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擒愛之後--未央篇

「午安!」迎面而來的人打了聲招呼。

「午安啊!」我微笑以對,跟我打招呼的人,是我們班上的班長,叫黃耀輝的樣子?不過我記得他平常是不會跟我打招呼的才對!怎麼今天突然跟我打招呼了呢?感覺真是奇詭啊!

「未央!」像是看到救星一般,一個過於興奮的男聲從我身後響起,隨著聲音的響起,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身後有一股衝力襲來,然後我便被那匆忙的人帶著跑。

「又怎麼了?」我問道,抓著我跑的人,是我的“男朋友”-彭偉傑,說是男朋友,其實只是為了掩飾他是個同性戀而已,事實上他現在另外有一個情人,不過話雖如此……啥?你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幫他掩飾?告訴你吧,我喜歡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我卻是不久前才發現的,我喜歡上一個只愛男人的男人。

啥?你這是什麼想法啊?同性戀可不是一種壞習慣,你為什麼要用“矯正”這個字眼,你以為同性戀他們願意當同性戀嗎?你以為他們喜歡把世人鄙視的眼光當菜來配飯吃嗎?感情如果能任人控制,那世上也不會有外遇、出軌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我不要跟他一起吃飯啦!」他帶著我跑了一段路後,見身後沒人追來,便停下來喘息,休息一會兒後才開口說話。

「啊?」我傻眼!這是什麼理由?

「我說我不要跟他一起吃啦,兩個男人一起吃會讓人覺得很怪吧?而且我本來跟他是很不熟的、別班的同學!」他紅了整張臉,我無奈的笑了笑。

「不熟又怎樣?可以假裝你們因為我的關係而感情突然變的很好啊!難不成他會對你動手動腳?」我看著他,不理會胸口那股刺痛,笑著對他說。

「唔………」像是被我說中般,他瞪大眼,連耳朵都紅了。

「我不管,妳要幫我啦!都是妳害我被他發現我的性向,感情都沒好好堷後就馬上對我動手動腳!」他怨道,我看著他的抱怨,心理想的是:難道這就是書中形容的嬌嗔嗎?對我?對象不對吧?

「好啦,那去“小公園”吃飯總行吧?」我低頭,有點哀怨,在我發現我喜歡上他後,總是不自主的怨他其實是個同性戀!

「好!」他開心的叫道,小公園那邊最隱密了,要找人可不容易!

「……。」看他先轉身走掉,我偷偷的、輕輕的,小小的嘆了一口氣,這人,一輩子都不會發現我喜歡他吧?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會為此而疏遠我,在這一點,我肯定是自私的!

嶂嶂

我看著眼前的兩個男人,兩個人都在生氣,一個是不滿被抓包,一個是不滿有電燈泡在場,我則食之無味的吃著手中的便當,生悶氣的那一個還不時向我投以求助的目光。

而當彭偉傑那樣看我時,另一個男人--封俊聖就會丟來一道銳利的目光,害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事實上我是不會在意封俊聖的想法的,只是被這麼一瞪,害我食慾大減,厚!那張死人臉!

「葉同學,我終於找到妳了!」打破僵局的聲音,害我感動的想哭!上天八成是聽到我的祈禱與哀號,找了一個救世主來救我──的胃,免於我得胃潰瘍。

「什麼事?」哦!希望我的急切且興奮的語氣不要被人發現!

「今天是妳當值日生,很多事情妳都還沒做。」來人竟是剛剛跟我打招呼的人,黃耀輝──是這個名字吧?

「哦,我馬上回去弄。」我回過頭,向兩個人說聲失陪,結果一個臉色更差,另一個則終於有點生氣以外的表情,像是滿意電燈泡終於走了,我刻意忽略彭偉傑強力求救的眼神,收拾東西,拍拍屁股走人。

「真是謝謝你!」走了好一段路,我開口說道。

「我騙妳,妳還說謝哦?」黃耀輝回頭看了我一眼,不明白我說什麼謝。

「騙我?」我不了解,只是重複他說的話。

「對,騙妳,今天根本不是妳做值日生,後天才是。」黃耀輝停下來,看著我。

不是,不是!不是?我張大嘴,他則笑了。

「那個……」他頓了頓,這個表情簡直像極了某些人有求於我的時候的表情!

