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  寮

[ 首頁 ] [ 小說館 ] [ 特約作家區 ] [ 心理測驗 ] [ 談笑風生

[ 塔羅館 ] [ 星座館 ] [ 鴨的相簿 ] [ 鴨的二三事 ]

[ 留言版 ] [交換連結 ]

第二十六章 救兵出現·費資本的法術

雷斯林身體受著折磨,史東所受的折磨則是心靈上的,但這些天來受到最大折磨的也許是泰索何夫。

  對坎德人來說最殘忍的酷刑就是把他給關起來。也有人說,對其他種族最殘酷的酷刑就是把他和一個坎德人關在一起。經過三天泰索何夫不斷地以抱怨、嘮叨、笑話,來進行疲勞轟炸之後,大伙都很願意被車子拖著在地上打滾,以換來坎德人閉上一小時的嘴;至少佛林特是這樣說的。最後,連金月都失去了耐心,差一點要給他兩巴掌,坦尼斯把坎德人趕到囚車後方。小坎德人兩腳伸出車外,臉擠著鐵欄杆,覺得自己無聊得快要死掉了。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無聊過。

  在路上發現費資本之後日子變得稍稍有趣,但老人的娛樂價值在坦尼斯強迫泰斯歸還老人的藥材包之後就消失了。在絕望的驅使下,泰索柯夫開始尋找新的獵物。

  賽斯頓,那個溪谷矮人。

  大伙都很同情可憐的賽斯頓。這個溪谷矮人常常受到投德的虐待,也是他最常找的出氣筒。他整晚都不停地替投德傳遞口信,從車隊的最前面跑到最後面。從補給車裡把食物拿給投德,餵洗投德的小馬,所有其他投德想的出來的爛工作也都交給他一手包辦。投德一天至少要痛毆他三次,龍人們也常取笑他,地精偷走他的食物。連糜鹿在他經過的時候都會趁機踢他。這個堅強的溪谷矮人都一聲不吭地忍受下來,也因此贏得大伙的同情。

  賽斯頓不忙的時候開始跟大伙走在一起。坦尼斯急著要知道帕克塔卡斯的狀況,開始向他打聽他的故鄉,和他替投德工作的經過。這個故事整整花了賽斯頓一天的時間講完,大伙又花了一天的時間才搞懂,因為他從中間開始講,又莫名其妙地接回一開始的地方。

  最後,終於拼湊出來的故事,卻沒有什麼幫助。賽斯頓原先是和一大群住在帕克塔卡斯附近的陵的溪谷矮人住在一起。後來猛敏那大王為了要生產更多的武器和盔甲來裝備自己的軍隊,佔領了附近的鐵礦。

  「大火,整天,整夜,味道臭臭。」賽斯頓皺起鼻子。「敲石頭,整天,整夜。」

  賽斯頓在廚房裡找到好差事。「他的神情快樂起來,」煮熱湯。非常燙。「他的臉色陰沉下來。」湯弄倒。熱湯快快讓盔甲變燙。猛敏那大王一個禮拜都只能躺著。

  他歎口氣。

  「賽斯頓跟修馬斯特,自願的。」

  「也許我們可以關閉那個礦坑。」卡拉蒙建議。

  「這是個辦法,」坦尼斯思考著。「猛敏那大王派有多少龍人去守衛礦坑?」

  「兩個!」賽斯頓說,邊舉起十隻胖呼呼的手指。

  坦尼斯不由自主地歎氣,想起來似乎在什麼地方遇到過相同的狀況。賽斯頓充滿希望地看著他。「那裡也只有兩隻龍。」

  「兩隻龍!」坦尼斯不可置信地復誦。

  「最多兩隻。」

  卡拉蒙呻吟著往後躺。戰士從逃出沙克沙羅斯之後就在認真的考慮和龍作戰的可能性。他和史東討論每一個有關修瑪的傳說,騎上唯一記得的屠龍勇士。很不幸地,之前從來沒有人把他的傳說當真(索蘭尼亞騎士除外,這也是他們飽受嘲笑的原因。),所以許多有關修瑪的傳說在歷史的流逝下也跟著被扭曲或遺忘了。

