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番外之你所不知道的恐怖故事-新年篇

這是發生在高中畢業之後的某一個新年發生的事……

「咦?去妳家玩?」男人驚訝的看著葉未央,不可思議的說道。

「嗯,是啊,薰、守雲、明月他們也會到。啊、還有,我哥的朋友也有被邀請,應該也會來不少人。」葉未央無奈的應道,無視另一個男人的瞪視。

「呃……?」男人為難的看著瞪著葉未央的另一個男人──封俊聖。

「哼!」只見他冷冷的哼了一聲,甩頭不繼續瞪人。

而葉未央也冷冷的哼了聲,然後又轉頭看向男人──彭偉傑,笑笑的說「因為我媽突然很想認識一下我和我哥的朋友們,也說如果要過夜,隔壁一整棟都是客房,就算有十來個人需要留下來過夜也不是問題,所以就……你懂我爸媽的個性的!」說完,還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可是新年守夜……」偉傑有那麼一點的猶豫。

「哎、所以我說不勉強,真的!」說完,央央卻一臉很有關係的表情看著彭偉傑。

「……好吧,答應就是了。」看著聽到這句話而笑開的未央,偉傑心中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

只不過身邊的這個男人一聽偉傑這麼說,馬上惡狠狠的瞪向葉未央,而葉未央則是裝作沒看見似的,笑笑的跟聊了起來。

偉傑也只好在心中又嘆了一口氣……到底為什麼俊聖會這麼討厭未央呢?真是搞不懂!

      

「唉呀!?偉傑!」

在按了門鈴後,就聽見門的另一邊喊著『來了、來了』,刷的一聲門開了之後,門後許久不見的女性在一瞬間的驚訝過後,就熱情的抱了上來「央央說你會來的時候我還不信呢!你這小子!真的好久不見了!你長高了吧?還變帥了呢!咦!?你還帶禮物啊?真是太見外了!嗯……這位是……你男朋友?」在一連串的驚呼後,終於放開偉傑的方問凡才注意到他身後有個很用力的瞪她的男性。

「阿、阿姨……!?」尷尬啊!這麼直白的問他,他要怎麼回答啊?

「沒關係、沒關係!我又不是不能接受同性戀!」方問凡嘻嘻的笑著「央央有說過,會跟在你後面亂瞪人的那個沙豬就是你男朋友,好像是叫過剩……哎呀呀∼∼快進來快進來!在外面吹冷風是很容易感冒的,快點進來!」再度注意到刺人視線的方問凡深知自己說錯話,趕緊錯開話題,連忙把人拉進屋內。

「碰!」才進了屋內,就聽到有人大叫。是個女孩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胡了!」接著是個清冷的聲音傳來,平平的,可惜他聽不出是男是女。

「幹!去死!」喊碰的女生不客氣的帶著髒話罵人。

「我不去。」清冷的聲音依舊平平的傳來,聽不出是不是在生氣。

「不可以死!」另一個女生的聲音大叫著,像是非常的慌張。

然後發出了乒乒乓乓的聲音,還帶著激動的怒罵聲跟清冷的反駁聲。

「瞧,很熱鬧吧?」方問凡很開心的回頭說,「你先去交誼廳吧,他們都在那邊!」說了怎麼走之後,方問凡就找個還要弄晚餐的理由先去廚房了。

「咦!?阿……」阿姨啊!那、那個……妳覺得那個是『熱鬧』嗎……?

偉傑瞪大眼,看著很開心的哼著歌離開的方問凡,充滿著無言的感覺。

「你們……可以不要打架嗎?」打罵的聲音持續沒多久,他已經爬到一半的樓梯時,未央無力的聲音輕輕的傳來。

「可以呀。」清冷的聲音很乾脆的答應了。

「不行!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活!」喊碰的女生大叫。

「不要死!不準死!」先前阻止他們的那個女生再度大叫,聲音中依然帶著慌張。

偉傑再度停下腳步,雖然現在已經到了二樓了,逃逸搞不好還是來的及的!

他的第六感告訴他最好不要進去打招呼。

但在他猶豫的時候,有人在他身後叫住他了「啊、這不是偉傑嗎?好久不見了,央央說你會來,沒人相信呢!」這次叫住他的是葉未央的哥哥──葉祈泰。

「呃……祈泰哥好……」來不及了!要逃來不及了!

