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擒愛之後-祈泰篇

小心,怪事就在你身邊!

我叫葉祈泰,上有一對怪個性父母下有一個超奇怪妹妹。

而我、絕對是比他們正常數倍的正常人,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雖然我從高中就被一個奇怪的酒家延攬去做工讀生,還一路做到現在直到大學畢業後升上了領班又升上了襄理,有時還得幫忙幾個新人擋酒接客外,我真的深深的信相我絕對是一個比他們還要正常的人!

畢竟我認為男生看言情小說,而且還是知名小說家很奇怪,女生去練武卻練到跆拳道黑帶三段,空手道黑帶,柔道黑帶十段很奇怪……要知道,就連男生若是真的練到這種地步的話通上都不知道會上新聞幾次了,這種身份的人卻是一個如今只在家中打打掃、煮煮飯,沒事還出門跟隔壁鄰居打屁哈拉兼八卦……這樣真的怪到不知道要說什麼!(好歹也開個XXX道館之類的來賺個錢吧喂?再說,說不定拿去跟x庸小說中的武俠高手比,還未必輸人!)

嚇!?你說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我是他們的兒子!這一開始不就有說了嗎?我叫葉祈泰,上有一對怪個性父母下有一個怪個性妹妹。

嗯?你說我妹?我妹ID……啊、不是啦,我是說我妹名字叫葉未央,小名央央,她的怪才真的令人無法理解,她可以從一些正常的地方拿出奇怪的東西。

比如說,從書包中拿出一台望遠鏡。

或者從制服口袋中拿出手電筒──雖然是巴掌大的那種,不過這很不正常的吧?

再不然就是從她房間的書桌的抽屜裡拿出私制炸彈……當我知道她書桌的抽屜裡有這種東西之後,我就再也不敢玩她了,怕她怕的要死,我還想留下我的小命活到壽終正寢的啊!(但話說……私製炸彈又是怎麼一回事,雖然我好奇的要死,卻又不敢問啊!)

所以說!誰會在書包或口袋裡還是書桌的抽屜裡放那種莫名其妙的東西!?

而且她還有一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同性戀的男朋友(雖然前一陣子已經分手了,但現在卻有一個更奇怪的男孩子疑似在追求她)。

所以、只不過是在酒店中工作的我,真的比較正常。

真的比較正常!

我是這麼深信的!

我拿起煙抽了一口,沒多久就聽見一個快速跑步的聲音,接著我的房門被人撞開了。

「不準抽煙!」來人劈頭尖叫。

「我說啊……這是我房間吧?」無奈,至少敲個門吧?

「那至少把窗戶關起來吧!?你抽的煙都很開心的跑到我房間去,是怎樣?」這個人就是我唯一的妹妹,葉未央。

不過,煙『很開心的』跑去妳房間是怎樣一回事呢?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嗎?書讀太多東西都被擬人了嗎?

「不開窗不就變成我自己要抽二手煙了吧?」我無奈的看著央央,又抽了一口煙。

葉未央則是憤恨的一手拍掉我手上的煙,並很快速的從空手握住還點燃著的煙,細微的滋的一聲,我深深的懷疑那個星火燒到手的聲音,但握住煙屁股的人似乎沒有被燙傷的樣子,開口對我怒吼「我說不準抽煙就是不準抽煙!我的東西都在抱怨味道太臭!」然後沒再說什麼,轉身就又咚咚咚的快速離開我的房間。

就像一陣風一樣。

所以說,她真的很怪。

她還是高中生的時候明明還很正常的。

就在我拿起另一隻煙,打算再抽一隻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連看是誰打來的都沒有,我很快接了起來「你好,我是葉祈泰。」

『我說過不要抽煙吧?放下你手上的煙!』暴怒的女聲傳來,說完就掛了。

我看了一眼被掛掉的電話,看著停留在上面三秒的名字,那是我妹妹的小名。

看吧,我就說她是個怪人!

      

「阿泰!」一個男生遠遠看到我就朝這邊揮手大叫。那個男生穿著一件黑色的薄長袖,和一件淺藍色的緊身牛仔褲,脖子上掛了一條很顯眼的骷髏頭項鍊,腰間還繫了個純裝飾用的皮帶,腳上則穿著深咖啡色的雪鞋。

套句現在的人常說的,是個潮男的打扮,雖然我也覺得還不錯看,可是現在是夏天,他這樣穿其實就變的很怪。

「這邊這邊!」他看見我轉頭就走的行為,一臉理解不能的往我這邊跑,笑的很誇張的表情,還有手也大幅度的揮動,直到他在我的面前站定。

「……你不覺得熱嗎?」我看著眼前的男人,他是我在酒店中認識的人,他有一個很日本的名字,江之助,姓江,名之助,據說那是因為他媽媽非常喜歡小紅豆這部卡通但不敢取名叫江勇之助,所以只好叫江之助。

另外,聽說他的兩個妹妹一個叫江紅玉,外號叫小紅豆(夠直擊的了!)另一個則叫江薰,聽說外號叫小香(真的也是夠直擊的了!不如叫妳老公定期改名把所有的人物的姓都姓過一次算了!)

這個江之助是我在酒店中認識的……我知道我說過一次了!這個人是我在上大學沒多久之後認識的,聽說會到酒店去工作的理由是被路過的酒店董事看見強行拉去當小弟的……這個情況還跟我真是像到一個我完全不想再回想的地步!

他在夏天會穿長袖,冬天會穿棉被,唔!不是啦,是穿很厚的羽絨外套,而且還是及膝的那種。

「不會呀。」微笑微笑。

「是哦……」但是看你這樣穿我好熱!