  「一個擁抱真理和力量的騎上。他喚來真神的力量,鑄造了屠龍槍。」卡拉蒙看著睡在地上的史東,哺哺地念道。

  「屠龍槍?」費資本吸著鼻子醒過來。「屠龍槍?剛剛誰提到有關屠龍槍的事?」

  「我哥哥,」雷斯林無奈地笑著。他從禱文中念了幾句。他和那個騎士似乎突然間對於這些小孩子的故事感到熱衷。

  「很好的故事,修瑪和屠龍槍,」老人摸著鬍子說。

  「故事——只不過是故事罷了。」卡拉蒙伸著懶腰。「誰知道到底修瑪或屠龍槍是不是真的。」

  「我們現在知道龍不是傳說了。」雷斯林喃喃地說。

  「修瑪是真有其人。」費資本柔聲說。「屠龍槍也是真的。」老人的臉上現出哀傷的表情。

  「是嗎?」卡拉蒙坐直身子。「你可以形容一下嗎?」「當然,」費資本不屑地吸吸鼻子。

  每個人現在都開始豎起耳朵聽。費資本事實上還被這麼多聽眾搞得有些分心。

  「那把武器像——不是。事實上它像——不對,它也不是。它真正像是……比較接近 ……幾乎可以說是……某種——長槍,沒錯!就是像把長槍!」他認真地加上一句。「而且對付龍特別有效。」

  「我要睡午覺了。」卡拉蒙咕噥著。

  坦尼斯笑著搖搖頭。回身靠著鐵欄杆,他疲倦地閉上眼。很快地,除了雷斯林和泰索何夫之外,每個人都沉沉睡去。坎德人無聊地醒著,滿懷希望地看著雷斯林。

  有些時候,雷斯林心情好的時候,會跟他說些古老魔法師的故事。但現在法師裹著袍子,正好奇地觀察看費資本。老人坐在一張凳子上,頭隨著車子的晃動打著瞌睡,發出輕輕的鼾聲。雷斯林金色的眼睛瞇了起來,似乎又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幾分鐘之後,他戴上兜帽,往後靠去,臉孔消失在陰影中。

  泰索何夫歎口氣。接著他看見賽斯頓走在囚車旁邊。坎德人覺得有了希望。這裡,他知道,有了一個忠實的聽眾。

  泰索何夫把他叫過來,開始說他自己最喜歡的故事。兩個月亮都西沉了,囚犯們盡皆睡去。大地精走在車隊後面,半睡半醒地討論什麼時候要紮營。修馬斯特。

  投德走在最前面,滿心幻想著即將到來的晉升。在修馬斯特身後,龍人們用自己的語言交談著,在投德不注意的時候用不信任的眼光看著他。

  泰索何夫坐在欄杆邊,搖晃著雙腳和賽斯頓聊天。坎德人注意到吉爾賽那斯似乎閉著眼睛在裝睡。泰斯看到精靈趁著四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打開雙眼打量四周。

  這讓泰斯感到無比的好奇。

  看起來吉爾賽那斯似乎在等待什麼東西。坎德人開始忘記自己說過哪些故事c 「所以我……呃……從袋子裡抓出一顆石頭,丟出去。碰的一聲打中巫師的腦袋。」

  泰斯很快地開始替故事做結尾。「惡魔抓住他的腿,把他一起拖進地獄的深淵。」

  「但惡魔應該先對你說謝謝。」賽斯頓聽過這個故事兩次之多,版本還不太一樣。

  「你忘了。」

  「是嗎?」泰斯問,一眼注意著吉爾賽那斯。「是啊,沒錯,那個惡魔對我說聲謝謝,然後把他給我的魔法指環收回去。如果不是因為天黑,你應該可以看到我手指上有指環的痕跡。」

