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擒愛

「好想把那個人撲倒哦。」一個男生半掛在欄杆上,一付理所當然的說著。
「把誰撲倒啊?」好奇的回應。
「哇!」男生大叫,差一點趺下去。
「幹嘛嚇人啊?」那個好奇的聲音的主人--葉未央,拍拍自己的胸口,怒叫道。
「妳才嚇到我咧!」被嚇到的男生--彭偉傑回叫,也同樣拍拍自己的胸口。
「最先嚇到我的是你好不好!」葉未央不甘示落,她原是想偷上頂樓睡覺的,結果看到有人已經在這,還自言自語!
「喂,你看,那個女生好可愛哦!」葉未央叫道,接著又說「你剛剛說想撲倒的該不會就是那個女生吧!」她眼中閃閃發亮,一付欣賞可愛女生、想探他口風的模樣,可是在彭偉傑的眼中,她只是亂鬧來著的,她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向,因此他也沒配合的演一下,只道「再可愛也沒用!」
「嘖,無趣!」她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知道她在鬧他,不過沒關係。
事實上他們認識兩年多,第一次聊天的時候也是在這頂樓,她因為心煩而蹺課上來,卻看到一個陌生的他,那時只是聊了一下天,覺得這人挺有趣,並且懷疑他的性向。
後來確信他的性向後,她也沒說什麼,只是有時會調侃他,而許多巧合讓所有人認為他們是情侶,可惜並不是,到時大家都會趺破眼鏡嚇一跳吧!哈!
而她也不曾對外表白並非如此,幫他掩飾他是同性戀的事實,只是好玩嗎?她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心態。
是好奇沒有同性戀的朋友嗎?這樣的她未免膚淺,重點是這個說法說服不了她自己。
同性戀雖然與世不容,但在她眼中看來,同性戀也是人,也是有感情去向的人,只是那個去向,剛好是個同性別的人,她想不透為什麼不能接受?覺得噁心嗎?不要看就好啦,將大量的壓力加諸至一個已受到打擊的人身上,很好玩嗎?
「幹嘛突然沉默?」彭偉傑坐在她半公尺遠處,看著樓梯口,悶悶的問。
「沒什麼。」她也坐了下來,背對著門,兩腳伸出欄杆外盪啊盪,順便看著籃球場上打籃球的那一群人,一點也不在意自己是否春光外洩。
「妳有什麼感想?」他以為她是喜歡他的,直到剛剛為止。畢竟外人傳言他們是情侶,即使兩人都未否認這件事。而他認為這種事得給女生面子,一直以來都希望由她親自問口澄清,其實這個認知讓他鬆了一口氣,畢竟傷一個女生的心,對他來說,是不道德的。
「什麼什麼看法?」她頭也不回的問,不明白他問的是什麼。
「呃……」他難以啟齒。
「沒什麼特別的看法。」她躺下來,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要問的是什麼。
見她躺的舒服,他移了一下位置,與她並行的躺著,學她看天空。
這時,一個人走了上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況,於是偷偷跳上另一邊的台子,打算睡他的大頭覺。
「噯!」她叫了聲,那人嚇了一跳。
「嗯?」彭偉傑悶悶回應,有了睡意。原來不是叫他哦?那個人呼了一口氣,翻個身打算繼續睡。
「真是羨慕你啊!」她喃喃自語。
「羨慕什麼呢?」他好奇,他有什麼能讓她羨慕?
「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喜歡的是什麼。」她道,不像她,即不會唸書,又不知道自己該追求的是什麼。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這種奇怪的性向!」他瞪眼看她,搞不清楚她腦袋是怎麼運作的。
「我並不覺得奇怪啊!」她看著天空,理所當然的說著。
「是哦!」他轉回頭,繼續學她看天空。
「你有掙扎過嗎?」隔了許久,她突然問道,彭偉傑迷迷糊糊應了聲,沒太在意她問了什麼。
「你沒掙扎過你愛男生這件事嗎?」又隔了許久,她直口問道。樓梯那邊,發出碰的一聲很大聲,像是有人撞到水塔。
兩人皆嚇了一跳,彭偉傑更是誇張的彈坐起來,額頭正中欄杆「痛……」哀號!給人聽見了啦!
葉未央倒迅速冷靜下來「誰?」接著,她看見一個男人跳了下來,瞥了他倆人一眼,便靜靜的走了。
「完了啦!」泣!
「都妳害的!」泣!
「我沒臉見人了!」嗚!嗚!嗚!
