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二章

卡拉蒙的話讓泰斯睡意全消。

“刺……刺殺!嗯……我認爲你應該再好好的想一想,卡拉蒙,”

泰斯喃喃的說。“這樣說吧,費斯坦但提勒斯非常非常的棒,我……我是說,他是一個很厲害的法師。如果大家說的沒錯的話,他比雷斯林和帕薩理安加起來都還要強。你不可能隨便偷溜到他房間就把他殺掉。特別是你以前從來就沒有刺殺過任何人!對了,我可不是說你應該要練習一下,只是……“

“他總必須要睡覺,對吧?”卡拉蒙反問。

“這樣啊,”泰斯支支吾吾,“我想是吧。應該是所有的人都需要睡眠,包括法師……”

“法師是最需要睡覺的,”卡拉蒙冷冷的打斷泰斯。“你還記得如果雷斯林不睡覺會虛弱成什麽樣子嗎?即使是最強大的法師也一定要好好休息。還有,不要再說‘我們’該怎麽做,我自己來就夠了。你甚至不用跟著一起去,只要找出他睡哪一間,有什麽武器,以及什麽時候上床就可以了。接下來的事就由我來接手。”

“卡拉蒙,”泰斯猶豫的說,“你覺得這樣做是對的嗎?我是說,我知道這是他們送你回到這兒的原因,至少我是這麽想的啦。我也知道這個費斯坦但提勒斯是非常非常的邪惡,從他穿黑袍來看,這點就很明顯了。不過謀殺他真的是對的嗎?我的意思是,就我看來,這樣只會讓我們變得和他一樣邪惡,對吧?”

“我管不了那麽多,”卡拉蒙不帶任何情緒的回答,“不是他死就是雷斯林亡,泰斯。如果我在這個時候殺掉費斯坦但提勒斯的話,他就不會找到雷斯林,毀了小雷的一生。我可以讓小雷丟掉那虛弱無力的軀體,讓他重拾健康。他可以和我們在一起啊!”淚水濕潤了卡拉蒙的雙眼。

“那提卡怎麽辦?”泰斯怯生生的問。“如果她知道你謀殺了別人的話,會怎麽想呢?”

卡拉蒙棕色的眼睛突然閃耀著怒火,“泰斯,我告訴過你——不要在我面前談到提卡!”

“但是,卡拉蒙……”

“我是說真的,泰斯!”

泰斯從卡拉蒙認真的語調中知道不該再多說了。坎德人難過的在床上縮成一團。卡拉蒙看到他可憐的模樣,歎了口氣。

“聽著,泰斯,”卡拉蒙低聲說,“我再向你解釋一遍。我……我知道我對提卡不好。她把我掃地出門也是對的——雖然當時我並不這麽想,”大漢沈默了一會兒,好理清思緒,接著又歎了口氣,說道,“我曾經告訴過她,只要雷斯林還活著,他就是我最在乎的人。我警告她另外找個能對她全心全意付出的男人。一開始我還以爲我可以這樣子對她……,不過雷斯林……”卡拉蒙用力的甩頭,“我現在必須要這樣做,你看不出來嗎?絕對不可以再想到提卡!她總是擋我的路……”

“但是提卡這麽愛你!”泰斯無力的喊道,毫無疑問的是說錯了話。卡拉蒙咆哮了一聲,接著又揮動起狼牙棒。

“好吧,泰斯,”卡拉蒙低吼,“我想我們分道揚鑣的時候到了,去找矮人安排另一個房間。我自己來做這件事,如果出了什麽差錯,我也不會連累你的……”

“卡拉蒙,你知道我不是說我不要幫忙,”泰斯囁嚅著說,“你需要我!”

“我想是吧,”隔了一會兒,卡拉蒙帶著抱歉的微笑望向泰斯,“對不起,但是不要再提到提卡了,好嗎?”