  「太陽升起,很快早晨。我可以看。」溪谷矮人興奮地說。

  天色還有些黑,但是東方的一絲曙光暗示著他們旅程的第四天即將展開。

  突然泰斯聽見森林裡有鳥在叫。其他的叫聲回應著。多奇怪的鳥叫聲啊,泰斯想。

  以前從來沒聽過這種叫聲。但也可能因為他以前從來沒到過這麼南方的地方。

  他從他的地圖裡知道他們現在是在什麼地方。

  他們已經越過了白怒河上唯一的橋樑,正向著帕克塔卡斯;地圖上標示著著名的薩達肯1鐵礦的地方邁進。地勢開始升高,濃密的白楊樹林開始出現在地平線的那端。龍人和地精們小心地注意著樹林,腳步加快。在這個樹林中的是精靈的古老家鄉,奎靈那斯提。

  又有另外一聲鳥叫,這次更接近了些。泰斯背上寒毛豎起,因為同樣的鳥叫聲從他的右方傳來。坎德人轉頭看見吉爾賽那斯站起身,手指放在嘴唇上,吹出奇怪的聲音來。

  「坦尼斯!」泰斯壓低聲音喊著,但半精靈早已醒過來。囚車裡的每個人也是一樣。

  費資本坐起身,伸著懶腰。「喔,很好,」他說,「精靈們來了。」

  「什麼精靈——哪裡?」坦尼斯坐起身。

  突然間傳來一陣像是箭矢劃破空氣的聲音。前面的補給車傳來一聲慘叫,失去駕駛者的車子滾到一個坑洞中,翻了過去。囚車的駕駛用力拉著韁繩,阻止廖鹿撞上前面的補給車殘骸。囚車猛然煞住,裡面的犯人也跟著東倒西歪。駕駛又讓康鹿繼續前進,小心地指揮它閃過前面的殘骸。

  突然因車的駕駛慘叫著抓住自己的喉嚨,大伙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裡露出一支箭的尾羽。駕駛的屍體從車上掉下來,另外一個士兵剛抽出劍,胸口也跟著中了一箭,倒了下去。糜鹿感覺到韁繩鬆懈下來,跟著停下腳步,讓囚車停下來。四周傳來箭矢破空的聲音和不停的慘叫聲。

  大伙紛紛趴在囚車的地板上尋找掩護。

  「發生什麼事?怎麼搞的?」坦尼斯問吉爾賽那斯。

  但精靈不理他,只顧著看著破曉的森林。『被修士!」他大喊。

  「坦尼斯,發生什麼事了?」史東站起來,說出四天以來的第一句話。

  「波修士是吉爾賽那斯的哥哥,我猜這是個救援行動。」坦尼斯說。一支箭然的一聲射進囚車,插在地板上,差點射中騎士。

  「如果我們死了,這救援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史東趴在地上說。「我以為精靈都是神箭手!」

  「趴低點。」吉爾賽那斯命令道。「這些箭只是為了掩護我們的逃亡。這是個打帶跑的戰略,我們的人手不夠正面對抗這麼大批的軍隊。我們要準備好馬上往森林裡跑。」

  「我們要怎麼離開囚車呢?」史東追問道。

  「我們沒辦法替你們準備好一切!」吉爾賽那斯冷冷地回答。

  「你們之中不是有法師——」

  「『沒有法術材料不能施法!」雷斯林從一個板凳之後出聲。

  「姿勢放低,老先生!」他對費資本喊道,後者正好奇地四處觀望。

  「也許我可以幫得上忙,」老法師喃喃道,他眼睛一亮。「讓我想想看——」

  「到底搞什麼鬼?」黑暗中一個聲音大吼道。修馬斯特。按德騎著小馬走過來,「我們為什麼停了下來?」「我們被攻擊了!」賽斯頓從一個囚車底下爬出來說。

  「攻擊!什麼東西?快把這囚車移走!」投德喊道。一支箭射中投德的馬鞍。

  投德的紅色小馬眼睛突然睜大,害怕地看著森林。

  「我們被攻擊了!精靈要救他們的同伴!」

  「駕駛兵和衛兵都死了!」賽斯頓緊靠著囚車,又有一支箭差點射中他,「我要做什麼?」

  一支箭從投德的頭上飛過,他彎身試著要躲過這些攻擊,被迫要緊緊抓著馬脖子,以免掉下來。「我要再去找一個駕駛,你留在這邊給我拚死守著這些囚犯,如果他們逃跑我就唯你是問!」