「嗯?這是你男朋友啊?也滿帥的耶!唔……剛好是羅利耶喜歡的型……」葉祈泰無視封俊聖的瞪視,笑笑的說。

聽到葉祈泰這麼說時,他囧了,不過也因為羅利耶這個名字而立刻被話題給拉走,他愣了愣,不懂為什麼會有女生接受的了這種奇怪的名字。

「啊、總之,快去交誼廳吧,你好久沒來了,老媽也真是的,都不怕你迷路。」葉祈泰依舊笑笑的說。

迷、迷路!?不可能吧?這不是房子內嗎?

「央央,偉傑來了哦!」葉祈泰將他們引至所謂的交誼廳後,跟未央打了個招呼。

是說,難怪說這裡是交誼廳……除了這間房間快有一個教室那麼大外,門的兩邊各有一組沙發和長桌,門的對面的兩個角落,左邊是吧台,右邊則是L型的流理台跟瓦斯爐。

而房間中央則是放著由好幾張小方桌併成的一個大長桌,牆邊則零零散散的放了好幾張沒用到的木椅……其中一、兩張還是椅背著地,四隻腳朝上的立著……這個畫面怎麼看怎麼怪。

只是這麼一瞬間,那椅子碰的一聲,便橫躺在地上了。

不過自己也知道央央身邊總是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像這種椅子倒立的事他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必要。

挑高的天花板上間隔的燈照亮整間交誼廳,地板則是木製地板。

「唉呀,是個平凡的人類啊?」其中一個穿著酒紅洞洞衣,淡藍色的破洞牛仔褲的外國男生說著,那個男生還留著一頭白、紫相間的長髮,不過他的中文發音倒是標準的嚇死人。

「哇!帥哥耶!你叫什麼名字啊?」就見那個長髮男突然的驚呼一聲,在偉傑眨眼之間,就握住了在他身後的俊聖的手,問心的問著。而在偉傑還在錯愕男人的快速的時候,一個黑影砸上了男人的頭。

「哥!管好你的朋友!」就聽見未央生氣的看著葉祈泰「至少叫他別亂說話嚇到正常人!」

……那個……未央啊!妳說的正常人是指這男人口中所謂的『平凡的人類』嗎?雖然原本只是覺得他的用詞的文法很奇怪,但這麼被妳一說,別人才會嚇到吧……偉傑在心中無力的想著。

然後在互相介紹過一輪後,他才知道那個白、紫相間髮色的人叫羅利耶(他原本以為是女生的男人)、那個叫人去死的女生叫百里擎真、那個清冷的中性聲音叫陳天佑、那個拚命阻止別人死的女生叫江紅玉,還有幾個人如艾森.多空、尹文.玉溪、沙也加.喬凡、龔錫真、高野樹、鄧紅嵐、江之助……等人,還有幾個他原本就認識的羅瑟亞、玉明月、邱守雲、江薰……等人,加一加有二十多個人……

真的很熱鬧!而在介紹過後,打牌的又繼續打牌,聊天的也繼續聊天,有時也有幾個人來問了他幾個問題,只是到後來,他在不可抗力的情況下,也只好直接加入那個聊天的小圈圈中。

也幸好在俊聖的臉越來越黑就快爆炸時,未央就領了幾個人去幫忙端晚餐了.這時又加入了一對雙胞胎跟幾個沒見過的人。

而晚餐依舊很熱鬧,嘻笑怒罵跟阻止人去死的聲音不絕於耳,然後是葉爸葉媽發放紅包,拿紅包的人說了各式各樣的吉祥話,其中他比較覺得特別奇怪的是『願星與月照撫您的未來,令您一切安好』跟『主神將賜福予您,使您健康、平安、喜樂。』……他想或許是動漫畫看太多的動漫迷吧……?

      

「未央。」吃完晚餐後,整群人就跑到頂樓放煙火,而大概是因為兩間房子的頂樓打通、又有加蓋的樣子,所以整個頂樓感覺有半個操場那麼大……或許更大?