“好吧,”泰斯悶悶不樂的回應。他勉強的回笑了一下,邊看著大漢把兵器放到一角,準備就寢。當泰斯躺回自己的床上時,他甚至覺得現在的情況比佛林特死的時候叫人更難過更沮喪。

“不過他當然是不會同意的,”泰斯想到了聲音粗啞的老矮人,自言自語。“我幾乎可以聽見他說‘笨蛋坎德人!’他一定會說,‘刺殺法師!你幹嘛不乾脆省了大家的麻煩,自我了斷算了!’還有坦尼斯,”

泰斯想到了這堙A更是絕望。“我也知道他會說些什麽!”泰斯翻了身,把毯子蒙到臉上。“我真希望他現在就在這堙I我希望有別人來這堭炱洇畯怴I我知道卡拉蒙的想法是不對的,但是我又能做些什麽?我一定要幫他,他是我的朋友。如果沒有我的話,他一定會惹上大麻煩的!”

第二天的下午就是卡拉蒙正式上場的大日子。泰斯一早去了趟神殿,剛好趕回來看卡拉蒙的競技賽,他坐在床沿,踢著兩隻小短腿,向卡拉蒙報告早上得來的消息。而大漢則是緊張的來回踱步,等著矮人和費拉葛斯把戲服帶來。

“你是對的,”泰斯不情願的承認。“費斯坦但提勒斯需要很多的睡眠。他每天很早就上床睡覺,而且睡得和死人一樣沈,嗯……嗯”

泰斯結巴了起來——“我是說,他都一直安穩的睡到隔天早上。”

卡拉蒙對泰斯笑了笑。

“守衛?”

“沒有,”泰斯聳聳肩說。“他甚至連門都不鎖。神殿堥S有一個人鎖門,畢竟那是一個神聖的地方,我想他們如果不是很相信彼此,就是房堥S有什麽值錢的東西。雖然我一直都很討厭門鎖,不過現在我必須承認,沒有它們的日子實在是很無趣。我已經去過好幾個房間了,”——泰斯愉快的略過卡拉蒙怪異的表情“相信我,實在沒什麽好玩的。我本來還以爲魔法師的房間值得一遊,但是費斯坦但提勒斯沒有在房堜韖籉韟傅]法的東西,我想那房間只是他在神殿堨薿妒漲a方。再說,”泰斯靈光一現的說,“他是神殿堸艉@邪惡的人,所以也用不著提防別人!”

卡拉蒙聽完坎德人的長篇大論之後,喃喃自語一陣,接著繼續踱步。泰斯不舒服的蹙眉,突然想到自己和卡拉蒙現在和魔法師是一樣的邪惡,因此下定了決心。

“卡拉蒙,我很抱歉,”泰斯說,然後停頓了一會兒。“我想我不能幫你的忙了。坎德人大多數時候對自己的東西或別人的東西可能會分不大清楚,不過在坎德人的一生中是不會去謀殺別人的!”他歎了口氣,繼續用顫抖的聲音說道,“而且,我想到了佛林特和……和史東。你知道史東不會讓我們這麽做的!他是那麽的正直、重榮譽。這件事不對,卡拉蒙!它只會讓我們變得和費斯坦但提勒斯一樣壞,甚至比他更糟糕!“

卡拉蒙正準備回答時,門被艾拉克大刺刺的打開。

“準備的怎麽樣啦,大傢夥!”矮人邊說過斜睨著卡拉蒙。“和你第一天來這兒的時候差別很大吧!”他欣賞的打量卡拉蒙一身精壯的肌肉,接著忽然握拳直擊卡拉蒙的下腹。“真是硬如鋼鐵!”矮人甩甩疼痛的手。

卡拉蒙鄙視的看了矮人一眼,問道,“我的戲服在哪?時間快到了。”

矮人遞給卡拉蒙一個袋子,“都在這兒了。別擔心,你一下子就可以穿好了。”