  修馬斯特用力地跟了小馬一腳,這個嚇得半死的動物一躍向前。「我的士兵!」

  大地精!過來!「修馬斯特大喊著跑向車隊後排。

  「幾百個精靈!我們被包圍了。快向北方跑!我要去向猛敏那大王報告。」殷德對著龍人隊長大喊。「你們龍人負責看守這些囚犯」他騎著馬繼續跑向前,很快地一百多個地精就跟著他們的勇將跑得不見人影。

  「好吧,這樣解決掉那些地精了。」史東說,臉上掛著放鬆的微笑。「現在我們只需要解決這五十幾個龍人了。我猜,應該沒有上百個精靈包圍這裡吧」吉爾賽那斯搖搖頭,「大概只有二十個。」提卡趴在地板上,小心地抬起頭向南方看去。在晨光中依稀可以看見一里之外的龍人四處尋找掩護,精靈們則開始瞄準他們躲藏的地方繼續射擊。她碰碰坦尼斯的手臂,指著前面。

  「我們一定要逃出這個籠子才行,」坦尼斯往後看著說。「龍人們在修馬斯特離開之後,才不會大費周章地把我們送去帕克塔卡斯。他們只會就地殺光我們。卡拉蒙?」

  「我可以試試看,」戰士咕噥著,他站起來用巨臂抓著鐵條。他閉上眼睛,試著要把鐵條板開。他漲紅著臉,手臂肌肉賁起,手指關節泛白。絲毫沒有用處。卡拉蒙大口喘氣地趴在地上。

  「賽斯頓!」泰索柯夫大喊。「你的斧頭!敲開鎖!」

  溪谷矮人張大眼。他看著大伙,又看著修馬斯特走過的路。

  他的瞼因為不知道如何是好而痛苦地扭曲著。

  「賽斯頓——」泰索何夫再度開口。一支箭射過坎德人身邊。

  龍人開始對著囚車裡面射箭。泰斯趴在地上。「賽斯頓,」他開口道,「幫忙救出我們,你就可以跟我們一起逃!」

  賽斯頓露出下定決心的表情。他伸手要掏出斧頭。大伙著急地看著賽斯頓在肩膀上摸著,因為他的斧頭掛在正背後。最後他終於一隻手摸到了背後的斧頭,並且把它抽了出來。斧頭的刀鋒在朝陽下閃耀著。

  佛林特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禁哀號起來。「這斧頭比我還要老!

  這一定是大災變之前的古物了!它可能連坎德人的腦袋都砍不破,更別提那個鎖了! 「噓!」坦尼斯命令大家,雖然他自己的希望之火也跟著斧頭的刀鋒一起熄滅。

  那根本不算是把戰斧,只是一個飽經滄桑,滿是鐵蛂A溪谷矮人不知道在哪裡撿到的小手斧,就把它當作武器了。賽斯頓把斧頭夾在兩腿之間,對著雙手各吐一口口水。

  箭矢不斷地撞擊在囚車的鐵條上,有一支還射到了卡拉蒙的盾牌。另外一支箭射穿提卡上衣的袖子,在她手臂上劃了一道傷口。提卡不記得以前曾經這麼害怕過,即使那天遭到巨龍的攻擊也沒有這樣,她想要尖叫,希望卡拉蒙能夠擁著她。但在這種狀況下,卡拉蒙也不敢隨意亂動。

  提卡一轉頭看見金月,發現她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泰洛斯,臉色雖然蒼白卻很鎮定。提卡緊抿嘴唇,深吸一口氣。她默默地拔出插在地板上的箭矢,強忍住手臂上針刺般的疼痛。她往南方看去,看到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和投德的臨陣脫逃弄亂了陣腳的龍人已經重新整理好陣式,快速地對著囚車跑過來。他們撲天蓋地射出掩護的箭雨。胸甲在清晨的微光下閃爍著妖異的光芒,每個龍人都把長劍銜在口中,拚命地奔跑著。