而她不做反應,只是深思著他那一眼危險的一瞥,那眼神,並不像嫌惡!倒像是想殺了她………真是有趣啊……哈哈!
嶂嶂
下課鐘響,終於解脫於一天的虐待,但這一班的人,並未太早走,因為他們正在討論他們這個假日的集體活動--聯誼會。
「小央,有人外找!」一個學生大叫,引起全班的噓聲及鼓譟,即使他們都知道她有一個男朋友,但外找的人是男生,難免會有人亂想,何況這人可帥的了!
「來了!」一走近,她看清來找她的人後,了然的一笑「我以為你會更早一點就來找我了!」
「我現在就來了,不早也不遲。」那男人冷冷的說,看的出來正在生氣。
這樣的對話,讓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
「妳要在這談嗎?」男人不耐煩,口氣自然也不好。
「我不認為這裡是個方便的談話地點。」她說,接著又說「但我們班在討論假日必有的活動。」雖然她留下來並不是為了參與,而是為了等眼前的這個男人。
「我以為妳是刻意等我?」男人不客氣的說,臉色更加的陰沈。
噗哧一聲「封俊聖同學,你這麼說會讓我的”男朋友”誤會,我留下來是要提供他們好玩的地點,怎麼會是為了等你呢?」三兩下就打破大家的疑惑猜測,順便加重男朋友三個字的音。
氣死你也好!
「女人,妳應該知道我的能耐!」被稱做封俊聖的男人邊說邊握拳搥向一邊的門,就見那門凹了下去。
哇塞!不虧是抬拳道二段、柔道五段的恐怖男人!
「你真是暴力啊,這可算是破壞公物耶!」偏偏不怕死的挑釁人家,她真是大膽啊!
但她也沒讓他有機會說些什麼「來一下吧!」她繞過他,打算找個隱密的地方談談。
嶂嶂
「你能忍三天也真了不起!」她邊走邊說。
「妳知道我要問的是什麼!」他說。
「你這句不像是問句。」她笑說,她怎麼可能不知道他想問的?只是想逗逗他,看他生氣的模樣她覺得好笑,可是也不能太過份,她這條小命可要好好保護!
「妳知道就好。」咬牙切齒。
「告訴你的話,我有什麼好處?」她笑,這男人真是兇呀,平時看起來明明是個溫和的人的的!不過她也真無聊,竟想挑戰這個人男的火氣。
「原諒妳的欺騙!」他也不客氣,不想多讓她占到便宜。
「哦?敢情我跟你是比起我跟偉傑熟的多了?你的原諒,哪有可能比他重要?」哼!想這樣就打發她?當她好嚇的嗎?
碰的一聲,她回頭一看,發現封俊聖他又搥壞了一扇門「女人!妳應該是知道其實我一點都不和善的!」他咬牙低吼,並用力的瞪著她。
「我當然知道,但我不認為我有幫你的義務。」她收起一臉驚嚇,回瞪了他一眼她剛剛才發現,眼前這男人極為易怒「何況就算我知道你的人品不差,又如何?」瞪瞪瞪!瞪屁哦?最好瞪到你眼睛脫窗!
「原來妳心機挺重的!」不但說出這種話,還敢回瞪他?
「未央,原來妳在這!」彭偉傑跑了過來,他剛剛等她很久,她明明說要找他一起回去,到了她班上,她同學卻說她和人離開教室談私事,他便到處找她。
「妳不是要找我一起回去,說些事情?怎麼又半路跟別人走……」當他看到未央身邊的人時嚇白了臉,不自主的退了一步,尤其當他的手還停在被他打凹的門上。
「傑,他好可怕,對我告白不成還威脅我呢!」馬上擠出一滴淚,表情變化之快,令封俊聖傻眼。
彭偉傑不解的看著兩人,雖不明白未央為何又在演戲,但也不好拆台,便配合著「她是我女朋友,你想怎麼樣,請先尊重她本人,並且也尊重我的感受。」他冷冷的說,他知道封俊聖是偷聽到他是個同性戀的人,封俊聖若是喜歡未央,他是不會介意,並且若是封俊聖明說的話,他也可以讓人,可是如果他不對未央好一點,他可是不能接受的,畢竟未央是他的好朋友,一個知心的好朋友。
「別說多餘的話……」封俊聖開口說話,可惜彭偉傑沒聽到。
「傑,我們走吧。」葉未央在封俊聖開口的時候,立刻大聲的說,讓彭偉傑來不及聽清楚封俊聖說了些什麼,就被拉著走了。
而當封俊聖想再說什麼的時候,葉未央回頭做了個鬼臉,臉上的表情和行動,表明了沒好處就不幫,還會扯後腿。
「可惡的女人!」難怪孔子會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氣死他了!