卡拉蒙接過袋子,緊張的打開,“其他的衣服呢?”他向剛進來的費拉葛斯詢問。

“就是這些了!我說過不會太久的時間著裝,”艾拉克回答。

卡拉蒙的臉瞬間漲紅,“我……我不能……只穿這麽點東西……”他結巴了起來,迅速的把袋子闔上。“你說會有女士到場……”

“她們可會愛死你的服裝!”艾拉克狂笑。但轉瞬之間笑聲嘎然而止,矮人的醜臉變得陰沈可怖,並發出命令,“快給我穿上,你這個大蠢蛋。你以爲觀衆花錢來爲的是什麽?啐!他們喜歡看暴露的軀體和新鮮的血汗,如果是真血可就更好了!”

“真的血?”卡拉蒙睜大眼睛。“你是什麽意思?你以前不是說……”

“呸!費拉葛斯,幫他準備一下。順便教一下這個被寵壞的小子什麽是真實世界。該長大啦,卡拉蒙,我的愛徒!”矮人大笑一陣之後離開了房間。

一向樂天爽朗的費拉葛斯,現在卻是面無表情。他的雙眸不帶任何感情,也刻意回避卡拉蒙的目光。

“他在說什麽,該長大了?”卡拉蒙問道,“真血?”

但費拉葛斯對卡拉蒙的問題置若罔聞,自顧自的說,“我會幫你穿戴上這些扣環,你可能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這些東西。它們純粹只是裝飾用,非常的脆弱。觀衆們就是喜歡看到扣環不小心松脫或是掉下來。”

費拉葛斯從袋子堮陸_一個華麗的肩甲,幫卡拉蒙戴上。

“這不是純金做的,”卡拉蒙緩緩的說。

費拉葛斯哼了一聲。

“奶油搞不好都還比這玩意兒有保護作用,”卡拉蒙說,“還有看看這些扣環,劍尖輕輕一點就可以把它們刺穿。”

“是啊,”費拉葛斯笑著說,不過卻是苦笑。“不過至少總比什麽都不穿好上一些啦。”

“這樣子說倒也是沒錯,”卡拉蒙一面穿上皮製的腰布,除此之外,袋子堨u剩下一頂過度裝飾的頭盔了。而鑲上了金子的兜襠市小的可憐,幾乎什麽都蓋不住。當著裝完畢之後,連從後方打量卡拉蒙的坎德人都羞紅了臉。

費拉葛斯準備離開時,卡拉蒙拉住了黑人的手臂,“你最好告訴我,如果你還是我朋友的話。”

費拉葛斯看了一下卡拉蒙,聳聳肩說,“我想你現在應該都知道了。我們用開過刃的兵器。當然,劍仍然會自動折疊的,”他補充說明,“不過,如果受了傷,還是會流血——是真血。這就是我們爲什麽老是嘮叨你下手太重的原因了。”

“你是說鬥士們會真的受傷?我可能會傷到別人?像是奇莉、拉格、或是野蠻人?”卡拉蒙的音調憤怒的往上飆。“還會發生什麽事?還有什麽是我不知道的?快告訴我——我的好朋友!“

費拉葛斯冷酷的看著卡拉蒙,“你以爲我身上這些傷疤是怎麽來的?和保姆玩的時候不小心弄傷的嗎?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現在沒時間和你解釋了。只要信任我和奇莉,跟著我們的引導。還有,小心牛頭人。他們是爲自己戰鬥,而不是爲了任何主子。他們不得不同意遵循競技規則——否則教皇就會下令把他們運回老家去。不過……總之,牛頭人是觀衆的最愛,總是會搏命演出。”

“滾出去!”卡拉蒙大吼。

費拉葛斯看了他一眼之後,轉身走向房門,不過又折了回來。

“聽著,朋友,”他堅定的說,“我在競技場上得來的每一道傷疤都是榮譽的象徵,和英勇退敵的騎士相比毫不遜色!我們只能用這種榮耀來解放沈淪在這低俗遊戲中的自我!在競技場堙A有自成一格的規則要遵守,這是在觀衆席上看我們打鬥爲樂的騎士和貴族所不能改變的,他們只會談論他們的榮耀!我們有我們自己的!我們也只能賴此維生。”費拉葛斯停了下來,他本來還想再多說些什麽的,但是卡拉蒙只是盯著地板,倔強的無視費拉葛斯。