  「龍人,接近中。」她對坦尼斯報告,試著強迫自己的聲音不發抖。

  「快點,賽斯頓!」坦尼斯大喊道。

  溪谷矮人用盡全力一揮,卻沒有打中那道鎖,噹的一聲敲中鐵閘,反震力差點讓斧頭脫手。他不好意思地聳聳肩,再度用力揮出一斧。這次他準準地砍中了這道鎖。

  「鎖上甚至沒有留下痕跡!」史東回報道。

  「坦尼斯,」提卡打岔,指著前方道。在他們的囚車前約十尺的地方,有一群龍人暫時被精靈弓箭手給壓制下來,但看來他們接近囚車只是指顧之間的事了。

  賽斯頓又瞄準鎖一斧砍了下去。

  「鎖掉了一小塊!」史東急迫地說。「照這個速度推算起來,我們大概三天之後就可以打開這個門!那些精靈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們為什麼不停止鬼鬼祟祟的偷襲,來個正面作戰啊!」「我們沒有這麼強大的武力可以和這樣的隊伍作戰!」吉爾賽那斯奮力爬到騎士身邊,生氣地說。他們只要有餘力就一定會來救我們的!我們現在被困在第一線,你看!其他人已經開始逃跑了。

  精靈指著他們身後的兩台囚車。精靈們已經打開了囚車的鎖,囚犯們開始飛也似地往森林逃逸,弓箭手們跳出來用箭雨掩護他們的逃竄。囚犯一逃到安全的地方,精靈們就撤退回樹林中。

  龍人們可不想追這些精靈進入森林之中。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最後一台囚車,和存放這些囚犯私人物品的拖車上。大伙可以清楚地聽見龍人隊長的吼聲。含意顯而易見: 「殺了這些犯人,把他們的東西分一分!」

  每個人都看得出來龍人會在精靈抵達之前殺到他們面前。坦尼斯懊惱地咒罵著。

  看來這麼多的努力都功虧一貨了。他感覺到自己身邊一陣騷動。老法師費資本正努力站起來。

  「不可以,老先生!」雷斯林抓住費資本的飽子。「身體放低!」

  一支箭嗖的一聲射中老人破爛的帽子。費資本只顧著嘴裡唸唸有詞,似乎沒注意到這件事。他在朦朦的晨光中是個很明顯的目標。龍人的箭矢像雨般地飛向他,雖然在一支箭剛好射中他正亂掏著的包包時,他臉上露出很明顯不悅的表情,但龍人的攻擊對他來說似乎沒什麼影響。

  「趴下來!」卡拉蒙大吼。「你把他們的火力都吸引過來了!」

  費資本的確暫時跪了下來,但只是為了問雷斯林問題。「我說啊,小子,你那邊有沒有蝙蝠爪?我用完了。」

  「沒有,老先生。」雷斯林絕望地大喊,「快趴下!」

  「沒有啊?真可惜。那我猜我得冒冒險了。」老法師站起來,雙腳穩穩地站在地上,捲起雙手的袖子來。他閉上眼,指著囚車的門,嘴裡開始唸唸有詞。

  「他在施什麼法術?」坦尼斯問雷斯林,「你聽得懂嗎?」

  年輕的法師皺著眉,專心地聽著。突然間雷斯林張大眼。「不可以廣他尖叫道,試著要拉住老法師的飽於,想要擾亂他的集中力。但太遲了,費資本已經念完最後一句咒語,手指直指向囚車的門鎖。

  「找掩護!」雷斯林躲進一張板凳底下。賽斯頓看見老法師伸手指著門鎖,還有站在門另外一邊的他,趕忙面朝下趴在地上。三個龍人剛好跑到門前,武器上還滴著口水,警覺地停下腳步。

