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三十二章 皇家衛士·鐵鏈的房間

或許這一切只是幻覺,但每當他們越走進這條走廊,就越覺得四周逐漸陰冷。

  不用矮人說,他們也知道,這種情形在恆溫的洞穴裡顯得極不尋常。他們走到另一處岔路,但是沒人想向左走,大家都怕回到剛剛的大廳,遇見已經受傷的蛞蝓。

  「精靈害我們差點被蛞蝓給殺了。」依班指控道,「不知道這裡會有什麼等著我們?」

  沒有人回答。現在每個人都可以感覺到雷斯林之前警告的邪惡氣息。他們的腳步慢下來,全是因為周圍有這麼多人,他們才有理由繼續前進。羅拉娜感到恐懼讓她幾乎動彈不得,她貼著牆、吃力地走著。她盼望坦尼斯此刻能夠安慰她、保護她,就像小時候一同面對幻想的敵人一樣,但他與她的兄長走在隊伍的最前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要處理。就在這一刻,羅拉娜決定寧死也不求他們幫忙。她突然意識到,方纔所說的要讓坦尼斯感到驕傲的話是認真的。她硬是把自己推離牆壁,咬緊牙關繼續向前。

  通道突然到了盡頭。石牆上面被打穿了個大洞,底下儘是碎裂的石塊和鵝卵石。

  龐大的邪惡氣息由黑暗的洞口向外流地,像是隱形的手指般地輕撫每個人的肌膚。

  大伙都停下腳步,即使是毫無畏懼的坎德人都不願意貿然前進。

  「我並不是害怕,」泰斯低聲對佛林特坦承,「不過我寧願到別的地方去。」

  寂靜逐漸沉重起來。每個人都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和其他人的呼吸聲。法師的手杖隨著他的手開始微微顫抖,光線也隨之明滅不定。

  「我們不能永遠待在這裡。」依班黯啞地說。「讓精靈先進去,誰叫他帶我們到這裡來的!」

  「我會的!」吉爾賽那斯回答,「但我需要照明。」

  「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碰瑪濟斯法杖。」雷斯林啞著嗓子說道,接著又不情願地加上一句,「我跟你去。」

  「小雷——」卡拉蒙剛要說話,但他弟弟冷冷地看著他。

  「我也跟著去好了。」大漢低聲自語道。

  「不可以!」坦尼斯說。「你留在這邊保護其他人,吉爾賽那斯、雷斯林和我三個人去就好了。」

  吉爾賽那斯進了洞口,雷斯林尾隨在後,半精靈則小心地扶著法師。光芒映亮了一個狹窄的空間,卻看不到盡頭。兩邊則是成排的巨大石門,門上有著直釘進石牆中的金屬門樞。雷斯林高舉著手杖,照亮這座廳堂,每個人都感覺到邪惡之氣集中在這裡。

  「門上刻著什麼東西?」坦尼斯前南說著。法杖的光芒照著這些雕刻,讓它們看來更為陰森。

  吉爾賽那斯直愣愣地盯視著雕刻,「皇家的紋章!」他低聲說著。

  「那表示什麼?」坦尼斯問,精靈的恐懼彷彿也感染了他。

  「這裡是皇家衛士的墓穴。」吉爾賽那斯低聲道。「據說他們即使死後也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這些傳說是真的嘍!」雷斯林緊抓住坦尼斯的手臂。坦尼斯聽見沉重石門開合的聲音,聽見生蛌爧狟鈰坁瑭n音。他轉過頭去,竟看見一扇扇的石門全都開啟了!整個走廊溫度驟降,坦尼斯覺得自己的手指都被凍僵了。而門後,開始有身影在移動。

  「皇家衛士!那些足跡就是他們留下的!」雷斯林幾近崩潰地說。「是人,卻又不像人。我們無路可逃了!」說完,他更加緊緊地抓住坦尼斯。「他們不像暗黑森林的靈體生物,他們只有一個念頭——摧毀那些膽敢褻瀆國王安眠的入侵者!」

  「我們非試不可!」坦尼斯撥開法師緊握的手。他踉蹌地後退,卻發現入口已經被兩個人給堵住了。

  「快退回去!」坦尼斯吃了一驚道。「快跑!誰?費資本!不可以,你這個老瘋子!我們得趕快跑!這些死靈衛士——」

  「喔!冷靜下來。」老人前南道。「年輕人就是愛緊張。」他轉身協助另一個人走進來。那是金月,她的頭髮反射著光芒。

  「沒關係,坦尼斯。」她柔聲說。「你看!」她將被風拉開,她身上所佩戴的護身符開始發出藍光。「費資本說它們會讓我們通過的,坦尼斯,只要看到這個護身符。他話還沒說完,護身符便開始發出了光!」