最後,費拉葛斯說,“你還有五分鐘,”‘接著把房門摔了就走。

泰斯原本想要講一些話,但在看到卡拉蒙臉上的表情之後,就連坎德人也知道沈默是金的道理了。

“帶著殺敵的毒血上陣,將會在惡夢中噴灑四濺。”卡拉蒙不記得是哪位老指揮官說的話,不過倒很符合他現在的心境。他不喜歡心懷恨意,這樣只會讓他反胃。不過,在快要上場前向費拉葛斯握手致歉倒是很容易做得到,黑人接受了道歉。奇莉——很明顯的已經從費拉葛斯口中知道了來龍去脈——則是微笑的看著兩人。她閃燦的綠眼散發出對卡拉蒙裝扮的高度欣賞,讓他的臉浮上羞赧的酡紅。

三人在競技場下方的走廊聊了起來,等待進場。除了他們之外,今天要上場的還有羅夫、野蠻人、和牛頭人大紅。他們可以清楚的聽見由上方傳來的喧鬧聲。卡拉蒙巴不得競技趕快開始,因爲他很少如此的局促不安,甚至連上戰場都比不上。

其他的人同樣也很緊張。奇莉的笑聲變得顫抖,費拉葛斯則是汗如泉湧。不過這是混雜著興奮的緊張,卡拉蒙也突然發現,自己也正期待著趕快上場。

“艾拉克念到我們的名字了,”奇莉說道。她、費拉葛斯和卡拉蒙往前走去——矮人會這樣安排,除了他們三人一塊兒練習,默契十足之外,也冀望兩位經驗老到的鬥士,能夠掩飾卡拉蒙可能會犯的失誤。

卡拉蒙步入競技場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無止盡的噪音。轟隆隆的巨響一波緊跟著一波,仿佛從天而降。卡拉蒙一度陷入了迷惑,應該是再熟悉不過的競技場,如今卻變成了個全然陌生的地方。他望向環形的觀衆席,只見數以千計的人發狂似的頓足和尖叫。

各種各樣的顔色也映入了他的眼簾——色彩鮮豔的旗幟昭示著今天是競技日,加上伊斯塔各大貴族的絲制家旗,還有較爲一般化的小旗子,吸引大家購買應時的小點心。一切的一切刹那間旋轉了起來,讓卡拉蒙覺得頭昏噁心。奇莉冷靜的搭著他的手臂,給了卡拉蒙一個善解人意的微笑。讓他又重見了那個熟悉的競技場,還有一起練習的老朋友們。

在覺得舒服些之後,卡拉蒙嚴厲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專心。如果他一個不小心,記錯了練習時的任何一個步驟,不但會讓自己看起來很蠢,還有可能傷到別人。卡拉蒙想起奇莉在套招時,總是精准的要求每一個動作所花的時間,現在看起來是再有道理不過。

卡拉蒙把眼光緊盯著同伴們和競技場,試圖不受外界的喧鬧影響。他就定位,準備隨時開始。競技場看來不大一樣,幾乎讓他認不出來。不過他明白,就像他必須穿上戲服般,矮人也佈置了這堙C其實就是平常灰塵四漫的擂臺,只不過擺放成代表宇宙四方的雄偉模樣罷了。

在四個擂臺的周圍,大火熊熊的燃燒著,熱油沸騰冒泡的吱吱聲氣勢逼人。木板橋橫越過滿是烈焰的死亡之坑,連到四個擂臺。雖然這景象讓人害怕,但卡拉蒙知道只是特殊效果。當鬥士邁步走向擂臺時,總會引起觀衆們的一陣驚呼。他們看到野蠻人把羅夫的腳後跟浸到滾油堮氶A爲之瘋狂。在彩排時看過這一幕的卡拉蒙則是和奇莉談笑風生,對羅夫猙獰的表情不爲所動,當然也知道接下來的橋段——羅夫以強有力的臂膀猛撞野蠻人的頭部!