  「那是什麼法術?」坦尼斯喊道。

  「火球術!」雷斯林用盡力氣喊道,這時一顆巨大的橘紅色火球從老法師的指尖飛出,轟然一聲打中囚車的鐵門。坦尼斯把臉埋在手中,躲避向他撲來的烈焰。

  一陣熱浪湧過他,撕扯著他的肺。他聽到龍人痛苦的尖叫,也聞到燒焦的肉味。接著煙湧進他的喉中。

  「門著火了!」卡拉蒙大喊。坦尼斯睜開眼掙扎著站起來。他本來以為眼前的老法師會變成一團冒煙的黑灰,就像門前的龍人一樣。但費資本活生生地瞪著鐵門,不悅地撫摸著雜亂的鬍子。

  門還是緊緊地關著。

  「這應該有用才對。」他說。

  「鎖怎麼樣了?」坦尼斯喊著,試著要在煙霧中看清楚。囚車的鐵門已經變得紅熱。

  「沒有動靜療史東吼著,他試著要走近門,用腳把它端開,但門上發出來的高熱讓他沒辦法接近。」鐵鎖也許已經熱到可以打破了!「他在濃煙中嗆咳著說。」

  賽斯頓盧泰柬何夫的尖細聲音穿透烈焰燃燒的吵雜聲『。「再試試看!快點!」

  溪谷矮人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揮了一次,沒打中,又揮了一次,這次正中目標!

  高熱的金屬碎裂開,鎖掉在地上,囚車的門向外打開。

  「坦尼斯,幫幫我!」金月和河風把泰烙斯從他冒著煙的毯子上扶起來。

  「史東,還有其他人!」坦尼斯喊道,接著吸進一口濃煙,咳嗽起來。他搖晃著走到囚車前頭,其他人這時紛紛跳出車外,史東拉開仍然傷心地看著囚車門的費資本。

  「快點!老先生!」他喊著,雖然他的話聲很急,卻只是輕柔地抓住老人的臂膀。

  底下的卡拉蒙和提卡一把接住從冒著煙的殘骸中跳出的費資本。坦尼斯和河風用肩膀扛起泰洛斯,把他拖出囚車,金月踐冊地跟在後面。她和史東千鈞一髮地認倒塌的車頂下逃出。

  「卡拉蒙,從後面的車上把我們的武器拿出來!」坦尼斯大喊,「史東,跟著他。佛林特和泰索柯夫,去把背包拿來。雷斯林——」

  「我,自己會拿我的包包,」法師咳嗽著說,「還有我的法杖,其他人都沒辦法碰的。」

  「好吧,」坦尼斯說,思緒快如電轉,「吉爾賽那斯——」『「我可不是聽命於你的小兵,坦賽勒斯。」精靈頭也不回地跑進森林中。

  在坦尼斯來得及做出反應之前,史東和卡拉蒙已經跑了回來。

  卡拉蒙的指節裂開,而且正流著血。原來有兩個龍人剛剛在後面的車上尋找戰利品。

  「快跑!」史東喊道。「後面還有更多敵人!你的精靈朋友呢?」

  他懷疑地問坦尼斯。

  「他先跑進森林裡了。」坦尼斯說,「要記得,是他和他的同胞救了我們一命。」

  「是嗎?」史東瞇起眼說。「看起來,夾在精靈和這個老頭中間的我們,和跟龍待在一起同樣的危險!」

  就在那一刻,六隻龍人從煙霧中冒出來,看到他們立刻停了下來。

  「快向森林跑!」坦尼斯喊道,邊低下頭幫忙河風抱起泰洛斯。

  他們抱著鐵匠找掩護,史東和卡拉蒙則肩並肩的掩護他們。兩個人都立刻注意到眼前的龍人和之前面對過的並不相同。他們的盔甲和膚色都不一樣,並且背著弓和長劍,劍上還滴著某種惡臭的液體。兩個人都開始想起那些有關會爆炸和噴出酸液龍人的描述。

  卡拉蒙像只憤怒的野獸,氣勢洶洶地衝向前,長劍劃出一道圓弧。兩個龍人在還沒看清楚敵人前就倒了下來。史東對著其餘的四個龍人用劍行禮,隨即反手一劍砍下一個龍人的腦袋。他衝向其他敵人,但每個龍人都刻意和他保持一段距離,臉上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似乎在等待些什麼。