「嗯?你要回去了?」聽到偉傑叫喚,未央回頭應道。

「嗯。」偉傑簡單的應了聲。

「不好意思耶,都沒什麼機會跟你聊。」她一臉抱歉,接著看向不遠處被人圍住,一臉緊繃的俊聖「不過沒想到他還真的願意跟你來耶,而且到現在還沒爆掉,是為了你吧?」未央笑笑的看向偉傑,接著又說「這樣算是為愛犧牲?呵呵∼他也是真心愛你的耶!而且都好多年了,也沒見他變心過。」看著未央一臉欣慰,偉傑也笑了笑,臉紅了。

「小傑小傑!來放煙火!」突然地,鄧紅嵐邊笑邊叫的跑過來拉住偉傑。

「小傑!不準回家!留下來過夜!」高野樹很配合的叫著,聞的出他滿身酒氣。

「小傑∼守歲時一起打牌!」沙也加也笑笑的加入,湊一腳的笑喊著。

「放煙火放煙火先放煙火!」鄧紅嵐大叫。

「對啊對啊,來放煙火!放煙火!耶!」一個慢來、捲捲頭的女生也跟著笑叫。

幾個已經玩瘋的人,就這麼衝了過來,打壞了原本的氣氛,然後就要拉著他走,就在他要被拉走時,他看到未央用很是同情的表情看著他,用很遺憾的語氣說「你保重。」

嘎!?保重?要他保重什麼?

而且到底是為了什麼要用很遺憾的語氣跟他說保重?

因為被留下來,俊聖因此而氣到跟人打了起來,但卻被人輕易的打趴了,俊聖就一臉黑的躲在交誼廳的一個角落,連偉傑都不太搭理。

而他在被人半是強迫的邀請下,他們玩過一輪又一輪的兩分半、步步高升、牌七、撿紅點、心機大老二、十三支、吹牛、心臟病……只要是牌子變的出花招的遊戲都玩遍了之後,玉溪覺得無聊的提議說要大家來說鬼故事,大家都無異議的同意了。

在經過眾人的同意後,雙胞胎中的銀髮少年不知道是從哪拿的,竟拿出一隻手臂般粗、有半人高的、很大隻的白色蠟燭,他把蠟燭點燃後,眾人就圍著蠟燭圍成一圈坐下。

「我先說!」就在有人想要舉手當開頭的時候,羅利耶很開心的也舉起手,先開口說。

羅行耶用很恐怖的聲音說完了整個故事後,周圍的人都一臉『就這樣?』的表情。

「切∼∼這個不是網路上看來的嗎?」坐在羅利耶身旁的的高野樹伴隨著多數人的噓聲,不滿的叫著,然後就又緊接著說了一個鬼故事。

接著也被別人吐了槽,說是半斤八兩都是都網路上看來的什麼的。

然後一個人接著一個人的說著他們的鬼故事,偶爾還會伴隨著嘻嘻嘻、哈哈哈這種不以為然的笑聲。

「……」偉傑深深的覺得他們這群完全不怕那些鬼故事的人,才是這個鬼故事大會中最可怕的存在。

而、很快的,當輪到第十一個人的時候,就輪到江薰了。

「啊?輪到我嗎?」江薰一臉驚訝的說著,接著看向旁邊的空位「可是這邊還有一個人還沒說啊。」才說完,馬上就被人用力的呼了後腦杓一下「想騙誰啊!?看到我們在這邊,也早就嚇跑光了吧?」坐在她旁邊、已經說完一個故事的玉明月,不滿的說著。

「唉喲,現場有人,當然就是騙人啊!」江薰捂著自己的後腦,一臉委屈的說。

而偉傑真的也很是好奇那句『看到我們在這邊,也早就嚇跑光了吧』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也不好意思問,怕給人用奇怪的表情盯著。

在哇啦哇啦的吵鬧下,又輪了幾個人,接著就輪到了天佑。

「啊,輪到我了嗎?」天佑清冷的聲音,平靜的說著,思考了一下,正轉頭看向旁邊,就被眾人噓說這招剛剛被人用過了之類的。

「這樣啊……那好吧。」說完,天佑再度思考了起來。

什麼叫做這樣啊?啊你是打算學江薰混過去嗎你!不要這麼混啦!大家都很認真的說完一個鬼故事耶!

