做果然不出你所料,你怎麼可以亂踫死者……」

  鳳辰馬責問阿一。

  「問題重點不在這里。」

  阿一轉頭過來說。

  「這不是一起遇難事件,恐怕是一起殺人事件。」

  「你,你說什麼!」

  鳳辰馬瞪大眼楮。

  「…是的,電視里所提到的殺人魔…殺人魔。出門章…他勒斃被害者,然後分…」

  阿一一邊說一邊將體身上的夾克拉往下拉,並掀開里面那件衣服。

  「殺、殺人事件是什麼意思?」

  火口的語氣顯得很害怕,阿一回答說。

  「就是這麼一回事。」

  阿一掀開的是體的頸部,上面有何黑色的痕印。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他是被勒斃的。

  全員驚訝得了一口氣。

  「這可能是昨天新聞報導所提到的那個殺人魔干的。」

  「天、天啊!這麼說來、殺人魔真的在這棟別墅周遭徘徊嗎?」

  火口的眼睛已經濕潤了。

  「不,我認為事態比你想的更嚴重。」

  阿一環視全體人員。

  「凶手已經混入我們這些人之中了。」

  「你、你說什麼!」

  恩田從門探出頭來,並大聲說。

  「慢、慢著!阿一、你說的是真的嗎?」

  美雪問道。

  阿一點點頭︰「是的。之前我對某件事一直抱持疑惑。不過,我已經找到答案了…。一切的謎團都解開了!」

  在場人員以懷疑的眼光互相看來看去,阿一再看了全員一次,並說︰「沒錯。凶手…殺人魔在這里面!」

  「新聞報導中的殺人魔在這里面?」

  鳳辰馬大聲說。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殺死這個滑雪客的人也許真的是那個殺人魔,但是你憑什麼理由說凶手就在我們這些人之中……」

  「當然有。」

  阿一說。

  「我想先說前提,這個死者並不是迷路的滑雪客。」

  「咦?」

  全員異口同聲。

  「但、但是,如果他不是滑雪客,那麼、他到底是什麼?從這身裝扮來看,任何人都會認為它是因為滑雪,迷路到這里來…」

  恩田說。

萬田也跟著點頭,並說︰「是啊!他一定和我們一樣遇難,好不容易滑到追里,卻遭到殺人魔勒斃。」

不對,那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死者身上少了一樣滑雪客必備的東西。

「什麼東西?」

火口雪子發問後,阿一把目光移到體上

「升降椅搭乘券。」

阿一從自己的夾克口袋里,取出升降椅搭乘券,它可以用橡皮筋套在手腕上。透明的套子里面,有一張日期是昨天的升降椅搭乘券。」通常,來滑雪的人都要買一日券或半日券,然後裝在套子里,綁在手腕上,讓管理員驗票之後,才可以搭乘升降椅。也有些人買回數票,不過,對滑雪技術一級的高手來說,那是一種損失,所以高手不買回數票。

  我也檢查過死者的口袋,里面並沒有找到任何升降椅搭乘券。雖然錢包里面還沒檢查,不過,像搭乘券這種使用頻繁的東西,不可能放在錢包里面才對。

  所以說,答案只有一個。凶手是為了把死者偽裝成滑雪遇難,而讓死者穿上滑雪裝、滑雪鞋等裝備,然後棄置在外面。

請大家仔細想看看。昨天晚上,萬田先生第一個來到別墅,緊接著是火口小姐。然後是我和美雪,最後一個來的是鳳先牛吧?那麼、這個被穿上滑雪裝的死者,他是誰、又是什麼時候來到這里的呢?「阿一一邊展開推理一邊慢慢地將舞台由門口轉移到大廳。其他人彷佛被看不見的繩子拉引一般,也跟著往大廳聚集。其中有一個人裹足不前,阿一一直盯著他看。」我認為有一個最貼切的答案,那就是死者比我們在場的任何人更早抵達這棟別墅,他才是別墅的主人。恩田先生,我沒有說錯吧?