太陽升到正中,閃起一抹讓卡拉蒙的注意力重回到競技場中央的金光。那是自由尖塔一座純金的高塔,它華美細緻的裝飾和周遭殘酷的競技場格格不入。在自由尖塔的頂端懸著一把鑰匙——一把可以開啓所有鐵頸圈的鑰匙。卡拉蒙在平常練習時早已看夠了尖塔,不過這卻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到這把人人夢寐以求的鑰匙,因爲平時它都是被鎖在艾拉克的辦公室堙C只消這樣看著它,就讓卡拉蒙覺得脖子上的頸圈異常沈重。他的眼睛霎時湧上了淚水。自由……早上起床走出門,到任何自己想要去的地方,這麽微不足道的事情,現在卻讓卡拉蒙無比的懷念!

接著卡拉蒙聽見艾拉克叫他們出場,卡拉蒙轉向奇莉,不過金鑰匙的形貌已經深印於他的腦海。每年的最終,在競技賽中表現傑出的鬥士都可以一較長短,爭取爬上尖塔取得鑰匙的機會。不過這同樣也是作戲,艾拉克總是內定好人選來吸引大批的人潮。然而卡拉蒙可沒想到過這點——因爲他之前只關注雷斯林和費斯坦但提勒斯的事情。卡拉蒙忽然瞭解現在有了新的目標,他大吼一聲,高舉他的假劍向觀衆行了出場禮。

卡拉蒙很快的就放鬆心情,盡情的享受觀衆的歡聲雷動,奇莉說的沒錯,鬥士們是隨著觀衆起舞。他受到的小擦傷根本就無足掛齒,幾乎還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他嘲笑自己先前的憂慮。費拉葛斯不對他詳述細節是對的,根本就不必小題大做!

“他們很喜歡你,”奇莉在其中一個中場休息的時候對卡拉蒙說道,並且再度用讚賞的眼光巡視卡拉蒙健壯結實的身材。“我不怪他們,只希望能夠快點進行我們的摔角賽。”

奇莉輕笑他漲得通紅的臉,不過卡拉蒙看出她並不是在說笑,而他也突然驚豔於奇莉女性化的一面——是卡拉蒙在練習時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有可能是她那不足以蔽體的服裝所引起的化學反應。卡拉蒙覺得熱血沸騰——夾雜著熱情和戰鬥一向給他的興奮之情。此時提卡忽然在卡拉蒙的腦海中浮現,他旋即避開奇莉的目光,但卻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經泄漏出太多的秘密。

轉移眼光的策略並未完全奏效,因爲他發現自己不由自主的望向觀衆席,和衆多美女的迷人眼神不期而遇,而她們全都希望能夠引起卡拉蒙的注意。

“我們又快上場了,”奇莉輕推卡拉蒙說,大漢鬆了一口氣的重上擂臺。

當野蠻人跨步邁上擂臺時,卡拉蒙對著他一笑。這是場精彩可期的比賽,他們爲此已經演練再三。而野蠻人則是向卡拉蒙眨了眨眼,之後兩人的表情倏的變得恐怖猙獰。兩位鬥士如動物般的低聲咆哮和怒吼,壓低身子互相打量著對方,伺機而動的模樣完全是爲了營造出現場的緊張氣氛。卡拉蒙忽然間發現自己幾乎笑了出來,旋即提醒自己應該露出兇狠的表情。他很喜歡野蠻人。這個平原人總是讓他想起河風——同是黑髮的他們一樣的高壯,不過他少了河風的不苟言笑。