  「不可以!」坦尼斯打算強迫她退回去,但費資本瘦弱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

「你是個好人,半精靈坦尼斯。」老法師緩緩地說著,「但你太愛擔心了。放輕鬆點,讓我們把這些衛士請回永恆的睡眠中。」

  「把其他人帶過來,好嗎?」

  坦尼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金月、費資本及河風走過去時,他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他們當著坦尼斯的面,慢慢地走過兩列大開的石門,他們經過後,門後的一切動靜都停了下來。即使在這個距離,坦尼斯還是感覺得到邪惡的氣息正慢慢地消散。

  其餘人鑽入洞口爬進來後,他只能以聳肩來回答他們的疑惑。羅拉娜進來的時候一言不發,他扶著她時,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地冰冷的手,況且她的唇上有血痕。

坦尼斯頓悟她一定是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尖叫出來,坦尼斯內疚地想說些話來哄哄她,但她卻高高地抬起頭,故意正眼也不瞧他一下。

  其他人匆忙地跟在金月後頭跑,但泰索何夫卻停下來窺探著其中一座墓穴,他看見一個穿著破爛盔甲的高大身影躺在一具石棺中。化成枯骨的手緊握著他身上的長劍。泰斯好奇地看著皇家紋章,試著要念出上面的字來。

  「SOhi Nulnqu TsalaIDth 」坦尼斯站在坎德人背後念著。

  「這話是什麼意思」泰斯問。

  「死後依舊忠誠。」坦尼斯沉聲低語。

  在墓穴的西邊,他們看見一對巨大的銅門。金月輕易地推開門,帶著大伙走向通往另一座大殿的迴廊。他們在大殿裡所碰到唯一的麻煩,是如何說服矮人走出來。

  這一整座大殿是整個斯拉莫瑞裡唯一逃過大災變而毫髮無傷的房間。佛林待不厭其煩的向所有肯聽的人解釋,它的秘訣在於矮人高超的建築技術,特別是支撐大殿的二十三根柱子。

  唯一的出路是大殿盡處另外兩扇相同的銅門,通往西邊。佛林特硬是將自己從柱子旁挪開,仔細檢查每一道門,嘴裡嘟噥著不知兩個門各自通往何處,或是有些什麼東西。經過一陣短暫的討論之後,坦尼斯決定走右手邊的那扇門。

  這扇門引領著他們走了大約三十尺的路,隨後便遇見另一扇單邊的銅門。這扇門看來是鎖著的。卡拉蒙撞過。敲過、撬過,卻一點用也沒有。

  「沒辦法,」大漢抱怨。「一動也不動。」

  佛林特觀察了卡拉蒙一陣子,接著走向前去檢查了門,他隨即嗤之以鼻地說,「這是個假門嘛!」

  「看起來像真的呀!」卡拉蒙說,懷疑地看著這扇門,「連門樞都有耶!」

  『當然有!」佛林特不屑地說。「假門又不是設計來讓人一眼看穿用的,這種常識連溪谷矮人都知道。」「所以這條路是死路!」依班不耐煩地說。

  「退後!」雷斯林低聲說,小心翼翼地將手杖貼近牆。他將雙手放在門上,只以指尖觸碰門,然後念道,「凱砂蘭。帕克裡歐!」

  一陣橘色的閃光出現,但並非從門,而是從牆上發出的!

  「快走!」雷斯林把哥哥往後一拉,整面牆連著銅門一起開始閃爍。

  「快點,得在它關閉前過去!」坦尼斯說,每個人都快速地衝進去,卡拉蒙扶著腳步踉踉蹌蹌的雷斯林。

  「你還好吧?」當牆壁轟然關上後,卡拉蒙問道。

  「還好,這種無力感總會消失的,」雷斯林低聲說。「這是我頭一回施展費斯坦但提勒斯法本書中的法術。這道開啟術確實有效,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吃力。」