「有什麼事就說吧!」我知道有許多人都會找我當月老,要不就是愛情顧問,相信他這個欲言又止表情,肯定又是想找我當個月老,來幫他追求他喜歡的人。

「我有喜歡的女生。」他這麼說。看吧,果然是為此而來的「而那個人是妳。」他笑著說出事實。

嶂嶂

「他喜歡的人明明就不是妳,為什麼妳還要對他這麼好?」

「你這個人還真是不懂什麼叫客氣!」

「妳就沒辦法接受我嗎?未央?」

「感情是不能任人心控制的吧!」

「未央!」

伴隨著碰的一聲,接著又是碰的一聲,一個是我打到木櫃的聲音,一個是我掉到地上的聲音,我痛苦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夢到昨天的事情,真是令人苦惱啊!

雖然從小到大不泛追求我的人,可是還是有人第一次這麼不客氣的強吻自己,那時自己的回禮是一個巴掌,畢竟那是她保護很久的初吻。

「妹,沒事吧?」一個畫著濃妝,打扮的豔麗的人,門也沒敲的衝了進來。

「哥!」我哭笑不得的叫道「要敲門啊!」我敲敲空氣,一邊道「像這樣──扣扣扣!明白了嗎?」

「討厭啦!人家關心一下妹妹也不行!還被人唸,嗚嗚嗚∼」我哥──葉祈泰,跺腳後跑了出去,留下我一個人在那收拾我抖落一地的雞皮疙瘩。

「聽說妳趺下床,沒事吧?」一下樓,爸爸投來關心的話。

「是哥說的吧?」哼!

「他也是關心妳。」爸爸笑了笑「他還用哭音抱怨妳對他很壞!不過說完就急匆匆出門了,好像是有東西忘了帶回來。」

「是哦,他是忘了什麼東西?我才沒對他壞,他聽我房間碰的一聲很大聲,門也沒敲就衝進來,還害我雞皮疙瘩掉一地,我沒揍他就不錯了!」我不客氣的坐在爸爸身邊,拿起搖控器就不客氣的轉到新聞台。

「一大早就看這沒營養的東西幹嘛?」爸爸放下手中的言情小說,有點不高興,甚至伸手搶過我手中的搖控器,轉到音樂台後,便把手中的搖空器放在屁股下坐著。

「爸!」我簡直哭笑不得!一大早看新聞叫正常,一大早看言情小說才不正常,雖然那是我最喜歡的言情小說作家x絹寫的新書,但我真的認為一大早就看言情小說非常奇怪!

「老公,你就讓央央看新聞吧!」媽媽端著早餐,從廚房走了出來,我高興的走到媽媽面前「好香啊!」順手夾了一塊蘿蔔糕吃掉。

「對了,央央,這一陣子偉傑怎麼都沒來?」之前不是感情不錯嗎?

「少傻了,那個笨蛋現在在忙著應付別人。」說到他,我就有氣!都是他害的!要不是他,我怎麼會讓人給奪走我的初吻,我守了快十八年的初吻!

「反正就是我跟他在說祕密的時候給一個男人聽到,結果那個男人現在正忙著追那個笨蛋,而那個笨蛋正忙著逃!」看到父母投來疑問的眼光,我隨便說說帶過,反正我不想多說啦!

「這樣啊……」媽媽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那妳怎麼辦?」不虧是爸爸,雞婆的個性不容小覷!

「沒怎麼辦啊!」我聳聳肩,仍是不想多說。

「哦……」爸爸像是終於看出我不想談的樣子,不再問出第二句話。

「哎呀!糟了!我快遲到了!」我不小心瞥到時鐘,才發現已經七點十分了,如果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爸!媽!bey!」我又夾了一塊蘿蔔糕,塞至嘴裡,匆匆忙忙的收拾東西上學去也。

「早!」

「噗!」我才打開門,就有人跟我打招呼,看清來人時,我不小心噴吐出來不及吞下腹的蘿蔔糕。

那人快速的閃過「一大早就這麼熱烈的“歡迎”我,真是令我受寵若驚啊!」那人笑道,我恨的牙癢癢。

「你怎麼知道我家?」我一定殺了那個告訴他的人!

「我是班長。」他笑著說,我知道他的意思是他自己偷偷利用職務之便查出來的。

沒錯,這個人就是黃耀輝,看到他那個賤賤的笑容,我就想把他的嘴給撕裂「你這人真是公私不分!」我恨恨的說。

「央央?怎麼呆站在這?」媽媽見我一直在門口,不出也不進,好奇的走出來看看。

「阿姨您好!」他笑笑打招呼。

「唉哎!你好、你好,你是來接央央上學的嗎?」男生呢!是彭偉傑以外的男生呢!而且好有禮貌哦!還叫她阿姨耶!