野蠻人也是個奴隸,不過他是歷經了無數次戰鬥的老手;他的頸圈看起來已是斑斑駁駁。應該可以確定他會是今年爭奪金鑰匙的其中一員。

卡拉蒙緊握著會自動折疊的劍猛衝,野蠻人則是輕鬆的閃過,並且抓住了卡拉蒙的腳後跟,讓他幾乎絆倒。卡拉蒙發出了一陣低吼,引起全場的沸騰(女士們則是頻頻歎氣),不過向來受觀衆喜愛的野蠻人卻贏得了不少的掌聲。野蠻人執起矛撲向卡拉蒙,女士們忍不住驚聲尖叫。不過在緊要關頭,卡拉蒙技巧性的滾到一邊並且拉住了野蠻人的一隻腳,把他給扯下了擂臺。

現場響起一陣喝采。兩位鬥士在競技場的地上扭打成一團,奇莉沖了出來幫助卡拉蒙,野蠻人則是爲了觀衆的喜好而以一敵二。

接著,卡拉蒙很有紳士風度的請奇莉退了下去,不過看在觀衆眼堙A卡拉蒙的舉動很明顯的是要獨自一人給驕傲的對手一點顔色瞧瞧。

奇莉在下場前輕拍了卡拉蒙的臀部(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險些讓卡拉蒙忘了下一個出手的招式),然後跑開。野蠻人再度撲向卡拉蒙,後者掏出了可折疊的匕首——根據劇本,這是最後的一台。卡拉蒙急彎下身,往野蠻人的下腹精准的刺去,應該會技巧性的刺破隱藏在胸鏜甲下的雞血袋。

成功了!雞血一下子激濺而出,噴了卡拉蒙一身。卡拉蒙望向野蠻人,準備再度交換個“合作無間”的眼神……

有點不對勁。

野蠻人如劇本上所寫的睜大了雙眼——但卻滿溢著訝異和真正的痛苦。他搖晃著往前走——這也是套好招的,不過卻另外加上了粗濁的喘息聲。卡拉蒙扶住野蠻人時,驚覺到地噴出的血竟然是溫熱的!

卡拉蒙抽出了匕首,發現刀刃是真的!

“卡拉蒙……”野蠻人說到一半,鮮血又直湧上喉頭。

觀衆喧鬧了起來,他們已經許久不曾看到如此逼真的特效。

“野蠻人,我不知道,”卡拉蒙哭喊著,邊怒視那把匕首。“我發誓!”

接著奇莉和費拉葛斯來到卡拉蒙的身側,幫忙把瀕死的野蠻人輕放到地上。

“繼續作戲!”奇莉突然說道。

卡拉蒙在盛怒之下幾乎給了她一拳,不過費拉葛斯拉住了他的手臂,“我們的性命全掌握在這兒了!”他低聲的說,“還有,你那位小朋友的性命!”

卡拉蒙困惑的看著他們。他們是什麽意思?究竟在說些什麽?

他才剛殺了一個人——一個朋友!他甩開費拉葛斯,靠到野蠻人身邊。雖然他只能依稀聽見群衆們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不過他心堜白,觀衆們認爲他——勝利者,正在向“死者”致意。

“原諒我。”野蠻人無力的點點頭。

“這不是你的錯,”野蠻人喃喃道,“不能怪你……”話還沒說完,他的眼睛便緊閉上,還從嘴堳_出了一個血泡。

“我們要把他帶離競技場,”費拉葛斯小聲但堅定的對卡拉蒙說,“就像排演的時候一樣。瞭解嗎?”