而且我說啊!剛剛的騷動你沒注意到嗎?偉傑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嗯……這是一個發生在炎夏的事……」天佑思考了好一會,大家都快不耐煩的時候,終於開口了,而、居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全部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很認真的看著天佑,彷彿他帶來的故事才是真正的鬼故事,看到這種情形的偉傑,也緊張的盯著天佑看。

「嗯……A男……A男因為半夜口渴睡不著,卻又因為貪懶而不想起來。不過在翻了幾次身之後,發現自己渴的睡不著,才決定起來找水喝。」像是不能適應用A男這個詞的天佑,連續說了兩次A男。

「A男迷糊的下樓時,不斷的聽到呼呼呼的風聲跟腳步聲,但是除了根本沒有風之外,回頭也沒有看到任何人……而且……當A男回頭時,聲音就會停止……」

天佑平板的聲音,清冷的說著,聽到天佑刻意壓低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大家也都很一致的屏息,緊張的看著天佑,還有幾個人用力的點頭,只有未央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

「這樣重覆兩次後,A男不耐煩了,就不管那奇怪的聲音,很乾脆的走進廚房。」

「而在A男走進廚房時,發現桌上不知道是誰放了一杯倒好的冰水。」說到這,天佑伸手接了未央遞給他的水,喝了一口水。

「那個A男沒有想太多,拿起杯子就喝了幾口,接著,A男便看見……」這時天佑突然停下來,再度拿起剛剛握在手上的杯子,做出喝水的動作,還適時的做了水喝到一半,受到驚嚇瞪大眼的表情,而他像是為了要帶動氣氛的停了幾秒。

因為杯子是玻璃杯,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天佑受驚嚇的表情,而所有的人都因為天佑的表情而跟著緊張了起來。

就在天佑滿意於大家的表情的時候,他終於放下了杯子,開口說「A男……他看見了……一、隻、卡、在、冰、塊、中、間、的、蟑、螂。」說完,一口飲盡杯中剩下的水。

就在靜默一秒後,接著各人做出了反應:

「媽呀!」沙也加抱著江紅玉尖叫。

「媽媽!」江紅玉也回抱沙也加,一起尖叫。

「好噁。」鄧紅嵐扭曲著表情,一臉不屑。

「是很噁。」江之助中肯的點點頭。

「唔嗚……」高野樹瞪大眼,不可思議的瞪著陳天佑。

「哦哦哦!」瑟亞一臉興奮的發出無意義的音節。

「好可怕!」玉明月雙手環抱自己,抖了一下。

「媽的!幹!」百里擎真發怒的站起來罵道。

「啊哈哈!真有你的!」龔錫真大笑,還對天佑比了個大姆指。

「變態!」比較慢出現的雙胞胎中銀髮的少年,指著天佑,激動的說著,而金髮的那一個則是默默的以眼神表示讚同。

而其他沒說話的人都瞬間放空,沉默不語,像是在思考這個故事的細節。

「你這故事該不會是看那個的吧?」坐在天佑旁邊的未央,輕聲的問著天佑。

「嗯,為了製造氣氛,我有稍微改過。」天佑笑了笑,輕聲說著。

因為就坐在未央的另一邊,所以偉傑把他們兩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

可是沒有人理會他們的對話,兀自在那邊巴拉巴拉的大叫跟發呆……其實他並不覺得這個故事有可怕到這種地步啊……剛剛他們說的那些,不是很明顯的比較可怕嗎?

「啊、雞啼了呢!」天佑笑了笑,好像很愉快似的說了,接著看向愣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的偉傑一眼「新年快樂。」

「呃、咦?新、新年快樂!」偉傑反射性的應答。

然後注意到他們這邊,百里擎真發怒的對著陳天佑大吼「幹!姓陳的!」然後對天佑比了個中指,繼續大吼「來決鬥!」頓了頓接著又大吼「然後去死!」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用力的踩了一下椅子,擺出一個很不淑女的動作。

「不可以決鬥!不可以死!」聞言,江紅玉也跟著慌張的大叫。

背景音則是也發現雞啼的幾個人互道新年快樂的聲音。

偉傑見狀,無力的揉揉額頭,默默的嘆了一口氣,也加入的拜年的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