「是的,阿姨!」他微笑點頭。

「我人突然不舒服,要請病假!」大小姐我不爽跟他一起上學!我看到媽媽瞪大眼的不致信,但她沒說什麼,不過等等應該會挨一頓罵吧!不過總比跟那個討厭的人一起上學好多了!

「央央。」他叫道,我呼的回過身「不準叫我小名!」吼吼,噴火龍再現!

「我相信妳不會希望我把昨天那件事告訴別人吧?」他開心的笑,我恨恨的瞪!我當然不會傻傻的問是什麼事,昨天的事?除了讓我做惡夢的那一件事外,就沒別的了吧。

「我不以為那件事有什麼好說的。」我看著他,想像我噴火的眼光正在他身上燒出兩個大洞。

「燒完的話可以一起去上學了嗎?」他說,我倒是嚇了一跳,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連媽媽都一頭露水,完全不懂他在說什麼,但看到我嚇到的臉,便了解我知道他在說什麼,而後以行動要我跟他一起去上學──拍拍我的肩膀,走進家裡、把門關上,還聽見門上鎖的聲音,我哭笑不得,還上鎖哦?

我偷偷嘆口氣,希望這只是一場夢,但事總與願違啊!

嶂嶂

累!好累!雖然他並無對我伸出他的魔爪,對我做些非禮的事,可是我就是覺得防他防的很累!

而且,拜他所賜,我平常習慣安靜的午餐,變得非常不平靜,老大不爽中,卻又不能對這些無辜且好奇的人生氣,錯的不是這些人啊!而且又因為今天的值日生請病假,不能來,害我提前一天當值日生,雖然是這麼說,可是終於能擺脫那些人的時候,他就跟在身邊,說是護花使者什麼的!護個鬼啦!

「你可不可以不要在鬧我了?」在快到子母車時,我終於忍不住的大叫!

「我沒有鬧妳,早上向大家說的宣言,我是認真的!」他笑笑著說。

「屁個鬼的頭啦,才十八歲能懂什麼愛?離一輩子還有快六十年的時間,你怎能輕易的說不變?」我氣到有點語無倫次,六十年是多麼長的時間,轉眼變老時,他還會愛嗎?怎麼可能愛?當個性變了,思想變了,需要陪伴的人也會因為心態的不同,而需要不同的人陪伴,如果個性不合,往往是一拍兩散!

「妳以為我不能?」他收起笑「我很久以前就注意到妳,不然妳以為我為什麼會知道彭偉傑喜歡的人不是妳?」

「既然如此你應該知道……」我開口怒道,被他打斷。

「既然如此我應該也知道妳喜歡他,知道他是同性戀?知道另一個男的正在追求他?知道妳因為他是名同性戀,卻因為妳想讓他幸福,而只好放手?知道妳在無人看見時一個人偷偷哭泣?」

「之前不接近妳,是因為我也希望妳快樂,如果跟他在一起已不能使妳快樂,我沒有必要再忍耐,只是遠遠的看妳,這兩年間我不曾因為知道妳有男朋友而能阻止我對妳的心動!」

我瞪大眼,他一口氣說出這些事情,驚的我無言以對「把它給我!」他指向我心臟的地方,霸道的說。

「不可能!」我心驚,轉身跑回教室,連垃圾都不顧的跑了。

冷靜過後,我發現我竟然是落荒而逃的!因為我現在不但注意到手邊的垃圾袋不見了,還發現我根本就沒把那一袋垃圾好好的丟入子母車內。

嶂嶂

「葉同學。」叫住我的,竟是絕對不會來找我的人──封俊聖,而我正在通往頂樓的門口停下來。

「……。」我訝異的看著他在站我面前「有些話要跟妳說。」他說,等待我的回應。

「是什麼事?」我好奇的問。

「傑的事。」瞧,多麼簡短?一定是偉傑有事要跟我說,而他不準,只好由他來跟我說,我有些怨憤的看著他「為什麼他不自己來?」就算是白問,我也不管!

反正,這幾天一定有不小心賽到狗大便,不然怎麼會哀成這樣,連想看喜歡的人一眼都不行!