「對了,這個是小香要給你的東西。」江之助拿出一個手環,那個像是手工編織的民族風風格的棉製手環,中間的部分卻是銀白色的金屬製品「她說你最近可能又會用到。」

啊到底每隔一段時間就弄這個東西給我,又是為了什麼,每次給我之後不用一個星期不見又是怎麼一回事?

超怪!但我也默默的收下了,並乖乖的戴到手上。

「阿助,幫我跟小香說謝謝,等等順便陪我去買她愛吃的點心。」我看了一眼盯著自己戴上手環的江之助,後者點點頭,並微笑的比著OK。

      

是說、雖然上述的幾個人都很怪,但還好不是每個人我認識的人都怪。

「阿泰!」一個看起來相當妖豔的男性,叫了我一聲之後,就往我這邊走來。

「什麼事?」我回過頭,看向來人,這個人的本名我不知道,不過藝名叫羅利耶。

明明就是個男性,卻叫羅利耶,不過他只有名字不正常,其他倒還好……

「咦?江薰妹妹又做了個守護符給你嗎?好好哦,好好哦!」然後原本感覺氣質很高雅的人一下就變成了兩眼水汪汪的小狗,我似乎都能看見他的尾巴在搖了。

「抱歉,我還不想被阿助打趴。」我這麼說是有原因的,曾經有一次,我受不了羅利耶的眼神攻擊,將江薰給的手環給了羅利耶,惹了江薰哭泣,阿助把我給打的莫名其妙的趴在地上哀號,阿助才很生氣的說,那個是江薰的心意,我把東西亂給了人惹的江薰都哭了!

不過就是妹妹哭而已嘛,幹嘛把人打趴啊?

所以這也是上回我說阿助的妹妹給的東西,雖然覺得怪卻還是乖乖收下的原因。

「是哦……」羅利耶一秒掉淚。

……好吧,我更正,這傢伙不止有名字怪。

「喂,你們兩個不要擋在門口啊!」比我後到的阿助出聲說道,羅利耶一秒就收回眼淚,快的像是剛剛的眼淚只是我的幻覺。

嗯,怪人!

「阿泰,老闆找你哦!」羅利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拍了一下手,然後裝可愛的說著,說完一溜煙的就跑掉了。

「……那我先去找老闆了。」看著快速消失在我眼前的羅利耶,我只有遠目的份,回過神後,我回頭跟阿助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阿∼泰∼。」一個全身是肌肉、有著一百八十三點七(點七是老闆的堅持,不要問我為什麼,我沒興趣知道!)公分高的男人,一付小鳥依人的模樣就朝我猛地撲過來,我驚險的跳開,成功閃過來人。

如果真的被撲到了,還能留命嗎我!?

沒撲到我的老闆很誇張的一手支地,一手拿手帕(嘴裡還咬著手帕的一角),雙腳則合攏側坐,就差個spot light 來增加他演戲的效果。

我忍不住的以上往下的用眼白看他。

「曖,玩玩嘛,幹嘛那麼認真?」老闆站了起來,拍拍自己的衣褲。

要說,我覺得穿著綠色無肩汗衫跟白色及膝緊身褲,是能拍哪裡?

「老闆……」你怎麼又這樣穿啊?你等等要穿這樣下去巡場嗎?

「曖曖,好啦,我等等會換很正常的整套西裝,可以了吧?」看到我的眼神,像是非常了解我在想什麼的老闆,一臉百般無聊的對我揮揮手,倖倖然的說著。

「……」不然你原本真的打算穿這樣下去嗎!?是嗎!?是嗎!?饒了我、不不不,是饒了今天上班的人好嗎?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老闆伸出了他的右手,手拳向上的向我勾了勾,我一臉不解,拿出身上的五十元銅板給他。

「曖!?不是啦!」他看了一眼錢,收到口袋裡之後,又對我做了同樣的動作「你手上的東西。」我默默的看了老闆一眼,才遲疑的交給老闆,就看著老闆東看西看,看完之後對著金屬的部分吹了一口氣後,才又還我。

「好啦,你先去上班吧!」然後趕人。

「……是。」我看了老闆一眼,他這樣做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他從來也沒對我解釋過什麼。

真要說,也只有一句,『我是你老闆,相信我就別多問。』這樣的回答。

好吧,至少問了還有人加減的敷衍我一下。

      

下了班,我無奈的揉了揉我的額頭,今天真不是普通的混亂,這邊的客人吐,那邊的客人吵架,另外一邊的客人打架;真是讓我疲於奔命。(不過還好也有乖乖的蹲在遠方乖乖喝酒聊天唱歌僅隔岸觀火的客人,雖然這種客人真的也是一個怪到暴……有哪種客人能在另外一邊打群架打的正火熱的時候沒有尖叫逃走或血氣方鋼的加入戰局啊!?)

好不容易處理完工作的事,托著疲憊身心的我打開了我的房門,脫了上衣和褲子後,打算要脫內褲進浴室洗澡的時候,我的房門呼的一聲被打開,面無表情的央央走了進來,我就定格在半腰著身子,雙手還抓著脫到一半,露出我三分之一的屁股,囧在現場。

而央央像是沒注意到我這麼尷尬的時候,一樣面無表情的走到我身旁,拉起我的手,對著我手上的手環吹了一口氣,然後看了呆住的我一眼,哼了一聲就離開了。

喂喂喂!那個不屑的眼神跟不屑的笑容還有不屑的哼聲是怎麼一回事!?

在今天之前我的肉體除了我父母之外,只有我自己見過啊!

妳這樣理所當然的看著妳哥哥的裸體卻面無表情妳到底還是不是女人啊?

哦不、央央最後還不屑的哼了聲!

那!

這些人到底是在幹嘛啊?

這些人真的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我記得我明明是有把門給上鎖的吧?

這門到底鎖了是有用還是沒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