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螢光蟻......

…..很噁心~~~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現在所要說的故事,是從我的網友跟我說的經歷。

故事的真實性,那就讓各位去猜測了。

在這我先跟各位說的是,相信大家都看過螞蟻吧。

螞蟻的種類也有數種之多,只是沒去了解的話,除了常見的外,也有些讓人分辨不出來的。

還有我也相信大家應該看過一堆的螞蟻吧,莫名奇妙的家堜峏迠〞漕元迄N有可能出現一堆的螞蟻。

我也相信大家都知道螞蟻是群居性的吧!所以大家也知道螞蟻的團結力有多大囉!。

但有一種螞蟻卻很少人見過,這種螞蟻就是本故事堛漸D角,一種特奇的螞蟻。

相信各位還記得921大地震吧!這個震的台灣人心恍恍的地震,而在南投跟台中間更是嚴重。

凱文(暱名),他是住在南投災區的附近,他家在地震後很幸運的沒有造成房子的崩塌,但他的朋友傑(暱名)就沒這麼幸運了,在地震後的隔天,看著一夜間就崩塌的家,就像其他的災民般,痛哭落淚。
而凱文則不忍他露宿外頭,便讓他一起過來住,讓他睡在客房堙C

而傑在過來居住時,客房媗蓎o乾乾淨淨,看起來不像是沒人住的樣子,所以應該是常打掃的。

起先過後並為什麼異樣,但過了三、四天後,因無電力所以在夜晚總是特別黑暗,需要手電筒與蠟燭來維持光亮,所以沒什麼消遣,都早早就入睡了。

在隔天起來時傑發現房間堣ㄙ齒b何時多了些螞蟻,這並沒讓他特意的去清除,只是跟凱文拿了殺蟲劑噴了噴。

凱文發現傑常常在抓頭皮,便問他怎麼了,傑說:「沒有啊,也不知何時老是覺的頭皮癢癢的。」

「會不會是洗頭沒洗乾淨呀?」凱文笑笑著。

「不會啦!我都洗的很乾淨的。」傑有點不悅的說。

兩人也不以為意,然後隔天…。傑在起床後又發現床邊又出現了許多螞蟻,自枕邊開始向床邊沿著爬行。

傑看了後覺的厭煩,起床後便去拿殺蟲劑,噴了整個房間都是惡臭的殺蟲劑味道。

「傑,怎麼噴這麼多殺蟲劑?外面都聞得到」凱文捏著鼻子說。

「不知怎麼搞的,房間一堆的螞蟻!」傑厭惡的說。

「會不會你在房埵Y東西啊?螞蟻不是都有甜的東西才會過去的?」凱文問。

「沒有啊!而且我睡前都刷過牙的,怎麼可能會有甜的東西!」傑肯定的說。

「嗯,那等一下我幫你一起打掃吧!」凱文說完轉過頭去做他的事情了。

然後過了約半小時,他們兩個打開房門後,殺蟲劑的異味撲鼻而來,「先讓味道散了再打掃好了!」凱文建議的說。

「嗯。也好!」傑也同意的回答。

然後再過了半小時後,兩人開始打掃,掃出了一堆死掉的螞蟻,然後也發現在床底下,床邊也都有發現一些小小的螞蟻窩,花了一些時間後,終於將房間打掃乾淨。

夜幕低垂,黑暗遮掩住整個天空,而凱文跟傑在吃晚餐時,傑總是不停的抓著全身上下,凱文看了問:「傑你怎麼又在抓了?」

「全身都在癢啊!」他邊抓邊說。

「喔,會不會是皮膚病?」凱文起身走到傑旁邊。

「應該沒有吧!我沒看到有紅疹子之類的。」

「不一定有紅疹子才有呀!,我看你去看皮膚科好了」

凱文看了看傑的背跟脖子處,除了抓紅的痕跡外並無什麼。

「嗯,也好,有空的話再去看」他仍然不停的抓著。

傑接著說:「我吃飽了!有點頭疼,我想去休息好了!」

「嗯,這讓我來收就好了!」,凱文繼續吃著碗中剩餘的飯。

當傑準備回房時…,「傑,需要感冒藥嗎?」凱文喊住傑。

「好!」傑答。

「那你先休息,我收拾一下再給你拿過去。」

「嗯。」傑應聲後便開門進去休息。

凱文想說讓傑多休息一下,便在做完自己的事情後,才將感冒藥拿給傑,敲了敲房門。

「傑?」凱文輕敲著門…。

凱文見沒應聲,便開了門自己進去,在黑暗的房間內,傑並沒有點著蠟燭睡,怕到時著火吧。

「傑…我拿藥過來了」凱文將水跟藥放置在房門口右邊的桌上,然後走向傑,打算叫他起來吃藥時,他發現地上似乎有許多泛著淡綠色的微弱光芒在緩緩移動中,凱文覺的奇怪,與於蹲下去看著,那形狀像是螞蟻,然後一群往兩個方向行走,就像一般的螞蟻往巢跟尋找食物的兩個隊伍一樣行走。

凱文看了一下,有一端是往床沿上爬,他慢慢的看,然而這景像卻令他吃驚,「我慢慢往上看,發覺牠們朝傑的枕邊爬去,接著就在傑的耳朵邊爬進去,不只一隻,是一群的來回行走」凱文當時是這麼說的,看的出來他仍然忘歷歷在目。

而傑的耳朵,還有其他的比較靠近皮膚表層的地方,都可看到那些發光的螞蟻,慢慢的自耳朵往上,往下爬行。

凱文慌張的不知該不該叫醒傑,但此時傑似乎清醒一樣緩慢的爬起身子,看著凱文驚訝的神情,雙眼直盯著自己瞧,他覺的奇怪。

正當準備開口問凱文為何吃驚的盯著自己,但他也似乎發覺了不對勁,因他在看凱文時,眼角的餘光看見了鏡中的自己,似乎有許多微亮的淡綠色光芒。

當他伸出右手時,赫然發現右手臂也有著淡綠色光芒自短袖裡緩慢得往手掌移動中,並且癢癢的,他再伸出左手準備抓癢時,才發現他的左手也一樣有著光芒。

凱文仍然站在那被這景像嚇呆了般,而當傑再望向鏡中的自己,他睜大雙眼大叫「啊!!」

在鏡子反射下,許許多多的螞蟻沿著他的左右耳緩慢的爬進,爬出,他全身上下都泛著淡綠色的光芒,一點一點的移動中,尤其是臉孔上也有,他伸手去抓,卻抓不到。

這些光點似乎是自皮膚的表層中所發出來的,最後他終於倒在床上。

凱文在傑的大叫中也恢復神智,衝出去在附近的災區尋找醫生,而在援手不足的情況下,終究還是有個醫生跟他回去,但回去時,傑已經倒在密密麻麻的螢光蟻中,這情形讓那醫生跟凱文不禁愣在那。

而醫生則要求將傑的屍體解剖,事隔多日後…,凱文接獲醫院打來的電話,去找那名醫生,聽那醫生說,解剖後在傑的大腦中,有著密密麻麻不知有幾千幾萬隻的螞蟻,圍繞在傑的大腦中,然後在支氣管,等內臟,腸胃中,還有其他的地方也都有著無數的螞蟻……。

故事,就到此結束…。

你是否也常看到一大群的螞蟻無故出現在你的房堙H

是否也曾無故感到頭皮癢或全身癢呢?

注意了!或許早點去看醫生會是比較好的決定,像傑,就太遲了,是死後才看醫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