  史東和卡拉蒙不安地看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然後他們知道了。三具龍人的屍體開始融化,流進地裡,它們的血肉像是熱鍋裡的油一樣開始沸騰。一陣黃色的煙霧和囚車上冒的煙混合,將他們包圍起來。兩個人在黃色的煙霧升起時都感到一陣不適。他們開始覺得頭暈,很快地知道自己已經中毒。

  「過來呀!快回來!」坦尼斯在森林中大喊。

  兩個人跌跌撞撞地向後跑,穿過一陣箭雨,背後的五十個龍人剛好跑到囚車旁,憤怒的尖聲叫著。龍人開始追逐它們,接著突然停下腳步,因為它們聽見一個清朗的聲喊道, 「Hai !Ulsain!」十名精靈,在吉爾賽那斯的帶領下,從森林中跑了出來。

  「Quen talas uvenelei !」吉爾賽那斯吼道。卡拉蒙和史東步履不穩地跑過他們。精靈們掩護著他們的撤退,接著也開始往後退。

  「跟著我,」吉爾賽那斯換回通用語告訴大伙。吉爾賽那斯一個手勢,四個精靈戰士立刻抱起泰洛斯向林中奔去。

  坦尼斯回頭看著囚車。龍人們都停下腳步,不安地看著林中。

  「快點!」吉爾賽那斯催促著。「我的同胞會掩護你們的。」

  林中開始出現精靈的聲音,取笑著靠近的龍人,試圖要把他們引誘進弓箭的射程內。大伙遲疑地彼此對望著。

  「我不想進精靈的森林。」河風突然開口。

  「沒關係的,」坦尼斯拍著河風的手臂,「你我同病相憐,」河風看著他片刻,接著跑向林中,其他人跟在身後。最後跟上來的是扶著費資本的卡拉蒙和雷斯林。

  老人回頭看著現在變成一堆灰燼和扭曲的廢鐵的囚車。

  「超棒的法術。為什麼我連一聲謝謝都沒有聽到呢?」他若有所思地說。

  精靈很快地帶領他們穿越荒野,沒有他們的帶領,大夥一定會完全的迷路。在他們 「龍人知道不該跟我們進入森林的。」吉爾賽那斯驕傲地笑著說。坦尼斯看見樹上有許多武裝的精靈戰士埋伏,也並毫不擔心追兵的問題。很快的喊殺聲就聽不見了。

  地上是一層厚厚的落葉。光禿的樹枝在寒風中搖晃著。由於在封閉的囚車裡面待了好幾天,大伙的動作都有些緩慢和僵硬,但也很高興看機會可以舒展筋骨。當早晨的太陽升起時,吉爾賽那斯帶領他們到了一片平坦的草原上。

  草原上滿滿的都是逃亡的囚犯。泰索何夫著急地在人群裡搜索著,然後失望地搖搖頭。

  「不知道賽斯頓怎麼了,」他對坦尼斯說。「我記得有看到他逃開。」

  「別擔心,」半精靈拍拍他的肩膀。「他應該不會有事的,精靈雖然不喜歡溪谷矮人,但也不會對他下毒手的。」

  泰索何夫搖搖頭。他不是在擔心精靈會對賽斯頓做出什麼事來。

  進入草地之後,大伙看到一個高大、強壯得有些不尋常的精靈正在對難民們說話。

  他的聲音非常的冷酷,表情十分的剛正且嚴厲。

  「你們已經重獲自由,現在想去哪裡都可以。我們聽說帕克塔卡斯南方的領地尚未被龍騎將控制。因此,我建議你們,盡快地往東南方走。在行有餘力的範圍裡,我們可以提供多餘的口糧給你們。其他的就幫不上忙了。」