  這道門又再領著他們直直往西走了四十尺,忽而彎向南、忽而彎向東、隨後又向南。到了盡頭,又被另一扇門擋住。

  雷斯林搖搖頭,「法術只能施展一次。我的腦中現在是完全一片空白了。」

  「火球術可以打開這扇門。」費資本說。「我想我應該記得這個法術——」

  「不要,老先生!」坦尼斯急忙說:「在這麼窄的走廊裡施展,會把我們都烤熟的。泰斯——」

  坎德人靠近門,用力推了推。「討厭,門開了。」他很失望沒有機會開鎖。他往裡面瞧。「又是另外一個房間。」

  大伙小心地進去,雷斯林用法杖的光芒照亮整個房間。房間是正圓形的,直徑大約一百尺。他們正對面,也就是正南方的地方又有一扇門。房間的正中央則是——「一根彎曲的柱子!」泰斯咯咯笑道:「你看哪!佛林特,矮人作了根彎曲的柱子!」

  「如果他們這樣做,他們一定有很好的理由。」矮人推開炊德人,上前去仔細瞧瞧那根高細的柱子。它的確是歪斜的。

  「嗯……」佛林特陷入沉思。突然——「你這個笨蛋,這才不是柱子!」『佛林特突然叫道,「這是條巨大的鐵鏈!看,它是掛在地上一個鉤子上面。」

  「那麼我們是在鐵鏈之室啦!」吉爾賽那斯興奮地說著。「這裡就是帕克塔卡斯著名的防衛系統。我們就快要進到要塞裡面了。」

  大伙聚集在一起,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串巨大的鐵鏈。每一段鐵鏈都同卡拉蒙一樣高,更有如老橡樹的根部一樣粗。

  「這個系統有什麼用?」泰索柯夫問著,心中隱隱希望能夠爬上鐵鏈。「這條鐵鏈通往哪裡?」

  「這條鐵鏈連接那個裝置。」吉爾賽那斯回答。「至於它是如何作用的,我可不清楚。機械的事情得問那位老矮人才行。我只知道,如果這條鐵鏈從鉤子上鬆開來,」他指著地板上的鉤子,「巨大的花崗岩就會擋住整個要塞的門。克萊恩上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打開它。」

  吉爾賽那斯加入其他人搜尋暗門的行列,把坎德人留在那裡。後者徒勞無功地想要看清楚這個裝置的模樣。

  「看這裡!」他終於指著北方牆壁上的一條酷似門縫的線大叫,「一扇密門!」

  「這一定是要塞的入口!」

  「這是門把。」泰索何夫指著門底下的一個五環道。「矮人露出馬腳了。」他對著佛林特笑道,「這是個看起來就是很假的假門。」

  「所以不要隨便相信它的外貌。」佛林特淡淡地說。

  「咋!矮人也會有偷懶的時候。」依班低下頭去想打開門。

  「別打開!」雷斯林突然說道。

  「為什麼不?」史東問。「為了留點時間,讓你在我們進入帕克塔卡斯前先通風報信嗎?」

  「如果我要出賣你,騎士,你早已被出賣了幾百次!」雷斯林瞪著密門說。

  「我感覺門後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我只有在——」

  他停下來打了個冷顫。

  「在哪裡遇過?」他哥哥柔聲問。

  「大法師之塔!」雷斯林嘶啞地說。「我警告你們,不要打開這扇門」

  「去看看南方的門通往哪裡。」坦尼斯告訴矮人。

  佛林特走向南方的門,用力把它推開。「我只看見這扇門通往另一個與其他走道完全相同的迴廊。」他回報道。

  「再過一扇密門才是通往帕克塔卡斯的路。」吉爾賽那斯再重複了一遍。在其他人來得及阻止他之前,他低下身用力拉開門。

  「你會後悔的!」雷斯林開始咳嗽。

  門打開後,後頭是間大房間,房間裡滿是黃色有如磚塊似的東西。雖然它們都滿了灰塵,但依舊看得出黃澄澄的色澤。

  「寶庫!」依班大喊。「我們找到姬斯——卡南的寶藏了!」

  「全都是黃金。」史東冷冷地說。「都不值錢了,這年頭只有鋼還值些錢……」

  他的聲音逐漸變小,眼睛害怕地圓睜。

  「怎麼了?」卡拉蒙大喊著抽出劍。

  「我不知道。」史本用幾乎分辨不出來的聲音說。

  「我知道!」當不知名的物體逐漸在眼前成形的時候,雷斯林硬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是黯精靈的靈魂!我警告過你們不要打開門的。」

  「快想點辦法呀!」依班步履踉蹌地後退。

  「收好你們的武器,笨蛋!」雷斯林用尖銳的聲音說。「你們打不過她的!她只要碰一下就可以輕易地殺死你們,如果她開始嚎叫時我們還待在這裡,我們就死定了。她連聲音都可以殺人。」