「一瞬間,恩田露出憎恨夾雜興奮的笑容。他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球緊盯住阿一。但是,阿一不為所動,繼續說。」你不是別墅的主人。你比我們早一點到達這里,你勒斃真正的恩田先生,打算躲在這里。  但是,過沒多久,萬田先生就來了,你還來不及殺死萬田,火口小姐、我和美雪、鳳先生緊接而來。無計可施的你只好隨便把恩田先生的體「處理掉」。

  原本你應該把體丟棄到更遠的地方,但是在深雪之中,背著體走路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於是,你為了不讓體的身份曝光,就把體偽裝成滑雪遇難的樣子。是不是呢?恩田先生、不對…你是殺人魔!「」恩田「輕咳一聲,似乎下了某種決心,他一腳踩進大廳里。恩田說︰「真是傷腦筋,我解救你們,你卻說我是殺人魔。你說的話听起來好像很有道埋,當做故事來听是很有趣。但是,很遺憾,一切都只是你的推測而已。你有什麼證據說我不是這棟別墅的主人嗎?如果你再污蔑我的人格,那就請你出去。我才不管你什麼大風雪…」

  「我當然有證據。」

  阿一立刻反駁。

  「你今天早上怪異的行動,足以顯示你不是這棟別墅的主人。」

  「怪異的行動?」

  「是啊。今大早上我來吃早餐時,你是不是正在為那邊的觀葉植物澆水?」

  阿一用下巴指向大廳角落和窗戶旁邊的觀葉植物。

  「不只有我看見,火口小姐也有看見。對吧?火口小姐。」

  「是、是啊。不會錯的。」

  「恩田」露出放心的表情說︰「真是的,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我身為別墅的主人,我澆水有什麼不對?那是一種很自然的行為啊。」

  「為花草樹木澆水的確是很自然的行為,如果是真的植物的話。」

  「什麼?」

  「恩田」的臉色大變。

  阿一有如乘勝追擊一般、「是的。那並不是真的觀葉植物,而是人造花。在一般餐廳里經常可見到。近來的人造花製造記術很好,幾乎和真的沒兩樣。起先,我也以為是真的而大吃一驚。你扮演這棟別墅的主人太過於投入了,以致於做出真正主人絕對不會做的事。是的,你為塑膠花澆水,這種行為實在是太滑稽了!」

  「恩田」的嘴唇在顫抖,並伸手去抓從天花板垂吊下來的花盆。

  「喝啊啊啊!」

  一邊大叫一邊把花盆擲向阿一。

  花盆在阿一的身邊被摔碎,花草和白色小石子撒滿一地。好像金屬製的底座咚的一聲滾落在地板上。

  「你們統統不要動!」

  粗厚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他已經不再是和善的別墅主人了。而是一頭凶猛的野獸所發出的咆哮。野獸粗大的手指掐住火口雪子的頸子,並破口大罵。

  「如果你們敢輕舉妄動,我就殺掉這個女的。听好、我的手指頭就是凶器。折斷女人的頸子對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野獸一邊說,身體卻一邊往半空中飄上去。