嶂嶂
自從那一次之後,封俊聖便難以找到與他們其中一人獨處的機會,至今已經快一個月的時間,他已經忍耐到一個極限了!
「小央,有人外找,是封俊聖哦!」有一個雞婆的同學叫道,看好戲的同學們無不停下手邊的事情--聊天的、笑鬧的、擦黑版的,全都靜了下來。
「我不要跟他出去。」裝受驚嚇的小可憐這一招,已經不管用了,她現在裝不屑理睬中。
「我答應妳的條件。」他脫口而出,不管了!給好處?他不怕給不起,怕她不敢開口而已!
「那又怎樣?來不及了。」她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她以為可以玩更久。
「什麼條件啊?」一個八卦的女同學A問道,好奇心太重。
「笨,當然是要對小央溫柔一點,不能亂發脾氣啊!妳忘了我們班的門,在兩個月前被打凹一個洞,還有三年四班的教室門被也打凹兩個洞嗎?」一個更八卦的女同學B說。
「那彭偉傑真的跟小央分手了哦?」女同學A又八卦的問。
「沒有吧,只聽說他們最近處的不太好。」女同學C更八卦的說。
「拜託,妳們是當我不在場嗎?」葉未央好氣又好笑的說「再說,除了傑他最近只是忙了一點外,我也不太可能這個男人在一起的!」老是跟個不愛女人的男人在一起?又不是瘋了,她又不是同性戀終結者。
「不會吧,封俊聖很優耶!」女同學A叫道。
「對啊!他可是當紅炸子雞耶!一個才十六歲就是抬拳道二段、柔道五段的帥氣男人耶!」女同學B嘆道。放棄這優等男人多可惜!
封俊聖無奈笑笑,葉未央在場,他難道就不在場嗎?還當紅炸子雞咧……
「是哦?那送妳當老公要不要?」葉未央冷冷的說,站了起來。
「妳要去哪?」女同學A白目的問,得來大家的白眼。
葉未央沒回應,自顧自的走了出去,封俊聖自然是跟了上去,他知道她終於要給他一個痛快了!
當然葉未央的行為,令全班的人都嚇了一跳。
「我滿欣賞你的。」走沒多久,葉未央一開口就是這一句。
「……。」封俊聖嚇的退後一步。
「幹嘛?我是指你能忍這麼久,我很佩服,你這種態度真是傷了我的心!」她瞪他一眼,非常的不爽。
「……。」封俊聖警戒的看著她。
「真是失禮,不過算了,看在你能忍這麼久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葉未央嘖了一聲後說道。
「那天你聽到的沒有錯,我跟他只是裝的,但是他是個心思纖細的人,是禁不住同圍的人的眼光的!」他們走到沒人的地方,她便再度開口說了。
「可是那又怎麼樣呢?近兩年的感情是不可能用裝的。」她又說,不等他回答,接著又馬上說「即使身份上是假的,但我也喜歡上他了,即使知道他是同性戀,絕不可能喜歡上我,但我仍想霸住他,不讓他有別的人接近,不管是女或是男。」她說,瞪了他一眼。
「可是你卻在無意中發現他是個同性戀,我知道你看的人不是我,而是他。」尤其是剛剛她說的那一句話令他倒退一步時,她更是百分之百的確定了!
「就這樣!不是主角的我要退場了,記得別嚇壞他!」她揮揮手,道別。
「喂……!」他瞠目結舌,他什麼都還沒說,她就說完他想知道的事了,明明沒什麼人發現,可是她卻知道的一清二楚,這女人,真是可怕。
「我知道啦,你喜歡的人是傑,讓給你了啦!」她回頭,一臉哀怨,像個已經被拋棄的女人一樣,在眼淚奪眶而出的瞬間,她轉身就跑走。
「啊……」封俊聖嚇傻了,他以為他們裝男女朋友,只是作戲給人看,好隱瞞那個人是個同性戀,沒想到,他傷了她的心嗎?葉未央也許是真心的喜歡上那個人了吧,不然怎會再知道他喜歡那個人之後還刻意刁難?……真是難以理解的女人!