「妳以為我會讓妳跟他獨處嗎?」他說。

「我以為大家都知道我是他女朋友,即使一星期前有人跟我告白。」我不客氣的說,而且那個人現在可沒空理我,因為他忙著幫同學準備畢業的事宜。

「但那不代表我會讓他跟妳獨處,妳的友情不單純。」他說,面無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我知道他發現我喜歡的人是彭偉傑了,不過,發現就發現吧,只是……「我以為你跟黃耀輝不熟!」事情發生的太巧合了一點。

「何止不熟,妳以為是我叫他絆住妳的嗎?妳心機太重了一點,何況我對這種下三濫的手法沒興趣。」

「他沒發現吧?」既然不是就原諒他,我比較擔心這個。

「我相信這個問題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他這麼說,間接的承諾他不會把我喜歡彭偉傑這一件事告訴他本人。

「謝謝你。」我說。

「不客氣。」他大方接受,轉身要走。

「你不是有話要說?。」我問,這應該才是他叫住我的重點。

「傑說如果妳喜歡黃耀輝,就不必顧慮他了。」雖然是不必要說的話了,不過她想問就回答她吧!

「我以後都沒得跟他說話了嗎?」聽到剛剛的話,其實是有點傷心的,只是有更重要的話得問!

「等妳不再喜歡他的那一天吧!」他無情的說著,頭也不回。

幸好他沒回頭,因為我早已流下眼淚,在傑的故事中,我從來都不是主角,只是一名小配角,而現在,該是我這名小配角退場的時候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個人走了上來,但我沒力氣抬頭看了。

「未央!」黃耀輝叫了聲「原來妳在這。」他走近,我驚得站了起來並退了幾步「走開……」我現在不想面對任何人!

「我擔心妳……」黃耀輝停下腳步,柔柔的說。

「擔心?擔心有什麼用?我才不要你們的擔心!我只要那個人關心我,看我,只注意我啊!」我對他發脾氣,衝上去打他「什麼幸福的,只有他可以給我幸福啊!」我哭叫「為什麼他偏偏愛的不是我!為什麼我只能當他的朋友?」我掩面哭泣,我知道這樣並無法隱藏我哭的事實,直到黃耀輝輕輕抱住我「我討厭你!討厭你啊!」我一邊罵,一邊打他「都是你害的,你不行對我這麼溫柔的!你知不知道啊!」我放聲大哭,很沒形象的。

「我懂,我都懂,未央。」我聽見他轉為低沈的聲音,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嶂嶂

「再見。」他說。

「嗯。」我不敢看他,他看了我一眼,轉身便要走。

「等等!」我叫住他,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啊!好尷尬哦!我怎麼會在他面前哭成那樣嘛!

「那個……。」我在他走遠前叫住他,而他停下腳步,回頭看我,沒說什麼,只是等等我開口。

「剛才……謝謝你……聽我抱怨,還弄溼了你的衣服。」我說著,總覺得臉熱的像是快燒起來了。

你沒回話,只是輕輕的親了一下我的額頭,我驚的退後一步,並用手捂住額頭「你在幹嘛?」

「妳臉紅很可愛,讓我忍不住想親一下。」你皮皮一笑。我無言以對。

BeyBey!啦!」我氣到轉身想進家裡。

「未央。」在我正要開門時,你突然叫我的名字,我回過身疑惑的看著你。

「未央,我不管妳現在心理是否有人,但我就是喜歡妳。」你說,我點點頭,表示知道「我會等妳忘了那個人,不管是一天,還是十年。」你走近我,距離不到十公分,而你的手不安分的碰著我的臉「但在這一段時間內,我可以隨時出現在妳身邊嗎?」你看著我說,我的臉又不自主的熱了起來。

「這、可是……」我有點猶豫,他對我好、喜歡我,我當然知道,但要他等不是太自私了嗎?我哪會知道,也許十年後,我心中依然只有那個人的存在?

「可以啦!這沒問題!」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左後方冒出。

「爸!」我回頭看,哭笑不得,連媽媽都在看,不過媽媽卻很沒種的轉身裝沒看見!

「妳說呢?」我還看到他賊賊一笑,他一定知道我爸媽在那邊偷聽!

「不說啦!」我推開他的臉,氣呼呼的轉身開門,只是沒想到他就大刺刺的跟了進來「哎呀!你是央央的同學吧!快進來、快進來,你吃飯了沒,要不要反下來吃飯?難得未央有男同學來找她,呵呵呵……」語未還不知掩飾的笑著,一點矜持都沒有!而且有夠假的!剛剛她明明就在偷看,現在還裝不知道!

「媽∼」我真的好無奈啊!

「謝謝阿姨。」他說「那我就不客氣打擾了。」有禮且客氣。

「厚!」什麼情況啦?失去控制了哦?討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