  走,快離開!快點!從南邊的門!「正當他們轉身的時候,寶庫裡面的黑影開始慢慢地聚集成形,匯聚成一個冰冷、美麗的黯精靈女子,一個許久以前因犯下可怕罪行而被處死的精靈。後來擁有強大力量的精靈魔法師囚禁了她的靈魂,強迫她看守國王的寶庫。當她看見這些活生生的軀體時,她不禁伸出雙手,渴望溫暖的肉體,之後,她放聲吼出她對於所有活物的仇恨和忌妒。

  大伙連忙轉身逃跑,忙亂中彼此撞成一團,彼此推擠著從銅門逃出去。卡拉蒙撞到弟弟,後者手上的瑪濟斯法杖掉落在地。

  它並沒有摔碎,只有龍焰的威力才能破壞它。

  但光芒熄滅,整個房間立刻陷入一片黑暗。

  邪靈見到獵物逃出她的魔掌,立刻現身在鐵鏈之堂中,她的手輕拂過依班的臉頰。

  他被凍得尖叫出聲來,腳下一個不穩,倒了下去。史東抓住他,將他拖進走廊中,雷斯林和卡拉蒙拾起瑪濟斯法杖,三步並兩步地擠過鋼門。

  「大家都到齊了嗎?」坦尼斯問,滿心不情願地合上門。然後,他聽見了一聲可怕的叫聲,讓他的心跳也跟著停了幾拍、恐懼壓迫得令他難以呼吸。叫聲停了下來,他的心臟痛苦地恢復了跳動。邪靈再次張口預備尖叫。

  「沒時間看了!」雷斯林說。「哥哥!快關上門!」

  卡拉蒙使盡全身的力量推擠那扇門。它轟地一聲關上,餘音不絕於耳。

  「這阻止不了她的!」依班驚慌失措地大喊。

  「確實不行。」雷斯林柔聲說。「她的法力極高,遠高於我。」

  「我可以在門上施法,但這會消耗我很多力量。我建議你們盡量逃。一旦法術失效,我說不定還能拖一陣子。」「河風,帶著大家逃。」坦尼斯命令道。「我和史東留在這裡陪雷斯林和卡拉蒙。」

  其他人快步在黑暗的走廊中逃竄著,間或忍不住好奇地回頭看。雷斯林誰也不理,把法杖交給哥哥。一交到外人的手中,法杖的光芒立刻就熄滅了。

  法師把雙手放在門上,手掌平貼。閉上眼,他強迫自己全神貫注在魔法上。

  「卡莉絲安。邦拙南——」突如其來冰冷的感覺打斷了他的集中力。

  黯精靈!她知道他要施什麼法術,所以試著擾亂地!在大法師之塔中與黯精靈交戰的回憶再度浮現腦海中。他試著忘卻那場毀了他的身體,更幾乎毀了他意志的可怕戰爭,但他感覺到自己逐漸失控。他忘了咒語!門開始搖動。黯精靈要闖過來了!

  突然有一股他只感受過兩次的莫名力量自體內源源湧出——一次是在大法師之塔裡,一次是在沙克沙羅斯的黑龍面前。這股似曾相識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復誦著咒文。雷斯林用著一種不屬於他的清朗嗓育大聲的念出咒文——「卡莉絲安。邦拙南因。卡拉——依馬拉斯!「門的另一邊傳來失望的吼聲。門撐住了,法師軟癱下來。」

  卡拉蒙將法杖遞給依班,自己則扶起弟弟,隨著其他人沿黑暗的走廊前進。另一道密門在佛林特的手中輕易開啟,一群人隨後進入一連串雖不長、但卻滿是瓦礫的甬道。

  大伙餘悸猶存的踏過這些瓦礫。最後,他們終於來到一間堆滿箱子的房間。河風點起牆壁上的一支火把。每個箱子都是封死的,有些標著索拉斯,有些標著蓋特威。

  「這就是了,我們進入要塞了。」吉爾賽那斯用著勝利的口吻說道。「我們現正站在帕克塔卡斯的地窖中。」

  「感謝真神!」坦尼斯歎著氣、在地板上坐下來,其他人紛紛跟著坐在他身旁。

  突然間,他們發現費資本和泰索何夫不見了。


[ 第三十一章 更加可疑·撕拉莫瑞 ] [ 第三十三章 迷路·計劃被出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