嶂嶂
「未央?」彭偉傑擔心的看著,眼前的這女人嘴巴是上揚的、裂著一個大大的笑容。
「呵……」葉未央笑了聲「沒什麼,我今天被封俊聖找出去談話。」她表白「說他喜歡你,想追你。」說到這,她笑的更開心了,只是,他永遠不會知道,這只是她的假笑。
「啊!?」錯愕。
「我說,他喜歡你,可是之前不跟你說,是因為我不爽他胡亂瞪我,還差點對我施以暴力。」她說著「啊!他來了,你好好加油!bey!」說完就跑了,連回答的時間也不給,因為她不想聽,不想聽他有什麼感想。
「偉……彭偉傑。」一個男生的聲音。
「嗯?」他轉頭看,不轉頭看還好,一轉頭便嚇了一跳「哇!」邊叫邊向旁邊跳了一步。
「……我有這麼可怕嗎?」真是傷人。
彭俊聖用力搖搖頭,臉紅的像蘋果,他剛剛才知道這男人喜歡的不是未央,而是他,之前還一直要未央別接近他,因為跟他這個同性戀混在一起,他反而覺得對不起未央,但是,如果他喜歡未央,並對未央好,那可是一件好事,但他對他的第一印象並不好,更不用說第二印象了,當然會要未央離他遠點!
「那個女人跟你說了嗎?」他提到未央時,忍不住的咬牙,那女人害他不淺!
「什麼那女人,她叫未央,不準你這樣說她!」他說,微微皺了眉。
「她說了吧?你答應嗎?」他問,臉也不自住紅了。
「我……我我我……」彭偉傑嚇到,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我……我我我……」看著封俊聖耐心的等著他的回應時,他忍不住的我個不停。
「你什麼呢?到底答不答應和我在一起?」他問,微微皺了眉。
「我有事找未央,先走一步了!再見!」說完,不等封俊聖反應,先跑為妙!
「等等!」封俊聖大叫,可是人已跑遠,咬一牙,起步追上去也!
嶂嶂
「未央!」身後傳來彭偉傑的聲音,葉未央回頭一看,卻看見彭偉傑,心理嘀咕了幾句,便換回笑臉迎向來人「什麼事?」要笑、要笑、要笑!絕對不能在他面前哭!
「偉傑!」彭偉傑聽到後面的叫喚聲,拉著未央就跑,形成追逐戰「幹嘛?為什麼要跑?」而且還拉著她,她不要跑啦!
「我以為他喜歡的是妳!」他臉紅,低叫。
「從那次頂樓事件後,他不但沒啥度量的瞪了我一眼,且沒公開你是個同性戀,我就知道他喜歡你了。」只是都沒說。
「我不知道這件事!」他瞪她。
「我怕他傷了你。」她瞥開眼,不想多說太多,他拉著葉未央轉進小巷,打算抄近路逃跑。
「啊!」驚叫。
「抓到你了。」怒叫。
「哎唷!好痛哦!」唉唉叫,害她趺個狗吃屎。
「難道我就這麼可怕嗎?」怒啊!
「放開我,你害未央趺倒了!」他拚命的想掙脫封俊聖的手,可是卻無能如願,怎麼會這樣?明明一樣都是男生的啊!為什麼他力氣會比他小?
「住口住口住口!」封俊聖氣紅了眼,對他大吼,開口閉口都是未央!
「放開我,我討厭你!我要扶未央起來!」彭偉傑先是被嚇到,回過神立刻回吼。
「我叫你住口!」不要開口閉口都是未央!
「我說唔唔……」彭偉傑瞪大眼。
「……。」葉未央也瞪大眼。
她看到氣極的封俊聖強迫性的吻了彭偉傑,她甩開目光,像是怕驚擾到他們似的,她默默的離開了,配角,向來只有退場的份。
「答應我,和我在一起,我喜歡你!」吻了不知道多久,他只知懷中的人不在掙扎,便緊緊的抱住了他。
「嗯……但未央……」他喃喃地說。
「不準再提她。」那個惡魔!
「可是外人都當她是我女朋友。」
「那就做出讓大家以為她和你分手的行為。」他恨恨的說。
「可是這樣不好吧……」他抬頭,看到充滿怒氣的眼。
「因、因為她畢竟幫我、幫我隱瞞了那件事!」他怕他的眼神,但他還是得說出他的感覺和想法,所以為了就出這一段話,他低下了頭。
「傑……」封俊聖無奈嘆口氣,勾起他的下巴「隨便你怎麼樣吧,但我要你知道,你是屬於我的!」說完,像是要證明他所說的話似的,他再次低頭吻了他。

-----------------------------------------------分格線-----------------------------------------------

嗯……又是同性戀的……呃…….好吧,不可否認我最近迷上bl,只想的出bl的題材,只會寫bl,只看bl,只想bl,為bl大聲尖叫直至有人受不了打我的頭!

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