卡拉蒙呆滯的點了下頭。你的性命……你那位小朋友的性命。

我是個戰士!我曾經取人性命,死亡對我來說不是什麽新鮮事。你那位小朋友的性命。遵守命令。就像我一向做的。遵守命令,然後我就會找出答案……

卡拉蒙在心中反覆念著一遍又一遍,終於克服了心堥滬茷膉鶪凶N的部份。他冷靜的幫奇莉和費拉葛斯把野蠻人的“屍體”給拉起來——就和排演過無數次的制式動作般。他甚至還轉過身去,面對觀衆鞠了個躬。費拉葛斯則是很有技巧的讓野蠻人看起來也鞠了躬。在觀衆熱烈的掌聲中,這三個朋友拖著屍體下臺,走進黑暗的長廊。

三人再度把野蠻人的屍體平放在冰冷的石板地上。卡拉蒙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只是瞪著遺體,幾乎沒注意到其他等他們下來而正準備上場的鬥士。

卡拉蒙慢慢的站起身,轉過頭,抓住費拉葛斯,接著用盡吃奶的力量把他重摔上牆壁。然後從腰帶中抽出染血的匕首,在費拉葛斯的眼前揮舞。

“這是意外,”費拉葛斯緊咬著牙說。

“開過刃的兵器!”卡拉蒙大喊,邊粗暴地揪著黑人的頭去掄牆。

“流一點點的血!你告訴我,究竟是怎麽回事!”

“就是一個意外,白癡,”傳來一陣冷笑。

卡拉蒙轉過身去,看到眼前蹲坐著的矮人。

“現在我就來告訴你意外是怎麽發生的,”艾拉克用輕柔但怨毒的音調說。在矮人身後,依稀可以看到手握大棒的拉格。“放費拉葛斯走。他和奇莉必須回到場上謝幕,今天你們三個都是贏家。”

卡拉蒙看了費拉葛斯一會兒,然後放開手,匕首也同時應聲落地,卡拉蒙則是頹然靠著牆倒下。奇莉憐憫的望向他,費拉葛斯則是歎了口氣後,恨恨的瞪了矮人一眼。接著兩人繞過野蠻人冰冷的屍體,離開了長廊。

“你說過沒有人會被殺害!”卡拉蒙痛苦的質問道。

矮人走到大漢的面前,“就是個意外,”艾拉克又說了一次。“這婺g常會發生意外,尤其是發生在不小心的人身上。如果你不夠小心的話,當然也有可能發生在你的身上,或是你那位小朋友的身上。野蠻人躺在這堙A就是因爲不夠小心,或者是,他的主子不夠小心。“

卡拉蒙擡起了頭,眼中儘是震驚和恐懼之色。

“我想你終於弄清楚了,”艾拉克邊點頭。

“野蠻人的死是因爲他的主人惹到了別人,”卡拉蒙輕聲說。

“沒錯。”矮人笑了一下,並且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很文明,對吧?和從前不一樣了。沒有人是智者,當然他的主子例外。今天下午我看到了他的臉。當你一攻擊野蠻人的時候他就知道了,你拿匕首刺向他也是一種資訊。他全都收到了。”

“是一種警告嗎?”卡拉蒙嘶吼著。

矮人點了點頭並聳了下肩。

“是誰?誰是他的主人?”

艾拉克遲疑了,邊揶揄的斜眼看著大漢。卡拉蒙看出他正在盤算究竟是說還是不說對自己比較好。顯然是說出來對他比較有利可圖,因爲艾拉克一下子就示意卡拉蒙彎下身來,接著在大漢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個名字。

卡拉蒙看起來相當困惑。

“高階牧師,帕拉丁的神眷之子,”矮人補充說明。“是僅次於教皇的第二把交椅。但是他卻樹了一個強敵,非常強的對手。”艾拉克搖搖頭。

一陣聽不大清楚的歡呼聲從他們的頭頂上傳來。矮人看了看上方,接著面向卡拉蒙。“你應該要上去謝個幕。這是贏的一方應該要做的。”

“那他怎麽辦?”卡拉蒙望向野蠻人。“他不會上去,觀衆不會懷疑嗎?”