  「喝啊!」

  同時,一聲吆喝聲響徹大廳。

  大家在一步還踏不出去之間,野獸一頭撞向鐵制的暖爐,當場口吐白沫。

  火口雪子的柔道招術。過肩摔實在是太漂亮了。

  啪、啪、啪……

  阿一拍手鼓掌。美雪和其他兩人也跟著拍手。

  火口很不好意思地用手遮住泛紅的臉頰。

  在拍手之中,萬田說︰「好險!昨晚我沒有溜進她的房間里……」

  阿一並沒有漏聽這句話。

  殺人魔在昏厥中,被用繩子綁在大門口前的一根柱子上。這里雖然沒有大廳溫暖,不過,總比待在零度C以下的屋外好得太多了。

  他自己的衣服藏在房間里,從他的皮夾里並找到駕照。他的本名叫做出門章一。

  他果然是新聞報導中的殺人魔。

  阿一一行人聚在暖爐前面喝美雪煮的咖啡,不厭其煩地談論剛才所發生的精采好戲。

  萬田從冰箱里拿出啤酒一邊啜飲,一邊問阿一。

  「名偵探,你怎麼知道那盆觀葉植物是人造的呢?」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

  鳳辰馬搭腔。

  「據我所見,你根本沒有去踫觀葉植物,為什麼知道…」

  「你們想知道嗎?」

  阿一故意賣關子。

  「當然羅!我也很想知道。」

  火口雪子也很有興趣。

  「那麼,鳳先生也告訴我一件事吧。」

  阿一要求。

  「咦?什麼事?」

  「你說過你基於某種原因,不想說出你的本名。我們只知道你的本名英文縮寫是SD,我是一個好奇心很強的人。」

  鳳辰馬以困惑的表情一邊仰望天花板,一邊考慮。

  「嘖!拿你沒辦法。那麼、我就叫訴你吧、不過,請你絕對不要笑哦。」

  「好啊!那當然。」

  「你先說。」

  「好吧。道理很簡單啊。這棟別墅在深山里,而且降雪的季節,不太有人來這里,那個冒牌的恩田最初和我見面時,他也說」在冬季頂多只來兩、參趟而已「。這種不常有人來的別墅,如果種植真正的觀葉植物,不枯萎才怪吧?所以,當我踏進大廳時,看見那些觀葉植物,我就有一點納悶。」

  「原來如此、你說的沒錯。」

  鳳應聲。但是,他又想了一下︰「可是,持有這棟別墅的人也許會使用某種特殊的花盆,即使一、兩個月不澆水,植物照樣不會枯萎……哈哈哈!自己說都覺得好笑,根本沒有那種設備。」

  「我也一度和你有一樣的想法。不過,由於美雪的一句話,讓我馬上就得到」那是人造花的結論。」

  「咦?我說了什麼嗎?」

  「牆壁上的畫呀。」

  阿一用手指向掛在大廳入口處的複製畫。

  「你告訴我說那是複製畫的吧?於是我就連想到,這棟別墅的主人雖然是有錢人,但是他好像並不是一個講究真貨的人。連稍俱有一點點美術常識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複製畫,而主人卻可以毫不在乎地掛出來,可見他也可能為了方便而擺設觀葉植物吧?」

  「不愧是阿一!對吧?各位,名偵探的孫子不是叫假的吧?」

  「好像真的是耶麼一回事,實在了不起。」

  鳳辰馬胳膊交叉點頭。阿一見狀後、「再來輪到鳳先生說了。現在可以說出你的本名了嗎?還有你為什麼不想說的理由也請說出來。」

  「真拿你沒辦法,我就說吧,不過,你們絕對不可以笑哦。」

  「我說不笑就不笑。」

  「其實,我出生時,我父親剛滿二十歲,我父親小時候非常喜愛鹹蛋超人。」

  「那又怎麼樣呢?」

  「我們家的姓氏比較奇特,剛好和飾演鹹蛋超人里面一位隊員的演員同姓…」

  「鳳先生的本名到底是什麼嘛?」

  「另外,我父親還喜歡那位隊員所使用的光線槍。」

  「那又怎樣?」

  「就是這樣啦,總之,我對自己的本名有一種特殊的情結。算了、好吧。」

  「一點都不好。」

  「真的不笑嗎?」

  「我說不笑就不笑。」

  「那麼,我要說出我的本名了。」

  「你的本名是什麼?」

  阿一擺出手拿麥克風訪問別人的動作。

  鳳辰馬深深吸了一口氣說︰「毒蝮參太夫」

全體人員當場把口中的飲料噴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