  來自索拉斯的這些難民,還沒有適應重獲自由的生活,不知所措地彼此對望著。

  他們本來是居住在索拉斯外面的農民,被迫看著自己的家園陷入烈焰,辛苦種植的糧食被掠奪去餵飽龍騎將的大軍。他們之中大部分最多只到過距索拉斯最近的海文。

  龍和精靈對他們來說都是傳說中的生物。如今這些床邊放事的角色開始出現在現實世界中糾纏著他們。

  金月清澈的藍色眼眸泛著淚光。她知道這些人的感受。「你怎麼能夠這麼無情?」

  她憤怒地對著精靈大喊。『看看你面前的這些人。他們一輩子從來沒有離開過索拉斯,現在你竟然要放任他們自己穿越敵人的重重封鎖——「你認為我該怎麼做,人類?」精靈打斷她的話。「我親自帶領他們往南逃嗎?」

  「我們放他們自由就已經夠仁慈了。我們有我們自己的事情要煩心。我沒有必要為人類擔這麼多心。」他眼光轉向那些難民。「我警告你們。快要來不及了。快走!」

  金月看著坦尼斯,希望能給她額外的支援,但他只是搖搖頭,臉上的表情十分的陰沉。

  其中一個難民,恨恨地看著精靈,跳冊地沿著一條小路向南方走去。其他人扛著簡陋的武器,婦女抱著小孩,一家人跟著一起離去。

  金月走向前駁斥這個精靈。「你怎麼能這樣對待——」

  「對待人類?」精靈冷冷地瞪著她。「是人類讓大災變降臨世間。是他們無禮地謁見神明,倔傲地要求以謙卑的態度才能取得的能力。是人類讓神明背棄了我們——」

  「他們沒有!」金月大喊。「神明還眷顧著我們!」

  波修土的眼中閃著怒火。當他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吉爾賽那斯走到他身邊,很快地用精靈語說了幾句話。

  「他們說什麼?」河風懷疑地間坦尼斯。

  「吉爾賽那斯正在描述金月醫好泰洛斯的過程,」坦尼斯慢慢地說。他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使用,甚至聽見精靈語了。他早已遣忘這種語言的優美,它的優美像是把無形的利刃切割著他的靈魂,讓他感覺到空虛和痛苦。他看見波修士不可置信地張大眼。

  接著吉爾賽那斯指著坦尼斯,兄弟兩個人一同轉向他,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嚴肅。

  河風瞥了坦尼斯一眼,注意到坦尼斯臉色蒼白,但仍然強自鎮定。

  「你回到了你的出生地,沒錯?」河風問。「但你看起來卻不大受歡迎。」

  「的確。」坦尼斯面色凝重地說,心中知道河風的想法。他知道河風不是為了好奇而揭人隱私。就很多方面來看,他們現在比和修馬斯特在一起更危險。

  「他們會把我們帶去查靈諾斯,」坦尼斯緩慢地說,這些句子很明顯地讓他感到難過。 「我已經有很久沒有回去那邊了。就像佛林特曾告訴你的,我並不是被趕出來,但也沒什麼人會惋惜我的離開。就像你曾經對我說過的,河風。對人類來說我是半精靈。對精靈來說,我是半人類。」

  「那我們就和其他人一起往南走。」河風說。

  「你沒辦法活著離開這裡的,」佛林特喃喃道。

  坦尼斯點點頭。「看看四周。」他說。

  河風四處打量一下,發現精靈戰士們像是陰影般地在樹林中移動,他們身上褐色的衣服和週遭的環境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兩名精靈交談完畢後,波修土的眼光開始轉向金月。

  「我從我弟弟那邊聽到一些值得調查的有趣傳聞。因此,我將給予你數十年以來精靈沒有給予人類的特權:我們的招待。你將是受我們歡迎的客人。請跟我來。」

  波修土比了個手勢。二十幾名精靈戰士從樹林中出現,將大伙團團圍住。

  「受歡迎的囚犯應該是較為恰當的說法。你大概會有點不是滋味,小子。」佛林特輕柔地對坦尼斯說。

  「我知道,老朋友。」坦尼斯把手放在矮人的肩上。「我知道。」


[ 第二十五章 奴工車隊·奇怪的老法師 ] [ 第二十七章 太陽詠者 ]