“拉傷了肌肉,這種事常發生的。所以沒辦法上去。”矮人輕鬆的說。“我們會放出他退休的風聲,就說讓他重獲自由了。”

讓他重獲自由!淚水盈滿了卡拉蒙的眼眶。他別開頭,向長廊的出口走去,他必須那麽做。就爲了你的性命。我們的性命。還有你那位小朋友的性命。

“這就是了,”卡拉蒙用重濁的聲音說道,“這就是爲什麽你要我殺了他!現在你已經完全掌握我了!我知道我不會說……”

“這點我本來就知道了,”艾拉克露出邪惡的笑容。“這麽說好了,讓你去殺掉他還有別的目的。客戶能夠滿意才是我最關心的事。你知道的,是你的主人要傳遞這項資訊!我想他看到你處理的這麽好,一定會相當的高興。當然啦,你也因此而陷入了極大的危險。因爲野蠻人這個仇是一定要報的。“

“我的主人!”卡拉蒙驚呼,“但是,是你買下我的。競技學校”喔,我只是扮演好經紀人的角色而已。“矮人語氣一轉,”我想你或許不知道吧!“

“但誰是我的……”卡拉蒙知道了答案。他甚至聽不見矮人所說的話,因爲他腦中鳴起轟然巨響,熱血在他體內四處奔騰,險些讓他招架不住。他的胃中也是一陣翻攪,幾乎讓他吐了出來。

卡拉蒙下一次有意識便是坐在長廊上,拉格把他的頭下壓到兩腿之間。暈眩已經過去了。卡拉蒙擡起了他,並掙脫了食人魔的掌握。

“我很好,”卡拉蒙面無血色的說。

拉格看了看他,之後站回矮人身側。

“他不能這個樣子出去,”艾拉克嫌惡的瞪著卡拉蒙。“不能像翻白肚的死魚一樣。把他拖回房間去。”

“不!”暗處傳來小小的聲音。“我……我會照顧他的。”

泰斯從陰影中站了出來,臉色和卡拉蒙一樣的死白。

艾拉克遲疑了一下,憤怒的咒駡了幾聲,然後快速的爬上樓梯,趕著去替勝利者頒獎。

泰索何夫攙起卡拉蒙的手臂,邊看向躺在冰冷地上的屍體,卡拉蒙的眼光也跟了過去。泰斯看到大漢眸中湧起的痛苦和悲傷,只覺得有東西梗住了喉嚨,讓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他只能輕輕拍著卡拉蒙的手臂。

“你聽到了多少?”卡拉蒙沈重的問道。

“夠多了,”泰斯低聲說。“是費斯坦但提勒斯。”

“他已經策劃好一切了。”卡拉蒙歎了口氣,憂慮的閉上雙眼。

“這是他解決掉我們的方法,甚至不必自己動手。只要讓那個……那個牧師……”

“克拉斯。”

“對,他會讓這個克拉斯殺掉我們。”卡拉蒙緊握拳頭。“如此一來,巫師的雙手就可以滴血不沾!雷斯林絕對不會懷疑到他頭上去。而從今以後的每一場競技,我都要擔心奇莉手上所握的是不是真的兵器。“卡拉蒙睜開眼睛,轉向坎德人。”還有你,泰斯。矮人說過連你也脫不了關係。我不能離開,但是你能啊!你得趕快離開這堙I“

“我要走到哪里去呢?”泰斯無助的問道。“他會找到我的,卡拉蒙。他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法師,即使是坎德人都無法逃離他的視線。”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兩個人都沈默不語,任憑群衆的喧鬧聲在他們的四周回繞。接著泰斯在長廊的另一頭看見一抹閃光,他認出了那個東西,匍匐著往它的方向前進。

“我有辦法讓我們進到神殿堙A”泰斯說,邊深吸了一口氣,企圖讓聲音保持穩定。他撿起染滿野蠻人鮮血的匕首,走了回來,並且把它交給卡拉蒙。

“我有辦法讓我們在今晚進去。”


[ 第二十一章 ] [ 第二十三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